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23)

縣太爺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自從劉三妹再次失蹤之後,劉村和白村的矛盾稍有緩和,但又多了一個劉家和王家的矛盾。劉家認為王家沒能保證「新娘」的平安,揚言要告到官府去。王家財大氣粗,量劉家也告不倒他。但是,新來的縣官脾氣古怪,捉摸不定。為防萬一,王員外還是決定打點禮物到宜山縣衙門去見新來的縣官。

這位新上任的縣官姓薛,名叫薛太炎,人們乾脆就叫他縣太爺。說縣太爺有點古怪,是因為他辦事既鐵面無私又死板一塊。有一次,小偷爬牆偷竊,牆崩摔下,縣太爺竟然判小偷和屋主同罪,因為屋主沒有把牆建牢固,容易傷人;還有一次,一個市井無賴在大街上調戲一少婦,縣太爺竟判少婦有罪,因為少婦穿著太妖豔太暴露,笑容又太「淫蕩」,引誘路人犯罪。

王員外在公堂外稍等了一會,就得到許可進入,當他大步跨進公堂時,一個驚雷般的聲音從頭頂壓下來:「來人手上所帶何物,莫非是想行賄朝廷命官?」
看情況不對,王員外連忙將禮物藏到身後說:「哪里哪里!這是我路過燕山市場所購之物。」
這個下馬威之後,王員外只能老實稟報,他把劉三妹兩次逃離的事一五一十地說出,故事的精彩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兩旁的衙役更是聽得津津有味,不時還低聲議論。縣太爺開始低頭沉思,這是他判案的習慣,堂內頓時鴉雀無聲。
「如此看來你沒有錯,劉家也沒有錯,」縣太爺一臉嚴肅地說:「但是,既然她已經嫁到了你家,你們就要負責任,除非你們能夠證明她是一個神經不正常、無法駕馭之人。」
「神經不正常?無法駕馭?」王員外想了想說:「州官大人,她打昏我兒子,空手破門窗可否算是無法駕馭?」
「打昏你兒子?破門窗?都是劉三妹所為?」縣太爺不相信地反問道。
「她有超凡能力。」王員外神秘兮兮。
「超凡能力?」縣太爺聽得不明不白。
「她的歌聲可繞梁三日。」王員外又說。
「繞梁三日?」縣太爺越聽越糊塗。
「就是她離去之後,仍然能重複聽到她的歌聲。」王員外補充道。
「真是聞所未聞。」縣太爺喃喃自語。
「她還可以用自己的手和腳當柴火燒,還會隱身——」王員外一個勁地說。
「夠——了!」縣太爺怒火中燒:「本官是好矇騙的嗎?」
這時候,一位衙役跑進來稟報 :「稟大人!鳳山差使求見。」
「有請!」縣太爺怒氣未消。
一位官差打扮的人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禮畢後稟報:「稟告大人!鳳山城外發現虎患。州官大人下令通報附近各縣,在下奉命前來稟報。」
「虎患?傷人沒有?患虎今何在?」縣太爺焦急地問。
「只是有人受了輕傷,」鳳山差使說:「傷者是兩位路過的男子,據說他們是得到了一位姑娘的搭救,才撿回小命。」
「什——麼?你、你、你再說一遍?」縣太爺瞪大眼吼叫:「你說姑娘從虎口裏救出兩位大男人?胡說八道!」
「不、不是胡說,」差使有點急了:「這姑娘有名有姓,她叫劉三妹。」
劉三妹?縣太爺望了望王員外一眼:「你說的可是下挸河畔劉家村的三姑娘?」
「大概是吧。」鳳山差使說。
縣太爺連忙從差使手上接過公文,仔細閱讀一遍。沒錯,印章下方注明是開元十三年冬,和差使說的一模一樣。
劉三妹打虎救人?這種事誰會相信?縣太爺百思不解,王員外也聽得目瞪口呆。
如果劉三妹是打虎英雄,那她打昏新郎,空手破門窗就不足為奇了。還有那「繞梁三日」「燒手燒腳」和「隱身法」……,縣太爺把眼光移向王員外,王員外同樣一臉茫然。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 看著看著,白鶴的呼吸要停止了。因為那窗臺上出現了劉三妹的身影。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三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但面前這位為人斟酒、有說有笑的毫無疑問就是三妹。而且,而且,而且那歌聲,天哪!三妹那再熟悉不過的歌聲從樓上傳來,像重拳擊打在他的心上,白鶴癱倒在地上。
  • 白鶴是絕對無法接受三妹變心的,這一點,三妹自己也很清楚。但假裝「變心」以贏得機會再伺機逃跑又是她不二的選擇。
  • 依山樓茶館的客人,千奇百怪。醉酒鬧事的有,拖賬賴帳的有,就是從來沒有打劫的,不過今天不同了,隔壁客棧裏,有一位名叫阿榮的小夥子,就在房內演練打劫。阿榮個子不高,濃眉大眼,他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到宜山時,身上的盤纏用完了,無計可施想到了打劫。只見他將一把短刀藏在身後,坐在椅子上叫一聲「打劫啦」,同時站起來摸身後的刀,不是取不出刀就是刀掉地上。演練好幾次,仍然很不熟練。
  • 自從知道三妹「變心」之後,白鶴終日茶飯不思,夜不能眠。幾天下來,人也瘦得不成樣子,好在有父親的悉心照料,才得以挺過來。沒想到今天又傳來王家為三妹建樓閣的事,對白鶴的打擊就像雪上加霜。
  • 經過幾天的準備,應該是萬無一失了,行動的時間就定在今晚。三妹的心情緊張到呼吸都有點困難的地步。
  • 這時三妹的心情可想而知,只要打開這扇門,就可以和白鶴一道遠走高飛了。三妹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再次左右觀察覺得平安後才上前敲門。
  • 帳房佬說的,把王員外弄得暈頭轉向,雖不全信,但他還是請來一位道士,察看屋裏屋外,除除妖氣,變變風水才算了事。
  • 三妹要去的苗國,是在宜山西面的崇山峻嶺裏,人稱「大苗山」。但三妹走錯了方向,一路南下去了。這一路南下,陰差陽錯地避開了王員外的追截。王員外按當時的習慣,重點防範北上和西進的路。因為那年頭漢人多是向西北方向遷移。
  • 劉三妹的外婆,是遠近聞名的慈善之人。儘管生活不算富裕,但總是不斷地救濟窮人,特別是遇到災荒年,更是將災民接到家裏住。今天是冬至,當地人有「冬大過年」之說。外婆帶著些酒菜,早早就到村外的西來寺進香去了,沒想到,當她從寺廟回來時,迎接她的竟然是外孫女劉三妹,令她喜出望外。兩人緊緊相抱久久不放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