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浙江万人抗税揭秘税赋高成长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2011年11月14日讯】本文转自249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共有两篇文章。
浙江万人抗税揭秘税赋高成长 文 ◎ 华明
大陆小企业税赋知多少? 文 ◎ 孙芸

浙江万人抗税揭秘税赋高成长
文 ◎ 华明

经济硬着陆的结果,使不愿过苦日子的中共地方政府凭借暴力与讯息封锁,横赋暴敛。

不堪高额税赋,织里抗税事件只是一个信号,表明中小民企生存之路越来越窄,而地方政府处理的态度映照出中国经济的内部危机正在逐渐扩展蔓延,极可能引发比欧债更大的世界金融危机。

10月26日,因税务员殴打“抗税”业主,浙江湖州织里逾万民众连日围堵当地镇政府、焚烧警车及轿车,当局出动数千武警镇压、封路抓人。28日,官方紧急宣布暂停征税,事件逐渐平息。然而,中共当局强征暴敛导致与人民矛盾冲突的税赋情况,又再次引发各方的聚焦。

万人抗税 当局紧急调兵镇暴

织里——织工之里,历史上织里镇织造业相当兴旺,史料中就有“遍闻机杼声”的记载,“织里”因此得名。如今,织里有近7,647家童装厂,近5,000家童装配套企业,被誉为“中国童装之都”。不过,全镇30万居民有20万是外地人,其中八成来自安徽。

“这几天织里镇像打仗似的,现实的战争大片啊,是很严重的事件。”织里镇市民黄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10月29日,织里镇布满防暴队、特警、军队、公安警察,镇政府前有防暴警察把守。黄先生本不敢出门,早上出去看了一下,发现街上店面、企业、银行、学校仍然关门,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警察。

事件源于10月26日下午,织里税务部门人员到服装加工点(当地称“夫妻队”)收“机头税”(按缝纫机个数收税),每人要交600多元,双方发生争执,四个税务员当场毒打安徽籍女业主,直至打晕,引起所有加工点的民众愤怒。

随后,上千名安徽籍“夫妻队”到镇政府大楼前,要求对翻倍的“机头税”给出合理解释。晚上11点多,一辆奥迪车驶入人群。有人不停地拍打奥迪车要其停车,驾驶员却突然加大油门,时速达100公里以上,撞飞了人,奥迪车又开始后退辗轧撞飞倒地的人,造成重大伤亡,并逃之夭夭,引爆更大的抗议。

当地居民张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气愤的抗议群众开始见车就砸,焚烧警车、砸毁轿车。直到27日凌晨三、四点仍未结束。他说,如果政府处理得当,就不会发生这么大事件,出事后当官的没有一个出来说句话。据悉,上百辆沿街汽车被砸。

浙江省紧急从各地区调集数千名特警前来镇压。27日,大纪元记者致电织里唯一的派出所,值班人员称,正在大批抓捕“闹事者”,但不肯透露具体数字。29日,在湖州市政府工作的匿名人士说,内部消息说已抓了几百人,是部队在抓人。传闻数人被打死。

当局28日宣布暂停对童装业主征税,并开除一名税收协管员。但大批部队仍驻扎织里镇,各种军车集结,特警、武警、城管、警察遍布全镇。

转嫁矛盾 挑动民众互斗

事情还没完,10月29日,《中国新闻周刊》称,织里人组织“护厂队”,对安徽人展开报复性攻击,有数辆安徽人的车被砸,南海路上安徽人开的“米娜阿奇”童衣厂遭到砸抢。

但据海外媒体披露,此前的28日,织里镇政府发给当地人钢管,称用于“自卫”,很多本地人认为,政府真正意图是默许本地人持钢管与安徽人互殴,造成民众之间的互相残杀。甚至有人就是当局雇的打手。

民众谴责当地政府转嫁矛盾的卑鄙伎俩:“政府收拾不了局面,就把本地人推到前边去当挡箭牌。应该去追究政府的责任!被砸坏的财物也应该找政府索赔!当局的做法跟处理广州新塘镇抗暴事件如出一辙。”

对此,评论员李明真认为,当地政府派人混入群体中滋事,警察又给当地人发放钢管,说是用于自卫,打谁呢?外地人。外地人不是中国人吗?可以随便打吗?打死了不偿命吗?中共政权让你们老百姓窝里斗,它自己坐收渔利,既转移了对当局的愤怒,还使老百姓自相残杀。

