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过向善 境随心转

智真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明世宗嘉靖年间,江西有一位教书先生,姓俞,名都,字良臣。他博学多才,十八岁时便考取秀才。因家境贫穷与几位朋友一起开馆教书。几年间他参加了七次科考,都没有考上举人。

俞都有五个儿子,四个女儿。四个儿子生病夭折,第三儿子健康聪明,没想到八岁那年在外边玩时失踪了。四个女儿只剩下一个。俞妻因伤心过度哭瞎了双眼。学馆因没有生源也不得不关闭,俞都生活愈来愈贫困,他心里想:“我平生并无大过失,为什么却惨遭上天惩罚呢?”

俞都每日写疏文向灶神祈祷,请求代向天庭转达。这样经过了数年,也没有反应。到了四十七岁那一年的除夕夜,俞都借了些粮食,跟哭瞎眼睛的妻子和女儿,围坐在凄凉的房屋中,愁容相对。

这时忽然有人叩门,俞都开门见是一位头裹角巾、身穿皂衣的老者,他说:“敝姓张,从远路而来,听说你家愁苦感叹,特来安慰你!”俞都恭敬的对张公说:“我平生读书积行,可是至今功名未取,家庭屡遭不测,生活无以维持。”

张公说:“我知道你家的事已经很久了!你专务虚名,恶意太重,疏文中充满着怨恨,恐怕所受的罪罚不止这样!”俞都大吃一惊,说:“我发誓行善很长时间了,怎么全都属于虚名呢?”

张公回答:“例如敬惜字纸这一项,你的朋友和学生经常用旧的书册字纸包裹物品和擦桌子,你看到却从不劝导他们。只是在路上捡几张字纸回来焚化做给别人看,有什么益处呢?谈到言语的过失,你习惯强词夺理,说话刻薄甚至讥讽别人。你的话被神灵记录了多少过失,而你还以简朴忠厚自居,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你虽然没有做出邪淫的事情,但是你遇到漂亮的女子一定仔细瞧看,心立即动摇,而不驱除邪念,你却说终身无邪色,又怎样面对天地鬼神呢!这些你发誓做到的戒条,尚且如此,何况其它呢?

你每日的祈祷,我都转呈天庭。上帝派遣日游使者考察你的善恶,发现你数年内没有一件可记录的善行,只是在你独居时,看见你的心中充满着嫉妒、不平、急功近利、希求回报、贪爱、轻视他人而不自制。这些不好的念头都已被记录了,上天的责罚越来越严重,你逃避灾祸都来不及,还祈求福报吗?”

俞都听了十分惶恐,他哭着说:“您既然知道我暗中所做那些事情,您一定是灶神,请您救救我吧!”

张公回答:“你读书明理,也应知道慕善为乐的道理。由于你没有恒心,所以平生的善言善行都是敷衍而随俗浮沉,何尝脚踏实地去做一件事情呢?从今以后,你应摒除各种杂念,时时存着善念。不图回报,不求名利,不论大小和难易,切切实实的做善事。这样日子久了,自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们家虔诚信神,所以我才特别告诉你这些事。只要你赶快行善,就可能挽回天意!”张公说完告辞,走到灶旁就不见了,俞都明白他就是司命的灶神。

此后,俞都痛改前非,不断净化自己的心念,一言一行都觉的好像有神明在旁,不敢欺心放肆。做到动则万善相随,静则杂念不起。力行善事,凡是对别人有帮助,不论事的大小、自己的忙闲、别人的知不知,都尽力做好。他还逢人就劝善,以诚心敬神与因果报应的道理化导他们,不厌不倦。

三年后,俞都被许多人推荐京师任教,在京师受到宰相张江陵的敬重,被荐入太学。次年,俞都又高中进士。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俞夫人的双目后来也突然恢复了光明。人们钦佩俞都品德高尚,纷纷让子弟随他读书。大家都认为这是俞都行善挽回定数的果报。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要知道天理是绝对公正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命由天定,事在人为,这需要人的悟性和对上天的至诚。一个人应该珍惜天赐福荫,多做善事,他的福份才会往更长来延续。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子周游列国时,在陈、蔡两地之间没有了粮食,面对困境,依然在两根柱子中间唱歌、弹琴、修订音乐。
  • 戚继光十三岁那年,有一天穿了一双考究的丝履,心里觉得很舒服,不免在庭前多走了几个来回。
  • 王翱在任职期间,“门无私谒,权势请托不敢行”。他荐官以品德为先,往往彻夜挑灯详阅,唯恐不慎。
  • 赵抃重视自身的修为,刚正不阿,爱民惠民,声誉远播,任殿中御史时,恪尽职守,“弹劾不避权幸,声称凛然,京师目为‘铁面御史”。
  • 围棋不仅具有抒发意境、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生慧增智等艺术性,还与天象易理、兵法策略、治国安邦等相关联…
  • 君子无论面对任何事情,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都应用道义提醒自己,严于自律,从表面来说是坚守道义,从实质来说是坚守自己的良心、良知。
  • 只看重他人的短处和缺点,这不但与己无益,而且会伤害他人,更是有违与人相交需谦和、至诚、重义的原则。
  • 有一天,一位从邵武来的李姓客人,与一老友在此小茶馆叙旧饮茶....
  • 买主付钱后,明山宾告诉买主:“这牛患有漏蹄病,已经治愈很长时间了。担心以后再复发...
  • 古人非常注重尊师重道,修养品行,为后人树立了典范,颜回就是其中的一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