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信訪辦系統,冰火兩重天

佚名

標籤:

【大紀元4月9日訊】中共政府一貫的口號是執政為民。所以在公檢法以外又多了一個信訪辦,從國家信訪辦到縣鄉都有這樣的一個窗口,工作人員從鄉鎮、街道到縣地級市直至國家信訪辦,他們都是吃皇糧的,待遇隨著級別的差別而不同。

與之對應的是在當地得不到公平而走上上訪之路的訪民。這樣一對關係構成了龐大的上訪系統。本來這應該是一個保護和被保護的關係,信訪辦的人員應該為政府排憂,應該為受冤屈的百姓伸張正義,但結果是什麼?成千上萬的訪民有幾個從信訪人員哪裏得到溫暖和幫助?

一、信訪辦人員真的像一些媒體叫屈的那樣無實際權力?

從鄉縣信訪負責人到國家信訪辦局長,他們和他們的上司應該是0距離吧?

一個地級市的信訪局長常常也是這個市的市長一級的領導擔任,他們可以將發現的問題隨時向市長、市委書記匯報乃至在京的省領導匯報。

國家信訪辦的局長可以向總理匯報嗎?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但是信訪辦這個龐大的系統,從上到下,有幾個為訪民說話?有幾個將訪民當著公民看待?
即使是一個臨時保安、一個下崗工人,只要進入這個系統,就敢對著訪民大打出手,哪怕你是律師、檢察官、醫生、教師或者婦女兒童甚至懷孕婦女,因為你現在的身份是訪民!
訪民在政府的眼裡就是准犯罪份子、隨時可以抓、打、關押……

這些信訪人員為什麼敢這樣胡作非為?因為他們的頭兒都是當地父母官級別,而每個信訪局在北京還設有駐京辦。

駐京辦在北京的另外一個任務是「跑步錢進」,除接待當地領導以及他們的家屬進京吃喝玩樂、還要對各部委進行公關策略、拿項目、拿資金,在拿到以前就必須用各種手段聯繫感情(駐京辦大多有一批年輕的女公務員),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龐大的權力關係網。

現實告訴他們,在中國沒有他們做不到,沒有他們通不了的路!對訪民的抓、打、關押、抄身、扣押身份證就像對待馬路上的一隻流浪貓(如果隨便抓捕某個市民家裏的貓也會提心吊膽),在這些人的眼裡,黨紀國法是個什麼東西?訪民又是個什麼「東西」?
潛規則使他們這些駐京辦人員成無法無天的人物!

另外一方面,訪民所投訴的對象與事件哪一個不是與政府裡的人有關係?一個小小的處長後面就是局長、局長的後面是市長、市長的後面……,這樣下來,你千辛萬苦虔誠寫出的材料,在人家一頓酒席或者一個桑拿聚會、或者麻將桌上大概就被潛規則了!

信訪辦的人員會為了一個草民去得罪自已的同僚或者弟兄?會放棄遠近的厲害關係去維護公正?

一邊有通天通地的權勢網絡,一邊是無權無勢的個體草民。結果可想而知!

二、信訪人員和訪民待遇上的對比:

儘管很多學者都將上訪稱為不歸路,一個埋葬百姓維權的墳場,但這個牌坊豎在哪裏一天,也就滋養著大量裙帶下的就業人員和走投無路的訪民。
下面我以A與B來稱呼信訪工作人員與訪民。
1、工資:2、補貼:3、行:3、吃:4、住:
1、工資:
A信訪工作人員:以地級市的信訪局長為例,他的待遇可能與當地市長級別相差不遠。他們的收入即使無其他灰色黑色收入也已經可以體面的錦衣玉食了!
雙份薪水。只要是信訪辦的,如果去北京駐京辦當差,除了當地原來的工資以外, 在北京期間期間還可以享有一份同等的工資。這大概是安撫他們出差遠離妻兒老小的辛苦。

B訪民:大多是失地農民或者被強遷的市民甚至維權的知識份子、軍人……但無論是誰,走到這一步已經無工資可言!即使是被瀆職所害,地方政府也絕對不會給他們分文補貼。

2、補貼:
A信訪人員在出差期間除了免費吃、住、行還有各種補貼。據北京公安部信訪辦周圍的百姓說,逢年過節,在這條小小的巷裡擁擠著各地的警察,隊伍一直排到弄堂口,他們說一天的獎金就是三百元(大概是春節吧)。
B訪民所有開銷都是自家砸鍋賣鐵,無分文收入還因為被抄被搜身東躲西藏有各種經濟損失。

3、行:
A信訪辦人員去北京攔截,即使是臨時保安,來去北京起碼是臥鋪,乘飛機的也不在少數。而打的或者公車也是他們在北京的常用工具
B公交車、硬座票是訪民的唯一選擇,更有經濟困難的訪民不得不躲在火車的廁所,座位下,因為長年累月的上訪他們已經買不起火車票