他提醒说:“千万别上中共的当。今天安徽人的抗税遭遇,就是你们当地人明天的前车之鉴。中共收完了安徽人的高税,日后就会向你收取高税。”

地方政府随意加税

当地人和外地人有什么矛盾?“吃饭狼吞虎咽,喝水争分夺秒”,来自安庆的李传挺回忆八年前初到织里童装厂打工时说,因厌倦这种生活,他找亲友一同另开“夫妻队”,从童装厂取货来加工。这种家庭式的小加工作坊在织里日渐红火,数量遽增。最初都没有缴税。

然而,这引起了一些规模化童装企业的不满。原因是熟手都跑去开“夫妻队”,工厂为留住熟手,必须提高工资待遇。普通机工工资前年还是每月1,500至2,000元,今年已涨到3,000至4,000元,裁剪工今年平均月薪已涨到6,000至7,000元。

当地税务局决定征税,从2009年起,“夫妻队”开始缴“童装税”或“机头税”。第一年,按每户拥有的缝纫机数量征税,一台缝纫机征税100多元;2010年,则按工作人数征税,每人征税300余元,不足5人按5人征收;从今年10月开始,每人征税额涨到了626元。还有人说,明年会涨到每人每年1,000元。

当局征税缺乏依据

可是,在中国《税法》中,并没有“机头税”或“童装税”这个税种。《税法》规定,加工行业需要缴纳增值税,属国税,地方税务机关若没有办法核定,可以通过个人所得税核定。

但是,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教授表示:“在核定过程中,税务机关应该要考虑成本、利润、同行业的整体利润率等因素。而对于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的核定还必须遵循法定的程序,即业户自报、典型调查、定额核定、下达定额。”

而织里镇“夫妻队”商户李传挺25日收到的《纳税通知单》中说:“根据《征管法》规定,经过对你(单位)从事的服装行业进行调查摸底,在此基础上,确定你单位为社会化征管户,并依据经营测算等方法核定,应缴国税、地税税额合计3,756元。”其中既没有提供核定依据,亦没有提供征税标准。

对于当地政府为何增税,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他们是希望借助税收杠杆,将“夫妻队”赶回正规的童衣企业,因此引爆了这场“抗税”风波。

多家“夫妻队”表示,在增税前,当局没有任何公示与意见征求,仅靠税务部门的一纸通知。同时,“机头税”的征收往往采用社会化征管方式——即非由税务部门,而是村委会派出的税收协管员来征收,如若不交,便会采取“锁门”、“恐吓”等方式。

万人抗税 中共封锁新闻

对于织里万人抗税,中共当局跟往常一样,实行控制和封锁,让外界不明就里。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共官方的报导连那里的人为什么要抗税等基本信息也是含含糊糊,闪烁其词。

在官方主要媒体集体失声时,中国用户最多、号称可以让用户“迅速获取最热最火最快最酷最新的资讯”的新浪微博,也迅速及时地将“织里”列为不能搜索的词,让用户难以获取织里的信息。用户搜索“织里”,得到的只是地方公安当局一面之词的通告。

“官方的湖州在线没有解释为什么该厂主拒绝纳税。……当局迅速采取行动,控制网路上流通的信息。在新浪微博上发表出来的信息只是地方公安局的声明,说是当地情况‘稳定’。”

而中国网民对当局的新闻封锁措施表示不满。在新浪微博,网名“广州新记忆”的网民发表微博说:“又一个(今年6月发生抗暴的广东)新塘版本,为啥不公开新闻,让大家一起讨论如何避免这种暴力循环呢,压制只会让这种事情更多。”

实际上,官方封锁不住新闻,图片和当地信息通过各种渠道传向四面八方,反而更暴露了官方的虚假和不体恤民众困苦、无人性的一面。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周天勇评论说:“湖州抗税事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有网友也认为,在税赋奇高的中国,到今天才爆发一起影响力较大的抗税事件,已是奇迹。湖州织里抗税只是一个信号,表明民众已不堪高额税赋,极可能成蔓延之势。温商跑路、湖商抗税,过高的税赋是根源之一,中小民企的生存之路越来越窄。

地方政府设法增税放债

虽然织里“机头税”数额并不高,但增幅却是惊人,达100%,意味着地方政府这一类税收翻倍。有分析认为,普遍来说,这是地方政府面临巨额债务、土地收入“蒸发”等危机,试图把危机转嫁给民众,维持高财政收入。

