杭錢江新城拆二千戶 生活品質之城陰影

杭州錢江新城2000多戶居民被拆遷系列報導之一

人氣 5
標籤: ,

【大紀元11月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浙江杭州定海社區臨近錢塘江畔,到了午夜,整個社區仍燈火通明,街頭上人頭攢動,這帶繁榮的經濟活力在杭州很難找到第二個。這裏的居民靠著自己雙手,努力地打拼,過著自給自足的超小康生活。

一紙命令 牽動二千戶居民命運

然而,杭州政府的一紙命令,喊出奮戰兩百天,打好攻堅戰,像抓稅一樣抓好城中村的改造、建設「生活品質之城」等等口號,為強勢推進錢江新城核心區二期征遷工作,江幹區和錢江新城共抽調了200名幹部,分成7個大組、17個動遷小組展開徵遷工作。

錢江新城用所謂的「白紙規劃」,把原有房屋、基礎設施和原來的規劃全盤推翻,其違反國家規定的「大拆大建」,將牽動這裏2000多戶居民和40多家企業的命運,包括定海社區200多戶居民。

目前,定海社區的拆遷已經開始,大部份居民不願意配合,紛紛尋找各種途徑維權。


杭州政府掛的橫幅,把拆遷稱作攻堅戰、決戰,這是政府對居民的態度。

杭州政府掛的橫幅,把拆遷稱作攻堅戰、決戰,這是政府對居民的態度。

拆遷真正實施者是市政府

該專案的拆遷單位名為「錢江新城建設指揮部」,屬市政府的直屬事業單位。因此,幕後指揮者其實就是市政府。這些項目市政府實際並不出資,因此只有賣地才能把項目進行下去。

杭州一位法律工作者許文表示,杭州有一個口號就是建設生活品質之城,要改建成高層房屋的社區,社區內要有庭院綠化,要「看起來」生活品質很高,所以定海社區被拆是在這種政績需要下發生的事情。

他分析,定海社區拆了重建並不會有多餘的空地,甚至有可能會降低該地塊的土地利用率。降低居民的補償安置標準成了專案得以進行的唯一解決途徑,也滿足了政府高舉「公共利益需要」,也讓各級領導們政績斐然,卻讓老百姓成了「生活品質很高」的窮人,使他們失去了收入來源。

定海社區豐衣足食 居民幾乎都有私家車

定海社區原是四季青鎮定海村,建於1999年至2000年前後,居民樓房結構大多是一幢四層獨立別墅式建築。因當時定海村部份土地被徵用,相對分散的農戶就集中遷建至此,從村集體土地中劃出的宅基地,由農民自行建造住宅。定海村在2000年被政府撤村建居成為定海社區。

據居民表示,一樓出租或自行經營用於商業或加工業,主要是做服裝加工業,二樓自己住,三樓、四樓和頂層的一些搭建用於出租,主要給一樓工作工人居住,整個社區形成一整套居住、就業和商業服務系統,加工廠的生意興隆。

他們說:「這個社區很熱鬧,每戶一年的租金收入就有10到20萬元人民幣,所以居民都安居樂業,很多家庭都有私家車。」


午夜後的定海社區

午夜後的定海社區


定海社區豐衣足食,居民幾乎都有私家車,這是他們辛苦建造的房屋


定海社區豐衣足食,居民幾乎都有私家車,這是他們辛苦建造的房屋

定海社區豐衣足食,居民幾乎都有私家車,這是他們辛苦建造的房屋


定海社區豐衣足食,居民幾乎都有私家車,這是他們辛苦建造的房屋

總長約500米,路寬40-50米的新塘路航海路至錢江路段,剛建成不久就被廢棄

乖乖聽話就「獎勵」

據悉,居民收到的拆遷通知,裏面說每戶搬遷獎勵最多加起來約25萬元人民幣。但居民摸不透,2000戶就達5億多人民幣,這筆錢從哪裏來?

