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則徐與《救迷良方》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長憶林公勳業在,救迷良藥吐奇葩。」這是一位現代名人題詩的後兩句。「林公」是指林則徐,說他既為禁煙(鴉片)、抵禦外強立下了卓越功績,又命人編著了戒除鴉片的《救迷良方》一書。其崇敬之情,躍然紙上。

  在林則徐畢生事業中,禁煙是他最大的成就,而禁煙政策中所採用的「戒煙丸」,則是從他任江蘇巡撫時,廣徵戒煙方劑,邀請江浙名醫何書田編輯而成的《救迷良方》一書而來。

從其自序可證:「右軍有言:『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蓋痛夫有生之難,而致死之甚易也。知其難而愛之保之,尚不免疾厄而夭折,說明明導以速死之路,而甘心蹈之,至喪身斬嗣而弗顧,不痛之尤痛哉。今者鴉片之流毒,遍海內矣,嗜之而死,雖億兆人奚足恤,然豈無將死未死,忽幡然悔懼,求延殘息於頃刻者,是不可不有以蘇之,我欲生即生,良方具在焉。若朝既欲生,夕又忘死,一念為人,而一念為鬼,則亦未如之何也已。道光十三年(1833年)癸巳季春月望曰,閩中大君子(指林則徐)命竹簳山人(指何書田)書於蘇撫節署平政堂之西行。」

  《清代名醫何書田年譜》一書中「向迪琮稿」又可為證:「道光十年至二十二年間(1830~1842年),清延鑒於英人大量偷運鴉片來華,歲有激增,影響國家經濟,毒害人民健康,為禍至烈。有議禁煙者,時林則徐督兩廣,力持其議,以禁煙戒毒,銷毀舶運,為當前之急。初,林撫蘇時,以醫事與書田交契,於是以廣徵戒煙方劑,而期普濟事屬諸何。書田痌瘝在抱,翻心民瘼,愛據醫經、考藥性、參古法、審治理、輯其驗方,以蘄根絕毒害,因有救迷良方之作。」

  《救迷良方》一書編成後,林則徐大量印刷,在湖北、廣東等地發行。當時有林則徐在湖北省初刻本、廣東省刻本,道光三十年(1805年)庚戎金山錢培名刻本等。在錢培名刻本中,錢培曾作跋說:「青浦何氏,世精軒岐之術,著作甚多。此救迷良方乃書田晚年所輯治煙癮方也。候官林尚書(指林則徐)曾刻於楚省,再刻於粵東,而此間反鮮傳本,翁哲嗣鴻舫(長治)以視予,愛並刊之。道光三十年庚戎六月金山錢培名附識。」

  道光十八年(1838年),林則徐在《籌議嚴禁鴉片章程》奏折上,還對《救迷良方》介紹說:「十餘年來,目擊鴉片煙流毒無窮,心焉如搗。久經採訪各種醫方,配製藥料,於禁戒吸煙之時,即施藥以療之。就中歷試歷驗者,計有丸方兩種,飲方兩種,可否頒行各省,以資療治。臣向所輯戒煙斷癮藥方共十餘種,而歷試有效者,以此數者為最,忌酸、補正兩丸,其法最正;四物、瓜汁兩飲,其用方便。」

  忌酸丸久經試驗,效果最好,後來把它加減法固定下來,成為十八味,一般中藥店都能制備,可以制丸或者熬成膏汁,民間相傳稱為「林文忠公戒煙方」,或者簡稱為「林十八」。奏折所引的戒煙斷癮前後兩方總論,忌酸丸方、補正丸方、四物飲方、瓜汁飲方,以及製法、服法、加減法等,均為各種版本的《救迷良方》中所有。

惟「戒煙斷癮前後兩方總論」系由原來癮論(癮或簡作「引」字)、醫論兩篇的合併,其文字略有增刪,瓜汁飲原名鵲丹,又名長生丹,刊在首頁,書田先生謂:「所錄諸方,以鵲丹為第一,次則新得良方,藥僅四味,亦甚簡易(即指四物飲)。」

文章來源: 華夏中醫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