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苏联色情间谍在江泽民耳边说出三个字 江吓得六神无主

人气: 74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2月07日讯】1947年,江在上海交大毕业后于1948年进入了美资海宁洋行下属的食品工厂任动力科技术工程师,同年该厂被国民党联勤总部斥资收购,改为京沪杭警备司令部属下的第一粮粖厂,江仍任动力工程师。由于该厂属国民党严格控制的军工企业,对厂内工作人员、尤其对关键岗位的人员的审查极为严厉,有共产党嫌疑的,不受信任的,均不得重用。该厂并无地下党组织存在,江泽民一直夹着尾巴做人,生怕人问起他的家庭和历史。

1949年中共军队进入上海,工厂改名益民食品一厂,江泽民又成了共产党的工程师。当时去工厂视察工作的中共干部正是后来被称为“红朝帝师”的汪道涵,而食品厂的董事长则是汪道涵的妻子。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江泽民自然不会放过和汪道涵拉关系的机会。他先是以同是上海交大校友的身份和汪道涵套近乎,结果在聊天过程中,发现汪道涵竟然曾经是江上青的下属,而且喜欢诗词。江泽民立即拿出自己“是江上青养子”的杀手镧,并不伦不类地念了一句苏东坡悼亡妻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这句话让汪道涵很感慨,因为江上青正好死了十年了。江泽民攻心成功,大获全胜。知书达理的汪道涵感念江上清旧日的提携之情,对此深信不疑,立刻决定提拔江泽民。这大大增加了江泽民对这个新出身的信心,从此汪道涵也成了江泽民这个伪出身的证明人。江泽民的仕途之路至少有一半是汪道涵为他铺就的。

和一般干部不同,江必须搞好四个方面的关系:一个是要和下级搞好关系,避免群众对他有不良反映或检举揭发,一个是要搞好上级所有干部的关系,免生不良印象,引起身份上的怀疑,再一个要和顶头上司的丈夫、有权有势的汪道涵靠近,并进一步和汪的家庭建立亲密关系,尤其重要的是要对中共烈士江上青遗孀王者兰及其家庭进行情感投资,于是他更加积极地去讨好假“干妈”,并娶了王者兰的姨侄女王冶坪为妻,生了两个孩子。

汪道涵将江泽民由益民食品厂副工程师调上海肥皂厂副厂长,再调一机部上海第二设计分局电器专业科长,1954年11月调往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因为需要学会控制全厂供电系统,要去莫斯科培训,江首先在长春进行了四个月俄语训练,1955年3月与12名技术员同赴莫斯科。

江泽民各方面的感情投资都没有浪费,大获丰收,这个出身76号总部干部培训班的丁默村门徒,拿出一半《官场生存术》与《厚黑学》对付中共土八路绰绰有余。

在莫斯科斯大林汽车厂,江泽民坐在控制中心的小板凳上耐心地控制供电仪器。这和十二年前《大东亚圣战大展》上的电器设备相差不多,只是规模大些。由于江冠千的电器爱好,使江泽民与电机结缘,一路走向苏联。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1945年苏联红军分三路突入东北,在长春搜到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青干训练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苏联克格勃如获至宝,深知这些文件大有利用价值。这批文件后来果然给俄国带来近邻中国广袤的肥沃黑土,此事稍后在叙。

在中共大规模镇反、肃反运动中,并没有发现叛徒李士群行踪。有人称他因为曾有在苏联接受特工训练的经历,所以眼看侵华日军战败在即,就溜之乎也。当时陈公博已经跑到了日本,李士群一边做逃跑准备,一边窃笑陈太无眼光。日军如果战败自然无法庇护陈,如果日军能够战胜,又何必逃跑?李士群想来想去,觉得苏联最为可靠,一旦侵华日军战败,苏联就是战胜国,无论蒋介石还是中共都不会为一个过时的特务和苏联撕破脸皮。

1955年正是中苏开始交恶的一年,双方已面和心不和。双方都在对方民族中下手培养间谍。周恩来下手更早,与一对在苏联红色恐怖中逃亡到上海的白俄医生夫妇建立友谊,利用他们给在华苏联专家看病之机窃取高层情报。这对夫妻后来在文革中被上海红卫兵打死,为中共献出了生命。

