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
一些省份的高死亡率,證明了饑荒主要是一種政治現象這一事實。由毛派激進分子領導的這些省份,前些年實際上是糧食淨出口方,如四川、河南和安徽。位於中國中北部的河南省受影響最為嚴重。
1949年前,中共特務滲透到國民黨黨政軍幾乎所有要害部門,幫助中共蒐集軍事情報,為中共顛覆中華民國立下汗馬功勞,但是,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這些中共特務幾乎沒有一個不挨中共整的,許多人被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葛佩琦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1959年3月4日,位於北京城東北角的草嵐子看守所的一個臨時法庭內,被關押1年多、經歷66次審訊的葛佩琦,出庭受審...
這場災難的原因是相當技術性的。在毛澤東的支持下,拒絕遺傳學的蘇聯學者特羅菲姆.李森科(Trofim Lysenko)所倡導的一些農業方法,在中國很能博取人的歡心。他們被強加給農民,結果是災難性的。
多年來,一種迷思在西方很常見:雖然中國遠非一個模範民主國家,但至少毛澤東設法給了每個中國人一碗米飯。不幸的是,事實遠非如此。儘管對農民的索求達史上罕見的程度,但從他的統治開始到結束,每人可獲得的數量有限的食物,可能並未顯著增加。毛澤東及其所建立的制度直接導致了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凶殘的饑荒。
中共獨裁者毛澤東一生娶4個妻子:第一個妻子羅一秀,是父母包辦;第二個妻子楊開慧還沒有死,又娶了19歲的賀子珍為妻;與賀子珍沒有離婚,就又娶了來自上海的三流女演員江青。毛澤東與江青結婚時,一些中共總書記張聞天等不同意。毛說:「如果大家不同意,寧願回家種田去。」 1959年3月26日中午,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正在上海錦江飯店的一個房間裡拉二胡,自娛自樂,飯店辦...
剛剛過去的五月一日這天,中國電影界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在電影《閃閃的紅星》中飾演「惡霸地主胡漢三」的著名演員劉江去世了。他是電影界「五大壞蛋」最後一個去世的,不少人半詼諧半調侃的驚呼:「胡漢三再也回不來了!」
鎮壓機器不停地運轉。1950年和1951年的運動於1952年或1953年被宣布結束,理由很充分:這些鎮壓是如此廣泛,以至幾乎沒有反對者剩下。然而,鎮壓仍繼續進行。1955年,黨發動了一場新的運動,以消滅「隱藏的反革命分子」,稱為肅反,尤其是針對知識分子,包括任何表現出一點點獨立性的前黨員及支持者。
參加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15人,除5人病逝外,大都結局很慘: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尼克爾斯基被槍殺;李漢俊、陳潭秋、鄧恩銘、陳公博被槍殺;周佛海死於獄中;劉靜仁被公交撞倒後不治身亡;何叔衡跳崖身亡;李達在文革中被整死。 李達請毛澤東救命後慘死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爆發。3個月後,1966年8月24日,中共創始人、時任武漢大學校長李...
儘管這些屠殺應該是自下層而起的一場自發運動,但在1950年11月中共軍隊加入朝鮮衝突後的激進化階段,毛澤東認為,個別地和公開地處罰他們是個好主意,稱「我們當然必須殺掉所有應該被殺的反動分子」。但當時的新情況並非土地改革。
1976年9月9日,中共黨魁毛澤東去世,持續十年的文革浩劫被畫上了句號。然而,因為文革造神運動形成的對毛盲目崇拜的後遺症,中共決定仿效蘇共,將毛的遺體永久保存。於是,「造水晶棺、修紀念堂、屍體防腐」這三駕馬車旋即啟程了。
土地改革的關鍵因素是「訴苦會」。地主被叫到全村會議上,在那裡常常被扣上「叛徒」的帽子。(共產黨人系統地將所有地主和真正與日本侵略者勾結的人聯繫起來,且除了1946年之外,很快「忘記」貧農也經常與其勾結)無論是出於對最近變得強勢的這些人的恐懼,還是出於一種非正義感,事情往往開始得非常緩慢,激進分子被迫通過對被告進行肉體毆打和羞辱,來加快這些事情的進度。
中共獨裁者毛澤東手下有一批「御用文人」,替他造輿論。但是,這些人只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用過之後,說拋棄就拋棄,就打倒就打倒,絕大多數沒有好下場。 毛澤東、江青的祕書,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在文革初期,為毛澤東打倒他最大的政敵劉少奇等,衝鋒陷陣18個月。18個月之後,毛澤東說他是「壞人」,沒有審,沒有判,直接關進秦城監獄。 1983年,戚本禹被打...
