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的克星﹑中國的巴頓: 武靈關麟征

人氣 192
標籤:

【大紀元7月16日訊】曾經有不少人說﹐國軍中難道沒有元帥級別的將領來徹底擊潰共匪嗎﹖其實﹐有的是﹐如果沒有劉斐﹑郭汝槐的間諜運作﹐美國的插手﹐可以擊潰共匪的國軍將領多的是。即使有間諜運作﹐ 如果將領配置得當﹐仍然可以擊潰共匪﹐這里就給大家介紹一位在中華衛國戰爭中被美國<<時代週刊>>記者美譽為“中國的巴頓”﹐被日軍悍將板垣征四郎高度尊重﹐曰﹕“關麟征一個軍應視普通支那軍十個軍”的國軍元帥—武靈關麟征將軍。關麟征將軍是曾經擊敗過幾乎所有的中共匪酋﹐如毛澤東﹑彭德懷﹑林彪﹑徐向前等等﹐被匪酋們稱為“關猛”的國軍著名將領。曾經有人說﹕“如果派關麟征去東北﹐則林彪早已死無葬身之地矣﹗” 只是由於各種原因及國民政府國防部中共間諜劉斐及郭汝槐的運作﹐使得在抗戰勝利以後的勘亂戰爭中關將軍未能一展身手。

由一個玄机想到的
________________

人類的歷史是按照一定的劇本在演的,但是并不是說那個劇本就是好的,“事在人為”、“關鍵的時候走哪條路還是人自己說了算”,當人有了比那個劇本更好的行動的時候,就可以改變歷史進程,走向光明。在寫本文的時候,作者無意間發現了一個似乎有玄机的秘密,那就是1911年+9X9年=1992年。

1911年,民國誕生。此前此后,一大批圍繞國民政府運轉的武靈為了履行劇本紛紛下世,有關麟征、張靈甫、胡璉、孫立人、廖耀湘、邱清泉等等,歷史運轉的焦點漸漸集中到了孫中山那,孫中山如果當時不去找俄共,歷史的劇本就被徹底的改變了,中國人在劇本中的兩大劫難:日本侵華、中共禍國通通就不存在了。据孫中山的日記描述,孫中山确實是在找俄共之前得到种种提示,要其靠老天爺而不要找俄共,但孫中山沒有讀懂這些提示,關鍵時刻錯過了改變劇本的重大契机,以后,中華民族的災難也就陸續降臨了,那就是被中共、俄共誘發的日本全面侵華,及以后的中共竊据中國大陸。

1911年民國建立以后,如果孫中山堅定的做出不去找俄共的決定,歷史將從此圍繞老天爺運轉,而不是圍繞劇本運轉。中國人將干三大正事,一是經濟建設,二是中文在全世界的傳播,三是复興中華神傳文化,經過9X9=81年(九九歸真)的努力,在1992年之前,中文已經成為全世界最流行的語言,一個五千年歷史上最強大的中國成為全世界人仰望的中心,“四夷重譯稱天子”早在1992年之前就完成了。那些來履行劇本的武靈,由于劇本的改變,也早早的開始在干三大正事中顯露他們在中華神傳文化方面的超然的天賦,成為复興中華神傳文化方面的主力軍。

但可惜的是,孫中山沒有把握住契机,走向了劇本里的劫難,也自然而然的使武靈們按劇本一個接一個的出山了,一個接一個先后成了帶兵打仗的將軍,由于是劫難,因此,將軍們的凱旋、悲嗆、壯烈、怨气沖天、抱恨終生的一幕又一幕也就漸漸的拉來了。

至于那個“1992年”,這里不詳述,就請讀者自己去觀察吧。

早年的關麟征

1905年4月18日,武靈關麟征(字雨東)誕生于陝西戶縣真花磴村一個耕讀傳家的農民家庭。幼年的他在農村的私塾接受啟蒙教育,9歲轉到鄰村的蒼溪小學。在小學念書時,由于他調皮搗蛋,又愛打抱不平,經常被老師打手心。隨着年齡的增長,到小學高年級時,學習成績大大提高,作文尤佳。小學畢業時,關麟征考試成績為全班第一,但因有違反校規之事,降為第二。看透了關璘征性格的小學校長曾對人說:“這孩子將來成器就是楊六郎﹐不成器就是賣麻糖。”當時老師問他的志愿,他因見戶縣城里駐了一連兵,那位連長很是威風,故答:“我希望將來當個連長。”

關麟征15歲小學畢業后,來到省城西安,考進省立第三中學。那時鎮嵩軍劉鎮華在西安舉辦講武堂,武靈轉世的嗜好之一就是帶兵打仗﹐這使得他冥冥之中對軍隊﹑對打仗的事情非常敏感﹐每次路過講武堂門口,見講武堂照壁上寫着斗大的“奮斗”兩字,都使他心里癢癢的﹐真是發自內心的羡慕。可是他只是個窮學生,沒有背景,沒有人推薦﹐誰又會相信他呢﹖只有望堂興嘆而已。后因關家中迭遭變故,負債累累,關麟征不得不中途輟學。他決心棄文學武,投軍從戎,更希望能多掙點錢來減輕父母的壓力﹐幫助家庭還債。

