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 海的兒女

吳雁門 (台灣雲林縣口湖國中校長)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惜春,是一個怯生生的漁村少女。她在同儕中屬於比較低自尊的孩子,於同學的注視下,走路會緊張的絆倒;焦慮時,雙手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現象,三年來一直困擾著她。

我的辦公室鄰近她的教室,因此惜春就成為我辦公室裡的常客,她經常會找我諮詢。有一天,當話題轉至家庭狀況時,惜春告訴我她有個慈祥的父親,她很愛他。但是當下卻見惜春緊捏著雙拳,閃著淚光的眸子緩緩的移向窗外。我猜想她應是另藏有心事吧!後來惜春感傷的說,事實上,她對長期無法負擔家計的病弱父親,積累了許多怨懟。

每過一些日子,惜春就會問我,她是不是長的很醜?為什麼同學都會迴避她!惜春身高150公分左右,身材瘦瘦乾乾的,五官整體上確也稱不上突出。既然她常有此問,我早有準備的分批讚美她的頭髮、眉毛、眼睛、鼻子……均各具特色外;主要的,我也肯定她體貼、盡職、謙虛、容忍、真誠等二十餘項美好的心性特質。

每一回優點轟炸後,回過頭來,我也沒忘記自我解嘲一番:國中時,我對自己的長相一樣搖頭嘆息,當年就很氣我父母親把我生得一臉矬像……。我的「自我揭露」尚未結束,惜春便急著回道:「老師,您說謊,您是在安慰我!」

「我倒是在安慰自己。幸好,二十歲前後,我的自我影像有較積極、正向的發展,也開始喜歡起自己來!」我提醒惜春要問我是怎麼做到的,她真的笑開懷的學著問:「您是怎麼做到的?」「打籃球,改變了我的體魄與人際關係;讀詩,改變了我的氣質。」惜春並不介意我對自己出格的吹噓,又詢:「詩?是床前明月光那種排隊整齊的詩?」她不提籃球的事而問起詩,似乎詩那東西打動了她。

下個週一,我甫至校,便看見惜春捧著一疊厚厚的文稿在辦公室候著,封面上「海的兒女」四個字勾勒的端端正正。原來,她以一星期的時間創作了萬餘字的中篇小說,我一面讚嘆她的文思與毅力著實驚人,另也和惜春分享自己於國中時還是個武俠小說迷。國二下學期我創作了一本武俠小說,書名叫「奪魂令」。小說中我化身成少年俠客獨孤一鶴,為了報仇雪恨,在某次決鬥中我以長劍傷了「黑年糕」劉鐵球的左腿。黑年糕正是訓導處劉老師的綽號,他是國家鉛球代表隊的選手;光在二下,我即莫名其妙的被他修理了數次,因此,逼的我不得不在書中出招,把他的腿直接給廢了!

這一回合,惜春聽得目瞪口呆,她進一步瞭解我的青春期不僅是外表平庸、師生關係不佳外,竟然還有暴力傾向。此刻,海的兒女小說中長相甜美,卻吃了很多苦的女主角曉晴,不知怎地,直讓我想起少年劍客獨孤一鶴來。稍後,我靈機一動,琢磨著擬將海的兒女一劇搬上舞臺,這也許會是惜春她改變的契機。

我的意見很快的獲得了三年五班學生和導師的支持,並推選惜春為導演兼擔任戲中曉晴的角色,同時,敲定於海風轉馴的四月中隆重登場。學生們深知此次演出的多層意義,因而,各個分組也興致飛揚的分頭準備去了。

初始,惜春非常擔心不聽使喚的手腳和身體會壞了導演工作,她堅定的想清除它。我請惜春將誘發焦慮的人、事、物,依反應的強弱排了一個優先改變的序階,計有十餘項滿滿的一張紙。表上,惜春將「與訓導處阮主任見面、談話」列在高焦慮的項次中。惜春學會了認知與鬆弛技巧後,由低焦慮至中焦慮反應,一路面對下來,焦慮的解除堪稱進展順利,而和訓導主任見面、對話的場景則極具衝擊與戲劇性,但惜春還是過關了。

事先我未告知當天的諮商主題,我請惜春閉上眼睛專注的複習鬆弛技巧。早在諮商室待命的阮主任於此時緩步而出、輕輕落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當惜春張開雙眼之際,近距離一見阮主任,她嚇的驚呼出聲來,椅子也被帶倒了,整個人就摔僕在地上。稍緩過氣來後,只見阮主任溫馨的直微笑著,此刻,習得的因應技巧馬上起了作用,惜春隨即起身整理下服儀,逐漸自在的和阮主任攀談起來。短時間裡,惜春學會了許多新的適應技巧,人際間訊息處理時的負面解釋模式也做了修正,這些能力幫助她勝任同步火熱進行的導演和演出彩排工作。

