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56)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8日訊】「粉姬」終於下葬了,麥克亞瑟趕到紐約去會瓊。相逢18個月後,他們在市政大樓舉行了簡單的婚禮。新郎新娘都身著棕色服裝。他們出來時面對著一大群又吼又叫,你推我攘的記者。麥克亞瑟只說了一句:「這是個值得紀念的時刻。」然後這對新人前往沃爾多夫飯店,共進新婚早餐,火腿雞蛋。
  
麥克亞瑟回到馬尼,這套位於6層頂樓的7間套房是全菲律賓最豪華的住所,僅次於奎松所住的馬拉坎南宮。果真如此,麥克亞瑟則將瓊抱進了一個不起眼的門廳,從這個門廳根本看不出裡面的房子是多麼寬敞豪華。從門廳他們進入碩大的客廳,裡面掛著麥克亞瑟心目中英雄人物的鑲銀框肖像,如潘興,倫納德•伍德等,上面都有他們的親筆簽名。和所有的大房間一樣,客廳天花板很高,窗戶很大,掛著威尼斯窗簾和厚緞織錦布窗簾。
  
從餐廳可見環繞三面的馬尼拉灣。屋頂有一道梁,一座用菲律賓桃花心木雕成的又大又醜的蠟燭台掛在樑上,一直低垂到有12個座位的餐桌上方。不管雕刻得多麼好,這座蠟台在照明方面都是個敗筆:它上面只能放12只蠟燭。平時吃飯在早餐廳,其風格可以說是好萊塢式的,但有一個巨大的絲質屏風,上面繡著各種水鳥,這是麥克亞瑟非常喜歡的圖案。
  
整套房有3間臥室。麥克亞瑟住最小的一間,陳設簡單,傢俱是包豪斯風格,但做工粗糙不堪,想摸索現代風格但不得要領。瓊住最大的臥室,裡面有一個巨大的路易14風格的梳妝台和華麗的鍍金鏡子。這一房間是整個公寓中推一存有麥克亞瑟相片的地方。儘管麥克亞瑟是個自我中心主義者,但他卻不願看自己的照片。其他的將軍們都樂意展示他們自己與總統在一起、受勳或頒發勳章時的照片,但在馬尼拉賓館的耳房裡卻沒有這些東西。只在瓊的房間裡有一張極易被忽視的小照片。第三間臥室是客房,按裝飾派藝術風格裝修。至少在菲律賓人們認為那是裝飾派藝術風格。
  
公寓的中心是書房,存放著麥克亞瑟和他父親的藏書。展盒裡保存著父子倆的勳章。一張小桌子上有兩本燙金葉紅皮革封面的冊子。一本是他父親的命令集,從中尉起直到退休。日益增厚的第二本裡是麥克亞瑟的所有命令。
  
書房寬敞而安靜。幾張大桌上放著剛剪下的鮮花。有的小桌上有檯燈。還有一張寬大舒適的沙發和6個緞面扶椅。房間的一頭是他的書桌,書桌後的牆上掛著一幅巨大的男性英雄裸體畫,似乎給了他勇氣和指引。放書的架子約30英呎長,佔了整整一面牆。所有的書有近2000冊,嗜書的麥克亞瑟還在定期往裡面增加。
  
結婚10個月後,即1938年2月ZI日,瓊為安克亞瑟生了個兒子,取名為亞瑟•麥克亞瑟。
  3人不久就進入了和諧的日常家庭生活。瓊用她濃重的田納西方言叫麥克亞瑟「將軍」。他暱稱她為「老闆先生」,這是《亞瑟王宮中的康乃狄格美國佬》中那位慈祥的獨裁者的稱呼。他還叫她「夫人」,好像她是皇族。兒子名為亞瑟四世,被稱作小傢夥。
  
麥克亞瑟從孩子出生起就給他灌輸當兵、進西點軍校和保持家族傳統的思想。亞瑟剛會走路就要在每天早上7點30分進父親的房間,敬禮,接受父親的回禮,然後和將軍一起繞臥室行軍,嘴裡叫著「轟!轟!轟轟轟!」麥克亞瑟用他那把老式摺疊剃刀刮鬍子之際,他倆就一起唱軍歌,很有意思。麥克亞瑟不無幽默地對朋友們說:「在洗澡間裡,唯一欣賞我唱歌的人是亞瑟。」
  
刮完臉後,麥克亞瑟用梳子梳頭,長達幾分鐘,以刺激頭頂,與不可挽回的禿頭趨勢對抗。隨著他年近60,頭髮日益稀疏。漱洗完畢,他做半個小時的仰臥起坐,然後與瓊共進早餐。年幼的亞瑟則有他的中國保姆阿朱照料。
  
公寓有一個大陽台,上面滿是熱帶植物。不久後,上面多了個亞瑟的橡皮娃娃戲水池,裡面漂著橡皮玩具。耳房上豎著兩根旗杆,分別掛著美國和菲律賓共同體的國旗。餐廳外的小陽台可俯瞰賓館後的游泳池。
  