許文表示,政府只不過是換了名目,原本的補償安置費變成了獎勵。沒有按通知要求搬遷,就得不到獎勵,就變相被剋扣了補償安置費。這筆錢最後給別人或者挪作他用,無人知曉。

通知上還說「行政裁決後無法簽約進入行政強遷的被拆遷戶,在補償時由評估機構按建房批復實量。」

居民表示,你不聽話,就按建房批復的面積補償,獲得補償會更少。明明有六、七百平方米房子,就說兩百多平方米,其他是違法建築,就這樣來威脅居民。合法的東西反成了政府的威脅手段。

逼簽手法多樣化

當地政府拆遷的方式多樣化,通過獎勵、拆違、抓人,如果以上方法行不通,抓個典型強拆來示範逼遷,還想盡辦法讓你失業,行政執法局還做了VCD,專門對收到強拆通知的居民,展開全方位的心理攻勢。

許文表示,最終強制的並不多,但簽約的大多並非出於自願,每個人都會有「軟肋」(即把柄),抓不到「軟肋」才用強制,就是說從工作或家人各方面來制服你,逼你簽約。

舉個例子,今年7月,徐姓居民住在其他社區,強拆前原在國企工作,因拆遷受到壓力,他甚至辭去了工作,因他熟識法律條文,有幾十戶居民和他一起維權。當局抓不到他的「軟肋」,就拿他先開刀,動用數百名特警參與強拆。

徐的鄰居表示,這個社區還有上百戶居民沒有簽約,還沒協商好,強拆他是殺雞敬猴,嚇唬其他居民,拆他家那天,抓了很多旁觀的居民拘留,其後拆遷單位就找家屬逼簽,老百姓沒見過這陣勢,很多人怕了就簽。還有一戶女婿在交警大隊,單位施點壓力也簽了。

最後,徐家500多平方米的四層房屋,當地政府補償只有22萬人民幣。

許文說:「行政訴訟本是一種緩解矛盾的管道,現在連起訴也受到阻力,地方政府為了保持政績減少訴訟,所以把這條路也要堵起來。而進京上訪也會遭到暴力攔截,甚至被跟蹤監視。」

「撤村建居」就是方便政府佔用土地

所謂的撤村建居,就是不徵用土地,而直接將土地所有權人「村」撤銷,改為社區建制,按照法律,村撤銷后土地就屬於國有,當局就用這種方式繞開土地徵用的程式,避免審批和村民大會的影響,給大片佔用土地開啟了方便之門。

據悉,杭州從99年到04年總共撤村建居達159個村,直到05年國務院規定未征地不許撤村,杭州才停止了繼續撤村建居。

經過撤村建居的地區房屋拆遷,由於土地性質模糊,當地政府避開了國務院的相關法規,按照當地政府自定的相關條例,以每人50平方米房改房來進行安置。而居民的住房實際面積在600至700平方米,一樓多為店面房,這些房屋基本都折算成建造成本進行補償。

許文表示,以附近住宅市場價計算每平方米價值過萬,這裏的建築是接近每平方米數萬元的別墅,按政府演算法,每平方米只補一千多元,每戶差價竟有數百萬之多。

被拆遷房屋的面積也被大量剋扣。拆遷過程中評估的依據不是實際的房屋面積,而是一張建房申請,建房申請名義上是申請建房人填寫的,但不是,居民對建房申請都一無所知,常被剋扣面積、被以違法建築相威脅。

錢江新城的二期工程已經開始拆遷,當地居民為維護權利而抗爭,當地政府卻為政績而強壓,百姓又如何安居樂業?本報將會做系列跟蹤報導。


杭州市長來江幹視察時,拆遷工作人員樹在路邊的規劃圖(市長走後即刻被收走了)。

杭州市長來江幹視察時,拆遷工作人員樹在路邊的規劃圖(市長走後即刻被收走了)。


規劃圖,紅線劃出的是廢棄的新塘路

衛星照片,黃色圈起來的部份是定海社區,紅色的部份是現在已經建成的錢江路


當地政府給居民搬走的期限

當地報紙的一些報導,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強硬態度。


當地政府給居民搬走的期限

當地報紙的一些報導,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強硬態度。


當地報紙的一些報導,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強硬態度。

開動遷動員大會的通知,普通黨員是他們的第一個突破口。


當地政府共抽調了200名幹部,分成7個大組、17個動遷小組展開徵遷工作。(部份名單)

當地政府共抽調了200名幹部,分成7個大組、17個動遷小組展開徵遷工作。(部份名單)


當地報紙的一些報導,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強硬態度。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小北夜市攤租未決 市府下通牒
中共中宣部出現罕見民眾上訪事件
廣東再度發生強行徵地及軟禁村民
組圖:雲南500警暴力拆房 村民受重傷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遠見快評】巴以衝突誰設局?新式戰爭警示台海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秦鵬直播】疫情再起 官員甩鍋 李克強洩底?
【時事縱橫】亞洲多地疫情告急 陸爆千萬男光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