了不起的,惜春前後編導了兩齣戲,這期間她與同學綿密的接觸、討論、對戲至演出,賣了門票並且大獲成功,惜春也榮膺最佳演員獎。前後十個月裡,她完全忘記了手腳顫抖那碼事;更不可思議的,一個深有自卑感的小女生,竟爾激發出她寫作、編劇和演戲的潛能。

許多年後,我在海邊的一所學校有場演講,方進場,一位穿著入時的少婦猛衝著我點頭微笑,正納悶的當兒,她離坐走到跟前來興奮的說:「最佳演員獎,海的兒女林惜春跟老師您報到。」「是導演您!」頃刻間,所有的記憶都被喚回來了。

窗外海風怡蕩,約略收束心情,望著惜春,我娓娓的闡述起今天的演講主題:「教育、輔導與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次周三的朝會時間,學務處李主任鄭重的向全校師生宣佈:「我們可能締造了一項金氏世界紀錄……。」沒想到才遷調短短幾天的時間就能給學校帶來福份,我與有榮焉的和學生們期待著下文。「昨天下午,我們一口氣遺失了五部腳踏車!」此話一出,台前師生已一片譁然,我也震得差點腳抽筋。
  • 曾有觀察指出:在美國,如果家中有小孩唸哈佛大學,孩子的父母親於五分鐘內會找相關的話題,想盡辦法在親朋好友面前分享孩子的成就;在台灣,孩子如就讀台灣大學,父母親則在七分鐘內,也會做同樣的事。
  • 「禪師」的父親是位治家如治軍的少校,家規森嚴。他規定三個孩子晚上睡覺時,基於安全上的考量,頭要朝內不能朝外、鞋子除了必須擺置整齊,前沿更不准超出基準線、孩子置於漱口杯內的牙刷毛要求朝上還須轉同一個方向,少校早晚在浴室中檢閱牙刷有如閱兵一般,他看重這些瑣碎的事情,所以搞得全家氣氛緊張。
  • 每個人一生中都會有幾個綽號,我不能免俗,也擁有數個。教育職場的第一個綽號是「鴨毛」,是學生從我名字創意翻編出來的。我比同事朱高章老師幸運,學生私下叫他「豬高」,相較之下,顯然學生還是禮遇了我,因此,偶爾聞見學生胡鬧的叫著,我尚能難忍能忍的一笑置之;而「豬高」的綽號,倒是惹毛了朱老師,他怒氣難消的既想調校也想改個名字。
  • 敏睿一進入國中就讀,才十二歲的年紀即立志要做個職業軍人,似不擬讓鄉賢專美於前。多數國中階段的學生不是沉迷於網路遊戲,就是匯入升學的洪流中,整天鑽到書堆裡,連安排個休閒活動都會感到奢侈。敏睿卻與眾不同,他期待有一天能赴美國西點軍校就讀,因此,特別喜歡運動及英語課程。
  • 順賢,他曾經是個中輟學生,後來復學了,而他的改變卻相當令人難忘......
  • 勝輝是個輕度智能障礙的學生,有天朝會結束,他衝著我直叫乾爹,身旁的學生和我當下都愣住了。昨天勝輝才頂撞過一位師長,這件事全校皆知,因而,學生們好奇的瞧著我和我那莫名其妙的乾兒子。我誠懇的拜託他千萬不要叫我乾爹,還是叫我校長就好;但我也提醒勝輝,如果寶月導師不反對,倒是可以叫她乾媽的。

  • 學校辦理冬令救濟活動,蒓蒓捐了兩百元而獲頒生平第一張獎狀,我從相框裡抽取出自己擔任法院志工的證書,而空框更換上蒓蒓滿載愛心、代表著德育成績優良的獎狀,並鄭重其事的將它掛在孩子的房間裡。一年後,孩子又欣喜的帶回來第二張獎狀......上個月蒓蒓休假回來,她遞了張「櫃長」的名片給我時動容的說:「爸爸您真的非常偉大……。」

  • 臺上、台下我聽過無數次的掌聲,但是,從沒有像這一次令人如此難忘。那掌聲聽似孤單,卻劇力萬鈞的感動著人心。
  • 孩子叫佑麟,一年級的學生,爸爸心情沉重地告訴我,一學期不到,孩子所請的病假已經逾月,今天又頭痛了,他正準備帶孩子至醫院回診,而這段期間裡也做過了多次的檢查,就是找不出病因來。略一聽,我即刻理解是在適應上遭遇了困難,衍生出有懼學傾向的孩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