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as E. Brewton :格魯曼對上弗里德曼(一)

Thomas E. Brewton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7月28日訊】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保羅格魯曼,這位社會主義國家計劃經濟的支持者,對諾貝爾獎得主經濟學家密爾頓弗里德曼提出質疑。

我的鄰居David Land 曾要求我對格魯曼先生的那篇文章(文章于07年2月15日發表在紐約時報書評上)寫點回應。格魯曼先生在文中向已故的弗里德曼表示致敬,但聲稱對于他的一些有關經濟現象的因果關系分析卻表示不敢苟同。

格魯曼先生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左派衛道士,他堅持相當左翼自由派政治經濟學術觀點。就他所受的教育和先前的職業而言,他是不折不扣的經濟學家。在成為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之前,在經濟學界享有很高的聲譽。然而今天,他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十足的宣傳家,經常詆毀共和黨采取的諸如減稅等經濟政策,而他作出的經濟預測又通常是謬之千里。

我的回應是以Benjamin M. Anderson的著作《經濟學和公眾福利》以及Murray Rothbard的《美國的經濟大蕭條》,Allan H. Meltzer的《美聯儲的年鑒,卷一1913-1951》等書中的具體歷史記錄為根據的。

第一部分,我將針對他在論文序言中的論斷來談談

他在文中寫到︰古典經濟學認為幾乎所有問題都可以通過供需關系來解決,但是古典經濟學並沒有對大蕭條作出任何解釋,也沒有提供任何解決的方法。

事實並不是這樣。

事實又是怎樣的呢?

New Deal “新政”這個詞最早是從Stuart Chase先生口中講出來的,他也是左翼進步社會黨的政策路線編定人。按照Stuart Chase的說法,富蘭克林羅斯福在貫徹這個“新政”過程中不斷的提到,所謂造成經濟大蕭條的原因是那些貪婪的資本家(財富權貴, 羅斯福的詞語)自私的榨取盡可能得到的資本,不斷地用于生產過多的且不再有需求的制造設備。

除了貪婪之外,Chase先生和羅斯福就沒有更多的解釋到底是什麼使這些商人喪失了理性的判斷,造成了巨大的經濟災難。

按照Chase先生的理論,形象的說就是資本家抓緊錢袋 ,盡可能的將所有的錢往口袋里塞。這讓勞工什麼也買不起。當他們停止消費時,大蕭條就發生了。

這種說法是並不能自圓其說。

的確,農場主和商人的投資產出增長超標了,但是只要多思考一下,就會清楚看到,這樣情形並不會造成,也沒有造成,所謂掏空了所有信貸資金的情況。

無論農場主和商人從銀行借了多少,都是要從供應商那里購買種子,化肥,開廠用的建築材料,以及產品的原材料。他們還要給農場勞工,建築工,生產線上工作人員支付工資。顯然,那些貸款的資金,在通常的交易環境中,應該還會以相同的方式繼續流通下去。

那麼究竟在1929年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呢?

和格魯曼的斷言不同的是,大蕭條的起因以及解救方法,在當時是很清楚不過的。

大蕭條的起因,簡單的說是在20世紀20年代初期,美聯儲供應給市場過量的貨幣,對未來市場需求作了錯誤的估計,造成了通貨膨脹的壓力。在1928年美聯儲收緊銀根後,臨時的市場需求不再,農場主和商人的投入已經過剩,這就必須大幅度縮減產量。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在歐洲央行的督促下,美聯儲擴大了貨幣供應量,以資助飽受戰爭摧殘的歐洲各國戰後的重建,在紐約的市場,貨幣的供應幫助歐洲的政府債券發行籌得了資金。

結果就如我們的90年代互聯網經濟的大起大落的前車之鑒。農場主買了過多的土地和機器以供應歐洲的市場,因為歐洲的農業產量不足,為了滿足歐洲的重建的需要,機械制造商對生產進行了超大規模的投入。過剩的產出,遠不是國內市場可以消化的。隨著歐洲市場需求的低迷,美國的經濟注定要經歷衰退,無論在農業方面(這行業支撐著50%以上的勞工),還是制造業方面。

