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保:高智晟的處境將決定誰的命運

張保

標籤:

【大紀元8月10日訊】中共邪教末日瘋狂的這幾年,令人揪心的慘烈事件每天都在發生,尤以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最為顯著。而在大陸不同程度公開揭露這場迫害的正義人士,如高智晟、力虹(本名張劍紅)、胡佳、郭飛雄等,也都悉數落入邪教魔爪之下,且無一倖免於酷刑對待。

近日傳出高律師自去年九月份失蹤之後再遭殘酷虐待的消息,可靠性暫難判斷,但這不影響我們對高律師處境的關注和憂慮,畢竟他失蹤已近一年,其全家處於中共邪教魔爪之下,比之虎穴狼窩,恐要凶險百倍。以邪黨之殘暴、邪性,「只有它想不到的惡,沒有它做不到的惡」(高律師語)。

高律師出身極為貧寒,少時即聰慧機敏,學業驕人,無奈家境不允,初中後即揮淚辭學。為生計,挖過山藥,下過煤窯,打過長短工,討過飯,吃盡謀生之苦,嚐遍人世辛酸。偶然機會,入了行伍,僥倖不至餓死。復員後,賣菜為生,為尋出路,先是自學法律,後考律師,竟然首命即中,可見天眷其才。

律師生涯中,重操守,輕名利,多為弱勢者謀,不向強權垂腰,博得一身清白。及入京,本色依舊,守德如故。2001年,適逢訟界爭鋒,群英逐鹿,高律師以其犀利、睿智、雄辯,終捧得十佳律師美譽,既是天道酬勤,也算天眷其德。2004年起,接觸法輪功案件,初聞迫害之烈,遽然色變。遂修書一封致人大,冀望法治行天理、還公道,豈知事與願違,招來陰風切切。2005年起,三次致函胡溫,尤以第三封信影響為大,信中描述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之殘暴、血腥、下流、無恥,轟動朝野,震驚海內外。自此後,公開聲明退黨,義無反顧走向反抗邪黨暴政之路。

高律師一身正氣,逼視鬼蜮,所到之處,邪惡無不呈雞飛狗跳、豕突狼奔之勢。江羅曾周之流,魑魅魍魎之輩,不敢仰視高律師正義光焰,只能施陰毒歹計,於2006年8月將高綁架。自此後,高與外界少有交流,唯去年9月,發表《高智晟致美國國會議員的公開信》,歷數中共邪黨對待國人之血腥殘暴,悵問「人類今天還有無能力面對這種被國家權力遮蔽下的反人類及群體滅絕罪行?」針對小布什固執己見赴奧運,怒而責之:「總統先生,您要幹甚麼?您看看1988年漢城奧運會時,里根總統是怎麼做的?」高律師才華過人,豪氣沖天,神州百年之內,確不多見,以「琴心劍膽」譽之,實至名歸。

重溫高律師的人生閱歷,是喚起大家對這位「中國良心」的記憶和關注。高律師自己也說過,海內外朋友持續不斷的關注,是他人身安全的保障。但近一年時間音訊杳無,善良人們普遍認為:中共以迫使高律師沉默為條件,施捨給高全家相對安定的生活。按說這樣的局面對中共最為有利:一方面,高的沉默,已不再對中共有任何現實威脅;另一方面,高相對安全的處境,也可以作為中共向國際社會炫耀其「人道」的資本。萬沒料到,善良的願望永遠是邪惡嘲笑的對象和利用的弱點。氣數將盡的中共邪教趁國際社會對高律師注意力下降之機,竟然更加肆無忌憚、更加喪心病狂、更加心狠手辣地摧殘高律師。正在為中共血腥奧運大唱讚歌的含西方政要名流在內的每一個人,看看高律師的悲慘處境,想想你們的所作所為,真的能心安理得嗎!

在這裡,對於中共公安、國保系統自上而下參與對高律師施虐者,有必要說幾句話,你們自己掂量著辦。

一、對高律師的摧殘、羞辱、折磨,除了證明施虐者心態陰暗、人格扭曲、性格殘暴與卑劣之外,達不到任何其它目的。每一個施虐者,回家面對妻子兒女,面對父母高堂,面對親朋好友,你敢不敢把你的「工作」講出來,他們會為你的所作所為蒙羞,還是自豪?

