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易:從中國網站集體的技術維護說開去

平易

人氣 13
標籤:

【大紀元6月6日訊】今天是 「六四」事件的二十週年紀念日。在國外自由網站上,人們以不同方式從不同角度對這一事件進行回顧和反思,表達了對歷史應有的尊重與敬意。然而在國內網絡中卻出現了甚為可笑的一幕。許多知名網站,尤其是網民參與交流較多的論壇,均不約而同的以「技術維護」為名,關停網站或暫停言論發佈功能。這種截然的對照,不禁引起我們對國內網絡自由的關注。

網絡上大致可以劃分為這樣三個主體:網絡監管者、網站經營者和普通網民,三者之間博弈的焦點就是言論的自由成度。相對於其他信息媒介,網絡的言論自由度較高,但在近年中共統治者的嚴厲監管打壓下,公民在網路上的言論自由受到了極大的破壞。這次國內網站的「自覺維護」就是一個深刻而典型的例證。

中共統治者從其執政之初就全面的控制了國內各種媒體,並利用這方面的壟斷,加強其對民眾的政治與精神控制。半個世紀以來,中共的歷次運動都是在中央決議和媒體社論的雙重鼓動下開展的,而對無辜民眾的歷次鎮壓,最後也都是通過媒體進行粉飾和矇騙。國內的各種媒體已成為中共謊言的淵藪,亦是中共進行恐怖統治的有力工具。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網絡在國內出現並普及,由於其自身的特點,網絡迅速成為最為自由的言論發佈與交流媒介。中共統治者由於技術能力的限制,無法像控制其他媒體那樣完全操控網絡,但出於對自由言論的恐懼,一直以來都不遺餘力的對網絡言論進行監管和控制。一方面,從技術層面加強對國內網絡的控制,例如斥資幾十億建立所謂「金盾工程」加強網絡封鎖和網絡內容的監視。另一方面,通過多項網絡審查規定,對國內網站施壓,限制信息的自由發佈和交流。網絡中確實傳播著大量色情信息,對於這方面的監管是合理的,但中共的網絡審查卻實實在在的是打著「創造互聯網健康發展環境」的旗號,行控制言論打壓異己之實。例如,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2004-2005年中國互聯網過濾報告》中指出,在大陸,不能登錄的色情網站只佔在10%左右,也就是說,90%的色情網站可以登錄,但是要登錄藏獨、六四等政治性網站則是十分困難。

中共作為網絡監管者,其作用的主要對象,或者說其實行監管的一個重要途徑,就是施壓於網站經營者,必要時進行直接的行政干預,不僅要求國內網站逐步形成所謂「自我審查、自我監管」的恐怖氛圍,還要使各網站成為其過濾信息、控制打壓國內自由公民的工具。2004年師濤因通過雅虎郵件向國外網站轉述了一份政府文件內容而獲罪,這一事件的整個過程,全面的揭露了中共控制媒體言論,利用網絡打壓異己的醜陋行為和邪惡用心。

2004年4月2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聯合下發了11號文件《關於當前穩定工作的通知》,師濤所在單位湖南《當代商報》的領導口頭進行傳達。文件中稱,海外民運人士有可能在六四15週年紀念日期間回中國大陸,會對社會穩定帶來影響。這份通知還要求各媒體單位不得報導有關六四事件、法輪功和普通群眾群體上訪等內容。師濤通過他的個人雅虎電子郵件,把文件內容摘要寫給海外的網站《民主通訊》發表。事後,中國官方脅迫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提供用戶的個人信息,以此找到並在未出示任何文件的情況下逮捕了師濤本人。後經中共法院判處,師濤獲刑10年。

在這一事件中,中共的醜陋嘴臉一覽無遺,而過程中另一個值得重視的就是雅虎香港網站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作為一個有影響的門戶網站,在提供電子郵件個人服務的同時,亦有責任對於網站中的個人信息進行保密。然而雅虎香港公司卻在中共的壓迫下,透露了用戶個人信息,直接導致師濤人身自由的喪失和個人權益受到傷害。中共也恰恰是通過對網站經營者的控制,來達到監視公民網絡活動的目的,迄今已有多起中國公民因網絡言論而遭監禁刑罰的事件發生。

