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卓:全民维权时代 国内国际破局解困策略之探讨

侯文卓

人气 7
标签: ,

【大纪元8月4日讯】谢谢北京之春提供的平台和机会。尽管平时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只有遇到了一个契机的时候,才得以认真整理出来分享。

理论的讨论已经很多了。我希望在这里专门就实践公民维权和民主运动和操作层面做些分析。我们需要分析我们最好的用力点在哪里,如何用力。用力得当,则四两拨千斤。如果找到了支点和断裂带,能够避免许多能量浪费。援救重要异议人士,功夫放在圈子外面,效果更好。所谓,围魏救赵也。

我这里分析,突破困局的几种策略。对于国内和海外的坚持不懈的努力,我抱着巨大的尊敬,和内心里的谦卑之情。我这里提出的想法和方案是希望给大家打开思路,共同探索如何突破困局,欢迎大家讨论,评判和反馈。

其一,国内策略:满城纸片毛毛雨 新上山下乡运动。其二,国内和国际联动策略.

第一节 国内策略:满城纸片毛毛雨 新上山下乡运动

维权运动在当前面临许多危险,但是,就是在危险众多的情况下,却也有许多的突破。有所突破的关键,一方面是有决心和勇气,另一方面,也要有些奇招-怪招-险招-高招,总之,要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突破习惯思维的屏障。想要在沙漠中种出鲜花来,肯定要有些独到的办法。

国内维权和民运一些成功案例所具有的共同点是:成本低;范围广;参与人数多;异地互相声援,有时加上反应迅速及时。符合这个模式的有:比如公民关注团体;还有,厦门散步等。据说斑马的条纹是保护色,不是与周围环境颜色一致,而是彼此颜色一致,让攻击者分辨不出谁是头目,谁是老弱病残。我在此提出来一个”满城纸片毛毛雨”的民间方案,符合上述的几个成功要素,是对现有模式的有机补充和扩大。

为什么说“满城纸片毛毛雨”呢?这是从伊朗的纸币传播,和国内各个城市到处都随时随地可以见到的“办假证件”受到的启发。伊朗和国内的一些群体都在困难的情况下,都使用过纸币来作为民间传媒,言简意赅地表达诉求和传播信息。此外,我发现中国人中有两类人最为坚持,坚持说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和赶不尽杀不绝的办假证件的。前者是冒着生命的危险的战斗。后者实在是难以控制,因为成本低,范围广,自我驱动力强,打击的话不仅费力费时,还依然像野草一样再长出来。所以,我建议,维权运动要达到这样一种状态就很理想了。那么,纸片是什么意思呢?是说把简单明了的,同时又不具有过高敏感性的知识广泛散发。要拿出来各个城市到处散发假证件那样的人的一股热情,让街头巷尾都充斥着:学会翻墙吧,可以用某某工具翻墙。可以给某某邮件得到翻墙指导。关键是要像毛毛雨一样不停地下。对于中国这样的干渴的人权土地,持久的毛毛雨还不能让它湿润吗?

具体来说,上网,发帖,用推特,翻墙,是一个效率高,成本很低的一个维权的方式。尽管确实有朋友因为发帖入狱了,但是,比起来其他的方式,仍然可以说,成效和付出相比是成本最低的。而且,因为发帖入狱,让千万网友有唇亡齿寒之愤怒,所以声援入狱网友极具号召力。网络之效果是具有共识的。正因如此,严家其等人提出了网络革命,法轮功多年以来致力于更新自由门等软件,最近美国和全球非政府组织正在积极推动自由上网的国际公约。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建议,大家把翻墙方法,和好的网站,打印在名片大小的纸张上,最好是能够快速粘贴的那种的。如办证件那些人所为:打印好了,四处张贴:电线杆上,公交车牌上,火车站,购物中心等等。无论是城市还是工厂还是乡村,张贴让大家学习翻墙上网,自由发帖的方法。如果公安看到你传播九评,你有很大的危险。但是,你只是传播让人们翻墙上网,算是什么危险?何况共产党都不承认他们设置了信息封锁墙,打击它岂不是自搧嘴巴?之所以,要做成名片那样很小的样子,就是为了要像那些做假证件的人一样,来无影,去无踪,随手就可以撕下来一张纸条,转手就贴上了。说起来,你无非是贴了几个宣传翻墙上网的知识,估计有此本领的中国人已经有几百万了,但是,累积起来,你实际上就把那些最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纳入了自由上网的福音之中了。可以编个顺口溜,比如:

学会翻墙 不做愚盲
有冤遇难 发帖求助
推特交友 全球互动
不出家门 喊遍天下

新上山下乡运动

新上山下乡运动的核心在于把维权的知识,经验,策略等输送到民间,草根。

近来一段时间以来,公民关注团展示了巨大的魅力和威力。在福建三网友,刘贤斌等等多个案子里面,我们看到网民们的异地支持逐步成了声势。守望相助,共同进退。今天你不援助他人,下一个倒霉的恐怕就是你。今天你多打了一个援救电话,可能就为挽救一个人性命,增加一个人对于生存的信心起了重要的作用。

那么,这样的一个公民关注团的模式,是不是可以更加广泛一些呢?

我们可以看到,维权的半径是逐步涟漪状扩散的,逐步从大城市到中小城市到农村。但是,农村也一样是英雄辈出的地方,只不过缺少发声的渠道。如陈光诚那样的维权英雄。关键是怎样让偏远的地区,最弱最需要援助的群体纳入到维权界相互照应的圈子内?越是偏远薄弱的地方,越有维权的需求。奴隶劳工,买卖人口,拐卖儿童,乡村抢夺土地,私设黑牢,以至于杀人自杀被杀,官方和民间的暴烈的冲突等等都多见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瓮安,汕尾,汉源等发生了大规模冲突的地方,此前都鲜为人知。那么,网络下乡,维权知识进入厂矿就成了逻辑的必然。

因此,我建议,热衷于改变中国社会现实的朋友们,开始一个“新上山下乡运动”,是完全自发的。这个新上山下乡,包括所有的维权和民运的手段,尤其是网络的手段,比如说推特下乡,推友下乡。刘正有在入狱之前,是“民间自贡信访办主任”,他的信访的办法主要是skype,办公室是一个露天的茶舍。各地农村有大批这样的民间精英在,就看我们的推友,博友,斑竹们是否能发现民间的金矿了。公民记者大行其道,说明,我们有这个需求和愿望。

不要消极等待出了事故才开始关注,可以积极主动地到一些没有出事,不敏感,不受旅行限制的地区去传播网络和维权的知识。新上山下乡的关键就是,提前行动,早些播种。如果受到经费限制,今日之新上山下乡,已经不需要你真的买火车票全国串联。农民工都和城市人住在一起,而农民工都来自五湖四海。如果稍微留心一些,就可以到建筑工地,外地人聚居的宿舍等地来直接进行维权网络扶贫。当然,这些工作已经有不少人在做了,比如周立泰这样的劳工律师。然而,还远远不够。

农村一直在服务和抚养城市,城市人用信息知识回报仅仅是报答养育之恩而已。去农村,工厂,工矿,企业,社区宣传维权和翻墙上网对于改变身边的生存环境有直接的好处。要知道,如今城市和农村收入的巨大差异,让所有城里人都付出代价。许多的失踪儿童,从城市里被偷拐卖骗走的孩子,都在农村。类似于毒奶这样的伪劣食品和产品也都常常发源于贫困地区。贫富差异和地域差异让每个中国人都为起码的安全生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勿以善小而不为。不是专门等到地震的时候才需要志愿者。平时的点滴积累更为重要。

第二节 国内国际联动 加入全球民权运动洪流

海外民运有很多成就,也有些不足。我觉得民运疏漏了一块重要的田地没有仔细耕耘。一直以来,民运的模式,一种是在华人社区里面努力,另外一种是向西方政要和媒体努力。但是,缺少了一块就是,长期地有意识地耕耘西方的草根阶层:学校,工矿,教会,社区中心,民间志愿者等等。西方国家的公民社会渗透到社会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很专业化,如何让这些充满热情的活动家们来积极支持中国民主事业中来,是值得做,但没有做好的一件事。相比之下,藏民运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巴勒斯坦独立运动都在西方有坚实的草根基础。需要抗议的时候,每个城市总有一些支持者能够站出来替他们呼吁,向所在国政府施压。