1924年初,關麟征的一位朋友鄧毓玫悄悄告訴他,孫中山在廣州開辦一所軍官學校,秘密招生。他們弄到一張胡景翼處簽發的署名鄧毓玫和吳麟征的護照,吳嫌廣東太遠不想去,他問關麟征想不想去廣州投考軍校,如果愿去,只要將護照上的吳改成關就行了。這一消息使他喜出望外,立即答應。他回家稟明情況,父親見關麟征也已經19歲了﹐是個大人了﹐本不想同意但也勸不住﹐只好成全他。沒有路費,﹐關父就將家中幹活用的牲口賣掉﹐關麟征攜帶父親賣牲口的25塊銀圓作為旅費,把護照上的“吳麟征”改為“關麟征”,和鄧毓玫一起上路了。他們從西安步行到河南靈寶,換乘火車到了上海,找到了同盟會元老于右任。于老先生問他們:“你們為什么要當兵?”他當即非常樸素老實的回答:“當軍官威風。”于右任被關麟征純朴憨厚的回答逗笑了。不久,他們從于右任處取得了秘密介紹信,買舟南下廣州。

1924年4月﹐關麟征與鄧毓玫到達羊城,后乘船去黃埔島,成為黃埔軍校的第一期學員,關麟征被編在第三隊。黃埔軍校期間﹐在軍事教育課程方面,關麟征學習了典、范、令和四大教程,并從事軍事操練和實戰演習,為以后征戰疆場奠定了基礎。

初期的戎馬生涯

黃埔軍校畢業后﹐關麟征參加黃埔學生軍東征,討伐盤踞東江的軍閥陳炯明﹐第一仗是進攻淡水。淡水是進入東江地區的一個重鎮,陳炯明派了一個旅的兵力依恃城牆和工事死守,阻止東征軍前進。1925年2月15日拂曉,教導一團發起進攻,嘹亮的沖鋒號一響,關麟征率領全排戰士繼敢死隊之后用竹梯爬上城牆,打開城門,不到半小時,二營全部沖入城內。初出茅廬的關麟征,就這樣取得了第一仗的胜利。 

接着陳炯明派洪兆麟反攻淡水,二營奉令出城迎敵,關麟征排任尖兵,在淡水城外的白莽花与敵人遭遇,經過激烈戰斗占領了一個山頭。激戰中,他的左膝蓋骨受傷。關麟征受傷后被送到廣州公立醫院治療﹐經醫生的精心治療,保住了左腿。

1925年末至1926年初,關麟征先后任黃埔軍校學生總隊總隊長的中尉副官、第四期入伍生團上尉連長、學生隊隊長等職。1926年蔣介石建立憲兵團,杭毅為第一任憲兵團團長,關麟征任憲兵團三營少校營長,隨軍北伐。部隊抵達南昌時,杭毅先赴南京受訓,關麟征代理憲兵團長。1927年﹐關麟征到南京,調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直屬補充第七團團長。

1927年秋、冬間,蔣介石為了顧全大局﹐辭卸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職,隱居故鄉奉化,準備東渡日本,遠遊歐、美。當時關麟徵的補充第七團在浙江駐防﹐他認為革命北伐,非蔣公領導,難期成功﹐乃跟同駐一地的補充第八團團長李皋協商,與第八團少校團附鄧瑞安,同往溪口,晉謁蔣介石,向蔣陳訴願聯絡江、浙地區的黃埔同學,共同擁戴。患難輸誠,感人至深,深蒙蔣介石嘉勉。經關麟徵等黃埔學生的努力﹐加之軍情緊迫﹐南京軍事當局遂一致聯名電請蔣介石由日本回國復職,繼續領導北伐。

1928年,關麟征任國民革命軍警衛軍司令部第二團團長。蔣介石建立十一師時,關麟征調任十一師六十一團團長﹐不久,升任第三十二旅旅長。1929年﹐關麟征任新編第五師副師長。

1930年,蔣介石与閻錫山、馮玉祥之間爆發了中原大戰,蔣介石調新建立的兩個教導師進攻中原,關麟征在第二教導師任一旅一團團長,隨軍開赴中原戰場。第一仗關團奉命防守河南東部的高辛集,由于關麟征發動官兵堅決阻擊,閻馮軍猛攻一個多月,未能把高辛集攻下。后來關麟征部轉戰到河南杞縣,他以一個團的兵力掩護全師撤退,因為他屬下的一個營失去聯絡,時間延誤,在途中受到比關軍多几倍的閻馮軍的攻擊,形勢十分危急,當時大霧迷漫,百步之外視野不清。關麟征急中生智,利用大霧做掩護,不但不向后撤退,反而下令反擊.閻馮軍在大霧中因情況不明,不敢貿然前進,怕中埋伏,下令撤退,這才使他得以從容脫險。因為關麟征在這次退卻中有功,隨即升任該師第二旅旅長。