3、吃:
A信訪辦人員都有駐京辦安排,起碼有四菜一湯吧?逢年過節還有其他消費。
B訪民,大都是自帶白開水、饅頭,或者在路邊搭個爐子燒一些麵條白菜,能夠買5元盒飯的大概也是偶爾為之,也是少數人

4、住:
A有駐京辦招待,最差也在三星標準,有空調、電視
B訪民部份在5元-10元的地下招待所,不少人在橋洞、路邊搭個棚子,南站上訪村就是這樣的狀況吧?
上面所說信訪人員還只是一般的工作人員在這個系統公開的收入和待遇。

三、彼此的地位:

A信訪辦人員即使是臨時保安,只要不觸犯自已的上司也就高枕無憂!他們免費地消耗著一切資源,訪民不多的時候還可以在空調房間打牌、看電視、說黃段子解悶。
B訪民從踏入上訪之路後就幾乎與罪犯或者壞分子相差無幾了。在北京,這些訪民東躲西藏……

在家裏,行蹤受監控、電話被竊聽,甚至每天消費了什麼、和愛人說了什麼都已成了公共材料。

敏感節日,他們隨時可能在路上、在自己的家裏被綁架、被關押、被抄家。
由於一些人的被收買以及社會流氓的介入,他們對自已的同伴也常不敢說真話,甚至連去北京都成了秘密行動、他們常常連手機也不敢開(定位跟蹤)、一張簡單的電話卡有時也會藏起來(一旦被搶,與自已有聯繫的朋友、家人都不得安寧)

被關押的時候,他們無法與外界聯繫、不知道自已的明天、甚至被強送精神病院、被強制吃精神病的藥物、被與自已的親人割離。可是他們既無犯罪行為也沒有影響他人。當他們憤怒絕食的時候可能被強制灌藥;當他們痛苦的說了想自殺的時候就可能以擾亂治安被拘留!在他們被打罵後還得被強迫寫下「我擾亂治安」的檢討,否則就再被拳腳相加。

四、訪民是無理取鬧?是精神分裂症?

吃盡千辛萬苦的訪民卻還遭遇「磚家」兜售的「上訪者99%都精神偏執」的罪名。

山東一老人因為上訪被關進精神病院,與他在一起的還有當地20多名上訪農民,入院證是信訪辦主任的簽字,出院證是上訪人寫下「不再上訪」的承諾!

翻開訪民的上訴書,很多是字字血和淚!如果國家信訪辦能夠將這20年來所接受的材料予以公佈,將他們的訴求一一在網上公開,也就一目瞭然了!

再優秀的公民、再嫵媚的女性、再陽光的孩子,經歷過上訪之路,其心理大概和當年的猶太人被虐待捕殺的狀況差不多了!有幾個婦女兒童經歷過暴力、綁架、搶劫後能夠心理健康?而這樣的心理恐懼不正是一個健康人正常的心理反應嗎?可是這樣的擔憂還常被那些傷害她們的紅男綠女嘲笑!

五、信訪辦隊伍有多龐大?一年消耗的錢財是多少?

從政府的公務員到地方上僱傭的保安、打手、流氓;從國家信訪辦局長到街道居委幹部;從公安局局長到精神病院的院長、醫生、護士……在敏感節日,他們看押一個上訪人大概在四個人,每個人耗費的、工資、加班費、吃喝開銷是多少呢?敏感節日攔截隊伍遠遠超過了訪民的數量。

這樣一個龐大的隊伍消耗了大量的銀子為人民又解除了多少迫在眉睫的問題?為政府又減輕了多少積怨?

訪民的隊伍沒有因為信訪人員人數的增減、開銷的增減而減少,很多訪民在上訪的過程中從小傷害變成了大傷害甚至家破人亡!

六、信訪辦、信訪局成了培養「反華分子」和殺手的學校。
前一段時間,江蘇X縣一60多歲的農婦因為被非法關押虐待向國外媒體(本國官方媒體繞道而行)訴說被當地信訪辦冠以「賣國」的帽子;楊佳一個普通的青年,自已被無端被傷害、母親8年上訪的辛酸使他選擇了一刀殺死6個警察!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曾幾何時,共產黨發動百姓抗戰、抗日用來對付鬼子和國民黨的撒傳單、喊口號、絕食行為,竟然被老百姓用來抗議共產黨官員的胡作非為上!由於信訪辦人員的虐待和暴行,那些文弱書生、知識女性、孩子也從此走上了不屈不撓的維權抗暴道路,甚至一些出身共產黨幹部家庭的後代也對這個所謂的信訪局失去了信任和尊重!

