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在今年一季度僅剩40天之際,中共衛計委為了儘快大面積復工、開學,大力操作「新增病例15天連降、零增長的省份增多」,以此來表示疫情防控形勢緩和,不料監獄系統的疫情卻接連爆發。
武漢肺炎肆虐期間,新聞媒體的首要職責是什麼?當然應該是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以反映疫情防控中存在的問題為重點。但中共卻下令媒體大肆宣傳所謂的正能量,不准報導負面消息,把問題都捂著,將喪事當喜事辦。
2月18日,一位身處武漢疫區前線的中共黨員官員,冒著風險在網上發文,曝光了當地疫情防控中存在的諸多問題,戳破了中共自我營造的抗疫正面形象。很快,這篇文章就被刪除。
應勇、王忠林被調至湖北,履新已一週。陸媒密切關注新官,報導中不乏讚美之詞。應、王二人都強調要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不過......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新年期間延燒至今。中國新年後復工時間也從1月31日一延再延,迄今(20日)不過是全國復工第十天,仍有許多地區尚未完全復工,但復工的廣東、北京各省卻相繼傳出多起工作場所出現遭感染的武漢肺炎患者。 因復工而出現武漢肺炎疫情的公司全體員工緊急停班、進行隔離,儘管中國疾病控制中心派人上門進行...
武漢肺炎瘟疫給中共內鬥提供了一個舞台。從武漢官員到習相互甩鍋,從中央要求復工到地方紛紛封城,從湖北省市一把手更換到全國「兩會」推遲召開,從新冠病毒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的陰謀說到「習明澤」 發文,高潮迭起。
冬春之交,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蔓延全國,乃至30個國家和地區,對14億中國人的生命安全,構成嚴重威脅。100多個國家或地區,對入境旅客,特別是中國旅客,採取管制措施。中共正陷入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中。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醫療物資緊缺,近日竟發生地方政府搶口罩事件。陸媒報導,重慶市向雲南省廠商緊急採購的一批口罩,半路被大理市官方攔截徵用。重慶事後還發文向大理討要未果。
曾率先發布武漢疫情信息而遭當局「訓誡」的武漢醫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7日去世。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很快引爆到微信和微博圈,並上到熱搜榜首。李醫生的去世點燃了新一輪公眾對中共隱瞞疫情的憤怒海嘯。中共緊急控制相關輿論,熱搜被一步步撤下。
湖北武漢是新冠肺炎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口罩、防護服等用品非常短缺。近期有廣西南寧網民在網上團購一批口罩,當他們從微商手中拿到口罩時,發現是來自武漢的4000隻口罩,竟然發自武漢市總工會,而且包裝盒上寫有「救援物質」。
新冠肺炎疫情繼續肆虐,湖北多個城市自17日開始實施更嚴格封閉式管理,新規嚴禁任何人出門。外出民眾被抓。
湖北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迄今已兩個月。因中共各級政府多方隱瞞,導致中國大陸疫情失控且嚴峻,更持續蔓延全球三十餘國。二月十九日,北京《新京報》以《中疾控論文的新數據:去年12月31日前已有超百人發病》為題,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中疾控)的最新論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進行報導,披露了在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前武漢已有104名感染者,其中...
最近,隨著武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中國,影響全世界,被懷疑是病毒源頭的武漢病毒研究所,一下子成了全球關注的焦點。與之相關的「謠言」也多起來了。這裡著重談三個「謠言」。
《柳葉刀》上的聲明非但沒有洗脫中共合成病毒的嫌疑,反而反證了中共的心虛,而俄羅斯的打臉與美國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代表白宮向北京傳遞的資訊,即「對於病毒來源,中共必須被追究責任」,其實已經在暗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概率非常大,中共遲早要為自己的狂妄和殘酷付出代價。
為了使大量敏感數據(例如,電子健康記錄,政府文件),在十年甚至若干世紀之後,仍能保持可存取性,網際網路(Internet)在進行此類數據通信時,需要長期安全通信通道,這又需要可靠的金鑰分配協定(KDP)。但是,當前使用的KDP並非為長期安全而設計。它們的安全性不是受到量子計算機的威脅,就是在基本上對計算問題的依賴而受到威脅。量子金鑰分配(QKD)協定在信息理...