同年秋天,蔣介石親自坐鎮河南商丘西部的柳河車站指揮戰斗,關麟征的第二旅奉命在距柳河車站20華里的鐵路正面防守。因防守陣地遼闊,關旅兵力不敷應用,上級臨時調撥劉子清營歸他指揮,分擔一部分正面防守任務。戰幕一拉開,由于進攻的閻馮軍兵力多,火力猛,劉子清營防守的陣地被突破,劉子清力戰負傷,全營潰退。在這于鈞一發的危急時刻,關麟征身邊無机動兵力可以遞補,若他防守的陣地有失,則危及近在咫尺的蔣介石。這時,他只好以身邊僅有的警衛排30多人去填補劉子清的防守陣地。時當夏秋之交,他靈机一動,將30名戰士隱匿于青紗帳中,進行分散射擊,閻馮軍因不知虛實,怕中埋伏,不敢大舉沖鋒,只是用大炮轟擊。關麟征的“空城計”,阻滯了閻馮軍的前進,保住了蔣介石的安全。直到中午時分,援軍赶到,他才緩過一口气來。關麟征自此深受蔣介石的賞識和黃埔同學的欽佩﹐他作戰机智勇敢﹑擅長指揮的名气不脛而走,那年﹐關麟征僅25歲。

1931年,石友三部在河北南部反對蔣介石,劉桂棠附之,并在南宮、大名一帶反蔣。這時,關麟征任第四師十一旅旅長,奉令進攻盤踞在南宮的劉桂棠的夏子明旅。部隊到達南宮后,關麟征發現雙方兵力相當,且夏子明旅已將城門緊閉,防守森嚴,因而毅然作出決定:只能智取,不能強攻。他命令將士在离城十里的村庄宿營,以松懈夏軍戒備,并命令一個營在天黑后秘密運動到城垣附近隱匿。城內夏子明部守軍,見城外一片寂靜,未見進攻,便開城窺探,隱匿在城牆附近的關軍立即搶占城門,乘机沖入,大軍隨后進城。夏子明措手不及,倉皇逃走。關麟征僅用几個小時就占領了南宮縣城,夏子明旅被殲,關旅只傷亡30余人。關麟征自認這一役是其早期戎馬生涯中最得意之筆。

1932年,蔣介石對盤踞在鄂豫皖,四處攻掠燒殺搶劫的共匪紅軍進行驅逐、追剿。關麟征此時任第四師獨立旅旅長,一馬當先,率軍進攻正陽關。關旅英勇异常,紅軍曠繼勳的第二十五軍只一天就被關旅殺的大敗而逃,丟棄正陽關,向老巢霍丘潰散。7月7日,第四師師長徐庭瑤接到蔣介石全面進攻的命令后,率領全師四個旅十二個團,從東、北兩個方向分路擊破紅軍的層層阻擊,向紅軍匪區大舉進攻﹐關麟征旅從正陽關率先抵達霍丘城下。

隨后,關麟征旅向霍丘連續四天發起猛攻,到第五天,第四師師長徐庭瑤率主力赶到,守城紅軍被全面包圍,國軍開始發動全面進攻,還有飛机助戰,紅軍傷亡慘重。7月13日,國軍克复霍邱,紅軍頭子曠繼勳逃出霍邱城,從西湖泅水逃跑了。血戰結束后,城里有一千多名共匪頭目統統作了俘虜,共匪霍丘縣委書記詹成金自首,指出了四十四名重大罪犯﹐這些罪犯經審議沒有被處決而是被解往南京。逃跑的紅軍頭目曠繼勳最後被共匪內部追究責任﹐一年之后,在中共內部展開的肅反運動中,被紅軍頭目徐向前處決于四川通江縣。

霍丘大勝之後﹐關麟征旅繼續向西進攻﹐在磚佛寺﹐被共匪頭目陳賡、蔡申熙所帶的2万多人包圍﹐磚佛寺的地形是盆地,當時匪軍之人海距他不過數十公尺。關麟征從容指揮部隊展開,佈成梅花陣,特務排長王作棟大喊:“旅長在此,誰敢後退!”如此穩住陣勢,關旅奮勇應戰,以密集的機槍火力將紅軍之人海射殺的屍橫遍野﹐匪軍被纍纍的尸體所震懾﹐人海之沖殺抵不過機槍火力之橫掃﹐相持久後﹐漸漸不支﹐最終潰散。

1932年秋,關麟征的獨立旅擴編為陸軍第二十五師,關麟征榮升第二十五師師長。

率部參加長城抗戰﹐獲頒青天白日勛章

1933年春,長城抗戰爆發。關麟征的第二十五師奉命增援華北,參加長城古北口抗日,本來部隊奉命在石匣集結待命,關麟征則明察全般局勢,認為待日軍打進長城,坐在石匣挨打,不如違令挺進長城,憑藉天險堵擊,決心以全師為國戰死,以鼓舞全國民心士氣,以消除國人對蔣委員長不抗日之誤會,以張中央抗日之決心。當他率團長王潤波等偵察陣地時,適敵人來攻,王團長陣亡,連長顏受庭負重傷,所有官兵,與敵奮戰,他則絕不後退一步,終為敵人手榴彈炸傷五處。關麟征渾身是血,仍頑強指揮,力戰不退,十餘隨行人員,全部戰死,但陣地得以穩定。這時他才离開陣地,包扎傷口。關麟征未待傷愈,又扶杖重返前線,与黃杰的第二師并肩抗敵。在戰斗中,他以“反斜面陣地”戰術,使日軍飛机、大炮無用武之地。黃對他的机智、勇敢深表欽佩,曾賦詩贈之:“長城殲虜去,聯轡人雄圖。血肉飛天塹,烽煙混太虛。關東方失險,古北又成墟。都說君無敵,投艱我不如。”

