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

中国巨变的绝好时机是否已到?(1)

人气 10

【大纪元2012年02月1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MP4下载收看

王立军案的轰动效应不断升高,最近美国国会要求白宫方面向国会来说明到底王立军在成都领馆期间都发生了什么?我们先看一个背景片。

(影片播放)

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投奔美领馆事件,在海内外造成巨大轰动,最新透露出的内情更使这一事件不断升温,而美国国会对此更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关注。

继联邦众议员罗拉巴克提出要调查行政当局处理王立军案的方式之后,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丝‧雷提南(Ileana Ros-Lehtinen)日前正式给克林顿国务卿发函,要求政府方面尽快向外委会提交报告,把当时总领馆、美国驻华大使馆、还有华盛顿美国国务院之间往来的所有电报、备忘录、正式、非正式电邮、还有其它通讯内容都呈交到美国国会。

另外王立军到底有没有提出庇护要求?如果提出了,美国方面为了国家利益,对王立军的个人安全又采取了哪些行动和措施?这些也是国会要求白宫回答的问题。

罗丝‧雷提南还要求国务院尽早安排时间,向外委会成员报告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并订出一个详细工作大纲,具体指导美国国务院,特别是负责中国事务的外交官,如何处理进入美国驻外机构要求庇护的个案。她说,时间紧迫,需要国务院尽快予以合作。

王立军事件发展至今,美国官方只有正式回应过一次,承认王立军“到过”美领馆,而且“自己走出去”。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 纽兰:“王立军确实以副市长的身份,在本周早些时候要求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会面。我们同意了,我们已和他见了面,他确实到过领事馆。后来他‘自愿’离开了领馆,当然,我们不评论关于是否寻求难民身份或庇护的事。”

其它细节外界只能靠猜谜,对于美国按黑箱操作方式,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大表不满,要求立案调查。

直到前两天,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的资深编辑比尔‧戈茨(Bill Gertz)取得美国高级官员的内部消息说,王立军在6日晚间10点进入领馆,向总领事何孟德(Peter Haymond)与另外两名领事表明自己的情况,同时还提供了周永康、薄熙来要联手扳倒习近平的内幕,以及国安镇压异见人士的证据。

比尔‧戈茨的报导中还指出,美国驻北京大使骆家辉(Gary Locke)其实倾向庇护王立军,但是白宫不允许,担心如果在美领馆“藏匿”了一位中共高官,会影响美中关系,尤其是在习近平访美的敏感时刻。

对于国务院这种软弱作法,罗丝‧雷提南表示非常失望。这起重大的中美外交事件已经引起愈来愈多的关注,比尔‧戈茨还表示,他还会撰稿披露更多内幕。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那么美国方面还会释放出多少王立军提供的机密?中共对此是否还盖得住?中共现在的内斗等等是否还能保持它们的平衡和稳定?现在是不是中国巨变的绝好时间?

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打热线号码与我们一起讨论,热线电话是646-519-2879。或者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观众可以通过爱博的电视即时收看无须翻墙软件,爱博电视下载的网址是www.starp2p.com。先向大家介绍今天我们现场两位嘉宾,一位是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柏桥:安娜你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教授陈志飞先生,陈教授您好。

陈志飞: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想大家都非常感兴趣,美国还会释放出什么样的秘密?刚才我们说的这些信息,您如何评论美国国会向白宫施压要把这些尽快的报告给美国国会的外交事务委员会?

陈志飞:很多观众对美国国会的立法和行政职能和部门可能不太了解,能做一个介绍的话,我觉得对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会有更清楚的认识。

国会是美国的立法机构也是代表民意的地方,国务院只是一个政府的机构,尤其是针对处理中国问题的这些专家,他有可能是随着政策的更替不进行改变的。为什么呢?你想在美国有多少人会说中国话?有多少人会了解蒙古事务,或者是西藏事务,这些专家可能就会留下来,在美国政府工作这些专家说到底他们的学问、他们背景是非常相似的。很多中国问题的学者或者人士可能都知道,他们的老鼻祖可以归结到哈佛的燕京学社就是费正清时代,现在人家说国务院这些人都是费正清的徒子徒孙,那费正清这个人研究一下我简单说一下,他一生对中共还是有一些清醒认识,是“六四”这一枪把费正清打醒了,觉得中共政权根本就(会)土崩瓦解。

说到底是美国政府高官的这些人员,外交部的人员,他对中国可能出于某种倾向,有些是出于职业习惯,有些出于职业上可能更好的跟中国打交道,因为重重的(原因),刚才新闻影片也讲了,他为了害怕动摇两国的关系,给他的工作造成更大的难度,这都是我们讲的人之常情,再加上习近平马上要访美,他不愿意更多的波折让他来处理,所以他就采取比较保守的办法,保守的办法很大程度上不见得每次都符合美国的民意,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而美国机构之间他们会有互相牵制的作用,国会这时候它就提出来,你这样做其实是损害美国的利益,你这样做实际上不符合美国人对你的根本要求,国会有权做这种质询。

