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進一流學府 撰寫入學申請短文五禁忌

人氣 1

【大紀元8月2日訊】 (大紀元記者吳翰林編譯報導) 隨著爭取進入一流學府的申請者條件不斷提升,當每位申請人的學業成績、工作經驗、推薦信、聰明才智、課外活動表現都一樣優越時,過去較不受重視的申請短文(Application Essay),已逐漸成為校方的重要考量依據。因此,撰寫一篇能強化個人長處、展現個人鮮明特質、讓審查委員印象深刻的短文就更形重要。

一談到申請短文,頂尖學院的招生人員可說是閱卷無數,可是,有時候他們仍然會碰到一些令他們驚訝的不怎麼高明的短文。而這些每個學院所要求的兩到三篇的短文都是兵家必爭之地,申請人如果撰寫不正確,犯下致命錯誤,就有可能抵消其它所有的努力而失去入學機會。

所幸,撰寫短文是有些方法可以避免失誤的。以下是五種最常見的錯誤方式,同時也提供一些規避的技巧。

錯誤一:太多資訊

數年前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的招生主任伊塞爾.加洛格利(Isser Gallogly)的桌上放了篇短文,申請人在回答短文中「創造力」這個問題時借題發揮,對他個人偏好在Craigslis(一個大型免費分類廣告網站)張貼捏造的廣告大加著墨,而且摘錄了一段他為情人節所刊登的廣告。

「這類短文越讀感覺越差,」加洛格利指的是文章中對婦女和約會所使用的輕蔑語氣,「當你讀完了不禁要問:寫這些東西的人到底在想什麼?覺得這東西有趣嗎?覺得適合把它寄到商學院嗎?」

將Craigslist登出的廣告附在申請短文中寄到斯特恩商學院的申請人,就是犯了提供太多資訊的錯誤。加洛格利表示:「一篇短文不是一篇懺悔文,而且招生委員會也不是一群治療師。」

賓州州立大學斯密爾(Smeal)商學院的MBA招生主任凱麗(Carrie Marcinkevage)在審查短文時也碰到這個問題。她說,有時申請人寫的短文描述太多先前的人際關係或家庭創傷的細節,而這些過多的個人資訊,通常和成為一位優秀的MBA候選人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她覺得這樣的短文稍微有點搖尾乞憐的味道,而且她懷疑,申請人怎麼可能深陷那些關係而不受影響呢?她建議,申請人只需分享一些他們有潛能成為一名商業領袖,這類個人的生活訊息就可以了。

錯誤二:無視校方規定

美國加州大學安德森管理學院(UCLA Anderson)的招生主任珍妮芙(Mae Jennifer Shores)說,她永遠也不會忘記有篇洋洋灑灑寫了27頁的申請短文。申請人顯然無視於學校的規定,也就是一千個單字或相當於3頁每行有間距的字數限制。更誇張的是,申請人在27頁裡,其中的五頁是用來說明,他為什麼決定遞出多於建議量三倍的推薦函。珍妮芙覺得非常遺憾,因為這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的個人成就,但她比較在意的是,這名學生是否適合於一個團隊?

另一個讓招生人員苦惱的,申請人未能遵守規定的情況是,申請人會提出一份額外沒有得到學校批准的短文。因為有時候,申請人對他們為另外學校所寫的短文感到如此滿意,他們想要將它寄給所有申請的學校。

紐約大學的加洛格利說,要去抵制這種衝動,凡事做過頭都不會有幫助。另外,申請書過長、推薦信太多、提交過多材料,都不會得到認可,因為審查委員有成千上萬名申請者等著評估。

錯誤三:炫燿賣弄

申請人往往過分去談論他們的成就,而不是反芻他們的經驗。在短文中,他們頻頻提到名人以自抬身價或列舉他們的成就,而這類資訊已包含在其它申請文件中了。波士頓的招生顧問克里斯博格(Sanford Kreisberg)表示,這樣的情況會使審閱人不快,而且搞不清楚申請人到底是怎樣的人。

舉例來說,典型的商學院短文通常會要求申請人談談他們的領導技巧,或是領導能力對他們來說意義是什麼。申請人容易掉入的陷阱是,談論太多他們的成就,從工作中如何獲獎談到他們是團隊中最年輕可以被擢升為管理階層的對象,每件事都拿來吹噓。

雖然提到這些成就有點用,但最聰明的招數就是應用這些短文做為載具,好好解釋這些成就對他們職涯發展過程的影響,以及如何讓他們自己有所改變。

錯誤四:口出惡言

一些更換工作的申請人,喜歡用短文來解釋為什麼他們要跳槽。在解釋的過程中,申請人可能對他們的前雇主和工作場所作出苛刻的批評,這些批評可能弄巧成拙。賓州大學的招生主任凱麗記得,曾看過一篇短文,申請人提到之前的同事是個很差的領導者,他接著試圖解釋,該如何避免犯下那個同事曾犯過的錯誤。凱麗發現,與其說他從他認為的失敗者那兒獲得教訓,倒不如說他承接了瘡疤,申請人只是抱怨,而且聽起來相當的負面和惡毒。

必須牢記的是,學校是以短文來判斷申請人如何和審查委員互動以及如何在團隊中運作。一個會過分撕裂與前雇主關係的申請人,不會碰巧是個好的團隊成員。

錯誤五:莎士比亞症候群

申請人都渴望讓他們的短文看起來世故而精煉,對他們事業的描述充滿活潑的文筆和機智的洞察力,這是可以的。然而,一般的短文都陷入太冗長的陷阱裡,而失去了它們要表達的最主要的觀點。

安德森學院的珍妮芙表示:「請記住,我們是在評估你的溝通技巧,而不是評估你用威廉‧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獲得1949年諾貝爾文學獎的美國作家)的風格來寫短文的能力。」

她補充說,許多申請人傾向使用商學院的術語來寫短文,用一些像是「我是一個對社會負責的生意人」和「我想要在技術領域工作」這類含糊的詞語。如果申請人不用現實生活中他們想要做什麼的具體例子來支持這些說法,那麼就會聽起來感覺很含糊而且是毫無意義的。

入學申請人就像去參加一場在豪宅裡舉行的雞尾酒會,與同儕中最優秀、最聰穎的人較量,希望能讓好客卻工作過度的主人留下深刻印象。當機會來臨時,申請人不應該緊抓著主人,開始列舉自己過去的晉升與學業成就。而是要施展個人魅力,讚美主人的房子,試探共同的興趣,說說個人有趣的故事,再用迷人的個性來達到最佳的演出。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澳接受留學生已趨飽和 國際教育行業面臨挑戰
成人教育旨增強就業培訓
中西文化衝突 華裔教育子女陷兩難
國立大學新校長上任  鄭瑞城勉貢獻所長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美中台海博弈 蔡馬各奔東西
【財商天下】越南經濟驟降 貿易結構有缺陷?
【中國禁聞】海南啟動全島封關運作 專家不看好
【新唐人大視野】讀懂習訪俄用意 要學三維度?
【秦鵬觀察】封口費主角是誰 川普被控罪的後果
【晚間新聞】河北邯鄲駕車撞人案 傷亡或慘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