關麟征的二十五師与黃杰的第二師在古北口、南天門等地與日軍激戰,前后持續達兩個多月﹐給自侵佔熱河以來气焰囂張的日軍一次沉重的打擊﹐日軍自己也不得不承認古北口之戰是“激戰中的激戰”。關麟征將軍確實具有神威,戰鬥中可使所有官兵,發揮至大之戰鬥力量,所謂:“一將捨命,萬將難敵”,關麟征因在古北口抗擊日軍的激戰中有功,獲頒蔣介石青天白日勳章。那一年﹐關麟征年僅二十八歲。

共匪紅軍的克星

1936年初,共匪紅軍在江南潰敗后經兩万五千里長竄到陝西落腳,只占据四個貧瘠小縣,飢乏不能自存,遂東渡黃河,到山西搶劫錢糧。紅軍兵力大約三万多人,閻錫山的晉軍兵力不足,遂向蔣委員長請求派跟紅軍作戰有經驗,作戰得力的中央軍來協防山西。蔣委員長便派陳誠帶領中央軍的兩支對紅軍作戰獲得卓越戰績的精銳部隊—–第二十五師及 第四師馳援山西。

關麟征率第二十五師自河南洛陽進入山西后,坐火車至靈石集中。第二十五師一五○團第二營所乘坐的列車開到南關鎮站時,紅軍冒充鐵路人員,手持紅旗搖動,使列車停于站外,鐵路兩側埋伏的紅軍,將手榴彈紛紛投入車廂,第二營發覺后,絲毫沒有顯出慌亂,也絲毫沒有被動的挨炸,而是异乎尋常的鎮定,將紅軍投入的未炸手榴彈撿起來,迅速反投向紅軍,手榴彈在紅軍群中紛紛爆炸,紅軍遂被自己投出的手榴彈炸的狼狽潰退了,這真是一個奇聞。第二營官兵隨即跳下火車,對紅軍進行追擊。

后面開來的列車是一五○團的騾馬及伙夫、馬夫,押車的只有第六連一個排,因為前面的列車中了埋伏,列車只得退回霍縣。不久,紅軍林彪部將霍縣四面包圍,此時防守霍縣城的,只有剛剛退回的國軍一個排及一些雜役兵。紅軍圍攻霍縣達半個月,一方面圍攻霍縣,一方面欲引誘第二十五師進入伏擊圈,企圖用人海戰術將其消滅。從靈石來援的關麟征戰場經驗豐富﹐見多識廣﹐見紅軍圍攻一個僅有一個排戰斗部隊守衛的霍縣城,竟老是攻而不克,知其中必有詐。遂將計就計﹐每天派出小部隊跟蹤接触,每天只走不到十里路,大軍走走停停,就是不向霍縣城發起全面進攻。相持半月后,匪軍頭目林彪見謀划落空,于是便開始分兵竄犯其他地點。但就在這十几天的反复觀察中,關麟征卻摸到了林彪的底細,知道了紅軍的實際戰斗力。關麟征發現,紅軍的戰斗力其實遠遠低于第二十五師的戰斗力。

之后,關麟征當機立斷﹐沒有按計划奔向太原,而是率領第二十五師殺向午城鎮﹐將匪軍林彪部一万多人殺的大敗,擊斃紅軍兩千多人。然后,關麟征又大膽孤軍深入隰縣,鑽入匪軍頭目毛澤東、彭德怀、徐海東、劉志丹、林彪等數万紅軍主力云集的中心。當時,任副師長的杜聿明,再三向關麟征建議,應分兵据守午城鎮、克城為犄角之勢,可以互相呼應支援。關麟征沒有采納杜聿明的意見。他認為:這樣做會分散兵力,受制于紅軍,成了消极守勢作戰,全師應集中隰縣,紅軍來攻則集中強大的火力將其擊退,紅軍傷亡必重,紅軍如撤退,則趁机各個擊破。果然不出關麟征所料,對深入隰縣的關麟征部,紅軍只是久久圍困,而不敢發起進攻。相持近一個月之后,關麟征用聲北擊南之法,向南首先擊潰了紅軍彭德怀及徐海東的主力,再聲東擊西,打垮了劉志丹部,一直追到清水關,到達黃河岸邊的三交鎮。共匪頭目毛澤東不敢接戰,狼狽逃竄,率殘部逃過黃河,竄回陝北老巢,山西隨后趨于太平。戰後﹐共匪頭目毛澤東等給關麟征起了一個名字﹐叫“關猛”。

關麟征在山西大敗紅軍之后,不久,奉命截擊企圖進犯甘肅、新疆,占領到蘇聯的通道的共匪紅軍徐向前部。在甘肅靖遠,二十五師一個師,面對三万多紅軍主力,關麟征及時做出了正确判斷:匪軍雖多,其志在逃不在戰。隨后關麟征率二十五師向紅軍大舉進攻,殲滅徐向前部一万多人,俘虜紅軍三千多人。殘余紅軍渡過黃河,在河西走廊,被馬步青、馬步芳部隊徹底殲滅。

“中國的巴頓”

