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第82集】

横河:向世界输出媒体控制

【大纪元10月15日讯】(希望之声《横河评论》节目)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由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来看中共怎么样向世界输出它的媒体管制的。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第一件事情就是最近在中欧峰会上发生的事情,就中国和欧盟高峰会议,刚刚在布鲁塞尔结束的,这是第13届中国和欧盟的峰会,在上个星期四(10月6日)下午在布鲁塞尔结束,这个峰会正好是碰到中国和欧盟建交35周年。

这个会议从内容上看有三个部分,第一个是星期四在欧盟委员会开幕的中欧文化高峰论坛,第二个内容是中欧商业论坛,真正和欧盟理事会举行的这个峰会实际上只持续不到2个小时。这个会议本身内容并没有什么新奇,但是原定在峰会以后举行的一个中国和欧盟共同记者招待会在最后一刻被取消了,这件事情是很奇怪的。关于中欧峰会具体讨论的内容, 欧盟委员会的主席和欧盟理事会的主席,在事后公布的一份意见书当中介绍,要求中国改善欧盟企业在中国的投资环境、保护知识产权、还有货币汇率等等这方面的。意见书里面还透露,欧盟要求中国改善人权,尽快批准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

从内容看没有什么特别新奇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共同记者招待会为什么会被取消的原因,当然官方的解释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但是这个解释实在是没能令人相信,因为像中欧峰会这么重大的会议,应该是做好精心安排,而且是欧盟这么重大的政治体和中国之间的会议,不可能由于时间的关系而临时取消一个记者招待会。像这么重大的活动,国与国之间或是政治实体之间的双边会议,最高级的会议,记者招待会应该是一个常规,所以它真实的原因很可能是中方不敢让中文媒体参加记者招待会。

这个故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在10月6号的下午,当时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的 记者,跟平常一样到欧盟理事会,对当时进行的国际高峰会议进行现场报导。但是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们在进去的时候遭到工作人员的阻拦,理由很奇怪是叫“安全原因”。作为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记者他是得到欧盟记者许可证的,他们以前经常在欧盟参加高峰会议,像欧盟27国首脑会议、欧盟和其他国家的高峰会议,都没有发生任何安全问题。 如果有安全问题的话那就一直有安全问题,不会仅仅在这一次活动当中存在安全问题。所以当国际媒体协会(API-IPA)主席㑩润佐.康索利 (Lorenzo Consoli)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打电话给欧盟理事会媒体负责人,对这件事情表示关注。当时现场有美联社和路社透的记者,在目击整个阻止新唐人和大纪元记者采访的过程,他们也强烈的质疑欧盟理事会的做法。当然在经过交涉以后记者终于获准进入,但是进入以后欧盟方面就宣布原定当天下午5点15分的新闻发布会被临时取消了。取消的原因当然双方都没有正式宣布,不过国际媒体协会主席㑩润佐认为这很可能确实是有来自中共代表团的强烈干扰。而且他质疑,说是尽管没有证据,但是他非常怀疑中国的政府代表团不接受新闻发布会,是因为他们不接受这个发布会举行的时候可能会有来自独立中文媒体的记者会提问,他认为可能有这样的原因。

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中共是企图通过外交的压力来改变西方媒体的性质。对于西方媒体来说的话,他完全是独立于政府、独立于党派和司法体系之外,在美国,媒体甚至被认为美国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因为他是独立政府 之外,所以政府不能对媒体的报导设置任何障碍和条件,就跟媒体不能对政府的行为去设置任何规定一样,媒体可以监督可以报导,但他没有行政权力去管政府,政府同样也不能够对媒体进行行政限制,更不能做的是对一部分的媒体实行歧视性的政策,就说某次活动,可以让一个媒体来不能让另外一个媒体来。在西方国家只要是公共事件,媒体就能去采访报导,任何的公共事件包括政府召开的会议,包括任何的重大事故这都是公共事件。当然私人事件他是可以不容许人家去报导,比如私人开的晚会或者是私人的团体所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他可以选择媒体的,因为这不是公共事件。