我们有许多可以和国际社会配合-联动的机会还没有好好开发和利用。这个领域的工作,民阵做的不错,能够在法国开会,证明一定程度上融入了主流政治话语圈。中国的问题并不特殊。世界各国类似的斗争比比皆是。与全球和世界各个国家的民权运动接轨应该成为我们的一个主攻方向。在这个领域,不仅要借鉴宏观的方面,比如,颜色革命的成功经验,事实上,更容易直接接轨的是依各类议题组成的权利保护团体。

改变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情况下,不一定是政客。在中国人民来积极维权的时候,不要忘了,在全球范围内,一直持久地进行各种民权运动。这场全球范围内的民权运动,并没有伴随诸如种族隔离的被废除而消失,相反,它更加深化,更加广泛,几乎囊括了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国际人权运动,是中国维权运动的大背景,和大的支持,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资源。融入其中。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中国政治变革的后发优势,民权运动可以搭上别国已经驶出的列车。

国内的维权运动和海外的民运,其实,有很多可以对接的地方。克服共产党在国内对维权的迫害和在国际对于民运的破坏,摆脱相互之间的割裂的状态,我想提出,国内国际的民权联动方案,是破解当前困难的很好的出路。

目前,国内和国际的联动已经开展起来了。麻雀行动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联动的模式。这个模式值得大力推广。我们看到,麻雀行动之所以得到国内和国际的巨大响应,就在于,它把国内的维权在国际上继续下去,在国际上放大,和国内的维权运动遥相呼应。这样的联动完全让海外民运大有可为之处,让国内的民众重树对于民运的信心,也让国际社会对于民运有了更多支持的理由。。

国内和国际的民权联动,可以在几个方向努力:
1. 联动的范围可以更广,涵盖到中国的政治社会问题的各个领域
2. 联动的准备可以更加充分,建立常规的反应机制,有一套反应章法,有一些队伍
3. 重大事件快速反应联动;快速反应,全球紧急呼吁机制,争取在第一时间有效地遏制迫害和事态恶化。
4. 联动的方式可以更加专业化。

与其把民运分为民阵,民主党,社民党等,不如分为,劳工团队,拆迁团队,儿童团队,宗教团队等。这样可以跨越各个民运组织的界限。各个团队之间,有交叉,有融合。任务是对于国内发生的各类情况,进行及时有效的国际范围的互动,让国内的运动在国外放大,在国际上找到一个支点。倘若各类工作能够分散到各个民运的团对内部,就可以逐步走向每个任务都会有人包下来。各个民运团体依然可以保留自己现有的架构。只是,把人员的专业分工划分一下,让每个人发挥专长,对口到各自适合的领域。而且,每个民运现有团体都可以有其它团体的人来对接和配合,这样可以发挥组合优势,承担更多的工作,解决每个机构的人员不足的问题。

需要认真考虑建立一套反应机制,跨团体的,既能和国内保持紧密的联络,又能经常地迅速地和国际社会沟通,拥有民运的老手,也有专业的青年人的反应团体。花时间精力整理出来我们的人员和其他资源,多次讨论彼此协调的方法,让这套机制有灵活性。不必强求人身依附,但围绕着某个专门问题经常拿出行动方案出来。

现在可以考虑盘点我们的资源。我们有哪些方面的人才。我们能否把这些人才列出来。我们善于做哪个领域的反应。这些机制的建立,才会在恰当的时机,重大社会变化时期发挥作用。我们可以来分析,国内的维权,可以找到哪些对口支持的国际机构和运动方式。重要的是,出了什么情况,可以找对口的国际上哪些部门去反应。事实上,在民运圈子里面,谁先做好了专业细分,认领了并且专门耕耘自己擅长的那块田地的人常常胜出。

国际上有各种各样的民权运动团体,民运可以考虑充分开发。因为各国的斗争和话题类似,各类专题国际会议经常召开,而且,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也都有专门的公约,条约和国际规范来制约各国政府的行为。有些领域,也许国际条约还处于发展阶段,但是,如果中国活动家参与,也会有助于国际规范的形成。仅举我所知道的一些可供我们利用的资源来说,就有:

‧ 国际劳工的运动由来已久,在世界各国都有成熟的劳工团体和劳工保护机构,我们现在罢工风潮如此之多,为何不考虑和世界各地的劳工组织接轨?国际劳工组织,是联合国最悠久的组织。目前,主要是中国的全国总工会作为代表。我相信,如果我们能够有更多独立的工人组织声音发出来,也会受到他们重视的。此外,美国有劳联产联,其他国家也都有对应的劳工组织。历史上,世界各国工人之间是很容易相互声援的。国际歌,就发端于国际工运。英特纳雄奈而,意思是,国际主义。

‧ 各国的律师协会都有很成熟的保护律师权利的机构,我们的维权律师如此众多,完全可以和国际的律师协会进行沟通和合作。国内想要成立维权律师协会受到挤压,成立困难。可以考虑在海外与国际律师的协会先挂钩啊。先从技术,方法等支持做起总可以吧?

