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六十二)

王维洛博士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26
顺手牵羊:地下电站,扩大装机顺手牵羊,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十二计。
原文:“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必得。少阴,少阳。”

先低后高

一九九二年,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国务院兴建三峡工程方案,包括:三峡电站装机容量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八百四十亿千瓦时,三峡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工程移民一百一十三万等许多重要指标。

林一山,当年被称为“长江王”,三峡工程铁杆支持者,听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定之后,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所批准的一百七十五米方案,是以西装料子,做了背心、短裤,大材小用,极为可惜。林一山说,萧规曹随,三峡工程大坝的高程一定还会加高,三峡水库的蓄水位,也一定会加高。笔者反对林一山在三峡工程上的观点,但这一次,林一山是说了真话。

笔者看过林一山担任长江流域办公室主任时,所编写的三峡工程报告方案比较,三个蓄水位高度分别为:海拔二百米,一百九十五米、以及一百九十米。最后的结论是:推荐海拔二百米方案,因此方案的发电效益远高出其他两个方案,相反的,尤其是一百九十米方案,无论是发电还是防洪,效益都很差。一九九二年批准的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方案,按林一山的观点,是大材小用。按过去三个方案比较的结果,一百七十五米的经济可行性的确很差。

究其实,是李鹏等人在三峡工程论证中做了手脚,采用的策略是:先小后大,先低后高。就是在上报审查的方案中,尽量减少三峡工程淹没的损失和移民人数,以争取先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而后再扩大发电机装机容量,加高蓄水位,加大大坝高程,最终可达到从三峡水库取水,实现梦想已久的南水北调。

增建地下电站

一九九二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刚批准三峡工程,一九九三年三峡工程初步设计时,则来了个顺手牵羊,提出增建三峡工程地下电站,将三峡工程发电装机容量从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扩大到二千二百四十万千瓦,将近扩大四分之一,这不属于一般的技术性更改,而是属于对三峡工程的重大更改。如此大的更改,必须重新审查可行性论证,以及修改后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同时也要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再审查和再批准,否则,就是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策的蔑视。

三峡水利枢纽初步设计报告(枢纽工程)中,批准的枢纽建筑物总体布置方案为:河床中部布置泄洪建筑物,两侧布置电站坝段和坝后式厂房,左、右岸厂房分别布置十四台和十二台单机容量七十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通航建筑物均布置在左岸。另在右岸的白岩尖山脊下,预留六台机组地下厂房位置。

初步设计审查过程中,不少专家建议提前建设右岸地下电站,以增加初期发电效益。专家组意见认为:“三峡工程建设后,扩机时间不会很晚,地下厂房的前期工作、必须在一期工程内施工的部分(如进水口),应该抓紧”。并“建议请设计单位抓紧进行研究,提出更详细的专题,报告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决策”。

中共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于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七日,以国三峡办发技字(一九九三)○五○号“关于下达三峡工程右岸地下厂房任务”之函,要求长委立即进行三峡右岸地下厂房前期工作,并向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提出研究报告(由办公室主持审查)。据此,长委即抓紧进行前期工作,并开展三峡右岸地下厂房研究报告编制。

一九九四年,全面开展右岸地下厂房设计工作。一九九八年一月,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决定,三峡地下电站不提前兴建;但三峡开发总公司阳奉阴违,到二○○三年六月,三峡水库蓄水时,三峡地下电站厂房建设工作已完成,唯一缺少的就是六台七十万发电机组的安装,计划在二○○九年前完成。

二○○五年黄历新年前,国家环保局刮起一场所谓“环保风暴”,以没有工程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为由,叫停了一批大型工程,其中也包括三峡地下电站工程。国家环保局刮“环保风暴”其实是做秀,黄历新年之后,三峡地下电站工程,继续施工。

为何三峡工程要如此迫不及待建设地下电站?原因在于:三峡工程论证中的错误,原规划的发电装机容量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不能达到平均年发电量八百四十亿千瓦时的目标,唯有通过扩大发电装机容量,才能达到此一目标。不可否认,三峡工程以原规划: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发电装机容量,以及计划平均每年八百四十亿千瓦时的发电量,为世界最大水电站。但却掩盖不了一个事实,三峡工程是世界上发电效益最低的巨型水电站。

顺手牵羊 扩大装机

三峡工程原本发电效益就低,依泰普水电站的效率比三峡工程高出百分之五十二;增建了地下电站后,三峡工程发电效益更低,依泰普水电站的效率比三峡工程高出百分之七十九。三峡工程二千二百四十万千瓦发电机装机容量,平均年发电量为八百七十七亿千瓦时,电厂效率为百分之四十六。换句话说,发电机百分之四十六的时间是满负荷工作,而百分之五十四的时间则休息。巴拉圭依泰普水电站电厂发电机百分之六十八的时间满负荷工作,而百分之三十二的时间休息。

发电机的利用效率如此之低,三峡工程发电的经济效益自然不可能好。若想要提高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便得提高发电机的利用效率,而提高发电机的利用效率,则只有加高三峡水库的蓄水位,也就如林一山所说,萧规曹随。

顺手牵羊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二计。顺手牵羊有顺便之意,也可以是伺便窃取的意思。关汉卿在“单鞭夺槊”剧本中写道:

“我也不听他说,被我把右手带住他马,左手揪着他眼札毛,顺手牵羊一般拈了他来了。”在兵法上有“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必得,少阴,少阳。”之说,意指敌方再微小的疏忽,也必须利用;微小的利益也要力争,变对方的疏忽为我方的小胜利。三峡工程顺手牵羊,通过地下电站,将发电装机容量从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到二千二百四十万千瓦,扩大近四分之一,为今后加高三峡水库的蓄水位,打下了技术埋伏。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三年,毛泽东提出在三峡建坝,卡住长江洪水,从那时起,长江三峡工程就成中共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一九八二年,邓小平始为三峡工程低坝方案开了绿灯。
  • 第一个对三十六计进行系统科学研究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书,使三十六计走出了中国,进入世界。中共决策者机关用尽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决定对长江三峡工程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
  •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