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鼠日記

(圖:志清)
倉鼠日記(70)
他們越說越興奮,就拿出毒品來放在錫紙上,點著打火機熏出煙來吸食,他們正好圍坐在監控的下方,一點也不戒備那個東西。

(圖:志清)
倉鼠日記(69)
忽然發生的一件事情打亂了生活的秩序,起因是年齡最小的一個勞動號,一天晚上他突然全身劇烈地抖動,呼吸非常急促,我趕緊穿好衣服,跟著張副班長搶救他,可是他的四肢更強烈地抽搐起來。

(圖:志清)
倉鼠日記(68)
勞動號能夠看著死犯被捆綁的經過,「權子」像一頭活豬被法繩五花大綁,繩子的結正好勒住了喉嚨,執行者是全身謊言、殺人如麻的共產黨的黑手,從不會讓一個人發出不利它的聲音。

(圖:志清)
倉鼠日記(67)
有十幾個人託我出去後給家裡傳信,我都一口答應下來,我覺得他們都沒有機會見到親人了,我就當是他們去看看他們的父母吧,但是我沒有完成任務,不是因為我不守信用,而是裡面的情景實在無法實說

(圖:志清)
倉鼠日記(66)
他的行為是無意識的,而其他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管教把他不停地在各監室間調來調去,他就要面對更多的玩弄和毆打,所以每當午夜時分,他都會在睡夢中像狼一樣嚎叫一聲

(圖:志清)
倉鼠日記(65)
號子還在留著很重的恐慌心理,從兩週前爆發了一場嚴重的流感,打噴嚏、擤鼻涕的症狀迅速傳播,幾天內從幾個人到全部都被感染。號裡藥品成為最短缺的物資

(圖:志清)
倉鼠日記(64)
我答:「在看守所裡我被迫染上癤病,已經發展到很嚴重的程度,但是卻一直得不到醫治,我想他們是在等待我的死亡。」審判長不緊不慢地回答:「我們都對看守所的情況很瞭解,你說的情況在中國的看守所裡根本就不會存在

(圖:志清)
倉鼠日記(63)
這位陪審法官問我:「你過去在國有企業工作,在企業破產時是否給了你失業保險的補償?」我在想這是什麼意思呢,問話背後的意思是讓我對共產黨感恩嗎,當時我毫無報酬地加班加點從無怨言

(圖:志清)
倉鼠日記(62)
我覺得自己不像是在法庭上,而像在一堂思想品德課上。煽動仇恨是共產黨的一貫作風,他的一番話把我和我的親人之間分離開,我成為了包括母親在內的人民的罪犯

(圖:志清)
倉鼠日記(61)
三個法警把我關進滯留室的小鐵籠裡,他們的喧鬧聲吵得我無法平靜,他們再次對我警告:「你得中午前結束!」果真,不到十二點我就回到了監室。

(圖:志清)
倉鼠日記(60)
他很不高興地回答:「我勸你不要做無效的抵抗,你就什麼也不去想,他們該怎麼判就怎麼判吧。」事實證明,所有的律師都拒絕了為我做無罪辯護的請求,共產黨內部一定有一個相關的規定。

(圖:志清)
倉鼠日記(59)
我又堅持活過了半個月,今天還接見了律師,我完全沒想到中共政府會在最後的時刻,為我配置一個律師,在此之前我曾經向駐檢提過這一要求,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拒絕。

(圖:志清)
倉鼠日記(58)
他們說過一種自殺的方法:一頭套在脖子上,一頭套在腳上,一蹬腿就「過去」了。我不知道這種東西除了幹這個以外,還能有什麼用處,共產黨不會讓一個說真話的人留下

(圖:志清)
倉鼠日記(57)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剛剛這個人還是微笑的,怎麼不到一分鐘就勃然大怒,我問的是對司法紕漏的處理,用的還是探討的口氣,這就讓他接受不了了,中國法院系統原來是這樣辦案的。

(圖:志清)
倉鼠日記(56)
我的話又惹惱了「大傻」他指著我罵道:「你這個熊鼻樣,共產黨就應該把你整死!」「老公」及手下也都過來幫腔,指著我鼻子問:「你說這書裡有什麼問題?」

