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60)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5、该得的没得到,不该得的得了不少

(3)册亨岩架镇

2008年6月27日(恰巧贵州瓮安6•28事件前夜),人民日报读者来信一栏刊登本报记者李晓清“<非法合同能兑现,老板赚钱农民亏>──记贵州册亨岩架镇库区农民补偿款被骗取的调查”一文关于此类情况有一些报导。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99年中南院对整个龙滩库区实物指标进行勘测,2002年前后进行详查,2005年复查,按《宣传提纲》,广西以2003年11月,贵州以2004年5月审定的实物指标为依据。99年勘测之前已经有但公布表上没有上册称为“遗漏”,99年底至这一段时间自然增长的部分称为“新增”,绝大多数移民都有“遗漏”或“新增”没有得到补偿,有的移民户有几千,有的移民户有几万,也有十几二十万。“遗漏”“新增”没有得到补偿是整个库区移民最大的一笔损失,少给移民的这一项补偿款估计不止十亿元。

所谓“新增”部分能得到补偿的几乎都是补偿从数万、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上千万的那些抢种抢栽的个人或单位、公司。丁尚村原村干部老黄说:“都怪我以前读书读得少,醒悟太晚,要是那时想到的话,随便栽插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现在几十上百万不就拿到手了吗”,“这种钱太好吞了,比喝白开水还容易”,“那是一本万利啊”!

“抢种抢栽抢插”不仅仅在望谟、册亨,在天峨、罗甸、乐业以及田林的板干移民点都是普遍现象,龙滩水电站投资在“农村移民补偿”一项有几十近百亿元,这是瓜分移民补偿款的最安全的手段.

龙滩库区水面宽阔,风平浪静,一百个人能安全渡过,一千个人也能安全渡过,我们能保证百分之百,能保证千分之千,但谁敢保证万分之万呢?到了第一千零一个的时候,他也许太大意,也许太自信,翻船了。

听说岩架镇某饭馆韦老板与某村民签订协议,领了补偿款,韦老板不分钱,并洋洋得意地说:“我赌你告到北京去”,于是该村民进京告状,终于引起了这场轩然大波。我想这只是增加一些传奇故事罢了。中国各地每一天进京告状的农民市民几十上百,有哪一个有如此反响呢。

人民日报记者李晓清的文章是导火索之一,加之贵州瓮安6.28事件,奥运会又即将召开。没多久,册亨县移民局局长、副局长及几个老板被抓,不知从哪一级来了调查组,发出通告,责令那些套骗淹没补偿款的个人限期退回已领取的补偿款。抱着钱来交的有县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包括公检法)官员、干部、职工,还有移民乡镇的领导、工作人员及一些村组干部等等。有人说有180人,有人说至少有400人,虽然没有准确数字,能说明一点是“套骗补偿款”人数众多,所涉及面很广。有一段时间,县移民局只有一两个办事员守办公室,移民乡镇也很少看到领导干部的影子,有些单位相当于瘫痪。每当夜幕降临,天气转凉,人们就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尤其在县城,今天“这个抱去好几万”,明天“这个交了几十万”,后天“那个局长搞了几百万”,外天“那个高官已经被双规”……有史以来册亨首次政治大地震。

震惊寰宇的贵州瓮安6.28事件已渐渐平息远去,更不用说小小的册亨移民补偿款“套骗”案。十多年前因贪污被判缓刑的某移民局干部对其同乡说:“那一次判三年是缓刑,要是这一次翻船的话,可能是三十年喽”。抱钱来上交(仅仅是所得的一小部分)的那些官员干部及职工,许多人早有思想准备,只是钱这玩意儿太诱人了,赌一把,看看运气吧,不成功便成仁!