1937年7月,日軍進攻北平附近的蘆溝橋,國軍奮起抗擊,蔣介石率領中國人民与日軍浴血奮戰的八年全面抗戰爆發了。關麟征此時已被提拔為國軍第五十二軍軍長。

1937年9月,關麟征將軍率部參加保定戰役。10月,日軍第十四師團及第六、十六師團各一部在冀南由肥鄉、成安、臨漳等縣進犯漳河,關麟征率五十二軍在漳河南岸与日軍土肥原第十四師團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攻防戰。雙方發生白刃肉搏戰,几次退而复進,失而复得,雙方傷亡慘重。由于關麟征第五十二軍與敵浴血奮戰﹐終于使日軍向漳河北岸邯鄲、武安一帶敗退。關麟征從偵察員報告中得知日軍在邯鄲城外建有飛机場和汽油庫,便立即從二十五師中抽調營長梁智偉,讓他率一營部隊夜襲机場,一舉燒毀日軍飛机10余架,繳獲大批槍械彈藥,受到第一戰區電令嘉獎。

關麟征對付日軍有自己的一套辦法,針對日軍裝備精良,有飛机大炮及坦克,輕武器火力也比國軍強的多,士兵單兵作戰能力強,士兵受過嚴格訓練,有不怕死的武士道精神的特點,關麟征提出“穩、忍、狠”三字訣的戰法:戰斗開始階段,日軍炮火猛烈,又有飛机轟炸,坦克掩護步兵沖鋒,陣勢很是轟轟烈烈,這時一定要 “穩”住軍心,等日軍進入极近的有效射程內,才能開槍射擊。戰斗激烈時,國軍可能傷亡很大,陣地可能會被日軍突破多處,這時一定要“忍”,堅持的時間越長越好。等日軍出現疲憊態式時,這時一定要”狠“,要全力反擊敵人,此時因為雙方糾纏在一起,因此日軍的飛机、炮火、坦克、輕武器优勢完全消失,國軍要趁此机會發起全線大反攻,以國軍占优勢的反擊兵力,必獲最后之胜利。另外在戰場上,為使全軍拼死戰斗,重視每一回合的較量,關麟征從來不留很多的預備隊來保證自己的安全。

關麟征及其第五十二軍參加平漢鐵路戰斗后又轉戰河南、山東。1938年初,關麟征率軍參加台儿庄會戰,這是他抗戰時期參與的第二個著名戰役。是年3月,日軍為了打通津浦鐵路,實行南北會合,瘋狂地進攻魯南,欲先奪取台儿庄而后占領徐州。日軍磯谷第十師團、阪垣第五師團由津浦鐵路、濰台公路兩路夾攻台儿庄。國民党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坐鎮徐州指揮20余師國軍在台儿庄及其周圍地區進行防守戰。孫連仲的第二集團軍及其所屬的池峰城三十一師負責守衛台儿庄城寨,進行正面作戰。當時關麟征第五十二軍配屬湯恩伯第二十軍團。二十軍團在台儿庄會戰中是側擊軍團,它的任務是在台儿庄東北面攻擊日軍,配合台儿庄正面作戰。

戰斗打響后,3月24日,關麟征第五十二軍向盤踞在津浦鐵路台棗支線的日軍磯谷第十師團的瀨谷旅團發起進攻。台儿庄東北地區只有少數小丘,一片平原,攻擊部隊缺乏地形掩護,所帶基本上是輕武器,火力不如對方,但關麟征發現日軍白天作戰活躍,晚上卻龜縮在營房不敢外出。針對這种情況,關麟征命令部隊晝伏夜出,利用日軍黑夜不敢活動的弱點,挑選膽大心細的戰士用汽油在日軍營房縱火焚燒,并組織机槍手用密集火力壓制日軍。日軍黑夜受到突然火攻不辨東西,不摸虛實,倉皇應戰,胡亂射擊,結果自相踐踏,死傷無數。日軍赤柴聯隊就是這樣被關麟征的部隊消滅的。

正當第五十二軍進攻日軍節節胜利的時候,3月31日下午,由臨沂南下的日軍板垣第五師團沂州支隊山約4000人配備野炮、坦克突然襲擊第五十二軍指揮部,日軍的炮彈已落到指揮部附近。當時第五十二軍的兵力已經全部投入戰斗,關麟征身邊只有一個警衛營的兵力約300人。日軍近在咫尺,形勢十分嚴峻。這時前方的第五十二軍戰斗部隊听到后方炮聲非常密集,就打來電話詢問,關麟征怕第一線部隊軍心不穩,就謊稱是自己部隊在發炮射擊。之後﹐關麟征命令警衛營長徐文亮,帶着身邊僅有的300人。跑步到距日軍約1000米的地方,然后散開向日軍射擊,作佯攻狀以迷惑敵人。這佯,就為他迅速抽調部隊支援贏得了時間。及至黃昏,第二十軍團援軍赶到,第五十二軍之七十五旅也及時赶回,關麟征迅速指揮這些生力軍對日軍進行反攻,把日軍阪垣第五師團沂州支隊包圍在愛曲村一帶。日軍倉皇應戰,傷亡眾多,該支隊的騎兵被關麟征部全部消滅于傅庄,沂州支隊殘敵逃竄。由于關麟征臨危不亂,沉着鎮靜,大膽采取各种手段排除險情,使第五十二軍指揮部安然無恙。