(圖:志清)
倉鼠日記(55)
新來的「小皮」幫我用線打鬍子,他給我留了一個東條英機的小鬍,我被氣得青筋暴跳,這不是剃反革命陰陽頭的時代了,但是從今天起開始佈置我的政治任務

(圖:志清)
倉鼠日記(54)
她邊說邊收拾稿紙,我趕緊搶白:「我還有一件事沒說,所有的審訊記錄我都沒看過?」女人連眼皮都沒抬,她拿給我那張記錄紙:「我這個給你簽字!」我簡單地看了一下,她記錄得更簡單

(圖:志清)
倉鼠日記(53)
我繼續搶話說:「我現在生命危險,能不能幫我向上反應?」她漫不經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紙,給了一個專業的回絕:「你能拿出證據嗎?!」

(圖:志清)
倉鼠日記(52)
隨著高跟鞋「篤篤篤」的離去,我還在嘟囔:「讓王大夫先給我點外用藥唄!」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這件事。此時,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為了烏有。我想這是多麼渺茫的事情啊

(圖:志清)
倉鼠日記(51)
賈坤和「禿鷹」過來跟大傻談話,說清楚是因為我的事情造成的號裡鹹菜短缺,大家在這件事情上都得出力,以犧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換取多數人的利益

(圖:志清)
倉鼠日記(50)
我聽著這些宗教式的畸形的成功觀無言以對,還有人給我講過類似的課程,那個小子家住肇東,本人不學無術,整日吊兒郎當,憑藉其父輩共產黨官員的身份,每天都大肆盜取石油

(圖:志清)
倉鼠日記(49)
這裡都是精明人,把自己的東西管得分毫不差,看著眼前這些東西,我也很發愁,這些東西怎麼分呢,本來就是我的,怎麼應該給他們呢,不給呢還得挨打,給呢一個也不能少。

(圖:志清)
倉鼠日記(48)
我說話一直故意壓低了聲量,怕被語音監控聽到。但是還是被他們發現,不長時間之後,「610」就來了,他對賈坤說:「以後不讓他亂說話,粥給稀稀的,餓不死就行。」

(圖:志清)
倉鼠日記(47)
因為腦子不好使,我經常挨揍,賈坤沒事考我:「你說這個社會圍繞誰轉?」我搖搖頭,「梁子」在旁邊幫我回答:「員警。」

(圖:志清)
倉鼠日記(46)
「金寶」的老婆是財政廳的公務員,他本人開公司給別人開假發票,十幾年間積累的案值過億,是其中一個公司出事連帶翻了船。他僅僅被判了八年

(圖:志清)
倉鼠日記(45)
我失望地喊著:「救命!我不行了!」可是隔壁的員警根本沒有挪動屁股,賈坤非常專業地告訴我,攝像頭是照不到茅廁位置的,你喊管教也聽不見。

(圖:志清)
倉鼠日記(44)
「我不打針!」我重複著那句話,聲調不自覺地哆嗦起來。女護士昂首挺胸地走回來,臉上的一條橫肉還在晃動,針管像擲飛鏢般扎到我臂上。我看著賈坤,從他少有的慌張中,我猜測他可能知曉針管裡是什麼藥物。

(圖:志清)
倉鼠日記(43)
刁管教溜達過來,陰陽怪氣地說:「兩百元東西都給你了,這是特殊照顧你!」我連聲說:「謝謝您照顧!」其實,我的心裡實在氣憤,我沒有洗過臉、刷過牙、蓋過被子,經過十二天才給我送來

(圖:志清)
倉鼠日記(42)
我說:「大夫,你先給我些藥吧,只要我在病歷上簽字,我家人一定會給錢的。」他奇怪地看著我,要了家我的電話。我鼓了好大勇氣又問:「大夫,能不能給點藥啊?」

(圖:志清)
倉鼠日記(41)
有了「610」的直接鼓動和撐腰,「四指」和「長龍」更加肆無忌憚,整天想著惡作劇做出花樣來,把我的衣服脫下來當椅墊,把我的拖鞋藏到垃圾桶裡,「賣唱」還故意把長癤的胳膊伸到我這邊抖落。

共有約 6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