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44)

莫老爺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轉眼到了開元十七年春,春暖花開,山清水秀。

在“平定苗人叛亂”的事件中,建立赫赫戰功的是大龍潭村的財主莫懷仁,人稱莫老爺,是不拿朝廷俸祿的“土官”。據說他所率領的民團,成功地深入敵後,利用自己熟悉地形氣候、通曉本地語言的優勢,在與苗人的作戰中屢屢獲勝。朝廷當然慷慨賞賜,又是樹碑文又是立牌坊。本來就富甲一方的莫家,更是富得出油。親朋好友也都沾光,向他借貸開餐館、開客棧,好不熱鬧。

莫老爺已到中年,肥肥胖胖,嘴邊黑痣裏長出一撮毛。這天,莫老爺又從城裏領賞回來,好氣派!前呼後擁。幾位敲大鑼開道,其後是腰掛大刀的。莫老爺坐在一頂竹制的轎子裏,偶爾探頭出來。經過之處,老百姓都彎腰鞠躬,主動避讓。

遠遠走在隊伍前邊的是莫管家。個子偏矮,但很壯實。莫管家習慣于用手指點住自己的“人中”,即鼻子和嘴之間,看到穿著破爛的或病態的人,就立即用手指點住自己的人中,他認為這樣可以避邪祛病。
莫管家本不姓莫,因為長年呆在莫家,人們就給他換了姓。叫他為莫管家。而莫老爺則叫他莫進財,這樣方可財源滾滾。莫管家之所以走在最前面,是因為他要催賬,他能一口氣說出一筆帳目幾個月之後的利息,
“你還欠四十五兩二錢五”
“你的租期是下個月初五”
“月底你要先還六兩六錢四”
這些是他一路撒下的話語。

隊伍進入商鋪林立的穀埠街,魚峰客棧的店主聞聲跑出來:“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該還利息了,一個半月是一兩四錢七。”莫管家想都不用想就說。
“你知道上月失火,好不容易才恢復,所欠利息可否寬限幾天?”店主央求道。
“什麼?又寬限!你的錢是錢,莫老爺的錢就不是錢啦?”莫管家無名火起。
“我……咳咳!”店主咳嗽。
一看不對,莫管家迅速點住自己的人中,氣急敗壞地叫到:“傷風了也不說一聲,害我得病你賠得起湯藥費嗎?”
“進財休得無理!”莫老爺的轎子來到了面前。“別說寬限幾天,就算寬限十天半月也無傷大雅。”
“謝過大人!”店主連聲道謝。
“利息照算就行了!”莫老爺低聲對管家說。
莫管家連連點頭,然後指著店主剛要開口,又把手指點回自己的人中:“下個月一定要還!”

隊伍向大龍潭村行進,已離開鬧市,應該沒那麼人多嘈雜了。但奇怪的是,越往前走人就越多,最後道路完全堵住了。人群中傳來了歌聲和喝彩聲:
新買水缸栽蓮藕,
蓮藕開花朵朵鮮,
金絲螞蟻缸邊轉,
隔水難得攏花邊。
前面鳴鑼開道的不管這麼多,照樣往人群擠,哪里擠得動,大聲敲鑼似乎也“蓋”不過歌聲。於是持刀的乾脆動手打人拖人,總算沖出一條“路”來,人群四散,唯獨對唱山歌的劉三妹和李小牛絲毫不動,也許是因為太專注了,未覺有事發生,直到小牛的衣領被人提了起來。
“太好了,我正要找個帶頭的,原來你就是這位英雄好漢。”莫管家沒有鬆開小牛的衣領。
“為什麼抓我?”小牛焦急地問。
“出什麼事啦?”三妹這才發覺不對。
“沒你的事!”莫管家說完後才看清是誰:“咦!你就是那個劉三妹吧?”
“為什麼抓阿牛哥?”三妹不回答,直衝衝地問。
“為什麼?哈哈!你不知道阻攔莫大人的隊伍是多大的事嗎?”
“不知道。”
“長大了,你就會知道,”莫管家命令手下:“把他帶走!”
“放開我!快放開我!”小牛焦急不安。
三妹這才知道事情嚴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瘋狂喊叫:“放——開——他!”
三妹的叫聲震得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一樣,家丁們搖搖晃晃,紛紛堵耳躲避,現場一片混亂。三妹驚奇地停了下來,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好像很“特別”,莫管家和家丁們還沒能喘口氣,三妹又高聲叫起來,在場的人東歪西倒,四處逃竄,反復幾次之後,三妹才確信自己的聲音有“特別”的地方。
“放肆!不得擾民!”莫老爺趕到。
“不是這樣的,是他們阻攔隊伍。”莫管家來不及反應過來,只是儘量讓自己站穩。
“誰敢阻攔?”莫老爺問道。
“是他們!”莫管家指向李小牛和劉三妹。
此時莫老爺才看見站在一旁的劉三妹,頓時被三妹的美貌驚呆了,他一動不動地傻傻地望著她。連莫管家的叫聲也聽不見,直到被拍了幾下,才“醒”過來。
“她就是從宜山來的劉三妹。”莫管家湊近說。
“哦…哦…”莫老爺依然呆望。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你吃盡了苦頭,該還的債都還了,可說是俗緣已盡,足可成仙去了……你本來的根基不錯,但因為你太執著於情!所以你得到的果位不會很高。”
  • “太醫大人,”看著太醫認真的樣子,女孩淡淡地說:“別費力治我了!或許命裏註定我要遭這份罪,是我上輩子欠下的孽債,是我該還的。你把我治好了,我還怎麼還?”
  • 「神經病!」老人覺得百思不解:「人都癱瘓了,還『太好了』」。
    原來,老漁翁為了能打漁,決定請人來照顧三妹,就請人在附近的幾個縣貼出招貼,沒想到招來了阿秋和阿立。
  • 阿秋和阿立盡力克服自身的弱點,總算做到守口如瓶。“照顧老人”這個活,他們是越幹越快樂,連老漁翁給的工錢都拒絕接受,只要管吃飯就行了。
  • “但他說的似乎很準。”三妹低聲說:“他說我十六七歲就被迫流浪,曾經有過一個情郎,後來被淹死了。還說我遠離家鄉雙腿幾乎癱瘓。”
  • 三妹似乎沒聽見,眼光呆滯地望著前方,那神情十分恐怖。
  • “三妹呀!”劉二看了字條後大聲說:“你去哪裡了?母親生前交代我,無論如何也要把你找回來,我們欠你的太多了。好不容易找你找到鳳山,你卻離開了鳳山;找你找到柳州,你卻又不知去向。難道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 最近,這種傳說很盛行:大龍潭邊上長出了一座小山,是在一片平地上無緣無故長出來的,大家都說是劉三妹化成的石頭。
  • 劉三妹再度失蹤之後,阿秋阿立確實難過了好一陣,不管三妹是真的變成了石頭,還是投河自盡或是遠走他鄉,都減緩不了阿秋和阿立的痛苦。最後,阿立決定出家當和尚,阿秋也同意一道出家。
  • 今天,李小牛和劉三妹再次重逢,也還是“歌”的緣分——因為張偉望歌聲遠揚,老漁翁才會請他來唱,才會有破鏡重圓。真是生離死別都為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