二、曾經不止一個法輪功學員親口告訴我,他們在監獄、勞教所被殘酷迫害時,經常遭受多名警察持電棍同時電擊,那種痛苦生不如死。但是,在劇烈的痛苦中,他們往往能夠感受到,有良心未泯的警察完全是被迫參與虐待,這樣的警察往往採取一種辦法迴避:把電棍按得「滋滋」響的同時,電棍電擊端離開被電擊者身體一點距離。既電擊不到人、讓自己不造孽,又可應付「上頭」的命令。這樣看來,每一個施虐者,每一次迫害,都逃不過別人的眼睛。關注你們每一次行惡的,不但有身邊的人,還有監督你的直接上司、間接上司。而每個命令都有具體的發佈者、傳達者、執行者、監督者,有對命令完成的過程、結果、影響進行評價、反饋者和接收反饋者,每個參與者的一舉一動都被無數雙眼睛盯著,這無數雙眼睛當中,肯定就有良知未泯者在忠實記錄你們的惡行。

三、有句話說「惟怯懦者最殘暴」,在大街上動輒拳腳相向的往往是缺乏自信、人格殘缺者。一個以變幻方式虐殺善良人為樂的殘暴政權,的確是糾合了一大批烏合之眾。這群烏合之眾,不管現在看起來多麼「團結」、「忠於黨」,將來面臨正義審判時,必為推卸責任而出現「狗咬狗」的戲劇化場面,所有具體惡行在互相「咬」的過程中必將一覽無餘,到那時,誰也別想抵賴。

四、神州大地擺脫邪教蹂躪之後,我們會倡議建立高律師受迫害陳列館,如實記錄高律師遭受的虐待和每個責任人,包括每個具體施虐者、虐待方案的制定、分析、決策者,虐待方案實施的傳達者,每一個參與者甚至是旁觀者。讓我們的子孫後代永遠記住滅絕人性者的恥辱。

此外,我們必須慎重指出:高律師的當前處境將決定中國大陸哪些人的命運。也就是說,施虐高律師的罪責,將由誰來揹負。

上面提到,自上而下的中共公安、國保系統人員,因參與迫害高律師,應負有直接的迫害責任,必將受到正義審判。同時,我們也不得不謹慎而準確地指出:中共高層九個常委難脫迫害高律師之罪責。

是的,中共高層九個常委,你們難脫迫害高律師之罪責。你們或許會提出一大堆理由進行免責抗辯,歸納起來,無非以下幾方面,讓我們共同分析一下。

1.你們可以說:「這都是底層人的個別行為,如果我們知道,一定嚴肅處理」。

我們要說:中國老百姓這麼多年早已經看透了你們關鍵時刻推出替罪羊、隱藏幕後真兇的把戲,別再打算用這種手段蒙人。甚麼樣的主子調教出甚麼樣的奴才,反過來,甚麼樣的奴才侍奉甚麼樣的主子。如果僅僅是個案,人們可以原諒你們的過失。但類似高律師被虐待的慘烈案件自九九年以來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講的真相你們也心知肚明,怎麼能是「個別行為」可以推托!

2.你們可以說:「政法的事情由周永康具體負責,其他人不便干預」。

我們要說:中共高層是集體決策,一人之惡,即其他八人之惡。周永康作為一個納粹式流氓,確實黑心爛腸,手段毒辣,但其他八人長期對他的惡行冷眼旁觀,是不是姑息縱容?別忘了,你們是有權力、有能力去制止他行惡的人,連你們都不去制止這個惡棍,百姓還指望誰啊!

3.你們可以說:「老高的遭遇也好,法輪功的遭遇也好,我們都不知道,沒有人匯報」。

我們要說:一方面擋住自己的眼睛,一方面說「我沒看見罪惡,這個罪不歸於我」,這種掩耳盜鈴的做法太原始了。你們既然封鎖了網絡,就可以推定你們對於被封鎖的信息瞭如指掌,因為哪些信息應當封鎖、哪些不需要封鎖,全部被你們甄別過,或者制定了甄別原則。即便是真的因為網絡封鎖導致你們不瞭解案情,從而使自己做出錯誤判斷、失職,那也是你們自找的,絕對不可以成為免責的理由。

4.你們可以說:「對於法輪功問題以及老高這樣的問題,我是表達過不同意見的」。

我們要說:你們佔據高位,手握重權,你們的職責不是簡單的表達不同意見。調查惡行、制止行惡才是一個父母官的本份。面對如此慘烈的迫害,僅僅是「表達過不同意見」,就無愧天地、無愧祖宗、無愧良心、無愧天下蒼生嗎?

最後,一句事關命運的忠告,送給中共各級權力者:保住高律師和他家人的安全,是你們的一筆豐厚資本,不久的將來,會顯現出這筆資本不菲的價值。

對於不在本文分析之列的幕後真兇,即江系鬼魅,希望你們能聽懂一句人話:你們作的惡,已經夠了。索命之繩已絞在你們的脖子上,掙扎、折騰的時候,還是悠著點吧!@(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張保:歐衛,事到如今,夫復何言!
何俊仁促中共還高智晟自由
北京奧運:舉世促成中共退出歷史的時刻
奧運前「和諧」外表下 中共高層內鬥暗潮湧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遭全球控告 中共大外宣再出招
【直播回放】4.7疫情追蹤:追責中共聲浪起
【現場視頻】廣州三元里瑤台村用水馬封鎖
【紀元播報】中共官媒甩鍋意大利 遭意專家打臉
【珍言真語】薛浩然:炒作23條是藉機大做文章
【直播】4.7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疫情似平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