到共產黨人於1949年在中國奪取政權時,暴力和殺戮已是司空見慣。鄰里之間往往積怨深重,以至政府不得不介入。因此,為建立一個新政權所採取的行動,曾被一度認為是對這種實實在在的暴力的一種反擊。例如,一名地方法官曾下令處決近百位農民,後來他成為彭湃的受害者之一。在許多農村社區,這是一種公認的觀點。
正如共產黨政權統治下的很多時候一樣,對黨內活動分子的鎮壓留下了更多的痕跡,因為這些人懂得如何表達自己的意見,且他們的網路常常倖存下來。一些宿怨在數十年後才得到了結,受害最重的幹部總是那些與民眾關係最密切的人。他們的敵人,其中大多數是為中央機關工作,常常指控他們過分關注當地問題,這無疑導致他們在觀點上有所緩和,甚至可能導致他們質疑自己接到的命令。
1973年10月22日,時任中共公安部長李震被發現吊死在公安部機關大院地下室的熱力管道上,雙膝跪地,身體向後仰著,上衣口袋裡有幾十片安眠藥,地上還撒了若干片安眠藥。 李震之死,非常蹊蹺。據李震的妻子講,1973年10月21號晚,李震接到一個電話,通知他到公安部5號樓會議室開會,李震披了件軍大衣就出門了,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了。這個電話是誰打的?李震要上...
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不斷上演整人、挨整、被整死的悲劇。1962年,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先告發,再揭批,後誣陷,充當毛澤東打倒習仲勳的重要打手。到十年文革時,閻紅彥成了挨整對象,最後被整死。 閻紅彥是「文革」中唯一一個「自殺」的中共上將,也是第一個「自殺」的省委書記。 閻紅彥被中共認定「叛黨自殺」 1967年1月8日,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給時任雲...
1980年8月,意大利著名女記者法拉奇在北京問鄧小平:「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鄧小平回答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他專門談到了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冤案。僅此一案,就牽連138萬多人,打死1萬7千多人,打殘6萬多人。 康生一眼就看出趙健民是「叛徒」 據趙健民回憶:1968年1月,趙健民和雲南省委、昆明軍區的...
毛澤東在其一生中權勢熏天,以至常被稱為「紅色皇帝」(Red Emperor)。鑒於現在已知的其不可預測的性格、凶殘的唯我主義、所犯的報復性謀殺,以及至死方休的放蕩生活,很容易將他比作古代中國(Middle Kingdom)的暴君。然而,他建立的整個暴力體制,遠遠超過了我們在中國可能發現的任何民族的暴力傳統。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上海市五任公安局長都成了中共的階下囚:第一任公安局長李士英,被關押7年;第二任公安局長揚帆,被關押25年;第三任公安局長許建國,被關押7年;第四任公安局長黃赤波,被關押8年;第五任公安局長王維國,被判刑14年。其中,最倒楣的是第二任公安局長揚帆。 1953年底,揚帆突然被免去所有黨政職務。1954年一整年,一直賦閒在家。195...
中共當政70年,發動了50多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整人,挨整,再整人,再挨整,如此惡性循環,一直到今天,沒有誰是安全的。而且這種整人,是冷酷無情的。用中共的術語說,就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 鄧小平的女兒毛毛在《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中,記錄了這樣一個細節:一天清晨,太陽剛剛出來,當時已經癱瘓的鄧朴方,請人幫忙,坐上一個破舊的手搖輪椅,從北京北郊的清河...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12天後,中央文革小組成立,陳伯達被任命為組長,毛澤東妻子江青為第一副組長。中央文革小組是毛澤東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專門害人的組織。陳伯達名為組長,起主導作用的是副組長江青。 中共「最好的理論家」淪為中共的囚徒 陳伯達擔任毛澤東政治祕書達31年之久。1939年,陳伯達調任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辦公室副祕書長...
共有約 177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