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姜維平

姜維平:薄熙來與成都軍區何以鬧翻?
今年3月的北京兩會,薄熙來又成了中外媒體關注的焦點,以前是寵兒,這回是棄子,人們看到了他在主席台上的位置,倍受冷落,以前徐才厚與其關係較近,必有笑談寒暄,但如今形同路人,兩人近在咫尺,卻有意保持距離,基本上沒有交流,這引來諸多猜疑,身陷王立軍醜聞的薄熙來命運如何?是成為陳良宇第二,還是軟著陸,重慶消息人士說,他的下場已經有了答案,只要摸清他和成都軍區關係演變的來龍去脈,就能判斷他仕途的走向。

人們終於看到了,薄熙來臉上塗抹的油彩正在洗去,他露出的真相越來越使人錯愕和震驚。(Getty Images)
姜維平:薄熙來垮臺 大連人拍手稱快
當溫家寶的話語鏗鏘有力,落地有聲,曾統治大連十多年之久的薄熙來一瞬間就垮臺了,他像謊言塑造的雪人,見到陽光後立即坍塌了,最興奮的莫過於大連人,與以前大為不同的是,儘管受訪的大連朋友深知電話會被監聽,但還是興致勃勃地談論王立軍事件,調侃薄熙來,他們普遍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都希望中南海高層進一步深挖薄熙來的貪腐問題,早些公佈,還歷史一個公道。

王立軍對薄熙來的反目,引出一臺人間大戲。(圖片合成/大紀元)
姜維平:王彪子跑了,薄熙來倒了一半?
2月9日,在兩會重慶媒體開放日上,薄熙來信誓旦旦地說,打黑運動中未搞刑訊逼供,但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透露,關海祥主政公安工作以來,情況有了一些好的變化,但王立軍領導下的打黑專案組人員,的確廣泛地存在著刑訊逼供的問題,就去年9月 27日李修武案的庭審看,所有的犯罪嫌疑人不僅拒不認罪,而且,大都當庭舉報辦案人員對其刑訊逼供,「刑法泰斗」,著名律師趙長青見證了現場喊冤情況,他說,你們這樣搞,是要出大事的,重慶公檢法應當對歷史負責。

姜維平:賀國強談天氣意味深長
這次兩會有關重慶和薄熙來的報導,相當慎重,正值王立軍事件持續發酵的關鍵時期,新華社的稿件不及中新社的速度快,這是因為外宣比內宣更重要,對中共官員來說,既想過濾和封鎖海外的信息,又想強力引導國際輿論,故中國新聞網3月3日的一篇報導就顯得格外重要,由賀國強的言談不僅可以窺視薄熙來和王立軍的命運,也能研判中南海高層政局的走向。

姜維平:李俊回家的路還遠嗎?
今天,美國出版的《華盛頓郵報》和英國的《金融時報》等都以顯著篇幅報導了重慶民企老闆李俊的遭遇,正值北京兩會召開和王立軍叛逃事件餘波未平之時,海外主流媒體的介入,不僅有助於進一步釐清李俊案的真相,而且,對身陷打黑「黑打」醜聞的薄熙來,是一次沉重的打擊。筆者認為,儘管官方能夠暫時把王立軍強行「休假式治療」,但是,重慶打黑枉法追訴的涉案人員很多,國內有北京律師李莊,馬曉軍,海外有民企老闆李俊;上個世紀在大連有陳德惠案,天天漁港案;本世紀在重慶又有彭治民和曾志強案,黎強案等數百起冤假錯案,既使中南海高層「刑不上大夫」,薄熙來也逃不出倒台的命運,因為他明顯地違背了歷史潮流。

姜維平:薄熙來迅速轉向 胡溫舉棋不定
自王立軍事件發生之後,薄熙來「唱紅打黑」和「民生共富」的騙局已被揭穿,海內外輿論普遍對其政治前程並不看好,據稱,2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 會議開會討論了王立軍的問題,已定性為「叛逃事件」,但薄熙來與其有何關係,應當承擔甚麼責任,由於相關證據還有待進一步查清,故沒有達成一致意見,訪美的習近平回國後的看法也不明朗,從重慶媒體對薄熙來的報導看,他似乎正在力求自保,胡溫可能沒有以前中南海領導人的強勢,果斷處理薄熙來搞的「警變」,正在舉旗不定。但是,說他已安然過關,為時尚早,但不論如何,薄熙來的仕途已走到了盡頭,入常之夢破碎。

姜維平:成都軍區和薄熙來劃清界限?
重慶消息人士透露,儘管薄熙來竭力討好成都軍區,但從近期軍心變化和軍民互動的情況看,他已經徹底地失去了部隊的支持,不僅中南海高層明確否定了他提出和策劃的所謂「重慶模式」,而且,包括成都軍區在內的軍頭們都與他劃清了界限。薄熙來向駐地部隊贈送銅像事件說明,十八大入常已成為水中月,夢中花,他貪腐和枉法罪行被清算的時候到了。

1月18日下午,本色集團的女富豪集資詐騙案二審宣判,裁定駁回被告人吳英的上訴,維持一審死刑判決,並報最高人民法院覆核。 (網絡圖片)
姜維平:東陽富姐案盡顯貪官本色
接近中國農曆新年了,浙江的貪官們日子不好過,如果不殺了吳英,年都過不好,所以,經過兩個來回的折騰,1月18日下午,本色集團的女富豪集資詐騙案二審宣判,裁定駁回被告人吳英的上訴,維持一審死刑判決,並報最高人民法院覆核。這就是說,她離死亡還差一毫米,如果比較大批官員落馬犯罪的結果,我們可以看出貪官的本色。

