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錦句
鳥語蟲聲,總是傳心之訣;花英草色,無非見道之文。學者要天機清徹,胸次玲瓏,觸物皆有會心處。
歲月本長,而忙者自促;天地本寬,而鄙者自隘;風月雪花本閒,而勞攘者自冗。
談山林之樂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厭名利之談者,未必盡忘名利之情。
君子處患難而不憂,當宴遊而惕慮;遇權豪而不懼,對惸獨而驚心。
口乃心之門,守口不密,洩盡真機;意乃心之足,防意不嚴,走盡邪蹊。
善讀書者,要讀到手舞足蹈處,方不落筌蹄;善觀物者,要觀到心融神洽時,方不泥跡象。
大人不可不畏,畏大人則無放逸之心;小民不可不畏,畏小民則無豪橫之名。
風斜雨急處要立得腳定,花濃柳艷處要著得眼高,路危徑險處要回的頭早。
聞惡不可就惡,恐為讒夫洩怒;聞善不可急親,恐引奸人進身。
居盈滿者,如水之將溢未溢,切忌再加一滴;處危急者,如木之將折未折,切忌再加一搦。
毋憂拂意,毋喜快心,毋恃久安,毋憚初難。
日既暮而猶煙霞絢爛,歲將晚而更橙橘芳馨。故末路晚年,君子更宜精神百倍。
山之高峻處無木,而谿谷迴環則草木叢生;水之湍急處無魚,而淵潭停蓄則魚鱉聚集。此高絕之行,褊急之衷,君子重有戒焉。
好利者,逸出於道義之外,其害顯而淺;好名者,竄入於道義之中,其害隱而深。
縱欲之病可醫,而勢理之病難醫;事物之障可除,而義理之障難除。
處富貴之地,要知貧賤的痛癢;當少壯之時,須念衰老的辛酸。
古今中外的聖賢智者都對人的善心進行了高度的評價。西方大文學家莎士比亞說:“善良的心地,就是黃金”;西方哲學家盧梭說:“為人善良和正直才是最光榮的。”中國古代思想家荀子說:“君子養心莫善於誠” ;西方哲學家羅素則說:“在一切道德品質中,善良的本性是世界上最需要的”。
標節義者,必以節義受謗;榜道學者,常因道學招尤。故君子不近惡事,亦不立善名,只渾然和氣,纔是居身之珍。
無事時心易昏冥,宜寂寂而照以惺惺;有事時心易奔逸,宜惺惺而主以寂寂。
我貴而人奉之,奉此峨冠大帶也;我賤而人侮之,侮此布衣草履也。然則原非奉我,我胡為喜?我胡為怒?
能脫俗便是奇,作意尚奇者,不為奇而異;不合污便是清,絕俗求清者,不為清而為激。
念頭寬厚的,如春風煦育,萬物遭之而生;念頭忌刻的,如朔雪陰凝,萬物遭之而死。
交市人,不如友山翁;謁朱門,不如親白屋。聽街談巷語,不如聞樵歌牧詠;談今人失德過舉,不如述古人嘉言懿行。
節義傲青雲,文章高〈白雪〉,若不以德性陶鎔之,終為血氣之私、技能之末。
水不波則自定,鑑不翳則自明。故心無可清,去其混之者而清自現;樂不必尋,去其苦之者而樂自存。
事業文章隨身銷毀,而精神萬古如新;功名富貴逐世轉移,而氣節千載一日。君子信不當以彼易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