4月1、2日,關麟征率部乘胜向盤踞在蘭陵、洪山一帶的日軍進擊,殲滅日軍500多人,殘敵慌忙退卻﹐有力地支援了台儿庄城寨的正面防守戰。

4月5、6日,關麟征第五十二軍、王仲廉第八十五軍揮戈南指,加緊對包圍台儿庄的日軍進攻.白天槍炮轟擊,晚上縱火夜戰,使日軍日夜不宁,先后斃敵1000多人,并將台儿庄東面的甘露寺、楊樓、陶墩等据點收复。這一胜利,遂使台儿庄東北面所受的日軍威脅全部解除。

4月6日,第五十二軍、第八十五軍已從台儿庄北面包圍了日軍。第三集團軍曹福林部從微山湖方面形成了對台儿庄西北面的包圍﹐防守台儿庄城寨的池峰城第三十一師不僅收复了曾一度被日軍占領的城寨,而且還主動出擊。這樣,遂使進攻台儿庄的日軍完全陷入了國軍的反包圍之中,再加上日軍后方交通中斷,糧食彈藥無法補充,戰斗持續兩周,傷亡慘重,軍無斗志。眼見反攻的時机已經成熟,李宗仁遂于4月6日晚8時下令全線反攻,第二十—師和第二集團軍在台儿庄清掃殘敵,第五十二軍、第八十五軍等在外圍圍殲敵人,并跟蹤追擊。日軍倉皇逃遁,國軍終於在台儿庄會戰中獲得輝煌的胜利﹐共殲滅日軍達2萬多人。

關麟征將軍因台儿庄作戰有功,升任國軍第三十二軍團軍團長。當時,在黃埔軍校畢業生中任軍團長的僅胡宗南和關麟征兩人。在台儿庄會戰中与關麟征較量過的板垣征四郎曾敬佩的說:“關麟征一個軍應視普通支那軍十個軍。” 國內輿論界對在台儿庄會戰中擔任防守任務的孫連仲和負責進攻的關麟征冠以“孫鋼頭”和“關鐵拳”之美譽。這1938年夏天,蔣介石在武漢珞珈山舉辦的軍官團的一次講演會上說:“中國軍隊如果都象第五十二軍那樣作戰堅強,打敗日本軍隊是不成問題的。” 

徐州會戰結束后,關麟征第三十二軍團經徐州以北向歸德撤退。關軍行至豫皖兩省交界處碭山与楊集之間,欲通過一座橋時遇到了困難。因為橋西已被日軍占領,日軍用八挺重机槍封鎖橋上通道。第五十二軍几次組織兵力沖鋒都未能突破日軍封鎖線。關麟征勃然大怒,遂將從蒙古定遠營中得來的良馬16匹集中起來,并挑選勇敢机智的士兵駕馭,他一馬當先,率領戰騎突然向西面橋頭飛馳而去,橋頭日軍的机槍尚未開火,16匹戰騎已經沖到,机槍手倉皇失措,棄槍而逃,第五十二軍后續部隊全部沖過橋去,到達歸德。關麟征將軍勇猛戰斗的佳話之後迅速傳遍了國軍軍界。

武漢會戰開始時,關麟征將軍率第三十二軍團來到江西、湖北參加武漢會戰。當時日軍岡村宁次第十一軍所屬第九師團進攻贛北、鄂東南一帶。8月,第三十二軍團奉命開赴瑞昌、陽新的磨山、亭子山、蛤蟆洞一帶布防,阻擊日軍的進攻。關麟征將軍針對實際情況,進行分析:日軍武器佔優,火力較猛;關軍則值徐州會戰之后,有作戰經驗的中下級軍官和老兵傷亡較多,新補充的兵員又訓練不足,缺乏作戰經驗;但湘鄂山區山高林密,有利于防守。為此,關麟征命令官兵依山地形勢在每個山頭修筑工事,眾多山頭之間組成一個棋盤陣地,若一個山頭受日軍攻擊,其他山頭的部隊可以立即配合出擊殲滅日軍。他又命令以營為單位,采取循環輪換的方法守衛山頭工事,每營官兵每次守衛山頭以24小時為一班。他的這种防守戰術,既加強了士兵作戰的責任感,又能使部隊輪流休整,從而增強了戰斗力。所以在日軍進攻關麟征將軍第三十二軍團防守陣地的19天中,寸土未得,遺尸累累,士气低落。日方廣播電臺曾說:“我皇軍在瑞昌附近﹐遭遇最強勁之敵。”

1939年9月,關麟征將軍升任國軍第十五集團軍副總司令,奉命代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行使總司令職權,指揮張耀明第五十二軍、陳沛第三十七軍、夏楚中第七十九軍和一個游擊縱隊參加第一次長沙會戰﹐迎擊進犯湘北的日軍。 這次會戰是關麟征抗戰時期參加的第三次著名戰役。