姜維平:「薄爺爺」 的孫子夢
為了淡化和覆蓋海外媒體,對薄熙來家族貪腐醜聞的報導,近期重慶的報紙對他大肆吹捧,重點聚焦到了少年兒童身上,《重慶日報》 1 月 21 日,以《留守兒童心願感人至深, 薄熙來幫 3 位孩子實現夢想》為題,介紹了他的所謂榜樣作用。但熟悉他的大連媒體人士說,他想華麗轉身,但把脖子扭了,因為太晚了,他在大連貪得錢太多,腦滿腸肥的,想轉身已經走不動了。薄爺爺的孫子夢再美妙,也得醒啊,只要醒了,就是一身冷汗。

姜維平:「刑法泰斗」為甚麼流淚?
重慶的消息人士說,為李俊之兄李修武辯護的著名律師趙長青,在不久前的一次庭審中,情緒激動,有點失控,當場哭了起來,這個今年77歲的「刑法泰斗」說,辯得再好,法官也不予採信,還不客氣地叫他閉嘴,好像時光一下子倒轉了30多年,當官的一句話,就是法律,薄熙來定了誰是黑社會,公檢法就找證據,嫌犯非判刑不可,律師成了公開的道具。

姜維平:重慶的牛皮吹破了
打開重慶媒體的網站看看,薄熙來治下甚麼都是第一,《重慶日報》報導說:「不得不說,這一年,中國經濟大舞台上,重慶格外耀眼:2011年,地區生產總值接近萬億大關,增長16.7%;經濟增速中國第一;工業增加值、實際利用外資總額、進出口總額、航空口岸貨運量、市場主體數量等五大經濟指標均位居全國第一」,連它生產的校車安全性也是全國第一,等等,給我的錯覺是毛澤東死而復生,好像1958年的「大躍進」又回來了!

姜維平:李莊申訴 意義重大
今天,非常高興地看到了一條新聞:曾在重慶打黑案中被指教唆被告人作偽證而獲刑的原律師李莊,12月12日上午,向最高法申訴,要求撤銷重慶市一中院認定其犯有辯護人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的判決,並對該案立案再審,宣告申請人無罪。

姜維平:薄熙來枉法追訴的又一例證
今年11 月30 日,重慶市長黃奇帆在北大演講中著重談了「唱紅打黑」的問題,事隔不過幾天,12 月9 日下午2 時,重慶法院就對李修武案進行了一審宣判,我比較一下發現,不僅黃市長的言行自相矛盾,而且顯示了他與薄熙來的原則分歧,重慶法院不是獨立辦案,而是在薄熙來的干預下,枉法追訴,正如「刑法泰斗」趙長青所言,李修武案是繼李莊案之後,又一個震驚世界的冤案!

姜維平:趙長青說,李俊不是黑老大
原來,「唱紅打黑」復辟文革,公開地搞內鬥,招致了人們強烈的質疑,連胡錦濤,溫家寶和李克強都感到反感,9月27日,趙長青為李俊李修武辯護,代表了中國律師界對薄熙來搞運動大聲說「不」,與黎強案不同的是,李俊提前公佈了案情,黑幕和證據,這都使薄熙來,王立軍灰頭土臉,氣極敗壞,他們不得不精心策劃了這個所謂的學術年會,而把趙長青排斥在會議之外,看來要想當「泰斗」,必得拜「泰山」,薄熙來認為自己才是「泰山」,你擁護我打黑,就是「泰斗」,不擁護我,就叫你雪藏,變成土丘。

姜維平: 胡錦濤沒來,胡錦星代勞?
薄熙來導演的鬧劇一場接著一場,鄧墾的題字墨跡還未乾呢,胡錦星又出場了。重慶媒體10月6日報導說,「重慶堅持民生導向、共同富裕發展之路,為豐富黨的執政經驗,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提供了寶貴經驗。」9月28日上午,來渝參加第十一屆國史學術年會的上海增愛基金會理事長胡錦星,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忽視甚至曲解重慶實踐的價值,既不是實事求是的做法,也不利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

姜維平:我在多倫多做的「易貨貿易」
我的英語老師蘇珊是自動上門送教的義工,她對我的培訓已經持續了一年多,雖然我不太努力,撰稿謀生的壓力頗大,口語表達水準進步得太慢,但她似乎並不計較,這幾天,她不僅一如既往地按時認真授課,而且,還給我聯繫了一件很有趣的事:用書法作品換眼鏡,我稱這是加拿大式的「易貨貿易」

姜維平:遺忘了孩子就沒有了未來
作為一個母親,沒有甚麼比自己的孩子,更值得心疼的了,但安慶市卻發生這樣一件事:早晨7點45分,顏顏的媽媽看著女兒活蹦亂跳地走上幼兒園校車,下午5點05分卻接到老師的電話,說女兒被遺忘在校車裡悶了一天,然後,又是搶救無效死亡的噩耗。可以想見孩子的媽媽會是怎樣一種痛不欲生的心情?8月5日國內出版的《新安晚報》圖文並茂地披露了這一新聞,看了讓人扼腕歎息。為甚麼只有等到死了人,才會關注孩子的安全問題呢?

姜維平:香港《文匯報》內幕之十三
不久前,湛江新聞網發表了一篇文章,高度讚揚了原香港《文匯報》董事長張雲楓,應當講,有一些內容還是真實的,但張雲楓也有另一面,即他的缺點和失誤,如果說,「六四」時的開天窗事件是一個里程碑的話,此後的「表叔時代」令人扼腕歎息,《文匯報》完全背離了媒體真實客觀,為民代言的準則,成了中共在香港及海外的喉舌,而張雲楓就是全面向左轉的領軍人物。

标签: 姜維平姜維平

相關話題: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