耳房的景色很壯觀,向西可見整個馬尼拉灣,向東可見被高牆圍起來的老馬尼拉城中心——馬尼拉內城。黃昏時刻,耀眼的紅色落日漸入馬尼拉灣,天空一片金黃和綠紫,麥克亞瑟此刻喜歡在陽台踱步一小時,在沉思中小心翼翼地避開一盆盆植物和亞瑟戲水池邊的水坑,手裡一根金錶鏈甩來甩去,錶鏈末端套著金色小足球。
  
儘管公寓很豪華,麥克亞瑟的生活卻很儉樸。他一日三餐喜歡素淡的食物。他的食譜可以毫不誇張地稱為乏味無趣。他不喝咖啡,僅在晚餐前喝一杯開胃烈酒——一種杜松子酒和檸檬汁混合的雞尾酒。

  麥克亞瑟大多數晚上都去電影院。馬尼拉有6家電影院首輪放映故事片。如果奧林匹克體育場有精彩的拳擊比賽,他也會去觀戰。偶爾瓊不陪他去看電影或拳擊,他就行使將軍的特權:他總能讓3名助手作伴,艾森豪威爾,艾克的朋友及西點軍校同學詹姆斯•奧德少校和托馬斯•傑弗遜•戴維斯上尉。瓊喜歡跳舞,但麥克亞瑟在第一次婚姻結束後就戒了舞。他讓他的助手陪她跳。
  
他對舞會和正式宴會幾乎沒興趣。共濟會分會有重大儀式時麥克亞瑟也出席,包括他自己被封為第32批共濟會成員的儀式。還有一些奎松或高級專員也出席的社會活動必須參加。他一個月只有一二個晚上不在家。總的來說,麥克亞瑟30年代在馬尼拉的私生活十分平靜,幾乎到了枯燥的地步,但這正是他喜歡的。建立一隻能保衛菲律賓的軍隊所帶來的緊張感足夠他這樣一名實幹家應付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35年10月,麥克亞瑟由82歲的老母親、嫂子瑪麗•麥卡蘭•麥克亞瑟、助手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和托馬斯•傑弗遜•戴維斯陪同,登上了西去的列車。他們去舊金山趕「胡佛」號輪船。「胡佛」號的船舷上將擠滿名流—一包括副總統約翰•南斯•加納及十幾名參議員和眾議員——全都是去參加菲律賓共同體成立及奎松任首屆總統的典禮的。
  • 20年代,陸、海軍在軍種協作的問題上產生了激烈的爭吵,但麥克亞瑟任總參謀長時交了好運。當時的海軍總司令是海軍上將威廉‧維奇‧普拉特,他與陸軍的關係很好。最終普拉特成了麥克亞瑟最忠實的崇拜者之一。
  • 1933年6月,麥克亞瑟在西點軍校的畢業典禮上講話。他的裝束,尤其是那條紫緞領帶,讓學員們五體投地。他說起話來眉飛色舞,直言不諱。他們從未見過這種上級。和大多數人一樣,他們以為大人物都是照本宣科,講話冗長空洞,令人生厭。但麥克亞瑟卻英俊瀟灑,性格獨特,給他們講話時像是憑靈感即興演講,而未經事前準備。他的魔力就在於新奇和直率。他事先並不背講稿,但要在辦公室15英尺高的鏡子前仔細排練。
  • 說起來難以置信,儘管資金缺乏並且受到公眾恥笑,但和平時期陸軍部內部的士氣從1930到1935年來從未如此高漲過。當時在那幾任職的人對麥克亞瑟任總參謀長的表現幾乎沒有批評意見,而讚揚他的人卻比比皆是。
  • (大紀元記者林珊如布里斯本報導)布里斯本市長麗莎紐曼為布里斯本市長慈善基金會籌募慈善基金,特地出版了「市長夫人的食譜」。布里斯本市長慈善基金會與聖喬治銀行於11月19日上午11時30分,為該書在布里斯本Dymocks書店位於麥克阿瑟大樓的分店,舉辦新書發表會。
  • 麥克亞瑟不僅不願關閉軍事基地,他還想使之現代化。他要求公共事業署提供大部分資金。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伊克斯很快地拒絕了麥克亞瑟要錢的要求,並對他力圖保住陸軍基地的做法大加嘲弄。
  • 雖然麥克亞瑟成功地使羅斯福讓他留任總參謀長,但總統周圍有很多人仍很討厭他。新任內務部長哈囉德‧伊克斯是他不共戴天的敵人,哈囉德以前是名記者,不僅頭腦敏捷,言語更是犀利。
      
  • 作為陸軍高級軍官,從1921年起,陸軍特級上將約翰‧J‧潘興一直在每次的總統就職典禮閱兵式中充當總指揮,但1933年3月,他病重無法騎馬。引導閱兵式歡迎新總統的任務將落到麥克亞瑟頭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