一年过去,那位干部及他们那一类人都安然无恙,几个老板在春节前后陆续释放,不知道是无罪还是取保候审。移民局梁副局长被以“受贿罪”判刑十年,曾是县科委主任的梁被黔西南州共青林场(一项利国害民的造林工程,本材料前已叙述。)聘为技术顾问,协议里按以后淹没补偿款的比例分成,梁得了13万元。党校某位教员说:“念高中时梁只是个胆小鬼,他是为了平息移民的愤怒而作替罪羊罢了”。

每当提到移民局陆局长,移民们民怨沸腾,本以为他要被判十年二十年,结果是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监外执行)。梁副局长被以“受贿罪”判十年,“受贿罪”可以避开“抢种抢栽抢插套骗移民补偿款”,而真正“套骗移民补偿款”的陆局长等几位官员、干部、老板等都已经被释放。因为此类案件所涉及的面太广,人太多,官太大,水太深。

此案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建设南昆铁路时册亨县土管局局长,他因为贪污挪用修建铁路征地补偿款而被判五年。上诉期间,地区级某高官到看守所看他,递烟给他抽,于是被改判缓刑回家。

局长副局长被判刑,还有那么多人抱钱上交,移民们应该得到的补偿款还是没有得到。

地区移民局某位元官员对百口乡移民老黄说:“假设中央准备给你100块钱,到省里扣一点,到州里扣一点,到县里乡里又扣一点,到了你手里剩下30块已经不算少了”;一位在移民局上班的职员对他的黄姓朋友说:“不是我们不想给,是上级不让给,这是政治任务啊”;某位朋友喝了酒,“骂”他的移民部门的老熟人:“你们这些狗娘养的,移民的钱你们就少吃一点嘛”,熟人说:“那些钱太多了,又太好捞了,除非你一辈子当平民百姓,你不拿钱到上面打点,你怎么升官”?“并且你不捞一点,你不成了卧底?在那圈子能呆得住吗?”

不是穿黑衣服的人进去才把染缸染黑,而染缸是黑的,即使穿白衣服的人进去,出来时都要被染黑。

大门已经朽了,在毛时代,屋里的桌上什么也没有,过路人头也不斜一下;现在不同,桌上有一遝钱,哪个过路人都想进去捞一把。

随你反,随你抓,随你杀,野火烧不尽。天王老子朱先生下定决心,不过“只惩罚不换门锁”的方式相当于补漏洞。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补一个洞就补一个洞,至于补好了一个,又还漏好几个,那已经远远超出个人的能力了。@(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为什么怕死,因为没有任何活着的人知道死后是去给阎王爷作伴还是去给玉皇大帝当随从;人为什么怕坐牢,因为绝大多数的人并不知道戒备森严的高墙内是炼狱还是桃源。监狱不是炼狱,也绝不是桃源,对于穷人,它就是一座荒岛。
  • 在林区范围内的十多个村中,百康村是“闹”得最凶的,不杀鸡给猴看怎么能压得住?百康村八坝屯:2002年吴正法在原来“生产生活用地”内耕种,后又扩大2亩,被抓到派出所,罚款1,800元。杨胜刚扩大7亩被关押4个月又罚款。
  • 但有时因林场的冒失行为,村民们又有人胆敢带头组织,偶尔就会导致村民作为群体与林场直接冲突。
  • 土地本就躺在那儿,千千万万年一直很安静。因为人的需要,人的欲望,先是被拔毛,后又被刮皮、挖心,现在不仅光秃秃,并且到处是疮疤。因为有了这方土,使得人与人之间你争我抢,你种我罚,你抗我关……究竟谁应拥有?
  • 2000--2004年正是雅长林场与当地原住农民冲突白热化时期,当时我也听说雅长乡雅庭村有数人因林场而坐牢,只是没有时间下去了解,雅长乡百康村民又想尽快把反映材料寄到中央,因此我想雅庭村的材料等以后有机会再写。
  • 广西乐业结晶硅厂厂址位于乐业县雅长乡百康村巴维屯巴斗坡,占地130亩,其中水田6.9亩,其他120多亩是玉米地、桐林地等。龙滩水电站淹没,结晶硅厂厂址恰好在水位400米线上,厂址后靠广西乐业--贵州望谟省道线,水路、陆路都极为方便,对面不远处是雅长乡新集镇。
  • 淹没搬迁人口5,000人(坝高只有约40米),包括广西隆林、贵州安龙、册亨。因为淹没面积小,搬迁人口少,我并没有把平班电站移民状况作为重点了解对象。
  • 地球是由无数的大块小块连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块是属于居住在其上的某个小集体或个人,那些个人或集体抑或他们的祖先居住在那儿已有数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 征地补偿是所有补偿中最大的一项,与距大坝远近及人口密度有关,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双淹户移民补偿总额差距不大。
  • 99年底国家电力公司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简称中南院对整个龙滩库区实物指标进行调查后,2000年广、贵两省区相继发布“停建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