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劍 : 三退革命光復中國(中)

存中劍

人氣 1
標籤: ,

【大紀元7月7日訊】自從1927年中共在蘇俄反華勢力的扶植下發動武裝叛亂以來,這個流氓恐怖組織和中國人民之間就一直處於事實上的戰爭狀態。即使在1949年國民政府剿匪戡亂失利,大陸淪陷之後,60年來中共邪黨也從未結束這場戰爭,從未放棄過對人民的殘酷殺戮和瘋狂掠奪,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每隔幾年就要對人民發動新一輪「戰役」,其根本目的是為了以無辜群眾的生命為代價製造流血恐怖氣氛,脅迫廣大中國人民屈從於它的暴政,以維持和鞏固中共邪黨的國家恐怖主義政權。

尤其在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以及1999年開始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軍事化的國家機器更是將這種對無辜群眾的野蠻「戰爭」發揮到淋漓盡致。造謠、誣陷、綁架、槍殺、毆打、集中營、酷刑、強姦、性虐待、活摘人體器官……,就連戰爭中都沒有出現的殘忍和暴虐卻在「中華盛世」、「和諧社會」等幌子的掩蓋下不斷地發生著,反覆地重演著,這是一場更卑劣、更殘酷的戰爭,更確切地說,這是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反社會、反人類的殘暴獸行。

這場持續近一個世紀的針對中國人民的戰爭極大地助長了中共邪黨的獸性,時至今日,共產黨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圈地毀屋、橫徵暴斂、欺男霸女、摧毀道德,中國歷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個如此貪婪、殘暴、邪惡的政權,中華民族也從來沒有淪落到今天這麼險惡的境地,整個中國社會正在邪黨不計後果的瘋狂洗劫和破壞下全面崩潰。在表面上,共產黨不惜揮金如土,與海內外的政客奸商、文痞戲子沆瀣一氣,盡力粉飾塗抹虛假的繁榮和太平,卻全然不顧已經幾乎被他們掏空挖光的社會根基和廣大中國民眾的深重苦難。

這正是:妓女不知亡國恨,鳥巢猶唱好日子。

「為雪國恥身先去,重整河山待後生」。中華民族的前途命運就取決於中國人民和中共邪黨之間這場世紀之戰的勝負。在我們的身後,是中華民族五千年來所有為國捐軀的英烈、所有可歌可泣的歷史給我們留下的這份沉甸甸的基業,在我們的面前,是我們所有中國人天真無邪的孩子、我們的子孫後裔千秋萬代的幸福,所以我們無路可退,所以我們別無選擇。既然中共邪黨已經把我們置之死地,我們惟有萬眾一心、同舟共濟,打一場滅共救國的人民戰爭。非如此不忍遺子孫以華夏之業,非如此無顏見祖宗於九泉之下,非如此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這是一場艱難的戰爭,然而這更是一場中國人民無論如何要打贏的戰爭。既然是這樣一場事關國家興亡、子孫安危的戰爭,我們就必須對戰爭的性質有一個深刻的理解,對戰局的走勢有一個正確的把握,對克敵制勝的關鍵做到瞭然於胸。然後方可因時制宜、因地制宜,運千變萬化之妙於一心矣。

首先,就這場戰爭的性質而言,是一場滅共救國的人民戰爭。

其次,就本次戰爭的概念而論,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我們不能再沿襲過去那種狹隘的觀念,認為只有槍炮齊鳴、血肉橫飛的場面才是戰爭,認為只有從肉體上把敵人消滅才是戰爭,認為只有掌握了軍隊才能發動戰爭,這些都是以往陳舊的、過時的認識。

從最近幾年的戰爭中我們可以看到,隨著現代科技和傳播手段的進步,戰爭的殘酷越來越多地如實呈現在世人面前,也越來越受到來自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的強大抵制和壓力,和平、非暴力是當今世界的主流。通過大規模內戰來改朝換代的方式已經不合時宜。而且,從近年來各國政權更迭的情況看,無論是當年蘇聯和東歐的天鵝絨革命,還是最近幾年的顏色革命,無一出現大規模衝突和流血,民心的向背和民意的表達已經成為左右政局、決定勝負的關鍵。因此,從本質上說,這次的人民戰爭,實際上就是爭取民心和民意的戰爭。

