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能放棄獨裁嗎?(3)

【大紀元7月4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聯結收看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接一下紐約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請講。

李先生:三位評論員講的都非常好。我有一個問題,今天的題目是「中共能放棄獨裁嗎?」。當然中共不可能主動放棄獨裁,但是中共在民眾的逼迫之下,它會不會放棄獨裁?像它派人到西歐去調查民主社會主義,而最近胡溫執政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比如它幾次搞批示等等。

在這樣的情況下會不會出現象蘇聯的戈爾巴喬夫開始到葉利欽的改革?從內部使它崩潰?也就是說,蘇聯、東歐的情況會不會在中國發生?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下一位是紐約何先生,何先生請講。

何先生:主持人好,我不引《大紀元》和《新唐人》的東西,我引《世界日報》的報導,最近《世界日報》的態度有一點好轉了。我看上個星期天有一位華人女士寫了一本書《中國:脆弱的超級大國》」(China:Fragile Superpower)。它的封面上這麼寫著:「中國內部的政治可以使它自絕和平崛起的軌道」。說它的問題不在外表而在裡面,而它最最裡面的就是它們幾個頭頭。

我想講幾句話,這是順著胡錦濤的話,2005年胡錦濤和布什講:「現在中國國內問題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難以解決」,這是胡自己講的;再來看看朱鎔基怎麼講,朱鎔基在2002的春天不用看稿自己就說:1993年有8千7百起上訪,1994年是1萬起;1999年是3萬2千起;2003年是5萬8千起;2004年是7萬4千起,每一天有2百起;到2005年人數越來越多,組織性越來越強。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那可不可以請傑森對剛才幾位朋友所說的來做一下反饋?

傑森:首先是紐約的李先生,他談到中共會不會走蘇聯、東歐這樣的變化道路?事實上,在我看來希望非常小。因為比如說,戈爾巴喬夫給蘇聯帶來新思想,然後葉利欽有魄力把蘇聯解體以後,讓整個蘇聯擺脫共產黨領導。因為戈爾巴喬夫他本身有新思想,他有這個願望和這個目的,而葉利欽又有這個魄力。

但在中國,我們看不到任何這樣的東西。比如,長期以來很多人對胡抱著幻想,認為胡是一個非常內斂、城府很深的人,認為他一直是深藏不露,以為他掌了權以後可能會有所作為,但他已經掌權五年了。

從這次的講話,從未來來看的話,他一定沒有新思想,他絕對不會有戈爾巴喬夫那樣的思想,他不可能把中國像戈爾巴喬夫那樣帶上一個新的思維方式。

主持人:但是會不會因為胡派和江派之間的內鬥,而導致他現在不能把他的新思想暴露出來呢?

傑森:中國老百姓的民意、民向事實上是往民主方向走的。如果他真的想贏得民心,他應該是順著民意走的,但他沒有,他事實上是在均衡這個關係。就比如剛才陳先生也談到一個非常好的觀念,他事實上是利用民意,就著目前腐敗的制度來做他的權力鬥爭。

他並不是說我大刀闊斧的去帶領中國走向一個民主制度,徹底的順應中國的民意來走,他事實上是在利用中國民意,所以他不是要真正給中國帶來改革。

另外,何先生談到中國內部會出現大亂這個現象。我們看到這是個事實,而且每10分鐘中國就會有一個民主鬥爭、人民反抗事件。中共已經坐在一個火山口上,中共看到這一點了。

這就是為什麼歷史上很多中共高官也談到說,中共不進行政治改革,中國要亡了;但是中共也非常明確知道,政治體制改革意謂著中國共產黨要亡了!

在它面前擺著的是黨亡還是國亡的問題。目前它選擇的還是讓中國共產黨多活一段時間,哪怕把中國再帶到一個更災難深重的狀態下,然而它也不是很關注這樣的事情。

剛剛劉先生談到說中國人現在就是吃飯第一,吃飯就能解決中國安定的問題,事實上這也是中共看到它現在唯一執政還有合法性的,還有人支持它,就是因為它保持GDP的發展速度,它保持了一個8%、9%的發展速度。

這個發展速度可以掩蓋它的一切醜惡,可以掩蓋它巨大的公務員官僚體制,使它有那麼多貪官存在,而中國老百姓還能感覺到有一點生活的保障。

所以中共是靠經濟發展來保證它的執政合法性,但是這個經濟發展是不可持續的,這一點我們有機會可以再繼續談。

主持人:陳先生對剛剛幾位觀眾朋友的說法有什麼要講的嗎?

陳破空:剛才李先生說到中共會不會像東歐或蘇聯那樣?這就是前段時間胡溫他們在談民主、談政改的時候所帶來的幻想,我想這個幻想隨著胡錦濤這次6月25日的講話,應該已經可以終結了。

因為胡錦濤這個講話完全沒有新意,只是再一次強調了所謂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也就是說,他給前一段時間對於民主政改的討論,對左右派的論戰畫上了休止符,做了一個收網,表明以後不再談民主社會主義、不再談民主,而談所謂的「科學社會主義」。

《人民日報》的社論說:「馬克思主義的精髓就是社會主義」,所以它們就是科學社會主義。它們還在談所謂的馬克思主義,談它們外國的祖宗給它們傳授了什麼東西。所以從這個角度講,它就已經放棄了這個民主制度。

另外,胡錦濤講話的時候,他是在中共中央黨校對省級幹部講話,而這個省級幹部根據中共中央黨校內部的統計,其中80%以上的人反對政改,所以裡面有大量的貪官污吏,只要去抓幾乎都抓得出來。

