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33)

砍藤落水 葬身魚腹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自從白鶴和三妹相繼離開宜山后,劉白兩家的矛盾有所緩和,小員外好像已經忘了那事,他希望過自己的生活。他另娶了媳婦。只是入門後的媳婦老是生病,請了不少大夫診治,均未見好轉。王員外懷疑是祖墳葬得不好,找了好些人幫忙看風水;王夫人則相信算命先生說的:因為劉三妹還活在人間的緣故。王夫人並沒打算放過三妹,總覺得黴運是由三妹開始的。但是要報復三妹談何容易?一會兒聽說她去了苗國,一會兒聽說她到了鳳山,就是從未聽說她回宜山。
“如果見到三妹,我非宰了她不可!”帳房佬說,他總是討好王夫人。
“只要剋我媳婦的人還沒死,我們家就不會有安寧。”王夫人惡狠狠地說。話音未落,就聽到結巴佬大吵大嚷。
“稟,稟,夫,夫人,”結巴佬一邊跨進門一邊大聲說:“劉,劉,劉——”
“流什麼,快說!”王夫人不好氣地說。
“是劉、劉三姐回,回來了。”結巴佬吃力地說:“這、這是我親、親眼看見的。”
真有這麼巧?仇人真的回來了!王夫人與帳房佬對視。
原來,結巴佬為王家收租,路經東山墳地時,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很像是劉三姐。結巴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為了確認,他一直躲在樹叢後觀察,看到她在墳前祭拜的全過程,還聽到了她的哭聲。
支開結巴佬之後,王夫人低聲交待帳房佬如何如何,只見帳房佬不斷地點頭,然後出門去了。

三妹確實是回來了。她由鳳山一路打聽一路北上,不知不覺回到宜山。她要追上小牛,設法截住他,再伺機逃離。誰知道追到宜山,便不知官兵的去向了。
原來,軍隊到了三岔鎮就折向東北而去,根本沒經過宜山。而三妹卻沿著龍江西行,無意間回到宜山。回到宜山后才知道,母親已病逝,二哥二嫂變賣了家產,下鳳山找三妹去了。
真沒想到,三妹北上回到宜山,哥嫂卻南下去鳳山,雙方正好錯開了。
回到家鄉宜山后,雖然三妹儘量不張揚,不讓人知道她回來,但沒想到在藍媽媽領她去祭拜父母那天,她的哭聲引起了他人的注意。她的哭聲太特別了,像是在唱歌,躲藏在不遠處的結巴佬不可能聽不出是劉三姐的聲音。
也因為劉三妹那特別的哭聲,藍媽媽要她明天一定離開。

遵從藍媽媽的意願,第二天一早三妹就啟程返回鳳山。藍媽媽並不知道王家有什麼動作,只想三妹儘快離開,避免夜長夢多。為安全起見,三妹不走水路走山路,藍芬送她一段。
今年的夏天提前到來了,太陽照得地上的石片熱得發燙,三妹撐著一張芭蕉葉遮陽,藍芬則頭戴一頂尖尖的竹殼帽。兩人一邊沿著山路,高高低低地前行,一邊談論著三妹夢裏的故事。
“苗人都很友善的呀!怎麼會害我呢?我的夢也太奇怪了!”三妹自言自語。
“嗨!那只是一個夢而已啦,有什麼奇怪嘛。”藍芬不以為然。
“但是這樣的惡夢我天天做。”三妹憂慮重重。
自從小牛走了之後,三妹已經不是經常做惡夢,而是天天做,都習以為常了。夢裏不是被苗人追殺,就是遇劫匪攔路。三妹想,以後就算真正遇到土匪,也不會害怕了。
“我從不做惡夢。”藍芬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我的夢總是很美好的,夢中的仇人最終都會中意上我。有的舉著大刀向我逼來,一看到我溫柔美麗的臉蛋,就會放下屠刀。”
藍芬很為自己那甜甜的臉蛋而自豪,但說著說著,她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卻開始有了變化,笑容消失了,恐懼漸漸泛到了臉上。對面的劉三妹意識到大事不好,慢慢地,慢慢地轉過身來。
哇呀!三個兇悍的苗人男子提著大刀站在面前,藍芬嚇得直哆嗦,兩隻腳好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移動不了。
但三妹一動不動,大概這種場合在夢裏見過多了,見怪不怪。
一位看上去顯然是領頭的,胡亂地揮著刀。
“我們是沖著她來的,” 領頭的指著三妹:“我們來要她的命,與他人無關!”
“要我的命,為……為……為什麼?”三妹手上的芭蕉葉滑落到地上,她已無法鎮定了,畢竟是死到臨頭。
“嘿嘿!你在苗國幹的事,你以為可以一走了之嗎?”領頭的冷笑。
“苗國?你們從苗國來?”三妹問。但這幾個苗人卻沒有一點苗人的口音。在大苗山住過的劉三妹,是區別得了是不是苗人的。
“但你怎麼可以為了殺我,而不和苗人一道抵抗外敵呢?”三妹見苗人沒有作答,三妹又問。
“抵抗外敵?抵抗什麼外敵?”領頭的顯然不知情。
“漢人的官兵已經開往大苗山,要攻打苗人,你們怎麼不知道?”三妹提高嗓門。
就在大家疑惑之際,領頭的叫了起來:“別聽她的,給我上!”
苗人們舉刀逼來,三妹一步步後退,最後已無路可退,身後是懸崖。三妹轉身往下看,是茂密的樹藤,隱隱約約可見到山下的下梘河水。三妹回頭面對逼近的凶漢,再轉身看看懸崖下,十分恐懼。她大叫一聲,縱身一跳。在兇悍的苗人和河水之間,三妹選擇了河水。但不幸的是,她整個人都被茂盛的樹藤托住,掉不下去。幾位凶漢就在面前。三妹搖晃著身體拼命往下沉,但樹藤太繁茂,三妹“沉”了一段就沉不下去了。領頭的俯身去砍三妹,夠不著,再砍,還是夠不著,領頭的想了想,奸笑一聲,舉起大刀砍向山藤。
在領頭的帶領下,另外兩個苗人都俯身砍山藤,眼看著山藤被一根根砍斷,三妹恐懼到了極點。
“不!不要這樣!救命啊!救命啊——!”三妹拼命叫喊,但這一次卻沒有奇跡發生,諸如自己昏倒或者對方倒地什麼的。只是在朦朧之中仿佛見到領頭的打了個踉蹌,含含糊糊說了句“見鬼的!”之後,繼續揮刀砍向山藤。
三妹停止了叫喊,閉眼等待著可怕的一刻到來。
“嘩啦”的一聲,山藤被砍斷了,三妹隨著山藤掉下深淵。領頭的望著懸崖下的下梘河哈哈大笑,怕水的劉三妹這下必死無疑了。