对于重大的公共事件的话,特别是跟政府有关的,比如说在美国国会或者是在哪一个政府机构,经常有媒体常驻,这个就不需要特别申请,但有些重大事件的时候,那可能就要事先递交一个申请就是得到批准,如果你不是常驻或者你没有固定的通行证的话。但是这种申请只是登记一下,他并不会无故阻止你,并不像在中国那种申请是可以任意砍掉你,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备个案而已。所以在西方国家以安全原因作为借口,实际上是非常荒唐的。

当然在中国情况是完全不一样,因为在中国媒体它规定就是党的喉舌,它不存在民间办的媒体,不存在独立的媒体,真正事实上的独立媒体是没有的。在喉舌媒体当中,如果是要有一点独立性或者是比较敢说话,那很快就会被整肃掉。而有些民间的媒体他也要挂靠在官办的喉舌媒体下面,或者官办的媒体下面再建 立一个分支去报导一些不那么严肃的政治新闻,就是生活或者娱乐方面的东西,但必需都要和主要的喉舌媒体挂靠的。重大会议的报导一般的媒体并不能参加,能够参加的都是由当局指定,不仅是指定哪些媒体能参加,连很多重要的问题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大家可以看到在中国举行的很多记者招待会,能够提问的一定是这几个媒体,不是人民日报就是新华社,总是这样的,这样它就能够确保在现场不会出任何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中共所要的方向安排好的,也可以保证事后报导出来的内容,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背离党的要求,这是在中国媒体的现状。

随着中国对外交往的增加就出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到中国去采访的境外媒体,他往往会不按照中共的规矩出牌,对于这点中共很快就找到对策。就像对西方的媒体,以能不能让他们进入中国、在中国设记者站、在中国进行采访为条件,让西方的媒体在中国对于中共的负面报导采取一定程度的自律,对于不听话的记者它就赶走。

我记得当年,在1999年的时候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郊区开过一个记者招待会,有不少西方媒体去参加,有的记者后来就在中共的压力下被它们所在的媒体给开除了。有些记者,像菲利普•潘曾经是《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以后,他自己跑到郑州去采访,结果写了一篇报导,揭露刘春玲不是炼法轮功的。后来中共就对他很恼火,想尽办法要《华盛顿邮报》把他调回美国去,在中国他不受欢迎。对于港台媒体它就更简单一些,有的时候它根本就不发给采访证,还有很多在其它地区发生重大事件的时候就根本不让记者采 访,甚至把记者给抓起来,就像在西藏、新疆发生事情的时候,它都是这样做的。

对于大部分的海外中文媒体,中共早就在这些年通过各种手法都收编了,所以真正能够进入中国大陆进行采访的海外独立中文媒体基本上就没有。不被收编的少数根本就进不了大陆,就像香港还有媒体是不能进中国大陆去进行采访的。

那么在中国境内的媒体,不管是谁拥有的,甚至是海外媒体,海外大公司、媒体公司在中国的记者站,这一类的,只要它是在中国境内的媒体,那么都在某种程度上被中共搞定了。这是一个问题,就是境外媒体进入中国采访的那些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对中共就比较棘手了。就是中共官员他出访的时候,有一些正式活动的时候,媒体采访和记者招待会,在这些活动当中,其中中共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海外的独立中文媒体,比如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时报和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和其它海外的中文媒体不同的是,这些独立媒体它完全不被收买,而且不怕威胁,它们不对中共的恶行在报导上进行任何形式的自律,就是说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特别是侵犯人权的事情它们是非常广泛的报导,而且坚持报导,并且它们非常了解中共,比一般的西方媒体对中共了解的程度要深的多。

中共知道一旦被它们提问的话, 就说在这些公开的媒体场合一旦被提问的话,那么不论是外交部发言人,还是不管是什么人吧,在中国媒体上被吹的天花乱坠的,在国外如何有外交风度,如何被外国人倾倒,实际上这些都是在事前安排好的情况下才能显现出来的。一旦被问到,它们是无法回答那些问题的,而且一定会把真实面目暴露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这些人在某些场合会表现的如此有风度,而不敢面对真正的媒体呢?原因就是这些它们可能提出来的问题,比如说人权啊、宗教信仰迫害啊、司法不公啊等等,它都是事实上存在的问题,而且是没有办法回避的。因为人家要提问的话,一定会提出一个具体的案例,一个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他是没有办法回避的。这是一种考量。所以它们宁愿想尽办法来阻止这些可能提出非常尖锐问题的媒体来参加记者招待会。

