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假離婚不斷上升:一切都是錢作怪

標籤:

【大紀元7月18日訊】(亞洲時報記者吳忠7月18日香港撰文) 在中國,假貨無處不在,因此有句話說「任何東西都可以偽造」。當然,假貨並不僅限於商品,就是在社會和法律領域,假的東西也比比皆是。近年來,假離婚個案頻頻見諸報端,呈不斷上升趨勢。假離婚背後的原因或藉口林林總總,但歸根到底都跟錢有關。

中國改革開放以前,離婚十分稀奇罕見(要離婚既複雜又困難,其中一個規定是,離婚要獲得單位領導的批准)。2003年10月開始生效的新婚姻法,大大簡化了離婚程序,離婚率因此激增。

根據民政部公佈的數據,從1985年到1995年,離婚率至少上升了一倍;2005年更增至三倍,每千人當中就有1.37人離婚。在2005年,勞燕分飛的夫妻達到179萬對,不過喜結連理的也多達823萬對。

至去年,離婚夫妻更突破190萬對,比前一年增加了12.8萬或7%;全國民政部門登記離婚129.1萬對,比上年增長9%,法院辦理離婚62.2萬對。去年的離婚率為千分之1.46,比前一年的1.37為高。

和經濟實力一樣,中國的離婚率仍遠遠落後於美國的千分之3.7。不過,中國離婚率上升速度之快,卻令許多「發達」國家也感到驚訝。要知道,中國的社會和文化一直強調「莫教人分妻」。

中國經濟數據的真實性向來倍受質疑,那麼離婚數字呢?咋看之下,似乎應該沒什麼水分的,因為離婚數據統計起來並不難,簡直就像1加1等於2那麼簡單。可是,如果說有些離婚是假的,這些數據就難免失真了。事實上,中國媒體報導過的「為利離婚」個案還真不少。

例如,北京的《法制日報》曾報道,在四川省宜賓縣革坪村,去年初僅三個月內就有86對夫妻辦理了離婚手續,包括上至五六十歲的老夫老妻,下至20歲出頭的小兩口。小小一個革坪村為何突然刮起「離婚潮」?

劉方載(化名)和馬秀雲(化名)離婚25天後,兩人又在婚姻登記處興高采烈地辦理了復婚手續。他們為什麼要「離婚」呢?和其他人一樣,促使他們離婚的是當地頒發的一紙徵地拆遷補償安置方案──離婚後,他們就可以獲得更多的獎勵和補償。

今年3月,四川宜賓縣國土局發出徵地拆遷補償安置方案,4月19日,該方案經宜賓縣政府同意後開始實施。革坪村等3個村民組屬於徵地拆遷範圍。據悉,按照該補償安置方案,徵地拆遷後的房屋安置以戶為單位,在享受每人20平方米的還房面積基礎上,符合分戶條件的每戶增加20平方米。為了多獲得這20平方米的面積,感情很好、還有一個孩子的劉方載和馬秀雲才想到了「離婚」,「等合同簽了再復婚」的計劃。

當地的官員都很清楚「閃電式離婚再復婚」是怎麼回事,但也無可奈何。一位幹部說:「村民要離婚是合法的事,我們總不能攔著不讓離。只要他們是走法律程序離的婚,我們也沒理由不給離婚證書。」

這場被媒體戲稱為「集體離婚」的鬧劇,絕非唯一的中國式假離婚例子,也絕非只在農村地區才會上演這樣的戲目。去年7月,上海浦東也有十餘對夫妻突然「鬧離婚」,原因是他們所住的那塊地被徵用,為了以後能多分到房子,他們不約而同想到了假離婚。

為吃「低保」(最低生活保障),也是假離婚的一個原因。為了紓緩失業、殘障等弱勢群體的生活壓力,北京推出了一個低保計劃。按照該計劃,低保領取金額並非根據家庭人口計算,而是以戶為單位發放。因此,人數越少的家庭,按人頭領取的低保自然比人數多的家庭多。這種發放方式合情合理,因為家庭日常開支的增加,同人口增加是不成比例的。這就給那些企圖多領低保的家庭以可乘之機。通過假離婚,一些家庭就由一戶變兩戶,領取的低保也就多了一份。

北京西城區福綏境街道有關部門,曾對該街區的30戶低保戶做過一份調查,有23對夫妻離婚後申請領取低保。其中20對夫妻離婚後已經領到了低保,3對離婚後申請低保待批;有20對夫妻離婚後既領取了低保,又生活在一起;有2對夫妻在離婚後領取到低保,但來往還非常密切。

為了獲得工作機會,也是中國人選擇假離婚的動機。近年來國企改革革掉了很多職工的崗位,當中不少是在一個單位工作的夫妻。中央要求地方政府要安排下崗工人重新就業,但由於下崗工人實在太多,一些地方只得規定只給下崗夫妻的其中一個安排工作。規定一出,很多下崗夫妻火速離婚。

被公諸於眾的假離婚個案,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在官方公佈的2006年190萬對勞燕分飛的夫妻當中,又有多少是為了一個「錢」字暫時分道揚鑣的呢?相關數據無從查證,問題的答案人們大可以自由發揮。

一些中國學者聲言譴責假離婚現象。「實際上,這是一種褻瀆法律的行為。」北京大學社會學家夏學鑾認為,這種「大面積」的離婚現象帶來的後果是可怕的,「首先會對政府公信力、法律的威嚴產生影響,並造成國家財產的損失」。

儘管假離婚行為遭到口誅筆伐,可是,只要有利可圖,就會有人繼續肆無忌憚地利用現有體制為利離婚。這就像中國的製造業,只要有利可圖,假貨還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對於該如何遏制「集體離婚」?中國政法大學婚姻法副教授李娟建議道:「事實上,婚姻制度和其他的一些制度息息相關,比如一些地方的拆遷政策、用工制度以及勞動保障制度。把這些制度完善起來,比如細化條文、界定「戶」、「人」的關係等等,把離婚帶來的漏洞堵死,才是極需之舉。」

同難以杜絕的製造假貨現象一樣,假離婚也是中國目前面臨的一個問題。儘管中國已經快速發展成為一個生氣勃勃的商業社會,誠實守信等倍受西方社會推崇、被商業世界奉為金科玉律的普世價值,卻似乎還沒有深入人心。在當今拜金主義大行其道的大環境下,無論是假貨還是假離婚,一切假的東西,背後的動機不外乎就是為了錢。(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夫躲債假離婚 妻竟假戲真做
中共文件爆濟南公安24小時駐守殯儀館
【翻牆必看】官宣胡鑫宇自殺 網友稱不出意料
胡鑫宇案 官方最新說辭引發民眾譴責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大陸驚爆青少年墓園宣誓捐器官
【時事金掃描】美使館發表情包 疑暗諷趙立堅?
【全球新聞】美國全面叫停對華為技術出口
【環球直擊】胡鑫宇「縊吊」版本多 民眾難覓真相
【秦鵬觀察】三網友測鞋帶吊人 宋祖德問真相
【中國禁聞】出獄華人曝北京監獄疫情大爆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