中共邪黨的無比貪婪和殘暴已經讓它愚蠢地徹底輸掉了民心的戰爭,當前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在繼續擴大民心的戰果之外把主要力量投入到民意的戰爭,也就是鼓勵人民勇敢地公開表達他們拋棄邪黨、擁抱新中國的意願。民意的表達是這場戰爭勝負的關鍵。

中共邪黨已經徹底喪失了人心,這種形勢已經越來越明顯,所有人都能感覺得到。然而為何邪黨政權還沒有垮呢?這裡有三大因素。

其一是我們整個民族非常內向的性格,這和中國歷史上的儒家文化有關,然而更大程度上是過去六十年來中共邪黨暴政之下的紅色恐怖所造成的人人自危的結果。在過去的反右、文革等歷次迫害中,邪黨刻意製造親人朋友同事之間互相告密、互相出賣的惡劣風氣,嚴重敗壞社會道德,以至於告誡孩子不要信賴他人、不要對別人暢所欲言已經成為當今中國家庭的基本教育內容之一。如今中國社會各類欺詐橫行、嚴重缺乏誠信,人和人之間的關系空前緊張,這一切都與中共邪黨對社會人際關係的破壞有著直接的關係。因為這個邪黨知道自己幹盡了壞事,生怕人民團結起來推翻它,所以就險惡地極力在中國社會製造人與人之間的緊張和對立。因此現在中國社會雖然從上到下都在罵這個邪黨,可是卻缺少公開的表達。絕大多數中國人私下都在罵共產黨,可是在公開場合卻彼此默不作聲,對他人抱有根本就不必要的戒心。

相比之下西方人的情感表達就很直接,有什麼說什麼,儘管當時蘇聯和東歐在共產黨的高壓統治之下同樣沒有言論自由,可是他們許多人就敢於公開表達對共產黨的鄙視和否定。許多中國人只看到蘇聯和東歐的天鵝絨革命彷彿一夜之間就成功了,然而卻沒有看到在這之前就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公開表達自己的意見,沒有這樣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就沒有今天的中國人所羨慕的東歐天鵝絨革命的成功。因此僅有民心向背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民意的表達。

其二是中國人過於看重軍隊的作用。這裡既有邪黨「槍桿子裡出政權」的流氓政治邏輯的影響,也有二十年前六四大屠殺的慘痛經歷給中國人心中投下的濃重陰影,更主要的是大多數中國人,包括不少反對邪黨獨裁的民運人士並沒有意識到時代的發展、社會的變化已經極大地淡化了軍隊的作用,極大地削弱了軍隊左右政局的能力。二十年前,中國還是BP機的天下,有多少人用手機啊?可是現在誰還在用BP機,農民工都普遍的人手一個手機,手機有啥稀奇呀?現在早已經不是沒有BP機就辦不成事的時代了,同樣也不是沒有軍隊起義就革不成命的時代了。近年這麼多顏色革命,有多少是靠軍隊起義才成功的?無一例外的都是因為民心的向背和民意的表達而成功的。即使是當年羅馬尼亞的七日革命,軍隊不也是受到強烈的民意感召而倒戈起義的嗎?所以這場人民戰爭的重點在於爭取民意的表達而非軍隊的倒戈。軍隊不也是群眾中來的嗎?有了強大的民意,軍隊自然會跟人民走,就在於民意的表達廣泛不廣泛,強烈不強烈。