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新闻影片的话,大家现在普遍的把灯光聚焦在国务会的处理办法,尤其奥巴马内阁他也是代表美国政府行政部门,他的处理办法可能有失当的感觉,尤其是华府所谓天子脚下这份报纸,《自由灯塔报》,他们有这种资深的评论员,专门对这个事情发表意见,这本身就证明美国整个体制内部有很多的声音,对政府的处理是感觉是失当的,而且觉得在这个时候很多的条件实际上是有利于美国促进中国进一步向民主化进程,或者推进美国和中国在别的方面很多的合作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比尔‧戈茨他是对很多的美国政治事件爆料的这么一个资深的媒体人,那么现在再加上国会,它在催促白宫尽快把这个报告写出来,而比尔‧戈茨他也说他要写更多的文章来披露王立军到底说了什么,那您认为现在对中共来说,它还有多大的把握能够把这些都摀着、盖着盖起来呢!

唐柏桥:中共它肯定最后在西方披露出来它还会盖下去,就像中共历史上从49年到现在很多事情全世界已经都知道了,比如胡耀邦他跟邓小平的矛盾,中共到今天还不承认,87年最先是金钟的《开放杂志》还有温煇的《争鸣杂志》,他们说胡耀邦辞职是因为邓小平,邓小平对他的不满,中共一直辟谣,一直到了89年胡耀邦去世了,然后才知道真有这么回事,但中共一直到今天没有承认,我们不管中共怎么想。

主持人:但是它盖得住吗?

唐柏桥:它肯定盖不住的,因为我们刚才讲了胡耀邦的事情它没盖住嘛!它只是自欺欺人,今天情况就是我们只要看别的人、别的渠道是不是有可能把这件事情披露出来,我们只要看这个,但是它永远不会承认。第一美国领事馆和美国的民意和政府不可能永远把这个事情盖住,只要美国披露出来,中共怎么盖没有用,事实已经出来了,这是第一个,我们的立足点不一样,因为美国政府真正的老板是国会,国会有强大的压力,政府你必需办,实在不办,弹劾你就行了,克林顿那时候差一点把他弹劾,这是第一。

第二如果国会那些政客被收买的话,美国还有第四权,还有媒体,媒体后面老板是谁?那是读者。读者强烈要求的话,所以这个事情迟早会披露,就算不,这些全部大家都是窝囊废、都是孬种,还有一个东西,网络时代,他们肯定是做了登记的吧,他们对话肯定都通过绝密文件放到外交部里面,还有“维基解密”,维基解密的老板,现在虽然被抓了,还有多少网络的维基解密,所以这个事情肯定是盖不住的,美国政府一定要清楚这一点,如果等到维基解密的那些人,那些社会良知人士去把它披露出来的话,美国政府不披露,其中的那里面有很多骇人听闻的,对摧毁专制有利的素材的话,到时候美国政府会非常难看。

陈志飞:现在网络时代,的确我提醒大家一下,现在都可以看到重庆去追王立军这个装甲车在马路上行驶,有人去爆这种料,有这种照片,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个时代共产党想与时俱进,它也俱进不了,的确这个消息是盖不住的。

主持人:那这几年中共一直在说维稳维稳,当然了这几年维稳主要是针对中国老百姓去维稳,王立军案发后,很多人说,就像刚才唐柏桥先生所说的,它们肯定为了维持自己政权稳定和延续性,它肯定要说咱们内部商量商量互相退让一下,互相妥协一下,然后达到一个至少是自己的稳定不会失去这个政权,但有人说这是一厢情愿。那么现在我们看一下国际的形势,您认为国际形势对中共现在政权来说是加分还是减分?另外,国际社会整个的形势跟环境对中共政权的维持有没有形成了根本的挑战呢?

陈志飞:我觉得从国际形势来看,中共政权的确碰到了很大的困难,严峻的挑战。由于它搞一种带有社会主义或权贵性质的市场经济,给人以一种繁荣的假相,所以西方很容易被蒙蔽。但最近这两年,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中共政权在国际上经常是非常的张扬,在斯德哥尔摩会议,在G20会议上直接跟西方民主国家作对,而在南海事件上直接跟西方民主利益和周边国家的主权造成很大的冲突。表面上它这样做是为了维护中华民族的利益,实际上是维护它自己的统治,而它这样做,使得西方完全看清了它的实质。这一点尤其在最近的叙利亚以及“阿拉伯之春”,第二轮民主浪潮发生之际,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人民都在开怀大笑,都为此感到欣慰,只有两家是亦悲亦愁,那就是中共和俄罗斯。

你看在叙利亚发生这事件之后,全世界包括阿拉伯联盟都向联合国提出决议案,想通过对阿萨德政权的制裁,只是中共和苏联又连手一起在联合国把它封住了。我们在照片上可以看到叙利亚人民和整个阿拉伯人民,中共经常标榜它代表所谓世界无产者,其实大家是把中共政权比做是法西斯政权,就是滴着血卐字旗符号的这种政权。所以从国际情势来看,对中共政权的实质,全世界有着空前清醒的认识。这一点对它来说是非常严峻的。

