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歲月一中秋節

阮英賢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天涼好個秋,中秋節又快來了。
  
在五十,六十年代這傳統節日的氣氛在香港也很濃,家家戶戶團圓吃晚飯後都會賞月。我記憶中:學校好像在八月十六日放假一天,讓小孩可玩晚一點;每年中秋晚上總會灑一點小雨掃小興;還有,某一年的中秋節我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告訴家姐們月亮又圓又大又近,她們失聲哄笑大呼:小妹原來是近視眼,你看見的是街燈呀!所以後期小學三年級開始戴眼鏡了。
  
我家連寄居的小表弟總共有八個孩子,十分熱鬧。吃完晚飯後,在花園便有二行燈籠掛起點綴,月色下,燈籠發出朦朧柔光,很有詩意。我和小弟,表弟各拉著動物燈籠到處走。到後幾年,我就更期待那節日的來臨。
  
因鄰近頑皮小孩會在黑暗中襲擊我家的燈籠,我在三年級時開始加入保護燈籠的防禦戰。時辰一到,各自在圍牆的植物叢擺位置迎擊。黑暗中,人影憧憧,碼子空中如箭疾飛,真剌激呢!那時我還未戴眼鏡,因看不清受擊令眼角上掛綵,其實這些意外是可大可小的。九點半後,敵方如忍者們消失了,我們小孩開始賞月。直到哥姐上中學後,家裏的燈籠在月色下又靜靜的掛著,孩子大了不再來無聊滋事。那年一早摺了很多碼子,我惘然若失……
  
我記得家裏應節的食物除月餅外,有柚子,楊桃,水晶梨,龍眼,芋頭仔和稜角,一定有我們小孩喜磨時間吃到嘴也長的鼓椒田螺,東風螺,還有惹味的炒辣甜酸蜆。爸很少會來湊興的,我們開心吃著,聽著老人們說些歷史、故國家事。哥哥愛耍弄我們,將雙黃月餅切成八份,不得看自摸一份,我的私心總令我得不著想要的大大的蛋黃。我賭氣說以後我淨愛吃四黃月餅。我小時後很任性,大人不在時,吃甚麼總左挑右挑,找最好的,非常討人厭。
  
節日有眾多小童才會熱鬧。我上中學後,哥姐們相繼出國,氣氛大減,因少了孩子們分吃爭吃的樂趣。家裏每年總有二盒四黃月餅留給我吃,我便和同學分享,也年年吃月餅捧場不辜負媽的心意。有一年,不知甚的就提不起勁吃月餅,中秋節過後月餅仍原封不動。而二星期後媽也突發心臟病去世,帶給我莫大的悲傷,感到冥冥中造物安排的先兆。
  
說起月餅,現在真是出得五花八門,花款多多。今年更有冰淇淋和甜圈式月餅,可說換湯又換樂那種了。相信年青人會喜愛。但我就是愛傳 統的月餅,荳沙的,綠豆蓉的,蓮蓉的等,樣子樸實古拙的月餅令中秋節更有傳統氣息。我希望現在的傳統月餅最好不要太甜或太油。
  
行文至此,想起國內受盡極度慘烈磨折以至家破人亡或夫妻離子散的法輪功修煉者,終年飄泊在外受難的上訪者和其他宗教人士,更有在監獄中的維權人士等等……祝願他們有一天和親人能相聚。@*(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