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亡政府部長:「我們沒有要求獨立」

專訪西藏流亡政府信息和國際關係部長塔卡拉女士

標籤: ,

【大紀元5月8日訊】(大紀元記者同煇報導)最近發生的一系列藏民抗議事件使西藏問題成爲海内外華人關注的焦點。達賴喇嘛多次重申西藏不尋求獨立,只要求自治,但中共方面似乎聼不到達賴的多次呼籲,在對内報導中,一直稱達賴想分裂祖國,煽動西藏獨立。中共與達賴方面似乎各執一詞,互無交集。近日大紀元記者電話采訪了西藏流亡政府的信息和國際關係部部長基桑‧塔卡拉女士(Mrs. Kesang Takla),她對華人比較關心的一些問題作了相應回答。

基桑‧塔卡拉女士出生在西藏,1959年中共鎮壓西藏和平起義之前,隨做生意的父母到了印度,後在美國讀大學。1962年開始進入西藏在達蘭薩拉的流亡政府工作,現任西藏流亡政府的信息和國際關係部部長。塔卡拉女士對華人比較關心的關於西藏的一些問題作了回答。

記者:在一些華文媒體中,關於西藏問題談得最多的就是說西藏在要求獨立。您對此事怎麼看?

塔卡拉女士:達賴喇嘛曾說過中國政府官員們有一個咒,他也有一個咒,他反復地說:「我沒有要求獨立,我沒有要求獨立……」,中國政府領導人則反復地說:「達賴喇嘛在要求獨立,達賴喇嘛在要求獨立,……」。真實的情況是,1979年,鄧小平對達賴喇嘛表示:「如果你不提出獨立的問題,那麼關於西藏未來的別的問題都可以談。」我們把這認為是一個來自中國領導人的值得信賴的承諾。我們說:「好。」

如果你回顧過去的歷史,你會知道以前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現在為了找到一個問題的解決方案我們後退一步,考慮到中國和西藏雙方的利益,我們不再提獨立,而是要求一種真正的自治形式,在藏人聚居的所有西藏三區在內的一種真正的自治,保存我們的文化、文字、宗教、還有最重要的──環境,並管理有關我們藏人的內部事務。然後關於防務和外部領事權交給中共政府來管。在中國憲法的框架下,我們定義一個清晰的機制,不只是理論上的,而是事實上的。

這事我們說了很多很多遍,很多很多年。但不幸的是,他們總是說達賴喇嘛閣下在要求獨立,不管我們真正說甚麼,中共政府總是給以另一種解釋。我想,他們是在迴避實質問題而聲稱我們在要獨立。這不會有幫助。我們做了所有的努力,在過去將近六年的時間裏,關於中國和西藏進行了六次談判。每一次我都說我們不要求獨立,我們要求的是自治。在這種真正的自治形式下,我們採取的是一種折衷的策略而不是極端的,我們要求的是一種真正的有意義的自治。

記者:那麼現在西藏的狀態和你們要求的這種自治形式有甚麼差距呢?

塔卡拉女士:現在中國憲法中所說的自治只是停留在紙上,那並沒有在西藏兌現。在西藏,藏人沒有任何權力來決定自己的事,甚麼都由中共北京政府控制著。我相信你也聽說過很多西藏發生的事情。我舉一個簡單的小例子,在西藏的藏人不能在他們自己的家裏保存一張達賴喇嘛的小照片。當然中共政府也在操控宗教自由。根據(中國的)憲法,他們說我們應該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最近中共政府制定了一個法律稱中共應該決定尋找轉世的喇嘛的過程,類似的事情只會引起藏人更多的反感。幾個月前,他們說找到了轉世喇嘛,這得按照法律和中國政府的政策。尋找轉世喇嘛的過程是一個宗教事務,他必須得信仰佛教,他必須得按照我們世代的佛教傳統。突然中共政府說,這件事必須得我們決定,這樣做無助於人們尊重這個政府。

記者:上一次你們和北京政府談判是甚麼時候?