江泽民在留学苏联期间为搞好各方面关系而使出浑身解数,到处吹拉弹唱、讲笑话,出风头。苏联情报部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觉得中共治下会弹钢琴、拉二胡、懂外语的干部必定曾经家世显赫、财大气粗,又是南京人士,说不定是社会名流,甚至是汉奸。于是去档案馆查看是否有江泽民的档案。一查之下,发现江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汉奸江冠千的儿子,于是派出一位色情间谍克拉娃诱江泽民就范。

俄罗斯的年轻姑娘大多高鼻深目,风情万种,像电影明星一样。相比之下,江泽民不再惦记自己的糟糠之妻,一头扎进美女克拉娃的怀抱,也算开了洋荤。江泽民许多的风流情事,现在早已传得路人皆知,此事后续章节再表。

江泽民与克拉娃两情相悦之际,克拉娃在江耳边轻声说出李士群三个字,吓得江六神无主。克格勃乘虚而入,给了江一笔钱,除了保证不泄漏他的汉奸历史,还保证他回国前可以与克拉娃风流快活,唯一的条件是加入克格勃远东局,负责收集中共留苏学生及中国大陆各种情报。

江泽民自莫斯科返国后,继续为克格勃效力。苏联当局也信守承诺,未重蹈斯大林五十年代出卖中共东北龙头高岗的覆辙,没有暴露江泽民的俄谍身份。

1991年5月,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出访苏联。当时,江泽民不会想到几个月后,这个地球上的第一个共产党国家会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虽然当时苏共危机四伏,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共的克格勃组织在江泽民到访之前,就查到了江泽民的风流韵事和间谍经历。

在江访问原来的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人民日报》曾载文说江泽民见到当年和他在一起的职工和他们的子女时,如何热泪盈眶,但实际上一位知情人透露说,就在江泽民参观工厂时,路过某宿舍,“正好”走出一个女人,见到江泽民就叫:“亲爱的江啊!”江泽民一见到这个女人,立即流出眼泪。这个女人就是当年让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克拉娃。这样的“巧遇”安排对克格勃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他们了解江泽民过去风流事的程度以及江的心思就像知道自己长着几个脚趾头。那次出访江泽民与老情人重温了旧梦,回来就签署了中国和俄罗斯勘分东段边界的叙述议定书,无偿割让领土上百万平方公里。

在苏联解体后,江泽民巴结俄罗斯更加不敢怠慢。无论是叶利钦,还是曾做过克格勃最高领导人的普京,任何一个微妙的暗示都足够江泽民几天睡不着觉的。所以苏联虽然不复存在,但江泽民的卖国热情依旧不减当年。

江世俊和江泽民这两代侵华日军汉奸的经历,共产党没有追查过,原因就是共产党很爱侵华日军和那场侵华战争。如果不是卢沟桥事变,蒋介石早晚还是要消灭共产党;如果不是“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丢了东北,中共也不能成功策动西安事变。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亲口说,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就是配合日军夹击抗日军民,促使侵华日军多多占领中国土地。这样中共才有国民党鞭长莫及的沦陷区,并在那里继续搞整风、种鸦片、发展自己的队伍。所以中共对于日本汉奸的镇压远远没有镇压国民党旧部那么严厉,那么刀刀见血。毛泽东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时还说,如果没有日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

江泽民到苏联时,已经牢牢掌握了法西斯的宣传和统治精髓。到了苏联后,他发现苏联的历史都是假的,大学生不熟悉马克思、恩格斯,人人都学的《联共党史》整个是按斯大林的利益篡改历史,苏共把对马克思、列宁的理论崇拜变成了对斯大林的现实崇拜。

这让江泽民若有所思。原本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他执政的话,采用什么办法维持政权。苏联共产党又给他上了一课。

1956年2月,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做《秘密报告》,全面揭露斯大林的滔天罪行。消息迅速扩散到苏联全国,当苏联百姓知道斯大林屠杀了上千万苏联人时愤怒冲天,大街上到处都是撕碎的斯大林标准像,和被砸毁的斯大林铜像。这种对斯大林信仰180度的大转弯,使江泽民更加懂得暴露真相的可怕。

由于害怕中国人留在苏联会受到不良影响:从苏联打倒斯大林联想到中国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政治压倒一切,除了外交使节,留在苏联的人员全部匆匆奉调回国,江从苏联的这场大揭发中知道了斯大林犯下滔天罪行竟然可以通过镇压和欺骗一直执政到死,这其中的手腕、方法江泽民铭记在心,并反复思考和玩味。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节选自《江泽民其人》;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2-12-07 1: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