在胡錦濤講話的時候,背後站的中央大員全部在場,什麼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全部在場,而裡面就有眾所周知的中央級的貪官,像賈慶林、北京幫,還有其中的劉淇,北京幫問題最大的一個人物;還有天津出來的張立昌,這些人就站在那裏。

也就是說他面對就是這麼一群人,所以包圍得使他不能動彈。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不用去探討他內心世界是什麼,只要看這個可能性就知道了。

胡錦濤的講話實際上是有雙層含意,他在全體的省級幹部和中央級幹部的會上講話,一方面他給這些人吃了定心丸,表示不會變,大家放心,十七大開得和和氣氣,大家還是共一個利益,一個船上的同夥;但另一方面他又是一個恐嚇的棒子,甩那個恐嚇的棒子,表明如果你們要不聽的話,不跟我們胡溫保持一致的話,那麼我們會通過反腐,通過什麼東西就把你收拾了。

也就是說他既是定心丸也是恐嚇棒,翻譯他這話就是,他對那些幹部的訓話就只要大家同舟共濟,大家就可以相安無事;反之大家就可以來幹一場。所以說這跟老百姓基本上沒有什麼關係。

主持人:我們又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紐約楊先生的電話,楊先生請講。

楊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覺得要問中共能不能放棄獨裁要從兩方面來看。一個就是中共有沒有必要放棄獨裁?它現在劫持了國家、劫持了人民,它當然不會輕易的放棄獨裁。那麼我記得胡錦濤在中央高級幹部的會議上,他就說過這句話,他說:「人民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那我們再來看一看人民這一方面,現在都是因為迫害到自己頭上了,人民才起來反抗,那麼如果人民都站在這個正義和道德的大旗下,一起起來的話,那麼中共它不是能不能放棄的問題,它是不得不放棄的問題。所以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要讓民眾都聚集在正義和道德的大旗下,迫使它不得不放棄獨裁,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楊先生。現在我們再接一下中國大陸國內的一位小姐打來的電話,您請講。

大陸某女士:我想問一個問題,即使在國內的很多媒體我都看到說:中國的經濟是靠外資輸血。說只不過是有大量的錢去運作,擴大經濟,藉此向老百姓邀功。

我不明白的就是,我覺得這些所謂發達國家的大企業,他們所在的國家大部份也是有信仰的,那些國家的人民大部份也是不願意做這種事,可是這些大企業現在在中國投資。我是想請問他們為什麼要到中國來賺這個錢?還有就是他們難道不怕有一天會因為這個…

主持人:線已經斷掉了。那可不可先請劉先生根據剛才這位中國大陸來的電話來說一下。

劉國凱:我剛好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去年2006年,我帶領我們中國社會民主黨的代表團訪問了歐洲的瑞典、荷蘭、法國,我們在訪問荷蘭工黨的時候,有兩個荷蘭工黨的議員跟我們談,他談到了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市長,那個市長的黨籍是荷蘭工黨,他帶了一個阿姆斯特丹的訪問團,也是商務代表團到中國去訪問。那中共就拉了很多生意給他們做,那些資本家都歡欣雀躍,非常的高興。

但是那位工黨籍的議員他的內心非常痛苦,他是工黨,他父親是在民主社會主流裡面,對共產黨的專制是深惡痛絕的,所以他從這個政治觀點上來說,他知道是完全不應該給中國共產黨制度有任何經濟上的輸血、打氣。

但是他帶去的那些商務代表團都是由當地的資本家所組成的。那些資本家他們是唯利是圖的,他們就是要賺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解答了剛才那位女士提的問題,為什麼西方有些民主國家竟然會在經濟上和中國共產黨會有那麼多的來往,會給它輸血、打氣,就是因為許多資本家是唯利是圖的。

主持人:那可不可以請傑森回答一下剛才楊先生的問題。

傑森:其實楊先生表達了一個非常好的觀點。我感覺他談的是,中共本身又得權又得利,但沒有願望去做政改。他認為政改的唯一可能就是人民站起來,統一對中共要求,要它改革。

這種方式可行不可行呢?我感覺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還很難,因為中共把持了媒體,這是最關鍵的。你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每10分鐘一起反抗事件,但是都是零星的,而且中共目前採用的方式是對於領頭的人極力的鎮壓。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很難形成大規模的、統一理念的反抗。而且目前來說,中共長期以來造了一系列最基本的思維方式。對老百姓來說,他認為他遭了罪以後,他不從整個體制角度來看,他總是從他們村幹部來看,最多就是看到他們的地方政府。

比如說現在的拆遷問題他不從政治體制來看,其他的計劃生育問題,其他還有最近出來的勞工、奴工問題,他都是以奸商的角度來看,都是以地方官員不依法辦事的角度來看,沒有看整個國家從上到下的體制問題,是中共獨裁造成方方面面的社會內部矛盾、不可調和的矛盾的問題。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控制整個媒體,而中共所有的文人又不從理論上來指導中國人,給出一個更好的方向。所以中國人目前來說,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思想上的解放,他還只能停留在一個個別的、小范圍的自我權力奮爭的過程。

而怎麼把這個提升成楊先生描述的狀態,其實還要有一個全民覺醒的過程,全民應該真正從最深層的去討論,中共對中華民族的災難深重的迫害角度來認識。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7/7/4 11:31 P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中國財政部敗訴案引發的熱論
【熱點互動】山西黑窯童奴事件震驚全國
【熱點互動】中國舞大賽令中共惱火(四)
【熱點互動】從童奴慘案看今日中國(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橫河觀點】小心中餐館攝像頭 中共監控侵世界
【重播】美參院聽證聚焦兩大對抗中共法案
【微視頻】江蘇醫生堅稱: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未解之謎】轟動世界的巴克斯特實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