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棄中共謊言系列(四)

周宇新:我們何以成了全民說謊的民族?

周宇新

人氣 29
標籤:

【大紀元8月1日訊】不說謊是古今中外做人的基本底線和普遍常識。在中國傳統觀念中,道家講做真人,佛家講出家人不打誑語,儒家講信,都認為撒謊是不對的。孔子把「仁義禮智信」作為五常。其中人與人之間的誠信,是人最重要的美德之一。

治國的道理同樣也是如此。孔子的學生子貢曾向老師請教治國的辦法。孔子說:「一是讓老百姓豐衣足食;二是國家擁有強大的軍隊;三是取得臣民的信任。」子貢問:「如果迫不得已要去掉一條,應該先去掉哪一條?」孔子說:「去掉軍隊。」子貢又問:「如果再去掉一條呢?」孔子答:「去掉衣食,寧可不得足食,也要保住信用。如果得不到臣民的信任,國家遲早要滅亡。」

固然,世界上哪個國家都有人說謊,但在多數國家,整個社會的機制卻都是以誠信為基礎的,講信用是一個人能夠長期立足社會的資本。

然而,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謊言卻成了社會的「立國之本」,整個社會靠說謊支撐,說謊成為人們在社會上生存的基本技能,不但當權者謊話連篇,就連普通民眾也說謊成風。換言之,「謊言文化」不僅使中共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謊言黨」,而且把大陸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謊言國家」,把大陸民眾變成了一群地地道道的「謊言國民」從而形成了一種全民說謊的罕見景觀。

這不能不說是全體中華子孫共同的恥辱!

如果說中共說謊是其與生俱來不可更改的本性,那麼民眾說謊成風卻是由中共的暴政和謊言文化一手造成的,與大陸特有的社會環境息息相關。

大陸民眾的說謊習慣首先得「歸功」於中共的率先垂范。常言道 「上樑不正下樑歪」,有甚麼樣的統治者就有甚麼樣的國民。在普通民眾眼裡,統治者的人不但是國家權力的執掌者,也應是國民的道德楷模。如今既然領導國家的中共都帶頭造假,不以說謊為恥,反以說謊為榮,我們小民又何必再把說謊當回事呢!於是,自古以來中國人內心拒斥謊言的道德堤壩就這樣崩塌了,大家對說謊變得再無顧忌可言。

大陸民眾的說謊成風還源於中共的恐嚇與利誘。

高高在上的中共不但滔滔不絕地帶頭說謊,以身示範,而且一手拿著寒光閃閃的大刀,一手拿著可口誘人的蛋糕,不停地訓導台下的民眾怎麼說話。它一會拿著大刀嚇唬台下的民眾說:「你們誰敢講真話,我就砍他的頭!」一會又拿著蛋糕誘惑台下的民眾說:「你們只要照著我的話說,我說甚麼你們就跟著說甚麼,我就把手裡的蛋糕賞給你們。」起初,有幾個膽大的還不買帳,照樣自顧自地說自己想說的話,甚至跟官方頂嘴,結果輕者挨批,降薪,下崗,開除,重者坐牢殺頭。這種殺雞給猴看的恐怖劇演過幾次之後,很快立竿見影,效果畢現,絕大多數人雖然本來也想說真話,但抗壓力的能耐畢竟有限,眼見得如此場景,只得紛紛違心地跟著中共說假話。結果,不但沒人受罰,說得好的還有賞。極少數勢利小人,本來就習慣於信口開河,對自己怎麼有利怎麼說,無所謂真話假話,這種情況下當然更是搶著說假話,在當權者面前竭力表現自己了。久而久之,也就沒人再敢說真話了。