另外一个中共可能的考虑因素是,中共它喜欢利用高层领导人出访的这种消息,那种所谓的对中共正面的报导,来出口转内销的向国内的民众表示中共的外交胜利,来表示中共的领导人在国外是多么的受欢迎,以这种方式向国内的民众证明其统治合法性。它当然就非常不愿意让国内的民众看到在记者招待会上出现有独立的中文媒体去提问,甚至它都不能够容忍这种画面,因为这种画面它最重要是送到中国大陆去欺骗中国民众的,如果在这种记者招待会上出现了新唐人电视台话筒上面的台标的话,对于中共来说的话就是一次外交的失败,它是不能容忍的,更不要说让中国的民众看到有独立媒体的提问了。

正是因为上述的多种因素,所以中共对中文独立媒体参加采访是竭尽全力的阻止,这就出现了开始的时候,我们刚刚提到的在中欧峰会上的这一幕。在阻止独立中文媒体采访无效的情况下,它就不惜取消记者招待会。这种事情不要说是西方媒体不理解、不能接受,就是主办方的政府或是相应机构,比如这一次是欧盟理事会,它们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理解、没有办法接受的。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中共自取其辱。对于整个西方世界来说的话,中共这种作法是侮辱它自己,是自己在世界面前丢丑;但是这不仅仅是它自取其辱,而且还是对主办方的侮辱,因为它是迫使主办方用一个非常荒唐的理由来宣布取消记者招待会。

对于中共,或者是来自大陆受中共党文化影响比较深的人来说的话,也许这是一个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碰到这种事情,大部分人一定会想:是中共出了什么问题?因为这种作法已经超出在西方自由的国家长大的人、培养出来的人、教育出来的人,已经超过这些人的想像力了。

对于中共的这种作法,它实际上是为了保一个面子而去大丢面子,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思维方式。当然中共它不这么想,因为出面取消记者招待会的是欧盟理事会。尽管欧盟理事会在这件事情上背了黑锅,但是丝毫也不影响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来自中共的压力。

当然这还不仅仅在欧盟。在美国、在加拿大,甚至在台湾都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所以中共在这方面是把自己的丑丢到全世界去了!如果说中共根本就不在乎国际形象, 那这种说法肯定不是真实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中共花费钜资,几百亿元搞了一个大外宣,那实际上就是它非常在乎国际形象,非常在乎国际上怎么看它,或者说它非常在乎让中国的老百姓看到国际上怎么样看它。这个大外宣就是中共来打造自己国际形象的一个巨大工程。

最近还做了一套用华人名人装饰的一个中国国家形象宣传片。这里面有一些中国的名人,包括世界著名的运动员,世界冠军,还有一些著名的资本家。且不论美国的球迷他们会不会把一个在美国篮球联盟打球的中国人当成中国的形象,这个我是很怀疑的,因为在美国的球队打球的外国人多的很,那老美大概不会去分别把那些外国 球员都看成是他所来自的那个国家的国家形象。

这种思维方式,不知道制造这个国家形象宣传片,出这个主意的人是怎么想的?我觉得这整个就是一个馊主意。这些可能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其实西方的电视观众并不熟悉,即使西方观众熟悉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把商业界的名人、体育界的名人当作一个国家的形象来看待。

当然,我们想说明的是中共在乎这个国际形象,但是它有很多作法却并不是真正的能够提升国际形象的作法。其实真正能够让人们来关注中国的国家形象的这些事件,往往倒是一些不那么出名的小人物,不那么出名的小事件,这些倒是容易被人当做是当今中共统治的形象。就像在纽约联合国前面,中国拆迁户的抗议,已经坚持几个月了。还有就是,德国的乒乓球运动员在苏州参赛以后,回去查出尿液里面有违禁的兴奋剂过高而被禁赛,他声称可能是在苏州吃多了肉,因为查出来的是瘦肉精的成分。当然苏州的官员他不这么说,苏州的官员其实并没有否认,他说他们住的是五星级的餐馆,所有的肉都是经过检查的,当然不排除他可能在外面吃的肉。

