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DORIS

文、圖/徐正毅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DORIS姓樂,她那位已逝的丈夫曾經是位人盡皆知的花花公子,舉凡各項選美比賽、花邊新聞,常見她先生涉入其中。

在她的先生未過世前,我不認識DORIS,只知有位堅強的妻子,不但要忍受丈夫在外拈花惹草的行為而不離婚,而且自己還認真地經營事業,讓丈夫有足夠的金錢玩他的遊戲,我當時覺得她似乎有點兒傻。

認識她是我們同時擔任地區公益社團的助理總監,雖然認識她時,相信她的年紀也該有50多歲了吧,但始終保持清新脫俗,風趣而勇於任事參與公益活動,就像鄰家美麗的小女孩一樣。

擔任助理總監只有一年,但我們一群還是定期聚會,說說笑笑,十分有趣。直到最近我們一群到廈門參觀有位成員的工廠,獨缺她的參與,一問才知她已罹患癌症,DORIS低調地不希望人去探望她。不久聽到她過世的消息,我想她要讓人對她留下最美麗的容顏模樣吧,誠如印度詩人泰戈爾在《漂島集》中的詩詞:

願生美如春花,死麗如秋葉

我一直不能忘記那段如哥兒們相處時,DORIS美麗豪邁的笑顏和身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北角犬齒海岸造就大大小小的漁港,如鼻頭角漁港、大溪漁港、南方澳漁港,有較多的漁船和前往參觀的遊客。
  • 定期聚會的朋友們陸續退休了,有的人退休如煙一樣的消失,再也聯絡不上他,也有人早早退休,繼續參加聚會,過著閒雲野鶴的日子,輕鬆自在。
  • 12年前有一天中午12時,打電話給南崗工業區一家工廠的總經理,和他約好下午2點到他的工廠拜訪,為的是要開發一種新產品。

    我搭12點40分的飛機到台中,然後搭計程車趕到南投工廠,並約好下午3點搭原計程車回台中,再搭飛機回台北。

  • 從陽明山往金山的山路左轉是湖田圓山,再向前行是處緩坡的山谷,地名為竹子湖。早年此處種滿箭竹,當令的劍竹筍和著豆瓣醬炒肉絲,十分可口。如今這兒梯田滿種著海芋,路旁隨意搭建的一排排田園餐廳。
  • 幾年前女兒還小,我陪她出門散步,看到一位和我年紀差不多的男子吃力地踏著三輪車沿路叫賣,我問女兒說若他是你的父親,那你有什麼想法?女兒說她沒有想過這問題。如今她長大了,也開始工作了,也了解要賺錢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 去花蓮旅遊行程中,魏導遊特別安排我們參觀林聰惠石雕工作室。

    林聰惠先生已於幾年前過世,在花蓮市區,有許多景點都有他的石雕作品。如花蓮火車站前的作品「人之旅」,美崙山步道公園「母與子」,文化中心「至聖先師孔子」。

  • 花東縱谷沿著台九線兩旁是廣闊的稻田,秋收之後,在農業局的構思和補助下,農戶們撒下油菜花的種子,到了冬季,一大片的金黃嫩綠油菜花田;日前在電視報導中,感受到縱谷的美麗,突發想前往一遊之念。
  • 上回從礁溪經濱海公路回台北,匆匆一瞥,看到岩岸上的老松在風中搖動,那驚豔的經驗,催促我再前往一遊,能更貼近觀看它。
  • 二十年來這棟大樓變化很大,從經營百貨到電訊公司,而後變成汽車展示場和餐廳,唯一不變的是,大樓近四維路騎樓轉角路口那一攤糖炒栗子的小販,風雨無阻地守著這個據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