再後來,在這種氛圍日復一日地熏陶下,習慣成自然,絕大多數人甚至連說真話的願望都漸漸喪失了,那些本來違心說了假話私下還會自責和不安的人,現在連原來的自責和不安也都沒了。對於他們來說,為了保全自己而說謊已不再是一件可恥的事,而是一件可以理解令人同情的事,甚至是天經地義的事。說謊於他們變成了一種沒有任何負罪感和沒有任何理由的本能行為,只要對我有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天不怕地不怕,甚麼謊話都能跟著說,而且說得坦然自若。因此用謊話來換取自己的利益變成了普遍現象,不但張口就是謊言,而且說謊的時候已經在考慮下面怎麼說怎麼做能夠圓謊了。而那些為了良心寧願犧牲切身利益也要堅持說真話的人,反倒成了他們眼中不可理喻的「傻子」、「瘋子」。更有甚者,有的人最後竟變異到了真假顛倒,把謊言當成真實,把真話當成謊言的程度,甚至主動參與對少數堅持說真話者的迫害,自覺自願地充當謊言的劊子手。就像索爾忍尼琴曾經說過的那樣:「當謊言成為準則,謊言自身也被欺騙了。」因為當一切都是謊言時,也就沒有謊言了。

到了今天,甚至於許多人不但跟著當權者說謊話,不但被動地重複當權者的謊話,而且還開起了自己的「謊言舖子」,學著中共的樣子,爭先恐後地兜售起自己編造的謊言來了。如果說以前他們只是被中共欺騙,那麼現在他們也開始大著膽子騙起「親愛的黨」和自己的同胞來了。就像一首民謠裡說的: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你也騙,我也騙,騙到啥時啥時算。那滿大街都是的虛假廣告,市場上隨處可見的假冒偽劣產品,企業裡形形色色的假帳,還有大小騙子娓娓動聽的說辭—-不正是這樣的傑作麼!

就這樣,由說真話到說謊話,由被動地說謊話到主動地說謊話,由良心不安地說謊話到心安理得地說謊話,由被當權者所騙到反過來矇騙當權者和自己的同胞,說謊漸漸演變成了全體國民共同的習慣和生存方式,成了我們這個社會的支撐。

這固然令人悲哀,卻也符合邏輯。試想,當一個國家的統治者帶頭說謊,普通民眾不說謊就無法生存,昧著良心說謊不但能保全自己,還能獲得種種好處,而且謊話說得越多越大好處也越多越大的時候,這個國家怎麼可能不變成地地道道的「謊言國家」,這個國家的民眾又怎麼可能不變成地地道道的「謊言國民」呢?!。

在謊言文化的全面操控和滲透下,今日大陸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社會景觀:公開場合中,無論是當權者還是普通民眾都在毫無顧忌地說謊,大家心知肚明,卻又心照不宣,沒有人覺得這有甚麼不正常,更沒有人會戳穿彼此的「官話」。面對四處瀰漫的謊言,人們彷彿達成了某種默契,不約而同地保持著共同的沉默。這種集體緘默已經成了當今公共生活的一條「潛規則」,誰膽敢跳違反這條規則,就會受到絕大多數人的一致譴責和非議。

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這種集體緘默其實是建立在當權者與普通民眾的一種不言而喻的交換的基礎上的。對於民眾來說,是用對官方謊言的附和換取了自己所要的口糧、工資、前程,等等;對於當權者而言,則是用民眾渴望得到的種種實惠換取了他們對自己屈從和效忠。

對於上述交換,捷克異議人士、劇作家哈維爾在《無權者的權力》中曾做過精闢的分析。他說,在共產捷克時代,某個經理在他的蔬菜店櫥窗裡貼了一個標語:「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他為甚麼要這麼做呢?哈維爾認為,大多數商店經理對標語中的意義是不關心的,標語是上面批發蔥頭和胡蘿蔔時一起發下來的,經理只是照貼不誤,這樣做等於向當局表示,我是順民,我服從你們的權威。而共產黨當局對蔬菜店經理不過問標語內容的行為也不很看重,他們看重的是你貼出標語本身,因為這個形式已證明,你是「唯命是從的」,你是服從我們的權威的。在這種心照不宣的「交換」中,蔬菜店經理用敷衍性的假話,首先踐踏了自己的尊嚴;其次幫助政權鞏固了標語所代表的謊言制度。@*(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正義之劍:黑社會化的中國社會
投書:見證中共的謊言
譴責香港遣返案  台灣民代戳破一國兩制謊言
傅辰:中共文字打手只會潑婦罵街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新聞看點】戰狼變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灣?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拍案驚奇】朱利安尼欲起訴拜登 稱或面臨風險
【西岸觀察】亨特電腦門曝中共慣用伎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