9月18 日,日軍第六師團与奈良支隊從岳陽沿粵漢鐵路南下,向新牆河北岸發起進攻。關麟征指揮第十五集團軍憑借新牆河陣地工事及河流湖泊等自然屏障進行頑強的擊,逐次抵抗,消耗敵人。廣大國軍官兵奮不顧身,前仆后繼,英勇抗擊日軍。在雷公山草鞋岭防守的第五十二軍一九五師史思華營,在奈良支隊步兵、炮兵、戰車、飛机的瘋狂進攻之下,死守陣地,打退了日軍的一次又一次進攻。當全營傷亡過半之際,一九五師師長覃异之電令史思華:“如無法支持,不得已時可向東靠”。史營長斬釘截鐵地回答說:“軍人沒有不得已的時候”,史思華營堅守陣地五晝夜,最后全營官兵壯烈犧牲。

9月23日凌晨,日軍第六師團在稻葉四郎中將親自指揮下,用八十多門大炮向關麟征手下大將張耀明率領的第五十二軍的新牆河陣地猛烈轟擊,隨后日軍步兵在七步塘附近強渡新牆河。當日軍行進到河中央時,國軍所有輕重武器一齊開火,日軍象割草般的倒在水里,聯隊長山村治雄大佐也斃命,日軍退了回去。隨后,日軍的十多架轟炸机飛臨新牆河上空,對國軍陣地狂轟濫炸。之后,日軍開始了第二次強渡,國軍從被炸毀的工事中重新奮起阻擊,又將日軍擊退。日軍八次渡河強攻都慘敗而回,稻葉四郎中將气极敗坏,下令大量施放毒气,毒气順風向越過新牆河飄到國軍陣地上,國軍只能用爛布等防禦日軍的毒氣﹐死傷甚多﹐被迫撤退。

在部隊后撤過程中,關麟征將軍又奉令指揮彭位仁七十三軍、李覺七十軍、歐震第四軍。這樣,關麟征指揮的部隊達到6個軍,再加上地方部隊共計20多万人。這么多的部隊,如果在撤退過程中爭先恐后,极易成為烏合之眾,若日軍乘机追擊,就會造成嚴重的后果。針對這種情況﹐關麟征將軍規定兩個辦法:一是軍部在轉進前,軍長必須與他通話後轉進(時間掌握,師、團長同),部隊到達宿營地後,即以無線電與他報備,轉進前他派總部人員先至各軍師宿營地,以檢查是否確實到達(地的掌握),按時報告。所以他對各軍、師的行軍宿營掌握得確確實實。由于關麟征將軍未雨綢繆,組織嚴密,措施具体,一支龐大的軍隊,在后撤過程中,部隊各級長官走在最后,井然有序。隨軍記者認為,國軍大部隊能這樣有條不紊地撤退,這是抗戰中少見的,他們對關麟征統帥大軍的才能深為敬佩。

10月2日,當部隊退至長沙以北的金井、路口畬、永安市、撈刀河等地時,前方傳來營田、汨羅江等地日軍傷亡很大,向北逃竄的消息,關麟征將軍根据日軍的這一動向,命令部隊反攻追擊。第三十七軍由汨羅渡河向鐵路正面攻擊日軍;第五十二軍出乎江附近向日軍進攻;第七十九軍向湘鄂公路方面的日軍側背攻擊;其他各軍和各地方部隊亦進行全面反攻。反攻時﹐關麟征將軍不但發電令,還派專人送筆記命令,要軍長親自簽收,使軍、師長不能推諉說:未收到命令而遲滯不前。攻擊開始時,關麟征怕作戰部隊遲滯不前,作戰不力,常輕裝簡行,突臨第一線營指揮所,親眼看到部隊攻擊進展,確實誰也騙不了他。關麟征的老部下常說﹕他具有神威就在此,好像所有官兵都在他撼制之下,不能不拚命作戰。

第十五集團軍各部猛烈反攻后,日軍狼奔豕突,全線潰退,向南江橋、新牆河方向逃竄。至l0月7日,日軍退至岳陽、臨湘、通城一帶。是役失陷的土地全部收复,第一次湘北會戰,以國軍胜利,日軍失敗而告終。

第一次長沙會戰–湘北大捷結束后,關麟征將軍因杰出的指揮才能被委任為國軍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成為黃埔軍校畢業生中擔任總司令的第一人﹐這一年他年僅三十四歲。戰后,國民极為振奮,海內外慰問函電如雪片般飛來,美國著名的“時代周刊”雜志更是特地刊載了美聯社記者瓦恩特撰寫的戰地通訊—–“中國戰場巡視”,美譽關麟征 將軍是“中國的巴頓”。

除此之外﹐史迪威將軍亦對關麟征多有贊美之詞﹐但關麟征將軍卻非常謙虛﹐當時,有人請關麟征講述湘北大捷經驗,關則說:“這是我全体將士与舉國民眾共同譜寫的一支凱歌,我只不過是一個聊備一格的音符而己。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國人偏愛,對我盛贊,午夜捫心,因受之有愧而輾轉不安。”

戰后,岡村宁次對軍部報告《關于迅速解決日華事變作戰方面的意見》中承認:“敵軍抗日勢力之中樞既不在于中國四億民眾,亦不在于政府要人之意志,更不在于包括若干地方雜牌軍在內之二百万抗日敵軍,而只在于以蔣介石為中心、以黃埔軍官學校系統的青年軍官為主体的中央直系軍隊的抗日意志。只要該軍存在,迅速和平解決有如緣木求魚。”

