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麟:中國的改革是如何悄悄變質的

《中國改革的得與失》書評

徐天麟

人氣 4

【大紀元9月7日訊】《中國改革的得與失》是一群學者的論文集,行文比較學究氣,就其內容而言,不僅僅談論改革之得失,也在談政治經濟,社會結構,文化的變遷。

為什麼要改革?為了擺脫毛澤東時代遺留的貧困,為了改造頻臨破產的國民經濟,求富民強國。「一部份人先富,然後帶領全民致富」口號是動人的,是得民心的。但不久口號就悄悄變成了「發展是硬道理」,內涵也變成了富國強兵,帶領全民致富的內涵悄悄的隱去了。在悄悄隱去「帶領全民致富」的背後發生了什麼?那是中共當局的老謀深算:宣佈土地國有,這是公有制殘餘的邏輯延伸。鬧得民怨沸騰的圈地拆遷,這種獵奪的特色是貪官奸商文痞三勾結的範式進行的。應該說,早期文人並未進入這種骯臟勾結之同盟,是在官商勾結獵奪民財制度化的過程中,知識份子中的多數才被收買--相信學者是能夠思考的,看得出這種瘋狂的圈地拆遷背後的把戲。文痞的卑鄙在於用他們的小聰明去論證這種獵奪來的骯臟金錢的合理性。這類惡劣的把戲初始可以欺騙農民小市民,未必騙得了知識份子。如果說農村的圈地,為了現代化,一個土地國有便可以基本搞定,城市就沒有那麼簡單,小市民比農民或多或少見過點世面,光靠舊城改造,公共利益的抽像大帽子是不行的,他們懂得用殘缺的法制來抗衡。他們會去找律師,接近城市的農民亦會效法。

為了開放,為了吸收外資,法律即便殘缺不全,也得印刷成文以裝門面,中共當局已經不再是毛澤東時代的流氓,有點紳士味道了。雖然政治依舊專制,畢竟在經濟領域裏引進了自由市場機制。經濟起飛了,全世界的學者都在談論中國奇蹟。但也出現了嚴重的環境污染和貧富兩極分化。基層政權黑道化,道德一瀉千里。

民間流傳這樣一句話:中央的經是好的,被地方和尚念歪了,許多冤民成為訪民是基於對於中共中央的信任,然而,上訪的結果是絕大多數被打回地方,且倍遭打擊報復,何也?何清漣等學者用官方的統計,雄辯的證明政府是這場邪惡掠奪背後的主角,它指揮參與或縱容暴力拆遷。河北定縣,陜西榆林,廣東番禹大石村,湖北歸娣均是如此。官匪一家已成眾所周知的事實,這僅僅是黑箱作業已經曝光的部份!可微妙的在於,中央為何總是若明若暗,睜一眼閉一眼?為了維護國際形象,為了不承擔法律責任,並增強恐怖效果。維權上訪屢遭挫折甚至使弱勢群體懷念毛澤東時代?何也?

改革開放確實達到了富國強兵的目的,與此並存不悖的是,貪官奸商文痞三勾結掠奪導致的制度性腐敗,農業半破產,官匪一家,貧富懸殊,西方把這種制度性綜合症叫做拉美病。用另一種方式敘述叫做新極權時代的三化:政府行為黑道化,公共權力私人化,政治暴力公開化。新極權時代是後極權時代對於以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為代表的極權時代的回歸,更具欺騙性。事實上,在言論信仰的自由方面,比希斯毛時代不曾有尺寸之進。旨在鉗制言論信仰自由的集中營在中國變成了各色各樣的勞教營轉化班。

如果說毛澤東思想中有共產主義的烏托邦詩意理想的話,鄧小平理論就剩下既無詩意亦無哲學高度的貓論和摸(著石頭過河)論,江澤民的三代表如今是民眾嘲笑的對象,「穩定壓倒一切」設在不侵犯貪官奸商文痞同盟既得利益的白線之內,在民怨沸騰,退黨大潮洶湧的今天,胡錦濤不談和諧社會又能談什麼?末世景象短線行為比比皆是,資金外移便不再考慮經濟高速發展的環境成本,中國當代三邪(貪官奸商文痞)移資形成的加州洛杉磯二奶村裏,森林瀑布與中原逐步逼近京畿的沙塵蘇州河的污水形成鮮明的對照,叫人何以為情呢?

如果說,毛澤東時代的《白毛女》曾為共產黨騙得幾百萬農民炮灰的話,當代的電視連續劇《我們走在大路上》和《誰主沈浮》正在以最富創意的微妙誤導欺騙麻木人民。二劇的作者想幹什麼?