‧ 拉丁美洲和一些农民占多数的国家,有大量的农民运动,正在推动农民权利;

‧ 全球的消费者权益运动,也是反抗剥削,要求保护劳工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国际上有成熟的和声势浩大的社会抗议运动。中国的毒奶,毒食品,毒疫苗等,是否可以和国际的消费者运动挂钩?

‧ 房地产的权利,在国际上也是有成熟的机制的。联合国有一个特别专员Special Rappateur on Housing and Land Rights,专门负责房地产权利。日内瓦有个住房权利机构,Center for Housing Rights,还把付先财,刘正有,马亚莲等人选举为2006年的受奖者。完全可以与现有国际运动接轨。

‧ Universal Jurisdiction普世管辖权,是说的是把大型的反人类罪行作为国际社会可以共同审判的罪恶。这个运动在最近的十多年来突飞猛进。江泽民在阿根廷和西班牙受审并且得到国际刑警列为罪犯是这个领域的成功之一。

这个单子可以是很长的,只需要我们用心去搜寻整理。

我上面提出的国内国际的联动模式,需要较好的英文基础和与西方人打交道的经验。如果说,有些人不具有这一长处的话,那么,完全可以考虑打组合拳啊。比如,民主党的各个派别的人,都在国内有很好的根基和广泛的联络,可以承担这个联动模式的国内衔接部分,而民阵则有许多英文很好,教育水平很高的留学生,那么,可以多承担一些与国际协调的作用。二者相互配合,就可以打出很好的国内国际联动的好牌。当然,如何与国际人权运动相互融合,需要多年的学习,培训,参与,交流,开会,互通有无等。这些工作完全可以有意识地,积极地开展起来。围绕着具体的案例来长期配合的话,那么,民运总体就通过一件件的事情磨练出了高超的集体行动能力出来。

天赐机遇。当前的国内和国际联动是有着极大的便利条件的。国内的一线的维权人士大批都在推特上,许多人通过skype结成了群组。另外,还有不少人使用facebook。google和yahoo公司都提供了大量的邮件组,有大批英文的和汉语的可供选择。昔日,需要奔波劳累于旅途的联合互动,今天,只需要加入一些方便的交友和网络群组就可以了。这样的群组方式,让发出声音,相互援助,可以在不到一小时内就完成。。

如果把国内和国际联合行动作为一种主要的民运指导模式,可以最大化地发挥民运现有的人力和资源,并且,也让民运的工作落在了实处,让民运的工作都能真实地参与中国社会的转变。当然,国内的人士可能不敢主动地来找民运求助,但是,难道海外民运不能自己主动地承担联动的主导作用吗?因此,我建议,民运各团体总要有人轮流趴在网上,把我们平时零零星星碎碎的网络参与变成一种经常性的机制,盯着国内的推特-博客-网站等,主动及时地与国内互动,力争第一时间把国内的情况发送出来。民运倘若总是能把国内发生的重大问题,变成类似于中东冲突这样的大热点,不仅让我们的对手-共产党敬畏,也让国际舆论刮目相看。

再赋一首顺口溜:
全球运动 我为一员
拆迁工运 皆为机会
推特递信 网络结盟
联西联美 公民社会
维权血泪 民运沧桑
如今联手 共克专制

作者系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 执行委员 人权委员会 主任
民主中国阵线 渥太华 联络人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关于广泛开展营救刘贤斌兄的倡议书
20亿补偿款不翼而飞  千人怒堵青岛大炼油
肇庆怀集六村民护祖坟被判刑
浙江桐乡数千人抗议污染害人 遭警镇压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美芯片峰会独缺中企 加速脱钩?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意外》观众反响热烈:《转法轮》救赎灵魂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珍言真语】冯玉兰:中共打压港人 擦亮世人眼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