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还原历史系列】

林辉:中共创始人陈独秀的幡然醒悟

林辉

陈独秀(央图提供)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03月29日讯】上个世纪初的风云人物陈独秀,是中国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主张“全盘西化”的知识份子,中共早期的主要创始人和领导者之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经怀着无限热忱传播马克思主义之人,却在晚年彻底进行了省思,并放弃了共产主义思想,反对苏联,支持蒋介石领导的抗日战争,认为只有民主政治才能救中国,认为英美法的民主代表人类的希望。而这亦是现今中共大力批判其之处,也是中共无法“正面评价”陈独秀的所在。

陈独秀于1879年出生在安徽安庆市,原名陈庆同,17岁时考中秀才,后去日本留学,受到社会主义思想影响。回国后,曾参加过反对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当时,面对着中国对来自西方挑战的一次次失败,一些主张向西方学习的知识份子开始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思考,陈独秀就是代表之一。

1915年,陈独秀在上海创办《青年杂志》(次年改为《新青年》),宣传西方的民主和自由,批判中国的儒家思想和传统道德,并提出东西方文化一个是旧的,一个是新的,应该用新的去改造旧的。《新青年》很快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影响了众多的年轻人。

在1917年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后,陈独秀被聘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并教授文学,他遂将《新青年》迁到北京,并继续在北大宣传马列主义以及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由陈独秀掀起的“新文化运动”的结果是冲击了中国传统的是非标准和价值标准,否定了传统上中国人的信仰,并且用白话文代替文言文,这使中国传统文化第一次遭到了彻底的否定和破坏。

1920年,由于陈独秀嫖娼而遭到了部分北大教授的批评,蔡元培被迫将其解职。此后,陈独秀前往上海,继续在创办的《每周评论》杂志上撰写激进文章。

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1921年中共成立,陈独秀当选为第一任总书记。此后,还被选为中共第二届、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第四届、第五届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1922年,共产国际指示中共与孙中山和国民党合作,陈独秀表示反对,但最终还是勉强服从,同意加入国民党。1927年,国民党分共后,陈独秀还在上海指挥了上海工人暴动。

尽管陈独秀为中共的成立、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最终因站在认为“中共只能要求召开国民会议以解决国家的最重要问题”的苏联托洛茨基派一边,而被共产国际抛弃。

1927年国民党清党,斯大林让中共打入国民党的主张碰壁。当时苏共的另一领导人托洛斯基为中共制定了一个题为《中国的政治状况和反对派的任务》的政治纲领,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政治安定和经济复苏的时期,中共只能要求召开国民会议以解决国家的最重要问题。”陈独秀对此表示赞同。但斯大林却不承认错误,批评托洛斯基和陈独秀,并在1927年8月解除了陈独秀总书记的职务。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举行,陈独秀拒绝参加。在1929年“中东路事件”上,陈独秀更是反对中共罔顾国家利益、“保卫苏联”的做法。当年11月,陈独秀被开除出中共。

之后,陈独秀组织了中国“托派”,发行杂志,刊载托洛斯基的文章,反对中共政策,也反对国民党。1932年10月,陈独秀被国民党逮捕,在五年的坐监中,陈独秀阅读了大量书籍并开始反思。1937年出狱后,他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认为只有民主政治才能救中国。

是什么使陈独秀幡然醒悟?或许可以在《陈独秀晚年的最后见解(论文和书信)》一书中寻到原因。这本书中收集的是陈独秀在1940年3月2日至1942年5月13日间,发表的4篇文章和写给朋友的6封信。按照当时与陈独秀来往密切的陶希圣的说法,《最后见解》的主要内容是“陈独秀最后对于民主政治的见解”,是其经过六、七年深思熟虑得出的结论。

陈独秀的主要观点是:只有大众政权才能实现大众民主,如果不能实现大众民主,所谓“无产阶级独裁”必然流为斯大林式的少数人的专制;以大众民主代替资产阶级的民主是进步的,以德、俄的独裁代替英、法、美的民主,是退步的;无产阶级民主应与资产阶级民主一样,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自由;民主的内容固然包含议会制度,而议会制度并不等于民主之全部内容,借排斥议会制度同时便排斥民主,这正是苏俄堕落的最大原因。

陈独秀对“独裁”还有着清晰的认识,并将苏维埃独裁与法西斯独裁等同起来,“所谓无产阶级独裁,根本没有这种东西,他只是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没有事实使我们相信,在人类自由之命运上斯大林党徒好过希特勒党徒。”“我们若不从制度上寻出缺点,得到教训,只是闭起眼睛反对斯大林,将永远没有觉悟,一个斯大林倒了,会有无数斯大林在俄国及别国产生出来。”“是独裁制度产生了斯大林,而不是有了斯大林才产生独裁。”

对于英美民主制,陈独秀认为与俄德意法西斯制有着根本上的区别,他主张各党派联合抗战并认为:“此次若是德俄胜利了,人类将更加黑暗至少半个世纪,若胜利属于英法美,保持了资产阶级民主,然后才有道路走向大众的民主。”

陈独秀对苏联制度的精辟剖析和对斯大林的批判,比下一辈人赫鲁晓夫和毛泽东围绕所谓“个人迷信”的争论,不知要深刻和高明多少倍;而将其上述分析套用在今日独裁的中共身上,也是相当贴切的。谁又能不佩服陈独秀的先见之明?而当今中国所面临的方方面面的危机,中国所遭受的苦难,中国老百姓所被强加的折磨,不是都可以从制度上找到原因吗?

晚年的陈独秀尽管生活窘困,但他却拒绝再次加入中共和国民党。蒋介石送钱,他不要;中共表示,如果陈独秀接受两个条件,即一不对外讲话,二不发表文章,中共可以负责他的生活和医疗,陈独秀拒绝。1942年,陈独秀在四川农村去世,享年63岁,后被安葬在安庆。

或许陈独秀坎坷的经历可以为那些被中共蒙骗的,以及业已明白被骗但又不愿正视的中共党员以启示,那就是马列主义和中共才是中国人民苦难的根源,若想拥有自由民主的中国,那就要退出中共,并为没有中共的真正美好的新中国而努力。@*

评论
2011-03-29 8: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