2009年2月北京一來自郊區的訪民在絕望之下於市政府門前的國徽下剖腹自殺位。

2009年2月新疆三訪民開著汽車。汽車上插著國旗在天安門自焚。

2009年兩會期間河北趙女士因為遭受當地迫害,多次上訪無結果,2009年的兩會,多次在西單等公共場所撒傳單,高樓自殺,而彼時已懷孕四個月,不是忍無可忍又怎麼會走到這樣的地步?!

哈爾濱一女教師張共來因為生育孩子被剝奪了原來的工作,去北京國家信訪辦被冒充的上訪人毆打被關押、被送精神病院;

蒙冤女檢察官張曉麗曾經是優秀的三八紅旗手、在近三年的申訴中,一萬多封申訴信依舊如石沉大海,在她被關押期間,有人踹她,在精神上折磨她,但她仍然不屈不撓……

深圳市趙國莉、大學、深圳市義工聯義工,優秀員工,業務骨幹精英,勤勤墾墾,要就業權,要生的權力!一切為了人民群眾的利益!被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府佑街派出所栽贓陷害三次被告誡示威遊行!

河南一位叫江帆的女訪民因為家庭暴力問題到開封當地法院狀告在法院工作的前夫,法院不給立案,因此她開始到各級政府部門上訪。為阻止她上訪,開封市委下令將她鑑定成精神病……最後她從精神病院逃跑出來……

上訪訪民沈蘭珍,一位60多歲的農村老人,因為維權上訪,多次被毆打、抄身、關押,最後走上了去香港維權喊冤的道路……

江蘇無錫醫生陳雪華、單親母親,含辛茹苦培養了一個陽光懂事孩子,卻在維權的道路上受盡凌辱、上訪後女兒神秘失蹤,戶籍警、居委幹部「以孩子自已跑掉不要回來刺激她」;江蘇無錫警察又將她關押;流氓的凌辱從地下轉到了她的博客上,沒有如願使她精神病卻反而激起她將這一切發到了網上,並且湧自已的血和淚為孩子寫作…

訪民中有很多優秀的母親,也有愛美之心,但在人禍面前,她們已經失去了一個人起碼的尊嚴、人身安全、生活保障甚至孩子,她們餐風露宿、疲憊的奔走……
強遷使很多本應該安享晚年的老太太失去了家園、親人,使她們不得不走上了恐怖的上訪之路! 「法學家」、「律師」、「作者」「網蟲」,全世界有幾個50多歲的母親日夜在網吧寫作的?

與之形成另一面的是那些信訪辦的年輕女性們、塗著大紅的口紅、花枝招展、提著地方政府的紅包謙卑的行走在各重要部門的領導家裏,而在這些哭泣的母親面前卻趾高氣揚、隨意呵責、嘲笑、甚至指示流氓到網絡上人身攻擊!

這樣的場景與紅色電影裡的一些鏡頭何其相似!

公檢法隊伍執法枉法、信訪系統欺騙忽悠、官場的官官相護、國家信訪系統長年累月不作為、官員一任數年、已經和地方政府成了自家人,無數飽含上訪人心血和期望的信函旅遊了一次又發還到他最初投訴的官員手中或都石沉大海!千辛萬苦跑到北京,排了一天隊伍,滿腹的冤屈,在窗口被官場的一個潛規則電話就銷聲匿跡了!

去北京上訪是中國老百姓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可是在無數次被愚弄、被關押、被打罵後,一些訪民傷透了心!很多人在去過以後家破人亡!他們放棄了上北京這條路(現在很多是衝著外國媒體而不是衝著國家信訪局這塊招牌),轉而去香港、美國、日本……拉橫幅、喊口號、穿狀衣……

公民不能夠在自已的國家維權卻能夠跑到外國去吶喊,這不是政府的尷尬和難堪?

一邊是享受著政府優越待遇、有公安、武警、政府做後盾的信訪辦公務員、攔截人員,一邊是形單影隻、連生存、安全也無保障的訪民!

承擔著化解地方政府與民眾的信訪體系與訪民是冰火兩重天!
這個龐大的信訪體系耗費著大量納稅人的銀子、公共資源,各地在北京的駐京辦、無數攔截上訪人的警車、汽車、招待所……

卻又將本性善良的百姓逼向了 「與政府為敵」的絕境!

冰與火在特定的環境下會轉化,有一天,百姓的冰山會化成火山爆發!(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滬津逾千新疆返城知青市政府示威請願
天津連日出現大規模上訪潮
上海一天兩起強拆 重傷業主
向聲援馮正虎維權抗暴的民眾致謝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美國家實驗室暗查武漢病毒所
【微視頻】趙婷被中共封殺 另有不為人知原因?
【遠見快評】印變種病毒曝細節 歐盟重拳擊中共
【時事縱橫】紅二代與習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財商天下】中國滯脹來了?比經濟危機更可怕
【未解之謎】五台山之謎:清涼勝地的祕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