1928年末,過度的信貸資金流入股市以及投機在房市的規模讓美聯儲感到震驚(舉例來說,早期 Florida 州的土地交易突然繁榮,但是在1925年市場就崩潰了)。 美聯儲開始收緊銀根,外國政府的貸款量驟然下降。而對歐洲的出口早已回落,主要問題出在美國的過高的關稅(在1930年Smoot-Hawley 的關稅法案,把關稅推到史無前例的高度)直接造成歐洲對美國出口變得相當困難。如果歐洲工業復甦了,卻不能出口產品到美國,那麼他們就沒有辦法償還以前在紐約市場發行債券所欠美國的債務,就更不能繼續進口美國的農產品和機械設備。

美國的農業和制造業受到這樣嚴重的打擊,導致了1929年的股市崩盤。

實際上︰如果在20世紀20年代,美聯儲沒有供應過量的貨幣來討好歐洲央行,就不會發生經濟大蕭條。

而且,和格魯曼論斷的恰恰相反,解救方式不僅存在而且家喻戶曉︰那就是讓經濟走完他正常的周期。

如果我們在1920到1921年成功地按照經濟衰退的規律,政府盡可能不要去干預經濟,讓(冗余的)勞工的被解雇,那麼等到國內的市場吸收掉積壓的過剩產品,產品的成本下降,直到各行業可能重新需要雇工的時候,獲利就會成為增加產量的主因。

1920到1921年的經濟調整,就象1930年經濟大蕭條的開始一樣嚴重,但是只持續了一年時間。互聯網的泡末經濟造成的衰退在克林頓政府下台後也大概持續兩年左右,盡管在克林頓執政期美國遭受了比1920年更多的經濟干預,但畢竟這還是一個經濟快速復甦的例子。各行業多余工人被解雇而且存貨得到了清理。並不經濟的互聯網行業,在他們產品還沒能銷售前就已經獲得大量的融資,就別談銷售收益了,市場(最終)讓他們走向了破產。

為什麼在1929年,我們聯邦政府沒有采用不干預的歷史政策呢?

總結來說︰胡弗總統的確是配得上左派封給他一切的臭名,但課本給出所謂的原因是不符合事實的。那些醉心于羅斯福的作家,等于接受了“新政”的說法,其目的就是為了否定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宣揚社會主義的國家計劃。

胡弗總統遠不是左派歷史學家認為的古典式自由經濟的保守主義者,他幾乎和羅斯福一樣是一個十足的計劃經濟的積極分子。保守主義的經濟學者認為,事實上新政從1930年就開始了,比羅斯福當選總統還要早兩年。

胡弗總統在1932年競選演講中提到︰

之前沒有一屆政府認為自己在這種時刻有如此廣泛的領導大眾的職責…在經濟蕭條的歷史上這是第一次,股紅、收益、生活成本是先于工資下調的…直到生活成本不斷下降,收益消失殆盡的時候,工資才開始下調。

為什麼?若是對美國經濟從1920年到1921年的衰退中迅速復甦記憶猶新的話,胡弗總統還會放棄久經考驗的政策,而傾向于聯邦政府的大規模干預市場經濟嗎?

胡弗先生學的專業是采礦,職業也是礦業工程師,在進入政界之前,他因在世界各處監管礦業建設(投資)而發了財,他保持著早期法國社會工程師的觀念,並運用到政府管理上。在1800年,這些所謂的社會工程師在法國制定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制度,他們這些人可真夠專業的。

他們的工程觀念導致從理想結構的立場來理解政治經濟的情況,而不是從自由市場的立場。可惜的是,實際上,並不存在計劃好的結構模型,因為對組成市場的所有個體的情感和預期做模型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有自由市場對物價設定才有可能。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胡弗總統作為無償歐洲戰後救援領袖而享有聲名。這使得他官運亨通,青雲直上,于1921年就任哈丁總統的內閣商務部長。他當時極為推崇法國社會主義者的所謂理性工業。胡弗先生認為在美國市場中,競爭過于激烈,這有害于美國的經濟。考慮到這點,他督促建立更強的商業聯合組織,以便在諸多行業的商品設定有效的物價。

在1920年到1921年的經濟衰退期間,他公開的敦促聯邦政府建立計劃經濟局來防止失業。不幸的是, Harding 否決了這個議案。

盡管如此,這種思想還是生根發芽了,在1922年胡弗和羅斯福共同組織了美國建設委員會來倡導用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資金來做大規模的公共工程,這樣的計劃把建築行業的正常周期模式給徹底清除干淨了。