塔卡拉女士:過去的六年裡,我們進行了六次談判,上一次談判是在去年的七月份。一件事是非常清楚的,從我們一方來說,我們的門一直是敞開的。我們為談判進行了所有的努力。但這六次談判中,我們並沒能開始真正的談判,只是談「我真的沒有要求獨立,我沒有要求獨立……」,每次都是在跟他們解釋。他們也表達了他們的觀點。很難,我們還從未能開始一次真正的談判。他們卻增加在西藏的壓制,這無助於解決問題。

記者:你們一方在談判中提出了關於宗教信仰自由等的要求了嗎?

塔卡拉女士:對。當然。這些問題在這些會議中,所有的機會下都被提出了。在一個真正的自治形式下,我們自己來管理我們的內部事務,保存我們的文化、語言、宗教、教育、健康、社會和經濟管理,外部事物和防務交給中國政府來處理。如果能實現這一點,我們就可以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在信仰方面,因為過去藏人與佛教及佛教文化有緊密的聯繫,中國也有很多佛教徒。

記者:那針對你們的要求中共政府一方說甚麼呢?

塔卡拉女士:他們總是說達賴喇嘛要獨立。問題就是這樣,你一定在很多報紙上都看到過這些說法,他們把所有的事都推在他身上。事實是他在一直試圖找到一種也能夠幫助中國的解決辦法,他告訴他的人民不要採用暴力,我們要通過談判達成自治。

在少壯派藏人中,他們還是想堅持西藏獨立,但是由於達賴喇嘛閣下很高的道德權威,在獨立的問題上目前我們政府還是採取中間策略。達賴喇嘛閣下建議我們所有的方式都應該是非暴力的。我認為這對中國是有利的,如果我們能夠談判來解決這一問題,這不僅對西藏好也對中國非常好,也會(使中國政府)贏得道德權威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尊重和信任。

記者:關於今年西藏發生的事件,您能談一談嗎?

塔卡拉女士:這些事情非常得不幸。我想,這是因為中共政府不聽我們的尋找解決西藏問題的請求。三月及持續到四月,在西藏發生了許多藏人的和平抗議。我相信當這些藏人走上街頭抗議的時候,他們知道他們在把他們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他們知道將會遭到酷刑和毆打,他們知道這一點,他們沒有任何保護。但是他們太不快樂,太絕望了,他們看到中共政府不願意考慮它們的問題,相反卻更加侵犯人權,把他們的一切都拿走,包括生意等,很多年輕的藏人失業了,因為在西藏有太多的漢人移民,藏人越來越難以找到工作……。

所有這些都使情況令人不滿,接著中共政府更加批判達賴喇嘛,用非常不好的詞攻擊他,不僅如此,還在寺院中實施所謂的「思想改造」,要求你必須得忠於政府當局,必須得批判達賴喇嘛,譴責達賴喇嘛。對於藏人佛教徒來說特別是對寺院中的僧人來說,這是讓人幹的最壞的事,就導致更多的仇恨和不滿。所以現在的中共政策更有害於而不是有助於為西藏的未來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這對中國也不好。我非常地希望中國政府能夠開始傾聽在西藏的藏人的聲音,找到一種方式和達賴喇嘛談判,進行一種不只是為了會談而會談,而是嚴肅的、有意義的和面向找到解決問題辦法的會談。這對西藏和中國都是有好處的。

目前圍繞奧運會發生的很多事情,是世界人民發自良心的反應,我們也沒有辦法,是全世界人民的反應,他們在表態,因為在西藏和中國的許多事情太不對了,你知道很多中國人民也在遭受痛苦。為甚麼每個人應該因為錯誤的政策而遭受痛苦呢?我想錯誤還會繼續,除非中共政府能夠聽取西藏和中國人民的聲音,足夠人道的面對這些問題,並尋找解決途徑。

記者:西藏流亡政府對北京奧運會是甚麼態度呢?

