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傑連:生命最大危險來自與中共的關係

張傑連

【大紀元8月10日訊】災難如果沒有人的承受就不稱其為災難了,災難也會給人一個重建重生的機會,人類就是在這樣的業力消磨中平衡生活,就像一個人,從某個視角看過去,他就是在生病與康復的來迴盪鞦韆中度過一生。

但是,在人類歷史的特殊時期,有一種災難是相當的可怕,那就是因與中共的捆綁關係而招致陪葬,人們稱為天治。這是單向性的,一旦發生就沒有回頭路,對生命來講也就是不可挽回的。正因為它是生命銷毀性的,而不是轉化性的,所以才是最可怕的災難。但是在人肉眼的表面空間,很難分辨,好像都是一樣的痛苦,其實,在高層時空看,完全不一樣。

神韻裡有個節目叫「升起的蓮」,就是一位法輪功弟子在被折磨致死後,被神佛接到了佛國世界,圓滿而歸。同樣,也有人看到,地獄裡擺放著的厚厚的灰,那就是對抗宇宙佛法的生命被層層銷毀後的狀態。

為什麼此時生命與中共為伍的性質如此嚴重,就是因為,中共完全站到了對抗宇宙佛法的一面。九年來對法輪佛法的修煉人的殘酷迫害,使之犯下了滔天的罪惡,所以,它注定是要被銷毀的物件,只不過這是無神論的中共和普通民眾一般想像不到的事實而已。有些事物是客觀存在的,信與不信那只是人的某種生存狀態而已。

無論在歷史的預言中,還是在正教的聖書中,人類都記載著神佛將會下世救人的承諾。可是當神佛已經兌現了諾言,神來了,佛到了,三千年的優曇婆羅花開了,但是由於中共惡勢力的強烈阻擋,許多人不敢多想多看,而不加思考的縮進了中共的黨殼。人以為那樣就是安全了,其實恰恰是危險的,而且是最危險的狀況。

這個救人的過程中,自然有不辱使命的修煉人,前仆後繼的呼喚那些被捆綁住的可救之生命。發表退黨、退團、退隊的聲明或是恭敬佛法的頌念法輪大法好,都等於是生命對上天的一個心靈表白,就能使之從天滅中共的最大﹑最可怕的災難中獲救。

說白了,歸根結底,不是鳥巢的災難會怎樣你,不是國家大劇院的災難會怎樣你,也不是三峽大壩的災難會怎樣你,而是因為你與中共的捆綁關係,那是最危險災難的根源所在。

四川大地震中,親歷者傳出很多的事實,凡是三退脫離過中共的,或是喊法輪大法好的信眾,都得到了各類救生。其實,信與不信在於人自己,救生之路上天早就鋪就。再說明白點,有滅就有救,沒有救生之法,也不會讓今天的人類延續至今。

所以,在修煉人看來,針對中共大惡的災難在此特殊時期隨時都會觸發。處於其控制之下的民眾,就像一個與流氓黑社會混跡的人,誰也不會覺得他有安全感。尤其在中共以圖捆綁眾生的相關活動中,以及在中共試圖迷惑世人的建築物裡,由於存在著中共與自然宇宙根本特性「真善忍」對抗的邪惡因素,那些被中共捆綁的生命就會面臨危險。這種危險隨時存在,不會因為今天發不發生而改變。就像一個納粹戰犯,無論躲在哪裏,一生都處於被正義追究待審的恐懼之中,不會因為他今天有覺睡,就永遠平安無事了。

再比如,鳥巢的開幕式當晚,為防範下雨,「鳥巢」的所有座位配備雨衣,運動員進場後,在進口處官方準備了一萬件雨衣準備隨時沖進場內給運動員防雨。同時,當局在21個地點日夜不停的發射了1000多堪稱歷史最大規模的消雨火箭,把奔向鳥巢的雲層擋在北京城外,北京週邊下起大雨,鳥巢未有下雨,場內悶熱,500多人中暑。雨被擋住了,可是在神佛的眼裡,什麼也不是,誰又會傻到歡呼:中共戰勝了老天爺,中共從此平安無事了。反而是,中共不惜血本的保政治奧運的流氓本質更加暴露於世,這樣一個與天斗與地斗的政權,會關心老百姓的生命與未來嗎﹖人還不悟嘛﹖﹗

神從不會和人鬥,人都是自作自受,自孽而亡。神給想昇華的生命提供了永生之道,也同樣給不停做惡的生命提供毀滅之途,這都是公平的自然之事罷了。尤其現在的事情都是給人悟的,看清這場正邪之戰,自我擺放。

故此,在天滅中共的那一刻未到之前,大法修煉人都會抓緊一切機會告訴你遠離邪惡,擺脫與邪惡的捆綁,取得生命平安的真正保證,同時也會就天象變化,對你提出警戒,無非是啟迪你生命的佛性,感悟生命的珍貴,從而嚴肅認真的對待自己的選擇與未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法輪功向美司法部狀告法拉盛事件背後黑手彭克玉
【京劇欣賞】──《三岔口》
王子亦:冥界陰間鬼氣籠罩下的北京奧運開幕式
張保:高智晟的處境將決定誰的命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拋「李雲迪嫖娼」中共一箭雙鵰?
【新聞大家談】鋼琴王子李雲迪奏紅歌 還是栽了
【拍案驚奇】從北京到瀋陽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秦鵬直播】誰是朝陽群眾?起底中共情報網
【百年真相】刑場上的婚禮 是杜撰還是歷史?
【新聞看點】拜登再承諾保護台灣 白宮如何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