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30)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就在劉三妹回到鳳山外婆家的時候,李小牛和書僮赴考歸來也路經鳳山,他們倆為繼續南下回柳州還是留在鳳山而爭論不休。
「我已經說了一百遍了,我——不——走——啦!」小牛信誓旦旦。
書僮儘量按耐住性子:「你聽我說,誤了考期是因為我,是我的過錯。但你也不要為此而失魂落魄,竟要不——走——啦!」書僮學著小牛的口氣說活。「回到柳州一樣過日子,這裏人生地不熟,有什麼好?」
「你也聽我說,」小牛裝出很有耐心的樣子:「誤了考期我不怪你,我只覺得沒臉見家鄉的父老鄉親!」
「什麼沒臉見父老鄉親?」書僮提高聲調:「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分明你是在找那個什麼劉三姐。」
「是嗎?」小牛自己也說不清楚。
「還『是嗎』。」書僮說:「看你在陽朔時那樣的病態,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連灕江風光都無心觀賞。現在來到鳳山,又眉飛色舞起來,不是在找她還在找誰?」
「是又怎麼樣?」小牛也提高嗓門。雖然這時的小牛並不知道三妹是否還在鳳山,更不知道她曾離開過鳳山。
「那是沒有結果的。」書僮擦了擦汗:「每天都出來找,連人影都不見,還在這裏白等幹什麼?」
「我覺得她一定在鳳山。」小牛咕噥。
「就算她在鳳山,也不一定看上你,你……」書僮欲言又止。
「你又不富又不貴!是不是?」小牛說:「夠了,整天就是這一句。」
「不說這一句,」書僮忍不住笑:「你長相平平,身材一般,唱歌嘛,還算可以,但要配劉三姐,還差很遠。」
小牛也笑了起來:「好啦好啦!就算配不上,反正我不回去啦,要回你自己回。我留在鳳山好啦。」
兩人說著說著,來到了墟場。今天的鳳山墟場正舉行盛大的歌墟。附近鄉鎮的年輕人都來聚會唱歌,鳳山歌墟總是在城內的墟場舉行。人們以數十人、數百人不等地圍著對唱,有固定的食攤、也有流動食攤,人們一邊唱歌一邊吃著蘿蔔酸、田螺、燒牛肉串,小孩無比高興地穿梭在大人中間。小牛和書僮在人群中不時也唱上幾句。
「今天好像沒什麼高手出現。」小牛顯得有點遺憾。
「有是有,只是比不上劉三姐而已,將就一點吧,只要是『愛唱歌的女孩』就行了。」書僮語帶譏諷。
「我也不是只想她,如果有合適的,也可以『拖』上一個早日成婚。」小牛隨口說。
「這樣想就對啦!」書僮揮一揮手高聲地說:「從此以後不再想劉三姐!」
「好!不想就不想!」小牛也揮一揮手說。話音未落,不遠處傳來了動聽的歌聲,周圍的人受歌聲的感染湧向那一歌場。
「好像在哪裏聽過這歌聲。」書僮努力回憶。
「是劉三妹!——」小牛驚叫起來。
「對!是她!」書僮也叫起來。