隨著武漢肺炎的擴撒肆虐,中共高層各方為推卸隱瞞疫情的責任,展開「甩鍋」大戰的第一回合較量,暫時告一段落。從結果來看,習近平取得小勝,但也僅是「慘勝」。
大地沉淪幾百秋,烽煙滾滾血橫流 傷心細數當時事,同種何人雪恥仇
看着醫生、護士命懸一線,中共不施救,反而忙著給他們寫「生死簿」、評「烈士」,這不是來追魂、索命的,又是什麼呢?
來勢凶凶的「武漢新型冠狀肺炎」襲擊全球,各國都全力從事防疫工作。雖有十七年前對抗SARS的防護經驗,但這次恐怕會更棘手,時間會拖得更久,損失也會更大、範圍會更廣,畢竟這是「新型」的,無法沿用過去的方法來對症下葯。
網上出現了許多推理,但是都沒有辦法取證,因為中共絕不允許任何人調查取證。目前佔優勢的推論,是武漢病毒所不小心洩露了新冠病毒,導致大規模傳染。 然而最近又有一個推論,似乎邏輯更嚴密,就是中共準備在武漢向美軍投放冠狀病毒。因為去年10月底,全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舉行,170名美軍運動員參加了比賽。
二月中旬,與北京人大新聞系的校友、資深媒體人士魯難,和台灣資深媒體人、明鏡電視台今天大新聞的主持人薛純陽,一起探討了中共兩會推遲召開,中國一切不知明天;中共/習近平大失民心,是否會下台;中國當前的做法為什麼不符國際規範;中共的數字專制,及華為在其中的作用;日本和新加坡很乾淨,但為什麼疫情那麼嚴峻等問題。其中一個特別討論的話題,就是為什麼美國擔憂中國,但歐洲卻...
蓬佩奧在慕尼黑的演講中特別說明,取勝的「西方」,不只限於地理範疇,而是指任何尊重個人自由、企業自由,及國家主權的國家。
雖然從1月3日起,中共外交部就向美國通報了新冠病毒疫情30次,但美國的撤僑、封關,卻都在1月20日武漢被封城之後。面對中共刻意隱瞞疫情,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美國清醒的最早,動作也算最快,其實還是慢了一拍。
眾所周知,公眾第一次獲知武漢肺炎會人傳人是1月20日,公布這個訊息的是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那麼在這之前有沒有人已經發現武漢肺炎會人傳人,並告知了有關方面呢?
當「大躍進大飢荒」餓殍千里時,有人畫《江山如此多嬌》,把「處處都有餓死骨」描繪成「家家都在畫屏中」;文革浩劫中,到處打砸搶,家庭分崩,少兒成惡棍,有人作詩「萬山叢中戰旗紅,毛委員指航程,光輝照耀天地明」;當武漢封城醫院爆滿、屍體堆放走廊時,央視有人唱「問我國家哪像染病」;當民眾網上披露「方艙醫院」缺醫少藥,像死亡集中營時,央視再次呈現醫務人員、病患及家屬跳廣...
獨裁久恣虐,奴才妄媚悅; 物慾蝕正氣,馬列播妖邪; 活摘興濃處,匪膽包天闕; 寒蟬此俱絕,唯余公權獗。
近日一位資深醫學護理專業人士,根據她多年護理經驗,對新冠病毒的毒性進行分析總結,認為這是一個五毒俱全的超級病毒。
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現居武漢的大陸著名作家方方在1月下旬武漢封城後,發布記錄當地人民在疫情下的生活日記,文章被海內外網友廣為轉發,但她也因此於2月初在微博遭禁言。 據中央社報導,方方在2月16日的日記中寫道:「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
因為系統論強調了需要同時考慮內部結構和外部環境,需要考慮生命和非生命物質的特徵,如生命的繁衍、生死循環,物質的廣延性(material extensiveness)等。因此系統論的認知域應當是一種兼具外向和內向認知的認知域。
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由來已久,早在毛澤東時代,就經常高呼要『解放全人類』。中共更把解放台灣當成解放全人類的起點,幾十年如一日打壓台灣。
共有約 11978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之際,中共放棄人群隔離計劃,要求復工。飯店、景點、商場陸續開業,隨即引來大批民眾扎堆到室外茶樓喝茶、遊景點、聚餐,引發疫情擴散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