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文傑:以總統高度落實人權

楊文傑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8月2日訊】日前,據聞馬總統在報紙民意論壇看到「給馬總統的公開信」一文後,透過府方致電行政院妥為照顧孤軍的人權,被人稱為總統以隱形方式行善的「小秘密」。筆者對以總統之尊能行善不慾人知,能低調不慾彰顯,更能不以自己的功績自居方式,深感敬佩。從以前的新聞報章中,筆者也得知馬總統一直以來在很多事情上都是默默行善和付諸行動的人,這也許是馬總統家訓「黃金非寶書為寶,萬事皆空善不空」的薰陶。

然而,當這「小秘密」足於影響到各層次問題面和利益面的時候,可能必須把這秘密公開化,讓社會大眾共同來公開探討。因為當所謂「行善」範圍擴及愈廣泛的層面,必須接觸到愈來愈多的人、事、物時,更可能會遇到在「行善」政策下沒有分配到利益者的反對。

馬總統從小就是資優生,一直是受別人崇拜的楷模,一直是在光環和掌聲下生活的人,處世態度自然希望能四面圓融順利、八方玲瓏美滿。這在以前的人生角色中或許可以很單純,但當了總統後必須要大刀闊斧的改革向前才行。畢竟,國家政策的制定或人權的全面落實多少會牽涉到各方利益的角力,得到一方人的認同但也會遭到另一方人反對,所以就端看如何去爭取比較人數多一方的認同。

以比較弱勢團體或個人的人權來說,揹債兒現象、外籍配偶歸化財力限制方面,在當前政府政策採取務實、開放原則下,基本上已慢慢讓人看到人性化的一面。但造成這些問題的根源和長期無法獲得公平生存的條件,難道政府官員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今天的台灣政府,對責任的擔當和勇氣或許足夠,但魄力略顯不足。有些問題並不是扛下所有責任就能把問題解決,而是必須在過程中尋找出務實可行的一面。就以面對早期的「二二八」事件來說,馬總統能以謙卑虛心的態度來面對,也在想辦法彌補被撕裂的傷痕,雖誠意足但可能仍無法完全撫平當事人那痛中之痛的感受。

再以孤軍後裔滯台的問題來說,這是偽變造文書罪行的現行法律問題,但更是一種從小就被灌輸「回國」的堅定信念;是過去國民政府的責任,更是國民黨遺留下的時代問題。如果它是歷史共業的問題,為什麼沒有一個追念反思的誠懇態度,而只是一句妥為照顧孤軍的人權?如果看到「給馬總統的公開信」投書當天,政府給我們一個誠意明確的答覆,我們七三又何必走上街頭。今天「泰緬孤軍後裔」的問題必須是透過立法院和行政院跨部會來共同解決,如果只是以部會邀約部會派代表相互協商的方式,在當前各部會權責分工獨立、互相推諉責任嚴重的情形下,「泰緬孤軍後裔」問題不大可能短時間內能獲得共識和解決。所以可能必須透過行政院或總統府的召集協調,問題才不會被拿出來說一說後各部會又互推責任,到最後不只問題沒解決,反更使問題複雜化。

譬如在台的泰緬孤軍後裔,當初多以僑生身份入台,且現在有的尚為保有學籍之學生,但在經過自首持假護照和偽造文書後,牴觸了僑委會的「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他們的就學權益可能面臨著被剝奪;此外,泰緬孤軍後裔在取得了一年效期的「臨時登記證」後,健保和工作方面仍然沒有任何的實質保障,他們只是獲得了一個「暫時性」的身份。所以這許多的問題必須要內政部、教育部、僑委會、勞委會等相關主管機關來共同協商。但這些主管機關從未檢討自己的政策辦法或缺失,我們看到的除了內政部廖部長的誠意和承諾外,其他主管機關只會以「依法」來回應,卻沒檢視和承認一直存在的法令漏洞,更沒有考慮人權的道德面,遇到問題出現時,只會以此權責屬某部某會來搪塞。這恐怕不只是馬總統上任時對政務官要求「德勝於才」的高標準,可能還有點「為德不卒」的傳統官僚習氣。

五權分立是台灣民主的制度象徵,但分立不是分治,更不是有問題出現時好相互推卸責任的出口,而必須是五權分工合作的政府制度,各相關部會更應分擔責任和共同解決問題。在這體制下,總統更應以自己的高度來扮演和整合各相關院部會的一個推手,而不只是以隱形的方式或成為只藏在背後的「小秘密」;尤其在人權的建立上,要做到實踐和落實,相關職權的的各部會主管機關皆須站在人道面上思考和合作,方能創造出真正的「人權立國」!

(作者為孤軍後裔、泰緬地區華裔難民權益促進會成員)(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海外臺灣僑社應慎防中共認知戰入侵
袁斌:在毫無人權的中國,人人都可能是張玉環
林傲霜:特朗普政府打擊的是中共而非中國
【有奖征文】中共是華人和亞裔受歧視的罪魁禍首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人行鬼事 中共「紙人防疫」?
【微視頻 】哈薩克政變未遂 普京撤軍
【遠見快評】奧密克戎攻陷北京 郵件播毒2疑點
【秦鵬直播】趙紫陽去世日 與里根總統合影熱傳
【新聞大家談】揭開中共「依法帶娃」魔盒
【方菲訪談】專訪李雲翔:衝破沉默的呼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