兩人跑向三妹的歌場,只見人群中劉三妹引吭高歌:
你不要我我不慌,
路邊有花自然香。
蝴蝶飛走蜜蜂來,
還有螞蟻爬過牆。

小牛以前所未有的機靈續對三妹的歌,要搶在別人的前面:
寒冬不需穿棉衣,
不吃不喝不渴饑。
不見阿妹我會死,
神仙有藥也難醫。

三妹瞟了一眼小牛,若無其事地對唱:
情愛像畫又像詩,
春天正是花開時,
郎若來遲花滿地,
郎若來早花滿枝。

唱著唱著,小牛和小書僮跑到了面前。
「劉三妹,你還記得我嗎?」小牛氣喘吁吁。
「記得,怎麼會不記得呢?」三妹滿不在乎,只覺得面前這位男子有點面熟。
「你真的記得我,太好了!」小牛驚喜萬分:「說明你一直把我放在心上!」
「不就是和你唱了幾首歌嘛,哪裏需要放在心上。」三妹不經意地說。
「不是啦!」書僮已經等不及了:「半年前,烏鸞山下,記得嗎?」
「哦,你們是……老虎……」三妹想起來了。
「對對對!我們是老虎……呵,老虎口裏被你救出的人。」小牛有點語無倫次,稍微鎮定後,又鼓起勇氣說:「劉、劉、三妹,我、我有話要對你說。」
「你說吧。」三妹答。
「我覺得你,我覺得你很有意思,哦不!不是有意思。」這時候,小牛倒不知說什麼了。
「什麼有意思,沒意思?」三妹問。
書僮抓住小牛的手:「鎮定點,說出來。」
「好!鎮定點!」小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劉三妹,我覺得我有點喜歡你!」。
「不會吧!」三妹心想,唱幾句就喜歡?
「是那種喜歡而不是那種喜歡。」小牛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三妹有點不知所措。
「不過也有點那種喜歡!」小牛還在糊裏糊塗。
「嗨!就是那種喜歡!」小書僮急不可奈。
「對!就是那種喜歡!」小牛總算說了想說的話。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帳房佬說的,把王員外弄得暈頭轉向,雖不全信,但他還是請來一位道士,察看屋裏屋外,除除妖氣,變變風水才算了事。
  • 三妹要去的苗國,是在宜山西面的崇山峻嶺裏,人稱「大苗山」。但三妹走錯了方向,一路南下去了。這一路南下,陰差陽錯地避開了王員外的追截。王員外按當時的習慣,重點防範北上和西進的路。因為那年頭漢人多是向西北方向遷移。
  • 劉三妹的外婆,是遠近聞名的慈善之人。儘管生活不算富裕,但總是不斷地救濟窮人,特別是遇到災荒年,更是將災民接到家裏住。今天是冬至,當地人有「冬大過年」之說。外婆帶著些酒菜,早早就到村外的西來寺進香去了,沒想到,當她從寺廟回來時,迎接她的竟然是外孫女劉三妹,令她喜出望外。兩人緊緊相抱久久不放開。
  • 自從劉三妹再次失蹤之後,劉村和白村的矛盾稍有緩和,但又多了一個劉家和王家的矛盾。劉家認為王家沒能保證「新娘」的平安,揚言要告到官府去。王家財大氣粗,量劉家也告不倒他。但是,新來的縣官脾氣古怪,捉摸不定。為防萬一,王員外還是決定打點禮物到宜山縣衙門去見新來的縣官。
  • 大家不由得向著歌聲方向望去,因為這歌聲太美了,好像有穿透人心的感覺,沒有人不被打動。歌聲越來越近,唱歌者終於出現遠處的山坡上,原來是劉三妹。
  • 不管怎麼樣,見到了阿榮,就能知道白鶴的情況,就能得到白鶴的線索。但萬萬沒想到,阿榮帶來的消息,竟然是——竟然是:白鶴已經和別人訂婚了,未婚妻是一個叫甘彩鳳的苗人女子。
  • 一旦白鶴知道真相,他會不顧一切地和劉三妹重歸於好,但已經訂婚的甘家是絕對不會讓三妹和白鶴破鏡重圓的,到時肯定會有一場惡鬥,三妹和白鶴的命都難保。
  • 本以為死裏逃生離開宜山后,就可以和自己的愛人自由自在地生活,誰知道卻大禍從天降,可憐那白鶴郎竟不明不白地淹死在江底。昨晚的情景歷歷在目:洶湧的江水、猙獰的面孔、令人不寒而慄的豬籠,恐怖至極!三妹沒走幾步就又倒下了。
  • 白鶴被處死,此事震動了整個苗國。但山螞蟥沒有任何收斂,正帶領甘家寨的人向丹洲寨逼來,一場廝殺在所難免。
  • 「什麼救命之恩?只不過是順路載你一程而已,有什麼好謝的?」大伯說:「這樣吧,我送你到鳳山,一路上你就唱些孤州山歌讓我聽聽,我想知道仙女的歌喉是什麼樣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