其三是中國文化過於看重出人意料的事件,太多的人期待奇蹟,期待畢其功於一役,而忽視了腳踏失地、扎扎實實的工作。《三國演義》是文化史上對中國人影響最深遠的著作之一,尤其是對政治軍事權謀鬥爭影響之大,可謂無與倫比。這種影響已經深深地滲透到中國人的思想意識之中,以至於一旦涉及到政治軍事權謀鬥爭,中國人思想中就會有意無意地用《三國演義》中的邏輯、觀點和思路來思考,而《三國演義》一書除了展現「義」的內涵之外還側重於從權謀的視野來詮釋當時層出不窮的政治軍事鬥爭,因此讀者往往以權謀的勝負來解讀這段歷史中鬥爭的結果。尤其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兩大以少勝多的戰役──官渡之戰和赤壁之戰在《三國演義》中完全是權謀決定勝負,而忽略了原本弱勢的一方在劣勢中所表現出來的巨大勇氣和不拔的堅韌,這就使得後世的中國人、尤其當前整個急功近利的中國社會表現得心態非常浮躁,方方面面,人人都想出奇制勝、畢其功於一役,而往往忽略了固本培元、穩紮穩打,這也是當前滅共救國的人民戰爭欲速而不達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國的傳統兵法謀略講究的是「以正合,以奇勝。」可是一旦無法「以奇勝」怎麼辦,不就需要堂堂正正地打攻堅戰,以正勝嗎?如果一個民族的軍事思想長期過分依賴「以奇用兵」,部隊的戰鬥力勢必會打折扣,真正到了需要肉搏血拼的關鍵時候,反而不行了。

當初成吉思汗麾下的蒙古騎兵可謂當世戰鬥力最強的野戰部隊,其野戰時勢若暴風驟雨,銳不可當,可是在攻堅戰中照樣一板一眼、穩紮穩打,絲毫沒有畢其功於一役的浮躁。成吉思汗西征時打過不少艱苦卓絕的攻堅戰,尤其以撒麻耳干和玉龍傑赤這新舊二都更是堪稱固若金湯,面對那樣堅固的防禦成吉思汗根本就沒有動什麼「以正合、以奇勝」的腦筋,而是按部就班地掃清外圍、因糧於敵、集中兵力、一個堡壘一個堡壘地攻佔,一個街區一個街區地爭奪,在毫不鬆懈地穩步推進中贏得攻堅戰的最終勝利。

當初毛魔頭以秦始皇自居,處處傚法虎狼之秦的暴政。然而出來混,遲早要還的。什麼樣的開頭,就已經注定了什麼樣的結局。邪黨走到今天這一步,早已是「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過秦論》),人民已經佔據了戰略上的主動,而邪黨無論表面上如何咋呼,如何虛張聲勢都無法掩蓋其江河日下、日薄西山的頹勢。然而中共邪黨畢竟還掌握著龐大的國家機器,霸佔著所有的國家資源,它還要作困獸之鬥。所以我們既要對前途充滿信心,從戰略上藐視邪黨,又不能對這個邪惡至極的流氓集團掉以輕心,在戰術上還需要重視它。

中共邪黨也已深感末日將至,所以他們處處防微杜漸,時時嚷著要「維穩」,表現上是格外的瘋狂和囂張,實質上是萬分的恐懼和憂慮。在當前這種形勢下,我們不宜將勝利的希望寄托在軍隊的起義上,而是應該將工作的重點放在鼓勵民意的表達上;更不應該將勝利的希望寄托於「畢其功於一役」,而是應該學習成吉思汗西征的寶貴經驗,靜下心、沉住氣,穩紮穩打、其徐如林,步步為營地向前推進。凡進得一步,我們施展的空間就多一分,邪黨騰挪的餘地就少一分。正如先哲所言:「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潭,蛟龍生焉」。「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捨」。只要我們注重實效,鍥而不捨地穩步推進,一旦過了臨界點,邪黨自然土崩瓦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個臨界點具體在哪個位置,可是我堅信只要我們沿著正確的路線穩步前進,就一定能夠到達勝利的終點。而且我能夠感覺得到,這個臨界點已經不遠了。