現在中國國內網站普遍受到來自中國官方的監控壓力,歷次審查規定都直接作用到各個網站經營者身上。對於難於控制的網站,中共會通過政治強力手段予以關停,通過這種「殺一儆百」的手段使網站經營者和網民大眾「人人自危」。例如,2004年在當時大學生中較富影響力的一塌糊塗BBS被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強令關閉。一塌糊塗BBS由於其較為民主自由的討論環境受到廣大高校學生及畢業生的歡迎,短時間內發展成教育網中知名BBS,其間,對於香港基本法23條、非典、孫志剛事件等國內國際熱點事件進行過熱烈自由的討論。一塌糊塗BBS很快引起了中國官方的注意,從2002年開始多次被迫整頓,但最終仍然在開站五年後被強制永久關閉。這一事件在當時中引起極大反響,為壓制網絡上公民的不滿,一時間一塌糊塗被定義為過濾詞彙。除此之外,很多網站(尤其是公民發表言論較多的論壇、博客)都受到中國官方的壓力。網站經營者在掌握一切行政、暴力工具的統治者面前,為生存計普遍選擇了屈從,主動的禁止討論一些敏感話題、刪除自由言論。年復一年,當時間再次駛抵六四紀念日時,國內網站經營者們都預想到中共官方無疑又要進行嚴厲的網站監察,或是出於明哲保身、或是出於無言的反抗,許多網站不約而同的選擇以「技術維護」為由停站整頓。這種「自覺」的維護,仿如一幕惡搞的「行為藝術」,把當今中國網絡的現狀體現的淋漓盡致,中共鉗制國內網絡言論的卑劣行徑也在這種冷幽默中畢露無遺。

部份人或許感覺現在網絡控制成度越來越寬鬆了,人們也越來越多的在網上抒發對現實社會問題的意見,例如近日國內的「杭州飆車案」和「鄧玉嬌案」都在網上受到了廣泛的討論,甚至某種成度上影響了現實案件的處理進展。但如果有人以此來標榜國內網絡言論是如何自由的話,則是大謬不然。豈不知中共向來都是以次要問題上的妥協來換取對其根本統治的維護,用中共自己的話說就是「抓大放小」。像杭州飆車案這種地方案件,對於高層統治者可說無關痛癢,較為公正的案件處理不僅是政府應盡的責任,而且還可以此來迷惑、迎合大眾,中共何樂而不為。然而在一些重大社會問題上,中共何嚐又曾鬆動過半分。國內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已近十年,至今國內仍不斷有學員遭到非法逮捕和勞教,然而在網絡輿論中卻對這樣大面積的迫害隻字不提,彷彿社會真的如中共粉飾的那樣和諧。六四事件已時過二十年,稍知掌故者皆洞之真情,但中共除了掩飾還是掩飾,何曾允許網民公開議論,更遑論正視歷史了。中共的統治是建立在謊言和恐怖控制之上的,是天生與言論自由相牴觸的。在國內網吧,上網需要出示身份證,這項規定雖名為限制未成年人上網,實則很大成度上是為了加強對上網人員的監控。即使在網絡上,公民們也無法找到自由發表言論的空間,許多涉及國內社會政治陰暗面的言論都會遭到禁言。久之,如同網站學會了「自覺維護」一樣,人們也養成了「三緘其口」的良好習慣。為了表達人盡皆知的事件或者詞彙,各種滑稽的表達方式相應出現,例如,「和諧」被說成「河蟹」、「水產」,「六四」被說成「八平方」等等,畸形的詞彙反映了國內畸形的網絡環境。

如今,國內的網絡輿論環境萬馬齊喑、沉寂死悶,中共的統治無疑是造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原因,但反過來想想,是不是我們每個普通網民也在過程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呢。網站為利益為存續而屈從統治者,甚至願成其工具,普通網民也為免惹禍上身而附和,不敢仗義執言,長此以往,恐怕網絡天生的自由不日也會喪失殆盡。古人可以秉持「富貴不能淫」,今者也有法輪功學員為堅持做好人的信仰而寧受牢獄之苦。那麼國內的網民在慨歎網絡與社會自由受到破壞的同時,是不是也應該力所能及的有所作為呢。其實不需要每個人都一定挺身而出,有時網絡上一句主見一句聲援都可以為正義增添一分力量。如果許多人都能從自我做起,從小事做起,那自然會收到聚沙成塔的效果,社會的改變也就變得不那麼遙遠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孫寶強:「六四女暴徒」寫給6.4的祭文
曹長青:六四悲劇和知識份子的責任
拒絕遺忘 墨爾本民眾紀念六四二十週年
六四20周年 倫敦亞非學院舉辦研討會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奧運場怪事:中共體育政治玩過頭
【馬克時空】SpaceX星鏈8月再升空 半年後覆蓋兩極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