中共财政部10月20日出台一项地方政府自行发债办法,也是在为其摆脱困境。据中共审计署数据,地方债务约有10.7万亿人民币,约三分之一的地方政府还债有问题。而《华尔街日报》与《金融时报》7月报导的数据显示,中国地方债务达14万亿元人民币,超过中国GDP的三分之一。

中共当局的财政由三个部分组成,税收、国有企业盈利、土地出让费用。税收对政府来说是一种水涨船高的收入,理应和经济增长同步,但中共税收却早以高额超收,其增率已逾GDP的二至三倍。

多年来,地方政府普遍高度依赖土地收入、房地产及相关产业税收。他们的财政收入50%至60%来自土地售卖。而近期,大陆楼市、地产一片惨淡。上海成交量跌至7年最低,同比下滑72%,主要房企开始促销降价,跌幅达20%到40%。其他如北京、深圳、杭州等也都有不同程度跌幅。

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既然土地不能生财,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减少,无非是地方政府过一点苦日子。但政府“坐惯了宝马,你叫它去坐摩托,它是不会干的”,所以它会通过加税等手段增加财政收入,使中国经济永远走不上正道,中共不把中国经济弄得山穷水尽,是不会放手的。

中国经济岌岌可危

“忘掉希腊、忘掉意大利、忘掉‘占领华尔街’运动吧!眼下真正的坏消息是什么呢?中国。”“楼市泡沫终于开始破裂”。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发表题为“当心走火入魔的中国经济”。英国《金融时报》也称“中国楼市已转向”。

经济学家程晓农博士表示,欧洲发生欧债危机,随之亚洲也将面临危机,比欧债更大的危机将会发生在中国。“很多中国专家学者鼓吹中国经济如何如何好,而真实的情况是──中国的经济已经很糟糕了。在今后的一年内,可能会发生类似欧债危机。其实,中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发生了。”

他解释,按中国房地产的价格下降30%,是金融危机爆发的指标之一。他说:“中国经济学家预测还会进一步下降20~30%,也就是达到50~60%。预测是否成真,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但现在房地产价格已经快速下降了30%。这是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先兆。”◇

本文转自249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51/10057.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

大陆小企业税赋知多少?
文 ◎ 孙芸

中国“税收痛苦指数”高居全球第二,大陆小企业面临的税赋不仅多而杂,且越来越重。以数据来看,中国税收增速远高于居民收入增速,目前大陆民众及企业所缴交的税已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

中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加工集散地、浙江湖州织里镇的一场万人“抗税”风波,将大陆税收及征税办法的种种弊病再次置于众目睽睽之下,加工户们集体“抗税”以表达心中不满,镇政府虽然开除了税务人员和暂停收税以平息事端,但导致事情发生的“税赋”本源却不见改弦的苗头。大陆小业主的税赋到底有多少?

个体户税远高于工薪族

中共财政部日前宣布,从11月1日起,销售货物的增值税起征点由月销售额2,000至5,000元人民币(下同)提高到5,000至2万元;营业税起征点的幅度,按期纳税的,由原来1,000至5,000元提高到5,000至2万元。

对小企业而言,按说是个好消息,但遭到很多质疑。财讯网算了一笔账:增值税、营业税起征点提高后,同样是月收入5,000元,个体户与工薪族的纳税额谁高谁低?

以北京市为例,一位工资收入5,000元/月的上班族,按照个人所得税法,扣除“三险一金”1,110元后,缴纳个税11.7元。若按北京起征点最低值为5,000元、营业税税率3%计算,月收入5,000元的个体户需缴纳营业税150元,且没有“三险一金”的保障。

一个工薪族每月收入7,800元,则缴纳个人所得税151.84元;而一位月营业额5,000元的个体户,缴纳的营业税也达到151.84元。

对比两者发现,个体户的税赋远高于工薪族。而个体工商户获得收入,不但要投入自己的劳动,多数还要购置(租用)房屋、雇佣少量人员、购买工具和材料等,既要出力还要投钱。此外,个体工商户的收入,除了缴纳增值税(或营业税),根据个人所得税法,个体工商户每月收入若超过3500元,还得缴纳个人所得税。

减税政策是“形象工程”

“本次提高增值税、营业税起征点,高举减税大旗,实为减税政策的一项‘形象工程’。”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在微博上认为:“起征点最低值为5,000元,这个数额有些低,设为1万元或1.5万元比较合适。”