塔卡拉女士:從最開始,達賴喇嘛閣下就是全世界最先支持北京舉辦奧運會的領導人之一,他主張舉辦奧運會的機會應該被授予中國,雖然目前西藏的局勢非常惡劣我們的態度沒有變,因為我們認為中國人民一直在期待這個盛會,這對他們是很重要的,我們尊重中國人民的願望,所以我們認為奧運會應該在中國舉行。

當然過去的幾個月裡發生的事情非常的不幸。世界各國和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當初認為通過把奧運會舉辦權授予中國,會使中國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人權和新聞自由。但我們都知道,不幸的是當局的政策是現在的情況是走向了另一個方向,變得更壞了。現在對人們來講,越來越壓制,出於絕望,人們開始抗議。

在這次的抗議中,你會發現跟1989年或1959年的抗議不一樣,這一次那裏有西方媒體,你可以在電視中看到許多報導,比如BBC或 CNN,你能確實地看到西藏人抗議的情況和中共武裝警察鎮壓他們的情況。所以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可以有機會看到中共政府在西藏在實行甚麼樣的政策,目擊這樣的情況使他們的良心受到了更大的觸動,所以他們會有反應。

只要有這樣的政策存在,我們誰也沒有辦法制止這樣的情況發生。我真誠地希望中國的領導人,他們作為人,能夠更真誠、更實事求是的從新面對中國和西藏的問題。非常不幸的是,我們知道,在中國許多漢人由於沒有人權也在遭受痛苦。從我們的角度,我們對所有的人都平等的作為人來看待。所以我們沒有任何反對中國的人民的意思,只是中共政府的政策使西藏和許多中國的漢人的生活受到了影響。

這件事只有當中國政府願意和達賴喇嘛閣下的代表進行有意義的談判來尋找解決途徑才會有進展。這將對中國有好處,對中國的少數民族,其他國家也會對中國更有信心,看到中國在改進,從而會更尊重中國。只要他們不採取這樣的步驟,世界人民出於良心就會繼續抗議,就會繼續抱怨,這對中國沒有幫助。

現在西藏的形勢極其困難,所有的僧人都被監禁在寺院中。前不久一個華盛頓的藏語電台的談話節目進行中,一位藏人男士從西藏打電話加入了節目,他說人們被監禁在寺院中,監獄都滿了,沒有足夠的地方,他們在搭帳篷來監禁抓捕的藏人,人們都生活在恐懼中。希望國際社會能派代表團去西藏幫助改善西藏的人權狀況。

你能想像嗎?每個人都被監禁在寺院、家裏、帳篷裡或監獄裡,這是甚麼樣的政策?你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中國還甚麼地方能找到這樣的政策?令人非常沮喪的是在這同時他們還在向世界保證在承辦奧運以後要改進中國和西藏的人權。將來發生甚麼完全取決於中共政府的政策,他們應當改變。

記者:現在在西藏被殺和被監禁的人數有具體的數字嗎?

塔卡拉女士:我想你應能理解在現在這種嚴重的形勢下與西藏去的聯繫是非常難的,現實的情況就是這樣。但另一方面,一兩天前,來自德蘭薩拉的消息說他們進行了廣泛的信息核實,他們現在已核實的死亡者名單上有60人,這60人是有名字的,經過不同消息來源證實了的。很保守的估計,總共有203 人死亡,這個數字基於中國的消息和一些人權組織的消息來源和我們自己的消息渠道,其中包括 60人有名字。這是我們目前的數字,是很保守的數字,因為許多人受傷了,還有許多人由於重傷後來死了。

據中共政府的數字,現在被監禁的人數有4000多人。這是中共政府的消息,你可以想像,一定比這更多。

那些被監禁在寺院中的人,當中共軍隊開始對人們開槍後,他們嚇壞了,許多人跑到了山上去。整個西藏沒有媒體,旅行者都被禁止進入,中共政府為所欲為,這是不對的。

記者:您對華人民眾有甚麼要講的話的嗎?

塔卡拉女士:達賴喇嘛閣下已經發表了兩次對華人朋友的講話,我們不反對中國人民。(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南方都市週刊編輯同情藏民 遭革職
批評西藏事件 南都週刊副總編遭撤職
胡抵日 4千人抗議 飯店險被闖
組圖:西藏的孩子們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西岸觀察】男人可進女廁 拜登恢復極左議程
【遠見快評】德州首勝拜登 川普早有遠見?
【重播】美國務卿布林肯首次媒體發布會
【秦鵬直播】德州受夠了?議員提獨立公投法案
【時事縱橫】布林肯上任說啥 蓬佩奧備戰2024大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