在胡弗總統任職期間,他的另一個實施的計劃經濟的觀念,早在18世紀20年代中期就已經顯露無疑。那就是他強烈支持工會,鼓吹高工資水平才能改善生產力。

事實上,正如我們看見的汽車工業,和他說的恰恰相反。商業投資在更有效能的機械設備,更高的生產技術,才能真正提高生產力,才可能給管理人員更高的工資。

正如他確信的,胡弗總統在1930年鼓吹提高工資來改善生產力來作為結束大蕭條,解救經濟的良方,在他認為資本獲利只不過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已。

這些都是左派改進主義的經濟學者宣稱的,所謂永久繁榮的“新時代”的觀念,在20世紀60年代,約翰遜總統執政間,在經濟出現可怕停滯的前期,他們再次卷土重來。

這種的觀念主導了胡弗總統對1929年股災的反應,加重了1930年的衰退。

他開始大規模建造公共工程,主導民營企業的投資,他的政策和新政僅僅的不同之處,只不過是後面的規模遠遠超過前者而已。

在1930年,也就是羅斯福當選的前兩年,巨大的胡弗大壩在Nevada州開工了。1931年,胡弗總統籌建了RFC(復興金融公司),目的在于援助沒有足夠的流動資金的小型農業銀行,以滿足儲戶的支出,因為當時貸款太過于集中于農業方面,對其他行業資產的多元化投資卻很不夠。

附帶的說一下,在羅斯福總統1932年當選後,Jesse Jones管理的復興金融公司,已經發展壯大了,變成了國會也不能掌控的數百個民營公司的銀行主。規模相當于政府贊助的Enron,可以做資產負債表之外的經營,復興金融公司貸款給個人,用這些資金買賣股票,或者按照羅斯福的指示來投資給那些非官方的公司。在聯邦的預算里這些沒有一項得過到國會審閱的。

最對胡弗“工程師”的胃口莫過于,有一個完全組織化過的,國家計劃過的經濟,由中央總設計來指導,靠主動服從來實施。此外,他對高遺產稅,消除股市投機的管制情有獨衷。換句話說,那就是“社會主義”。

到最後,他多次把主要行業的頭頭招到華府來磋商,反復督促他們不要解雇工人,並保持工人工資,控制物價。如果他們不主動做,他暗示,政府將會不得不采取強制手段來是管制使之生效。各行業傾向妥協,因為他們親眼目睹,以前那個胡弗商業部長,曾強制美國的鋼廠屈服于工會的命令。

當時經濟(大蕭條)的現實狀況是,急需要與胡弗政府相悖的政策。真實狀況是,頑固的保持工資水平,將會逼迫企業辭退的工人,這要比自由市場發揮作用下而自然辭退人數更多。保持物價,而不是在市場可以忍受的價格清倉,會引起的產量縮減更加厲害,因為存倉舊貨不可能再賣出高價格。

制造業在工廠和設備上承受高額固定的成本,不管產量多少,他們不得不支付用于工廠和設備的貸款利息,為了不在銷售下滑的情況下,用光所有資金,他們除了減少勞工成本就別無選擇,因為那時的勞工成本佔總成本的70%。

只有衰退結束,當企業明顯有機會可以通過增加產量來增加利潤的時候,工人才可能重新被雇佣。倉庫里裝滿沒有賣出的東西,勞工成本又是高的要命,再去雇佣工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解救方式就是,將清倉得到的資本還掉銀行的借貸,減少利息的盤剝,還要用解雇勞工的辦法減少生產成本。

胡弗政府卻不管經濟的現實情況,欺壓企業領袖,榨光了利潤空間,所以阻礙了正常的自由市場的復甦能力。在大蕭條三年後,當他下台時,失業工人佔勞工總量的25%,幾乎是今天一般水平的6倍。

--原載︰《路客郵報》,2007-07-23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俞梅蓀:懷念弗里德曼與趙紫陽
劉宗正:與大陸企業家談計劃經濟(小小說)
胡少江:北京扛起集權陣營的大旗
吳玉琴:現體制下「工會組織」形同虛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