所谓个体受益最大,其实不过是杯水车薪,这样的上调幅度只有“濒临亏损的企业才满足”。个体户网友“孟轩2012”以营业税为例说,起征点为5,000至2万,月度营业额在2万以内的经营者,除了摆地摊的,哪怕是个最小的铺面经营者,按现在的毛利及房租水平,没有一个不是亏损的。

说不清道不明的税

而且,这还是台面上的税,大陆“黑税”有多少?“至于要交多少税,就要看你的流水是多少。”河北省铁矿城周老板的算盘打得飞快,当初一得到消息马上找来和当地税务机关熟识的一位亲戚,一场价格不菲的饭局下来,他每月所缴纳的税额从5,000元降到了150元。要不在税上面做点“小动作”,老周今年恐怕就只有赔的份了,中小企业信息网报导。

周老板说,他也不愿意这样想方设法逃税,实在是税高利薄。此前媒体也曾披露,一些小业主不偷税漏税已无法生存。更有私营企业主在网路上发帖晒税赋称,如果规规矩矩把所有该上的税都上完,那么最终结果将是近乎于白干。他们做两笔账,一笔糊弄官方,一笔给自己。

《经济参考报》报导,根据不同企业的具体情况,一般会涉及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附加费、企业所得税、印花税、房产税、车船使用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等多项,这还不算各种行政事业收费和社会保障缴费等。

北京一家文化传播公司副总经理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本定价30块的书,出版社拿走10%~15%,发行商给你50%的折扣,作者拿走10%左右,增值税再占去13%,算下来利润接近零。“我们曾经做过书籍这块,后来就不做了。”在他看来,一本书承担这么高的税,简直不可理解。

官方减税 越减越高?

在10月的最后一周内,温家宝先后三次在不同场合强调结构性减税,也就是选择性减税。自2004年以来,大陆一直在进行结构性减税,如全面取消农业税、增值税改革从东北试点到逐步完善准备推向全国、出口退税适时调整、统一内外资所得税、多次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标准等。

对“减税”官方似乎不可谓不重视,但如果将公共财政中民生支出比例、吃饭财政与“三公”消费规模、社会福利保障水平、居民收入状况等因素综合起来加以考量,中国民众的税赋之重有违情理。

财政部和国家统计局近期公布,今年1月至9月,中国实现财政收入8万1,663亿元,同比增长29.5%;实现税收总收入7万1,292亿元,同比增长27.4%。全国税收资料调查显示,2008年,中小企业缴纳流转税1万5,003亿元,占流转税比重达86%,缴纳企业所得税4,952亿元,所占比重为76%。

有史以来人类最高税

今年9月,美国《福布斯》杂志推出“税赋痛苦指数”榜单,中国大陆居全球第二,这也是继2009年中国首次排名第二位后,再次位列该名次。虽然这一数据遭到部分官方媒体和官方学者的质疑,但有关中国税收增速远高于居民收入增速却是不争的事实。

《福布斯》的税收痛苦指数(税痛指数)是根据各地的公司税率、个人所得税率、富人税率、销售税率/增值税率,以及雇主和雇员的社会保障贡献等计算而得,指数越高意味国民税收痛苦程度越高。

数据显示,从2004年至2010年,除了2009税收同比增长9.8%外,其余年分税收总收入同比增长均2倍于同年GDP增速。而今年前三季度,税收是GDP增速的3倍,中国宏观税赋已近GDP的4成,这种严重失衡状况,在当今世界各国实属少见。

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讲座教授郎咸平日前应邀前往沈阳演讲。他说,从世界数据来看,大陆企业家去年交的直接税加上间接税占到了中国企业税前利润的70%;个人交的所有税则高达平均所得税的81.6%,是全世界自有人类以来最高的税。◇

本文转自249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51/10059.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相关新闻
浙镇政府殴抗税业主引聚集 疯车撞人群
方林达:湖州织里抗税事件的实质是抗暴
浙群体抗税当局“妥协”学者批中共横征暴敛
世界媒体看中国:浙江湖州织里抗税事件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 国会躺百兵 疫情超严峻
【财商天下】马斯克对决扎克伯格 挑战数码霸权
【西岸观察】杨安泽选纽约市长 再提发钱政策
【思想领袖】格雷内尔谈大选争议与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