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昙婆罗花园

紫菂

人气 9

我有一个白色莲花形的玻璃瓶,我把它注满水做了教室的装饰。有一天,我想到孩子们在邪党的社会里,完全生活在一个谎言的世界中,几乎丧失了自我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时我灵机一动,想到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的一个实验,对,我用这个莲花瓶也来做个实验,让孩子们亲眼证实一些事。

上课时,我拿着小瓶子边闻边说:“好香,这个瓶子里是老师喜欢的香水,它是清新的莲花香,你们来闻闻看。”孩子们挨个闻,每个人都说:“真的,是花的清香。”所有的学生都闻完之后,我沉默了片刻,在孩子们都非常安静又专注时,我说:“抱歉,这个瓶子好几年了,里面盛的只是自来水而已,也许你们太信任老师了,但它确实没有任何味道,事实就是如此。”当孩子们又重新再闻一遍之后,惊呼的确是这样。我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纷纷举手发言,最后得出结论:当一位权威人士说出一个答案,众人几乎会不假思索的相信,但事实可能完全相反。

我说:“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大脑,它完全可以独立去分析、判断一件事的真相。如果我们长期听信一言堂的谎言,慢慢不再使用自己的头脑,他就几乎等于是个无脑人,那这个人活着也可以说是死了一样。”孩子们听得很认真,有的表情凝重,似乎陷入了某种思考。“听信谎言有时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四川大地震,就是人们听信了邪党部门说没有地震的谎言,人们在毫无防范之下,悲惨死去。更可怜的是,其中很多正是像你们这样天真又可爱的孩子。”

他们都活跃振奋了,仿佛突然间,封锁他们的门已打破,发现了原来有一个聪慧又正直的自己。璀璨祥和的真理之光,照耀着他们的身心。

很快暑假到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更多了,功课之余,我们一起探索宇宙的奥秘,了解敬天知命的神传文化,分享“真善忍”带来的美好,并关注中国的现实:邪党毒害众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孩子们畅游在自由、广阔的世界里,对是非都有自己独立、清晰的判断。

当我们谈到“天灭中共”的天象变化时,孩子们纷纷发言,坦诚又直率。

“老师,在我老家有一个说法:红领巾是死人结,谁戴谁倒霉。所以我们没人戴。”一位新来的外地男孩大声说,“中共其实就是一个外来强盗,共产党也就是共同铲除的党。”

“老师,四川大地震时,校园倒塌了 ,为什么一墙之隔的政府大楼却安然无恙?为什么不让国外救援队紧急援助?可见它们把人的生命当成了什么。”

“我想起一件我家亲戚的事:我姨奶生了重病,在床上躺了好几年也不好,有一天他们墙上挂的马克思像掉下来了,奇怪的是,我姨奶的病竟然好了些。我姨爷非常爱我姨奶,马上把墙上挂的什么毛泽东、周恩来、十大元帅的像全撕了下来,我姨奶慢慢竟能下床了。我姨爷发现这个窍门,把所有的毛像瓷的呀、金的呀一大堆,不管三七二十一,哗啦啦全砸了,奇迹出现了:我姨奶彻底好了。从那以后,我姨爷看见邪党的东西就砸。”

“老师,我爸爸得了很多带有邪党标志的纪念章和证书,我把没用的偷偷烧了,把有用的放在一个木头盒里,做那些东西的骨灰盒,我想放在我家不好,但又没地方,我就想了个办法,在盒子底下写了个‘灭’字。当天晚上,我好像出了一种功能,耳朵里飘着一种仙乐般动听的声音,我听了很久才消失,我爸爸妈妈都没听见。”

“还有,你们知道吗?寺庙有邪党管着都不灵了,一次我爸爸开车带我去山里的大寺庙玩,人们都跪拜大佛像,我感到不舒服就不想拜它。我们临走快出大门时,我忽然感到佛像后面有东西,我也没回头,但却看到了妖怪似的魔鬼,好像把拜它的人身上的精华之气吸走了,它得意地怪笑呢。我想,真的像老师说的: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救人。”

“有一次我爸骑摩托车带我,在大路口被一辆汽车撞出十多米,我马上想起老师告诉的,念‘法轮大法好’,让我爸也念,我爸看我没事,就说,书包里有大法传单,没弄坏就好。司机吓坏了,我爸还安慰他说,我们没事,不讹人。”