《我們走在大路上》故意歪曲改革開放的環境,把中共極權由於自身缺陷而逼出來的改革開放說成是在資本主義虎狼世界環視下的救亡圖存之舉,說白了,改革開放的起因不是民族危機,是中共自身的危機,是中共黨魁荒唐的大躍進狂熱的後遺症。八十年代的中國根本不存在亡國危機,信仰破產而來的亡黨危機倒是真。這裏作者巧妙地把中華民族和外來的幽靈中共混為一談。劇中有一段旁白特別動人:「我們是姐妹兄弟,我們是一個家族,我們是一個血緣,是曠野上的一趟車,是苦海中的一條船,握著她的手,不管他智商多低,不管他能力多差,不管他模樣多慘。我們是一個血緣,是曠野上的一趟車,是苦海中的一條船….」炎黃子孫和馬列門徒根本就不是一個家族,一個血緣!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和中共的六十年暴政豈能混為一談!五千年文明的精華乃道儒之真忍以及佛家的慈悲,是道德,中共黨文化的核心恰恰是不設道德底線,豈可同日而語!與此並存不悖的是當局對於四大自由,即四項基本人權(言論信仰,免於匱乏和威脅)的普世價值的否定。說是一趟車,一條船或許倒是事實。中共想方設法要把中國人民和自己綁在一起,繼續其欺騙惡行,車向何方?是強國夢的輝煌,還是毀滅?貪官橫行民怨沸騰是事實還是誇張?六千萬三退是大紀元造謠還是真實?

《誰主沈浮》的馬屁赤裸裸地把中國當代制度性的腐敗淡化成個別官員的偶然行為。劇中最嚴重的經濟犯罪是1998年銀川市長錢惠人為私人目的挪用了三億資金,讓一家民營企業「綠色田園」完成資產重組,資金很快回歸,還被其戰友在省長的支持下挖了出來。市長違規,省長堅持公義!以此類推,中央更沒問題。「少數人先富必能帶動全民共富」的政治共識為何不再動人?平民對於社會不公正的回答是一年十幾萬件的維權抗暴,是超女們不經意的嘲笑,是鄧玉嬌護貞操刀!電視劇中的主人翁白原崴表明堅決不走官商勾結錢權交易之路恰恰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之不打自招。

三首民間流傳打油詩頗有新意。

第一首詩云:讀口號,識嬗變,共識已破產,承諾俏無跡!

第二首云:三邪盤剝主人翁,貪官奸商勾文痞。改革初衷今何在?十萬維權解心疑!

第三首:圈地拆遷肥三邪,小民哭傻無人理,公私化幻六十年,叫我怎能再信你?(在共產的名義下把地主資本家的私產化公,在改革的名義下把國家共產化私,前三十年基調大體是私化公,後三十年基調是公化私若把這三首詩合在一起,倒像是勾勒出了這三十年改革開放的歷史主線。至於口號,國家角色,社會結構之嬗變,貪官奸商文痞如何三勾結掠奪導致的制度性腐敗,農業半破產,官匪一家,貧富懸殊,社會犬儒化,毛澤東情結之潛動,毛時代主人翁之沈浮之統計依據及各類百思不得其解的矛盾現象之解讀,那就要耐著性子去讀原著了。此書初讀有點沈悶,但只要你耐心地讀下去,就會越讀越有味。

若你對於大部頭書不感興趣,你可單讀某一章節,因為每一篇論文都是一個獨立的話題,若是希望深化對於春經濟現象的認識,請讀程曉農。若你僅僅對於熱門話題感興趣你可以選其中一位作者,如對於聖人清官寄予希望,讀何清漣就可以了;若對於超女現象困惑,不妨讀一讀徐賁;若對於大鍋飯依舊懷戀,可讀李朝輝,若想知道舊時的主人翁如何衰變為弱勢體,王力雄就會給你答案,如此等等。

(欲購此書,請打電話給博大書局 1-888-268-2698,或網上購買 www.broadbook.com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家中炸油怎辦?衛署:撈油渣  放冰箱 
三峽工程 中國可能的下一個512大地震
【新紀元】謝田:金磚四國的成色和內應力
油炸油案件持續延燒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華裔媽媽比較中美文革 語驚四座
【新聞看點】逾6成病患延誤治療 廣州瞞疫情?
【時事軍事】美國核潛艇 悄悄主宰海洋67年
【直播】G7峰會結束 拜登召開記者會
【大話西油】文藝復興第四傑:威尼斯畫派提香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