其实大家知道在中国养猪是怎么回事。我看网站有很多人在否认这个说法。在中国吃饭,在中国吃食品,有多少是安全的?这个中国人最清楚,要不然也不会在网站到处都是怎样识别真假食品、有毒无毒的食品,让每个普通的中国人,都变成食品鉴别的专家。要不然的话,中国的高干也不可能吃特供。如果说中国的食品都有这么卫生,都有这么高质量的话,那么高干就用不着去吃特供食品。这些事情倒是容易让世界看清究竟中共是什么形象。

还有哪些东西可以让大家知道呢,也不停的提醒大家?就像现在世界各国主要的西方国家,都接受了不少被联合国难民署确认的,而且分配给他们的申请难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在电视上播出来的长期失踪,偶而出现一次给外面看的脸部都变形的高智晟律师的形象。还有就是被强制暴力拆迁的自焚者,每年一度的联合国关于中国 酷刑的报告,以及这一次在中欧峰会上压制媒体取消记者招待会,像这些事情在人们看来这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形象。这种印象不是用名人打造的国家形象宣传片能够改变的。

其实无论一个国家出了多少名人,拿了多少世界冠军或者是有多少世界级的富豪,这个国家的形象归根结柢是和这个国家是否尊重自己的国民有直接关系的。在这里我们讲的“国家”更多的是指国家的政权。因为国家形象宣传篇宣传的其实也不是中国的形象,而是中共想让人觉得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形象,也就是中共自己的形象。

中共在国内控制舆论主要靠的是两手,一手是所谓的正面歌颂,另一手是所谓负面消息的封锁,现在它们正在竭力的将这两手强行扩展到全世界。就像大外宣和国家形象宣传片,它就是所谓正面歌颂的海外版;而打压独立的海外中文媒体,就是负面消息封锁的海外版。但是这样做的话,它就意味着要改变其他国家的基本价值观、 行政运作、甚至是司法体系,而在这方面,中共恰恰是逆世界潮流而动的。所以别看有些国家,有些国家的政府,为了一些眼前的经济利益而对中共的倒行逆施保持沉默,甚至有的在助纣为虐。在意识型态和人权问题上,中共其实是非常孤立的。

最近在印尼国家行政高等法院,对于印尼的新时代电台许可证的诉讼做出了裁决,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新时代电台隶属于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希望之声大家都知道是报告中国新闻真相,一直在揭露中共迫害人权的罪行,所以被中共统治者视为眼中钉。在2007年的时候中共的官员就拜访了印尼的广播委员会,要求印尼政府封 杀新时代电台,并且还对印尼的多个政府部门施加压力,3年来新时代广播电台多次遭到中共通过印尼政府的干扰,包括没收器材,甚至把新时代电台的频道的广播 许可证发给另一个电台。

这一次印尼国家行政高等法院裁决,就是接受新时代电台的全部诉讼,下令邮政与电信局局长废除已经发给别人的,发给一个叫RSMS公司的广播许可证,要求他废除,恢复把这个许可证给新时代广播电台使用,因为新时代电台是这个频道的合法使用者。

怎 么会这样呢?就是毕竟印尼是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中共的政治压力和经济诱惑,它可能对某些政府的行政部门产生影响,但是它要干涉独立的司法,甚至改变这个国家的司法体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更不可能做到的,是让已经摆脱独裁的印尼人民去放弃他们的价值,来迎合中共的需要,这个就更不可能做到的。

国际媒体协会主席对中欧峰会上出现的媒体事件说的这一段话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他说为了开这样的新闻发布会,因为独裁政权不希望一些独立的记者参加,我们就得付出的代价而不允许他们参加,对不起,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太高了。他最后说,欧洲的媒体服务机构永远都不应该允许独裁政权来决定获取新闻的政策。这样看来,中共把它在国内对新闻管制,对媒体的管制的手法推到全世界,强迫全世界来接受的这种做法,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好,谢谢大家!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横河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相关新闻
焦国标、曾勇谈中共对思想和媒体控制
雅虎求美国政府促中共放宽媒体控制
CPJ:中共新资讯法不会改变对媒体控制
中共整顿媒体 控制乎封杀乎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天津传20日清零 北京承认共存?
【方菲访谈】专访李云翔:冲破沉默的呼声
【探索时分】中日最新护卫舰 谁更强?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拍案惊奇】“护航20大”直指江曾
【军事热点】美陆海军合作开发高超音速武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