目前而言,最重要的是選擇一條正確的路線,然後排除一切干擾,勇往直前。因為路線最重要。就連毛澤東自己也承認:「人多,槍多,代替不了正確的路線。路線正確就有一切,路線不正確有了也可丟掉。」 無論起初如何弱小,只要路線正確就可由小變大,由弱變強。無論當前如何強大,只要路線錯誤就會由強變弱,甚至滅亡。

那麼如何來選擇正確的路線呢,那就需要由實踐來檢驗,用事實來證明。2004年底,中共邪黨的死刑判決書《九評共產黨》問世,隨後不久一群法輪功學員發起了三退運動,號召所有曾經加入過中共及其所屬團、隊組織的中國人退出這些組織,以此徹底決裂並拋棄在中國掌權長達半個多世紀的中國共產黨。在當時看來,這些行為無異於一隻蝴蝶在拍動它弱小的翅膀。可是時隔四年,到了2009年7月,已經超過了五千六百萬人,而且還在不斷迅速增加的三退人數讓全世界看到了一個現實社會中最真實的蝴蝶效應。這個蝴蝶效應所掀起的強大颶風正在改變著中國。要說有奇蹟,這就是最偉大的奇蹟;要說有天意,這奇跡背後那只看不見的手就是天意。

中共邪黨掌握著所有的軍隊、警察、特務、財政、外交、宣傳媒體等一切國家機器,過去這個邪黨要打倒誰,包括國家主席在內,誰能挺過三天呢?可是從1999年7開始到現在,已經將近整整十年了,為什麼法輪功還依然屹立不倒,反而越發氣勢如虹呢?為什麼這個窮兇極惡的邪黨殘酷迫害了法輪功十年,沒有把法輪功迫害倒,自己反而風聲鶴唳、搖搖欲墜,反而快不行了呢?共產黨不讓人相信神佛的存在,不讓人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規律,也不讓人相信有天意。可是法輪功告訴人們神佛是存在的,告訴人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還告訴人們「天滅中共,天祐中華」是天意。究竟是相信共產黨還是相信法輪功,每個人都是有理性的,每個人都可以自己去判斷。

如果法輪功所說的是正確的,那麼《九評共產黨》的背後就是天理,三退運動的背後就是天意。誰要是罔顧天理、對抗天意,誰就是逆天意而行、逆歷史潮流而動,過去叫作「大逆不道」,現在叫作「反動」。

反之誰要是致力於傳九評、勸三退、解體中共,誰就是在順天意、應人心,為自己和國家奠定美好的未來。《易經》曰: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湯武為何能開創那麼偉大的功業?無非是因為順乎天、應乎人而已。

在過去的四年裡,三退在中國是一股洶湧的潛流,然而現在,該是讓三退成為一片澎湃的大潮的時候了。在過去的四年裡,三退在中國是地底翻騰的岩漿,然而現在,該是讓三退的火山壯觀地噴發的時候了。在過去的四年裡,三退是一場運動,是中國人自己的「大覺醒」運動。然而現在,該是讓三退升級為一場革命的時候了!該是以三退革命解體中共,以三退革命光復中國的時候了!

只要有更多的中國人以公開張貼三退聲明的方式表達對暴政的反抗和對邪黨的唾棄,即使是以化名三退,也足以鼓舞越來越多的民眾站出來與中共決裂,足以風發正氣、震懾邪惡,足以讓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看到大勢所趨、人心向背,這種越來越強大的民意表達必將形成一股通天徹地、勢不可擋的歷史潮流,將中共邪黨政權連根拔起,將中國帶進一片柳暗花明的新天地。在這新天新地,有義在其中。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張傑連:中共正處歷史上最虛弱的時日
茫茫四海人無數 何處覓真福
敬紙:孔子除妖
《九評》破迷霧 聽神召喚 三退自救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時事縱橫】拜登就職 國會躺百兵 疫情超嚴峻
【財商天下】馬斯克對決扎克伯格 挑戰數碼霸權
【新聞大家談】德州查科技巨頭 中共吹防疫遭批
【西岸觀察】楊安澤選紐約市長 再提發錢政策
【思想領袖】格雷內爾談大選爭議與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