1940年,關麟征將軍率部隊奉命調往廣西柳州休整。9月,日軍攻占越南后,切斷了蔣介石堅持抗戰的經濟命脈之一的滇越國際交通線,關麟征率軍開赴廣西西南部的天等、靖西一帶駐防。之后,關麟征部開往云南文山,擔任滇越鐵路以東馬關、麻栗坡、西疇、富宁一帶的守備任務。關麟征自率部隊于1941年春進駐滇南,一直到1945年抗戰胜利,日軍始終未敢來犯,使滇南安宁無事,百姓安心從事生產,為1944年的滇西大會戰提供了后方保障。中國戰區參謀長兼中印緬戰區美軍司令史迪威將軍曾經高度評价關麟征說:“關將軍是一位真正的軍人,他很會打仗。現在有他鎮守滇越邊境,我斷定日軍是不敢來犯的。”

1944年,蔣介石將云、桂、黔三省的國軍部隊統編為四個方面軍,以配合盟軍的戰略大反攻。1945年初,關麟征所轄部隊划歸第一方面軍,關麟征將軍任副司令官。

未獲重用的國軍元帥

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蔣介石任命關麟征將軍為東北九省保安司令長官,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10月,關麟征出任云南省警備司令。1946年7月,關麟征任陸軍軍官學校(原黃埔軍校)教育長。1947年10月,關麟征出任陸軍軍官學校校長,成為黃埔軍校畢業學生中任母校校長的第一人。

1948年8月,關麟征被任命為陸軍副總司令兼任軍校校長。1948年后期,蔣介石要他出任陸軍總司令,報紙已登載消息,關亦前往拜會參謀總長顧祝同,商討交接事宜,但是直屬共匪總部的中共間諜郭汝槐及直屬華東共匪敵工部的中共間諜劉斐﹐利用國防部來從中作梗﹐以“溪口電話手令遺失”為由而使之告吹。不久,南京又傳出醞釀關麟征出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消息傳遍南京、上海軍政界,后來國防部又以“關麟征不懂上海話”為由而作罷。

1949年11 月,在大陸淪陷前夕,關麟征一家人移居香港,從此深居簡出,過着“隱士”式的生活。

當蔣介石遷臺以後﹐軍政界人事檢討大陸失陷的教訓時﹐關麟征將軍的部下曾說﹕“關將軍天賦將帥奇才,大陸戡亂之戰,未能有機一展抱負,挽救失敗於萬一。戡亂未開始,戴笠將軍亡於飛機失事,戡亂一開始,軍事上又未用關麟徵,以致在短短三年時間內,大陸即告全部淪陷,這是國家民族不幸!而關將軍亦抱恨終天矣!”

也有人說﹕“若當年派關麟征去東北﹐則林彪死無葬身之地矣﹗”

對國軍在東北勘亂的作戰方法,不同的人指揮有不同的戰略思想,關麟征將軍的戰略思想確實非常獨特。

在東北三年的勘亂時期﹐時任黃埔軍校校長的關麟征將軍,曾經以視察干部教育的身份蒞臨東北,某報的一位記者在訪問關將軍時問:“最初上級曾令將軍到東北,果爾,你將以何种決策,對付林匪?”關將軍回答說:“自始即集中优勢兵力,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略,惟一的是:徹底殲滅林匪羽毛未丰的有生力量,林彪竄到那里,我就打到那里。”

后來東北局勢惡化,關將軍又因公蒞臨,有人又問:“依目前情勢將軍复將何以決策乎?”關將軍又回答說:“現仍有十數個裝備优良的國軍,應立即放棄消极的‘守點’現狀。如即行調整部署,集結兵力,以平津葫蘆島為后方,以錦州為前進据點,進可以攻,退可以守,裕如也,隨后相机反攻,亡羊補牢猶未為晚。”

最後的歲月

關麟征在香港以讀書、寫字及教育子女為樂趣,生活极有規律,洁身自好,每日早睡早起,不吸煙,不喝酒,不打牌。對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春秋”、“易經”、“戰國策”、“孫子兵法”等都有濃厚的興趣。

關麟征在香港的時候,中共搞統戰曾經對他不斷爭取,關麟征并沒有理會。

1980 年7月30日凌晨,關麟征將軍因心臟病突發而昏迷﹐爾后被送進香港伊麗莎白醫院。在搶救過程當中,醫生和護士發現了老人胸前的累累傷疤,感到非常驚訝。當向家屬詢問的時候,才知道這位老人就是當年威震華夏的抗戰名將,那些傷疤是當年在古北口与日軍作戰時被手榴彈炸傷留下的,人們听了除了肅然起敬外就是深深的震撼。

8月1日晚7點,一代名將關麟征因醫治無效病逝于香港伊麗莎白醫院,終年75歲。家屬稱:“將軍在离開這個世界的最后時刻,和平安祥,像睡着了一樣。”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華抗日名將: 武靈廖耀湘
中華抗日名將﹕武靈張靈甫
美國中文教師:致中國人心靈的一封信
陳思敏:退黨證書需求大增折射全球滅共潮正興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被要求主動退休 當局防傅政華自殺
【遠見快評】習達沃斯轉向?普京又打臉中共
【秦鵬直播】房屋斷供潮來臨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財商天下】開放賭馬 武漢來真的?
【新聞看點】中共官媒揪打B站 整頓影音平台?
《碧血丹心》——飛天大學學生自編自演節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