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评论:中共造成全球自由度下滑

叶淑贞编译

人气 3

【大纪元2011年11月05日讯】有钱的中共政权开始把臂膀伸向其他国家,不仅教导邻近的专权国家如何“维稳”及持续掌权,甚至帮助他们追查和逮捕异议人士。国际监督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现:全球自由度已连续五年暴跌,主要就是因为中共积极向外拓展独裁势力所致。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东南亚研究员科兰滋克(Joshua Kurlantzick)近日于《波士顿环球报》发表题为〈中共的长臂〉评论文章指出,有钱的中共政权开始把它的臂膀伸向其他国家,企图阻挠他国的民主,造成全球自由度下滑。

冷战结束之后,没有任何一个主要国家挑战自由民主的传播。但是过去二十年来,中共政权对于民主的挑战造成了全球自由度的重大转变。

协助邻国培养反民主势力

在中国国内,中共持续打压异议团体,且越发严厉监视和过滤互联网和微博网站。据麻省理工学院中国专家黄亚生(Yasheng Huang,音译)的说法,中国政治体系在1980年代还比今日自由些。

然而当观察家聚焦于中国的内部政治之际,一个重要的、令人担忧的改变已经发生在其边境之外﹕北京对于周边国家民主活动的阻挠越来越频仍。越来越多柬埔寨、泰国、吉尔吉斯斯坦(Kyrgyzstan)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官员在中国接受培训,他们在那里学习中共镇压抗议和封锁互联网的策略。中共也施压其他国家,并打击批评中共的活动分子。同时,在中亚,中共已帮助创建一个区域组织以支撑专制统治。

过去四年来,中国经济繁荣,而西方经济却步履维艰,中共于此时趁机扩增“软实力”或文化及经济的影响力,而目前也已经拥有足以影响其他国家政治生态之新能力。根据英国《经济学人》资讯社公布的的全球民主调查发现,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致使一些新兴市场益发对中共专制资本主义模式感到兴趣。”

海外帮助独裁实例

中共甚至主动在海外推广这种政治模式。中共对南亚及中亚官员举办培训班,一位匿名的参与者指出,培训着重在区分中共和民主国家的异处,内容包括﹕将中国的成功归因于北京采取专制行动,以及渲染西方民主国家政策的失败。一些泰国及柬埔寨的官员指出,中国教员教他们如何“维稳”及持续掌权的司法策略。

在柬埔寨,中国共产党成员向洪森总理(Hun Sen)的政党献策,教他们如何应用惩罚诽谤的法律来吓唬独立媒体,成立控制主要公司的政府官员网络和灌输保安警察忠诚意识。

另外,中共还教导他国的独裁者如何面对公众的压力,或甚至是帮助他们追查和逮捕异议人士。其中最著名的是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的例子。该年乌国发生大规模的示威,政府严厉打击示威者,在安集延(Andijon)市胡乱射击,至少杀死了几百人。乌国活动家呼吁外国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对开枪负责,美国也支持这个呼吁。中共则采相反的立场,不只在大屠杀之后公开赞扬镇压是必要的,且以礼炮欢迎乌国领导者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在北京进行国事访问。之后,中共拒绝庇护逃离乌国的难民,并很快宣布了一项新的能源协议,将提供乌国政府数百万美元的收入。

同样地,中共对于去年秋天缅甸举行的不公选举,也采取支持的态度。在投票中,缅甸政府不允许国际监督员的监督,可想而知,军事优势的政党压倒性地赢得了选举,北京快速承认了可疑的选举结果。

1995年,中共和俄罗斯这两个专制巨人联手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缔造连结这两大国与吉尔吉斯坦、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斯坦(Tajikistan)的区域性组织。2000年代中期中亚发生倾向民主的革命后,莫斯科及北京则利用“上海合作组织”诡辩民主革命是非法的。在中共的影响之下,这个组织把民主选举描绘成一种西方的、不一定适合中亚或其他发展中地区的制度。

中共甚至向外国媒体施加影响力,利用其外交及贸易关系,打击周边国家批判北京的活动家和记者。例如,中共施压印尼政府关闭“新纪元广播电台”(Era Baru Radio),这家电台播出在中国被禁止之法轮功的信息。根据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报导,印尼警方随后强行关闭这个电台。中共也使用相同的伎俩,尝试使在泰国、越南、柬埔寨、吉尔吉斯斯坦和其他国家的批评者保持沉默。

造成全球自由度下滑的元凶

中共施压各国,对世界民主发展有着不良的影响。印尼的学者威保瓦(Ignatius Wibowo)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十多年来,除了少数例外,亚洲每个国家的政治模式,都或多或少向中共倾斜,远离了自由民主道路。

国际监督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现,2010年连续第五年全球自由度暴跌,主要是出现在已经开始民主化但民主并不坚固且不稳定的地区,一个下滑主要因素是中共积极向外拓展独裁势力。

在许多地方,中共对于民主的抑制,已经使民主发生倒退现象。例如在柬埔寨,洪森政府变得越来越专制。中共与日俱增的影响力,也使日本或法国等先进国家发现他们被边缘化了。

从历史来看,美国与其他民主国家的合作是较有效率的,因为民主国家领导型态及决策是较开放的,且较为美国的政治家所理解。但是当美国尝试与中国合作时,受到许多阻碍,很多美国官员发现很难理解中共政府的不透明度。

“自由之家”两年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概述了中共是如何打击边界国家的民主,并提出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必须对抗北京政权反民主的战略。一些人权团体及民主专家认为,美国需要与像“民主国家共同体”(Community of Democracies)这类的国际民主组织重新结合,且需要与巴西及印度这样的新兴大国更加紧密地合作,以促进民主,对抗中共。◇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248期【西方看中国】栏目(2011/11/03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250/10042.htm

新纪元PDF版订阅(52期US$10 )

相关新闻
郦剑锋:为什么中共对外讲和平对内搞暴政?
何清涟:卡扎菲失国的阴影笼罩北京
南海冲突杀一儆百? 中共内斗官媒变脸
李明真:卡扎菲是中共的朋友加弟子
最热视频
【重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散文:读〈天台二女〉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