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角度看雍正(系列之十七)

從容吹熄燈火 天子涅槃
小童子
font print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5日訊】雍正帝從容的死亡,直到最後一天還能清醒的辦公,朱批公文一字不苟。如此清醒從容脫離肉身的狀態,其實 非常像佛教所指的「涅槃」。


素惠繪圖

雍正帝以未滿一甲子之年突然辭世,死因成為清宮頭條大懸案。有人舉出圓明園進了多少鉛、鐵、銅,以及煤炭、木炭等等,說雍正帝在圓明園裏煉丹,死於丹藥中毒。這種說法實在太離奇,也完全忽視了雍正帝的修為。

琺瑯釉料與銅器

可是那些送入圓明園裏的鉛、銅、鐵礦與煤炭、木炭是做什麼用的?很簡單,一個是做青銅與紅銅器,一個是煉琺琅釉料,燒製瓷器用的。

因為雍正帝一年之中有半年的時間待在圓明園,因此圓明園不只是個園邸,裏面設有如紫禁城一樣的中央官員辦公處所,包括職司繪畫與工藝設計的「如意館」以及瓷器造辦處。甚至連緊鄰在圓明園旁的怡親王府賜邸(即後來的綺春園),也設有瓷器造辦處。當雍正帝在駐錫圓明園時,官員也都移到圓明園辦公,而郎世寧等這些畫家也一起來到圓明園裏的如意館。

現在國際拍賣市場上極受矚目的圓明園「大水法」十二生肖牛頭、猴頭等銅像,就是原本學建築的傳教士郎世寧為乾隆帝設計的噴水池(引香山的水,在不同的時辰從不同的生肖口中噴出水來,聽說噴泉的聲音大到近身聽不到對話,名為「大水法」)。而早在雍正帝時,因為琺琅瓷的製作,每年進口的釉料不敷使用,因此就命這些負責瓷器造辦的人員,自行研製琺琅釉料。

青銅器為銅、錫、鉛的合金,以銅為主,色發青,故名。因其熔點較純銅低而易熔融,硬度又較純銅高二倍以上。這在圓明園裏有很多地方用到。鉛還能製作玻璃,又是琺琅釉藥必要成份,還可與油類相和成為「紅丹」,塗於鐵器可防鏽。

做這些工藝品,熔煉金屬要大火,燒製瓷器更要上千度的溫度,這都要大量的煤與炭。這就是送入圓明園裏的鉛、銅、鐵礦與煤炭、木炭的用途。如果真要製藥,用這種有毒的重金屬來煉丹,其實只要幾公克就可以煉上一大把,同時足以毒死人,又何必把幾百斤幾百斤的鉛、銅、鐵,往圓明園裏送呢?

吹熄燈火

既然鉛中毒是不可能的,那麼還有什麼可能的原因?想一想,雍正帝從容的死亡,直到最後一天還能清醒的辦公,朱批公文一字不苟。如此清醒從容脫離肉身的狀態,其實非常像佛教所指的「涅槃」。

何謂涅槃?涅槃在梵語的原意是吹滅燈火的意思。那是一種寂滅,也可說是死亡。但這裏的死亡不是指人的肉體死亡,而是指纏縛身心的煩惱滅除了。所以一般凡夫的死亡,不能與涅槃相提並論;也不能因為都是停止呼吸心跳,而斷定涅槃者不過是凡夫之死。

雍正帝《御選語錄》裏收納了僧肇的《肇論》,其中有一篇《涅槃無名論》認為只有聖人智者才能懂得涅槃,才能夠做到吹滅一切煩惱纏縛之火。那凡夫卻想等眼見為憑才肯實心修行,永遠無法理解什麼是涅槃。(僧肇,西元三八四~四一四,根據梁慧皎高僧傳的記載推測,生於東晉孝武帝太元九年,卒於東晉安帝義熙十年,年三十一。初醉心於老莊玄學,後投身於佛學之中。)

僧肇以其對佛法的理解認為,涅槃可分為「有餘涅槃」及「無餘涅槃」。前者還會再得人身,後者則證入羅漢、辟支佛、菩薩與如來佛等「三乘」不同的境界。但這裏指的層次不能理解成只有三種,因為各層空間的神佛如恆河沙不可勝數,所以是上億層上兆層都不止。

但是涅槃原非一般肉眼所能看見,亦非凡人的常識所能想像。人死了就死了,凡人如何能夠區分哪一個是「涅槃」,哪一個只是一般的死亡?凡人只能用可以看到的名相,例如舍利子、白日飛昇、全身舍利,或者活佛印證的轉世靈童等,來窺見涅槃的存在。