孩子们的话,就像叮叮咚咚的清泉,回响在山谷里,发出嘹亮美妙的乐音 。这时我脑中闪出一个想法:我要给孩子们一个惊喜。我保守着一个秘密:教室里开了好多婆罗花,我一直在等待时机,现在正是时候。

第二天,学完了课程,我喜悦的说:“孩子们,神佛为我们送来了礼物。”

“真的?老师快说,我们好期待。”

“ 佛经上记载:有一种圣花,名叫优昙婆罗花,此花无需凡间的土和水,可以随处生长,她三千年一开,开时有法轮圣王,驻世传法度人。此花极为祥瑞,有福的人可以见到。”

“老师,这花多大?什么颜色的?”

“此花茎细如发丝,花朵洁白如玉,妙不可言。”

“不会我们也有了?”

“对。花就开在我们教室的窗户上,我们排好队,按顺序看,不要轻慢了圣花。”

孩子们乖乖地按着顺序,激动地观赏着,纷纷赞叹此花的奇妙:那么细小,那么洁白,又不需水土。后来我们又站到桌子上,因为窗户的顶棚上还有好几朵,因在暗处,当我把电筒打开时,在光的辉映之下,婆罗花白得透亮,静静的,好似无语的凝望,又似久违的问候。

“老师,好像是法轮圣王在鼓励我们。”孩子们说。

我想到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对众生的慈悲,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感恩。

从那以后,他们对大法更认同了,孩子们的表现真让我惊喜连连:

“老师,我在一元纸币上写:共产党死,法轮大法好。我写了好几张,看楼下人多,我就撒了下去,人们都抢着拣,有的还念呢。”

“老师,我家收到了很多法轮功小册子和传单,我还带了几张来。”他边说边把传单给大家,孩子们急忙凑在一起看,没得到的还跟他要。

“老师,我在电脑上发‘法轮大法好’,网群有成百上千人收到,后来不知怎么死机了,又不知怎么回事被我激活了。我想了个办法:上网吧去发,发完就走人。”一个很顽皮、功课也非常棒的男孩说。

“老师,我有个好朋友,他把大法护身符撕了,我劝不住他,结果他病了好几天,我担心他进不了新宇宙。老师还告诉我们,把真相讲给家长,我爸妈没反对,但我爷爷说xx党好,还问我听谁说的,我保护老师,不告诉他。”

“老师,我的存钱罐里存了好几十块钱,我要把这些钱捐给法轮大法。”一个女孩说。

“老师,我姨奶过年给了我一百元压岁钱,我不想花,我把它献给大法,让大法弟子用它救人。”一个男孩说。

孩子们的声音一阵阵在我耳边响着,小小的生命在听闻大法的真相之后,他们的小脸看起来就像天使,闪耀着动人的光辉,他们的眼睛是那么明亮,就像一颗颗宝石。

在整个暑假中,我们又在教室的白墙上、窗户上,新发现了更多的婆罗花,有一百朵之多,孩子们下课之余,每天都寻找,每天都有惊喜。后来在教室外面找,淡红色的墙上,开放着一丛丛洁白无瑕的小花,教室后面的花园里,草丛里、花叶上、铁架上、给孩子们玩耍搭的凉棚上、厨房里、蔬菜上,到处开放着这圣洁的灵花,数也数不清。每一朵洁白的小花,都代表着一颗虔敬、喜悦的心,代表着孩子的一个感恩,对大法“真善忍”的感恩。

有一天,一个小女孩告诉我:“我梦见老师在一个天上的花园里,花园里的一切都金碧辉煌,说不出的好。”仿佛间,我看到许多许多的孩子们,和洁白的小花交相辉映,闪闪发光,化成美丽的优昙婆罗花园。

--转载自正见网

相关新闻
优昙婆罗花现踪 花开处有启示
优昙婆罗花  在她家两度绽放
优昙婆罗花在山东省盛开
优昙婆罗花持续在天津市宁河县开放
最热视频
【老外看中国】硝烟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闻看点】美制裁港国安法 习“加强备战”?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那一场雪天围炉
【罗厨寻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习为何压香港 港国安法冲击五层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