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独立评论】

【独立评论】未来两年中国经济面临大麻烦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2月02日讯】伍凡:各位观众好,现在是独立评论时间,最近201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召开了,很多大陆知名经济学家参与,结果海内外经济学者达成一致意见,这就是未来两年中国经济面临大麻烦。今天我们就专门谈一谈这些海外外专家的观点和看法。
Flv下载观看 WMV下载观看

草庵: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批评国进民退导致了社会效率的损失。他说国有企业很多不是按照市场的逻辑做的,它的很多资源获得不是因为他给别人带来幸福,而是因为有某种特权,尤其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竞争当中是非常不平等。国有企业要把民营企业兼并掉,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效率损失。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竞争好比皇帝和大臣下棋,大臣要赢很难,又不敢赢,赢了麻烦更大,每次都是皇帝赢了。”张维迎说道。

伍凡: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常务理事茅于轼认为,公有制产生不出合理的价格,无法避免效率低下的问题。国际上有一些公有制企业非常好,但只有在私有制的汪洋大海中才能产生。最早的时候国有企业的利润百分之百上缴了,但是企业没有赚钱积极性,所以企业干脆自己先花了,把成本扩大。后来因此改了说干脆不上缴,国企有了赚钱的积极性,但又不上缴了。

草庵: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和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认为,我国09年财政税收相当于4到5亿城镇居民一年收入,政府机构掌握这么多社会资源,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很大,对于钱如何花不能不有所约束。

除了政府掌握太多资源之外,纳税人话语权也是问题。财政体制的对应关联最重要的应该是老百姓和政府,但是我们现在的财政体制主要对应的关联变成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老百姓说不上话,监督不了财政体制。

伍凡: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员薛兆丰认为,政府应该减肥,很多声音呼吁政府要多介入社会和经济领域,但是政府本身不是一个省油灯,这是由它的本质决定的。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建议对政府收支进行限制,设立两条红线:每年政府的全部收入不得超过GDP的30%,国家行政公务支出比例不超过20%。

草庵: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认为,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现在60年了,经济发展过程中很多值得反思的问题基本上没有变化,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发展的目标,而是把国家发展或者去超过别人当成我们的目标。

根据陈志武的测算,中国的银行存款利息比应该有的利息水平大概低两个百分点,企业贷款利率低了1.5个百分点。这样所产生的效果等于老百姓一年几十万亿储蓄,每年少拿几千亿到一万亿利息收入,相当于把老百姓储蓄应有收益转移到国有银行,再进一步转移到国有企业、地方政府那些工业“铁公基”项目更多投资。

伍凡:随着房价越涨越高,宏观调控一次次失败,房产税被舆论认为是能使房价有效下降的最后一只靴子。但不少专家认为不宜对此期望过高。

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认为房地产调控需要耐心。夏斌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不整治,中国经济肯定要出事,整得狠了也要出事,必须花两三年时间逐步去解决。调控的方向就是使房地产慢慢走向健康发展方向,所谓健康发展就是,放房子是为了住,而不是像炒股票一样的投机。

草庵:在2011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NAEC)上,来自全球的经济学家针对中国的经济增长、就业、通胀以及世界经济增长前景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与会专家认为,世界经济形势仍不乐观,而中国在经过过去两年的投资膨胀之后,今明两年将会收缩,中国也将面对更大的麻烦。张维迎认为:“如果200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是6%,相信日子会更加好过一点。”

相对于GDP,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常务理事茅于轼更关心失业率的问题。他认为,中国和美国评价经济发展的评价指标是不同的,美国更侧重于失业率,而中国更侧重于GDP的增长。他表示,社会产生的财富如何分配就是评价GDP质量的一个指标,而失业率又是考虑财富分配是否公平的一个重要指标,但中国目前仅有登记失业率,并没有真实的失业率指标。

伍凡:张维迎则对中国政府的现状表示担忧。他表示,“我怀疑今年到明年我们经济会有比较大的麻烦,因为2009年和2010年我们想创造更多的就业,但却可能给下一步增加就业机会带来很大的障碍。”

草庵:2010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 Pissarides)表示,对于中国央行而言,真正问题在于支付盈余,中国用这些钱借给美国,欧洲,支持美国和欧洲支付他们的财政赤字,这样大量存钱再大量借贷出去是需要解决的。这会导致通胀问题。而在夏斌看来,中国的通胀只是表面问题,实际上它反映的是中国经济长期不可持续增长的问题。如果中国增长方式不改,结构不调整,这个局面仍然难以改变。

伍凡:对于中国经济的前景,张维迎认为,政府的很多行为都会加剧投资波动。中国在没办法维持过去两年的投资膨胀后,今明两年将会收缩,经济会萧条,失业会增加。这是今明两年中国可能面临的较大麻烦。他坚持建议将2.8万亿外汇储备分给老百姓这个观点。他表示,太多资产控制在政府手里,不利于国有企业效率的提高。

此前,张维迎说,“我们国家现在有太多的财富集中在政府手里,应利用此次危机推动改革,将国有上市公司股票予以打包,拿出一部分给老百姓,给百姓一只下蛋的母鸡。

现在国有资产是15万亿,如果拿出40%就是6万亿,财富效应非常明显。” 张维迎甚至还建议,这笔财富可以根据收入水平来分配,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农村人给两份,城里人给一份,或者富人给一份,穷人给两份。他认为,国家将一部分财富分给老百姓,不仅短期来讲可能引来财富效应,长期来讲,还可以使收入分配的差距大大缩小。

草庵:摩根士丹利亚洲非执行主席斯蒂芬.罗奇说,中国通胀压力已经处于危险区,必须毫无保留地动用政策。他建议中国运用三套政策工具应对当前通胀压力,包括加息和货币升值、提高银行款准备金率,以及通过行政手段应对推动农产品价格飞涨的个别问题。罗奇认为,在当前这个增长和通胀周期关键点上,收紧货币政策至关重要。

华盛顿经济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认为,中国当局采取的加息、提高银行储蓄准备金率,以及收紧货币政策等手段是抑制通胀所应采取的重要措施。但是他指出,中国并没有动用全方位政策工具,其中缺少的正是令中国当局最感到犹豫的汇率政策。

拉迪说:“加快汇率调升是与那些紧缩措施完全一致的。它可以略微降低出口增长,也可能使得进口产品更为低廉,因而有助于缓解价格上涨压力。为什么他们不愿动用这种手段? 我认为这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伍凡: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这个节目反复谈到中国的经济问题,特别是通胀的问题。在过去,很多经济专家被中共宣传欺骗,直到最近的一些日子,他们才发现中国并不是想他们想像的那样好,相反是一个内部腐烂到底的虚假巨人。而这次网易经济会议,几乎所有的海内外经济学者都达成了一致的共识,这就是未来两年中国经济面临崩溃,将遇到极大的麻烦。今天的时间到了,谢谢各位观众收看,再见。

草庵:再见。

评论
2011-02-02 1: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