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與傳奇
僧人忽然跳到舟上,瞬間身體縮成一尺長,向眾人拱手,說了一聲:「珍重!」,就隨著馳騁的風帆漂流而去。當一陣鼓聲大震,眾人再一看,已經不見僧人蹤影。回首看看几案上的盤杯,也全都消失了。
唐代尚書郎韋蒙之妻許氏服侍公婆至孝,真心修行。許氏曾跟人家說起:「老許家每代都有神仙,都成為上天高真,受到天帝重任。」後來她女兒死後又還陽復生,證實了天國是真的存在,不久母女一起升天。
魏晉南北朝時有個叫王烈的修道人,是河北邯鄲人。他喜好道術,經常服用野生薑和鉛,據說活到338歲時,面容還如年輕人一般。他攀登山峰和險要之處,行步如飛。
十天之後,那棵小樹已長到凌空,金玉會自己飛到他家,寶物自己堆積,非常富有。
(shown)奶奶經常和我們說,做人要重德,要有良心。
民國十三年三月二十九日,雲南僧人具行披上袈裟,跏趺坐在干禾稈上,他左手拿著引磬,右手敲著木魚,面向西方念著佛號,突然身體自放火光。
元曲稱,在天上,蘇東坡身為奎星,「侍玉皇金蓮夜香」。
金蘭之交的犧牲,長年遭到誤解也在所不惜。……他讓左右僕人抬出一個箱子來,箱子裡堆積的全都是歷年所買下的甲君家小縫製的各種繡品,亮閃閃的像新的一樣。
行滿對彌遜:「遜老是老僧的同門師兄。名字上下二字都與您相同。自從我聽說您出任太守後,心中一直存疑。今日觀察您的所言所行,音容笑貌,精神風采,幾乎與遜老無異。您是遜老後身,這又有什麼可懷疑的呢?」
唐憲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進京趕考落第後,到四川去。走到寶雞縣西邊,住進旅舍,忽然聽到痛苦的呻吟聲,便尋聲來到隔壁的房裡,看見一個窮苦的病人。
陳陶(約812年—約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詩人。其詩「無一點塵氣。于晚唐諸人中,最得平淡」[1],《隴西行》為其傳世名篇:「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伶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2]大中時,遊學長安,後隱居南昌西山。有詩集十卷,已散佚,後人輯有《陳嵩伯詩集》一卷。《全唐詩》存錄其詩二卷[3]。
官員一生秉公無私,卻落得絕後的命運,心有不甘的他寫了份奏疏,為己申訴。就在那一夜,城隍爺駕臨,告知了他因由……
清朝大醫家劉奎著作《松峰說疫》,不僅闡述了瘟疫產生的原因,對不同的病症,還講解了具體療法。除了闡述醫理、藥性、方劑之外,他又列舉了一些染疫身亡,又死而復生的例子,以舉證冥冥之中存在的力量,對人命運的影響。
乾隆第一次南巡時,看見御舟前有一婦人,一路相隨。於是,派侍衛登岸詢問。一段早已淹沒的前朝往事,因乾隆皇帝二次下旨,地方官府尋訪到事情本末。至晚清時,外交大臣薛福成也被她的事蹟所感,輯錄烈婦故事,以流芳百代。
程、劉二人,在相隔數千里之外,聞問與音訊都不通、不知,是生是死更難預料的情況下,彼此卻各自矢志貞潔、守義,積三十餘年仍如一日這樣的表現。
享受榮華富貴歡樂數十年,上天等到了這一刻才降災禍來懲罰他,一家遭到滅頂。陳年往事重演了,……借債借得愈久,而所償還的利息就需要越多!
魁星左手拿一個盤子,上面盛著一枚人心,右手拿一把鋒利的刀。他走上前,驟然剖開光旭的前胸,遂即將手伸進去,取出心臟,再將盤上那顆心放入填補。
南方有個大戶人家姓張,家族中有個官員名叫張履昊,喜歡探求長壽之術。朝廷准予他告老還鄉,住在江寧。剛到這裡時,攜帶有白銀160萬兩。
(shown)我母親一生篤信神佛,與世無爭,少言寡語,但卻出語不凡。
李家產婦難產,已經煎熬了二天,腹部奇痛無比,胎兒卻遲遲不落。他們請了醫生催產,醫術用盡,胎兒還是出不來。奇異的是,當眾人趕到寺院,把豬肉吃完後,胎兒才呱呱落地。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撥開偽史的迷霧,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會的天象下,展開了大躍進-大搶糧-大饑荒的劫數滄桑。饑荒餓死人的慘劇,直到1962年才過去,隨之而來的三個天象:把劉少奇和王光美托上雲端,又摔向深淵。
佛法在東漢明帝時期傳入中國後,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廣泛傳播,信佛、修佛的人數越來越多。他們中既有帝王將相、後宮佳人,也有普通百姓。這一時期修佛之人亦出現了不少神異之事,本篇就說說這一時期發生在一些修佛女子身上的神奇事。
在人類的歷史上,疾病不僅能影響個體的命運、決定人的生死存亡,大規模的疫病通常還能改變歷史的前進方向,擊響改朝換代、王朝興衰的節奏,從東方到西方,莫不如此。
唐代茅道安的弟子學了穿牆隱身神通,為何下山遇到韓滉就不靈了?古人學道以修心為先,若是心術不正也不能得到功能的,即使是得到了功能,一旦作了壞事也會被收回去。
晉朝時有一個住在高平(郡治在今山東巨野南)的朱姓女子,其家世代崇奉佛法。一天,她在胡寇入侵時被捋走。有胡人想強占她為妻,她誓死不從。
大唐時期,有一位僧人精通術數。他準確預言了自己不幸的結局,卻無法改變既定的命運;準確預言了一樁婚事,時隔多年終是應驗。
2010年4月28日,一支由香港人和土耳其人組成的探索隊在北京宣布,發現了《聖經》中的諾亞方舟的遺蹟,地點在土耳其東部的海拔超過4000米的亞拉臘山。接受專訪時,探險隊成員說:可以99.9%地肯定,所發現的遺蹟就是《聖經》中的諾亞方舟。
時年十五歲的韓宗琦就這樣匆匆地走了。據袁枚所說,宗琦臨終之前,苦苦吟頌「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他想起往事,明白了他的家是在天宮不在塵。
房屋塌陷,寶塔傾斜,若想扶正,免不了勞師動眾,敲敲打打。中國古代,有不少奇人異士,以精湛高超的技藝,扶正殿閣、房宅。也有人使用神通,扶正了傾斜的石橋。更奇異的是,有木匠刻意造了一座斜塔,憑著西北勁風吹正塔身,可謂神乎其技。
洞房花燭夜,一對新人各自談論鐵簫來歷。二支仙界之寶落入凡間,寄身名流,找到自己的知音。這對夫妻宛如神仙眷侶,了卻世緣後,化仙而去。留下悠揚簫聲,迴蕩天地間。
共有約 368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