但是對一般人來說,由煩惱纏縛的凡夫想要修成究竟涅槃的佛、菩薩,必須捨盡名利人情。若無法讓他明白看見涅槃的狀態,以及各層不同的修行果位,如何使他願意放棄爭名奪利,而走入修行的道路?正所謂夏蟲不可以語冰,一隻活過夏天就得死去的蟲子,無論如何也無法了解冬天冰天雪地的狀態;又如瞎子摸象,不論佛陀如何廣傳教化,畢竟佛法智慧遠超於人的智慧,有人這麼領悟,有人那麼領悟,但永遠難得全貌。

開悟的天子

從史料裏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一個活在佛法裏的雍正帝。佛法與他的一言一行無法割裂,他的種種決策也與此有必然的關係。如果強將佛法精髓拿開,只剩下跳躍的、不連貫的單一事件,那麼原本單純的答案,就會變成一樁「清宮懸案」。歷朝歷代涅槃的高僧非常多,近代也有虛雲和尚。他們在肉身死亡前都維持著清楚的神識,而且能夠妥善的交待身後事,極有尊嚴的辭世。

難道皇帝沒有資格達成涅槃嗎?當然不是。皇帝天子也是平等眾生的一員,那釋迦牟尼佛俗世身是個王子,悉達多太子若不修煉,不也是個人王嗎?可是他修煉了,而且示現涅槃這條成佛的道路予眾生。

我們雖然無法斷言雍正帝究竟是不是涅槃,但從各種史料與事實來看,卻絕對不能排除這項可能。

雍正帝的修行成果究竟如何?從康熙四十一年雍正帝初遇獨超方禪師開始,到康熙五十一年到柏林寺得遇迦陵音共有十年時間,雍正佛學參禪不輟。從《御選語錄》的內容來看,雍正帝對於修行的次第似真有體驗,並非賣弄文字,或者只是紙上談兵。

後來他在柏林寺隨喜打坐兩日,共五支香的時間即洞達本來(回想起他生命的最初源頭,也就是所謂的「開悟」)。雍正帝在親王時期即已開悟的這件事,在康熙五十二年曾經由清朝國師──章嘉活佛印證(印可他已「得大自在矣」)。但雍正帝就像所有的修行人一樣,並未將開悟視為值得賣弄之事向外宣揚。

雍正帝後來在公開場合或自己與佛法相關的著作裏也甚少提及此事,一直到他在位的最後一年──雍正十三年(一七三五年)三月的一道諭旨上,才再提及開悟的次第(踏破三關)提醒受諭旨者努力精進。五個月後,他就將這個天下交給乾隆帝,吹熄了他這一生的燈火。(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64期【歷史新觀】欄目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現實生活裏,探究神祕不僅是心理保健的目標,也是心靈之旅的目的地。——愛因斯坦
  •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這首詩呈現了一個殊勝浩瀚的場面──佛菩薩乘願而來,為了度人而甘冒大險、承擔大業,進入六道中輪迴……從清涼月、畢竟空的境界,進到這濁世之中……浩蕩的慈悲與勇氣,無以名之!
  • 有一真人出雍州,鶺鴒原上使人愁。須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一歲周。——唐朝高僧黃檗
  • 誰道空門最上乘,謾言白日可飛升;垂裳宇內一閑客,不衲人間個野僧。——雍正
  • 雍正帝為何以天子之位不惜與僧侶辯論佛法真諦?他真該當「好干佛道」的批評嗎?一如世界各國介入現實與專制抗爭的優秀主教不得不提出道德呼籲,雍正大帝同樣勇敢走上修行人的護法路。
  • 「果能實修實證、利己利人,則千百年後,帝王猶為之表彰,是亦勸勵之道。」《御選語錄》
  • 看著毀戒破律的魔子魔孫大面積開山立派,雍正帝護教心切,刊印《揀魔辨異錄》破除邪說;
    中國既有儒道釋正法開傳,雍正禁止西洋教士傳教,其實是極有深意的。
  • 宗教派別越多,人們卻越不信神、越遠離佛。二百八十多年前雍正帝就看清楚這個問題,還曾力阻這個下滑的趨勢。這豈是常人辦得到的?
  • 賤民世襲數百年,最後在奉行佛法的雍正手中終結。他以一道旨令為數萬賤民開創一條新的人生道路。這麼做,得罪的都是士族官家,吃力不討好,雍正帝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 清初西南邊陲的土司對土民任意生殺,雍正帝改土歸流,削弱世襲土司的地位與特權;康熙年間貧農多添丁就得多繳稅,雍正帝攤丁入畝,廢除不公平的人頭稅。這一切,都是為了實踐他對眾生平等的認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