藍芬拖著沉重的步子向村裏挪,劉三姐死啦!多麼的可怕!親眼看到了劉三姐被砍藤落水的全過程,藍芬感到極度恐懼。
就在藍芬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挪著雙腿往回走,途經王府時,突然,她又看到了那三位“苗人”,正在王員外的後門石獅子邊脫衣穿衣,他們是在脫掉苗服,穿上漢服。他們在幹什麼?怎麼會在這裏?
正想著,王家的後門開了一個縫,三位苗人通過這個門縫,各自領到了一包東西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自從劉三妹再次失蹤之後,劉村和白村的矛盾稍有緩和,但又多了一個劉家和王家的矛盾。劉家認為王家沒能保證「新娘」的平安,揚言要告到官府去。王家財大氣粗,量劉家也告不倒他。但是,新來的縣官脾氣古怪,捉摸不定。為防萬一,王員外還是決定打點禮物到宜山縣衙門去見新來的縣官。
  • 大家不由得向著歌聲方向望去,因為這歌聲太美了,好像有穿透人心的感覺,沒有人不被打動。歌聲越來越近,唱歌者終於出現遠處的山坡上,原來是劉三妹。
  • 不管怎麼樣,見到了阿榮,就能知道白鶴的情況,就能得到白鶴的線索。但萬萬沒想到,阿榮帶來的消息,竟然是——竟然是:白鶴已經和別人訂婚了,未婚妻是一個叫甘彩鳳的苗人女子。
  • 一旦白鶴知道真相,他會不顧一切地和劉三妹重歸於好,但已經訂婚的甘家是絕對不會讓三妹和白鶴破鏡重圓的,到時肯定會有一場惡鬥,三妹和白鶴的命都難保。
  • 本以為死裏逃生離開宜山后,就可以和自己的愛人自由自在地生活,誰知道卻大禍從天降,可憐那白鶴郎竟不明不白地淹死在江底。昨晚的情景歷歷在目:洶湧的江水、猙獰的面孔、令人不寒而慄的豬籠,恐怖至極!三妹沒走幾步就又倒下了。
  • 白鶴被處死,此事震動了整個苗國。但山螞蟥沒有任何收斂,正帶領甘家寨的人向丹洲寨逼來,一場廝殺在所難免。
  • 「什麼救命之恩?只不過是順路載你一程而已,有什麼好謝的?」大伯說:「這樣吧,我送你到鳳山,一路上你就唱些孤州山歌讓我聽聽,我想知道仙女的歌喉是什麼樣的。」
  • 書僮儘量按耐住性子:「你聽我說,誤了考期是因為我,是我的過錯。但你也不要為此而失魂落魄,竟要不——走——啦!」書僮學著小牛的口氣說活。「回到柳州一樣過日子,這裏人生地不熟,有什麼好?」
  • 鳳山歌墟後,小牛心安理得地住了下來,就住在三妹家的對面,他的陽臺就對著三妹的閨房,每天晚上太陽一落山,小牛就會對著三妹這邊唱歌,用意十分清楚,路人皆知。外婆看在眼裏,喜在心裏。
  • 奇怪的事發生了,自從和阿牛哥相戀之後,三妹白天過得像蜜一樣甜,晚上卻惡夢不斷,夢裏她無止境地被人追殺,追殺者有強盜土匪,也有陌生人;有漢人苗人也有過去的朋友,真是千奇百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