从经济上来看,我们也看到,从外部来讲,中国经济现在也碰到了最大的压力,在中共接手经济以来,所谓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一直依靠国外垄断资本,搞所谓的外来加工。而现在在整个的欧元区和美国经济还在低迷的时候,尤其欧元区,今年存不存在都不知道,所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最近对中国发展的估测一直在大幅度下降,去年是9%,去年年底降到8.25%,最近又说可以下降4%,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说,这误差太高了,这决不是误差,而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发生。而从中国官方角度来说,GDP低于8%就会造成社会动乱。所以从外部条件来说是非常严峻,内部来说当然也是如此。从这点来看,现在发生这个事,对中共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主持人:刚才说到国际形势,那我们再说国内的形势,您认为国内形势对中共政权的稳定是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唐柏桥:我觉得关键还是在国内,国际形势是外部环境,是我们所谓的外因,它是起作用的。而内因现在是已到了它们生死存亡的关头了,首先是陈先生刚才讲的经济,大家全都知道是泡沫经济,按国内有名的经济学家谢国忠说的,泡沫已经破灭了,只是它们在自欺欺人。这我不详细讲。郎咸平也已经说了,中国经济已经破产了,那里头有非常充分的数据,我建议大家去看这两位专家的文章。

第二个,最主要的问题是民生问题,因为从所谓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到现在,80%的人民,他们的生活水准从来没有改善过。我昨天跟一个中国问题专家讲,现在深圳和广州地区,人均民工的工资是800~1,200,平均是1千元,那肯定比70年代的生活还要差,但这些农民和农民工现在在中国占8亿人。

第三个是中共现在的权力内斗,有始以来从来没这么严重过。林彪当年和毛泽东斗,毛泽东可以弹指之间,谈笑自如就把他解决掉了,虽然他是国家副主席。当时胡耀邦跟邓小平的时候,邓小平还是个一代强人,那今天习近平跟薄熙来斗,或薄熙来跟谁,跟胡锦涛斗,那谁是老大?中共现在没有老大了,就是一群狼,一群狗,狗咬狗,这时对政权的垮台,可说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那么这几个主要因素加起来,当然还有一个因素是反对派的力量,还有人权,包括反迫害的力量,像法轮功学员、地下教会、西藏,各种方面的正义力量,他们现在这么多年做的事情快要开花结果了,就是说他们把人权理念、人权意识深入到中国人心了,现在中国人就说侵犯人权了,以前不会说什么了,这是第一。第二,已经形成一个有组织的,形成一个大片的抗暴活动的这么一个雏形出来了,以前没有的,像乌坎这个事情是典型的,所以这个事情,说明民主革命的前夜已经来临了,加上陈志飞教授分析的外国环境,已经形成围城之事了,那现在这个中共走不出它们这个圈子。

主持人:我们刚才说到国际形式和国内形式,那么美国我们知道是这么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角色,因为我们知道在世界,毕竟大家都称它为世界警察,而且我们也看到它在把这个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的时候,那很多国家,尤其亚太地区的国家都非常欢迎它们去,欢迎和它结盟,那么这一次关于王立军案,我们刚才谈到了就是国会对白宫的作法不满意,而且要求它把问题全部都报告出来,讲清楚,那您认为现在正值美国总统大选,那我们知道在历次的总统大选来说基本上都是要反共、反法西斯这样的真正能够维持或者体现美国这种传统价值的人才能够获选,那对奥巴马来说,如果他要寻求连任的话,您觉得王立军案他会如何处理呢?

陈志飞:我觉得现在国会对奥巴马内阁的压力是空前巨大的,因为我们知道美国有民主和共和两党,有时候有党派之争,但是刚才我们注意到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丝‧雷提南女士,她对法轮功学员比较同情就我个人对她的认识,那么她对此事件提出疑义,她是民主党人士,所以就说明对这个事件的疑义超出了美国党派之争,因为它关系到美国根本的利益和跟美国要秉持的原则和义务,所以从这点来说,我觉得这个压力比某个党派出来说一句话还要重,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奥巴马总统按照美国的惯例是一个最好的把它翻个底朝天,能全抖露出来,否则的话,留一点的话,被第四权媒体揪出来的话,事实上会对他非常不利。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中国巨变的绝好时机是否已到?(上)

视频:【热点互动】中国巨变的绝好时机是否已到?(下)

相关新闻
马利:王立军让重庆官面黑帮从无到数百
习访美期间 王立军美领馆谈话曝光 薄周欲整习近平
姜维平: 关海祥不要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王立军事件致最高层内讧 中共元老卷入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两版本 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横河观点】星条旗51颗星?参院法案含美台关系
【财商天下】Coinbase套现3亿 比特币熊市来了?
专访刘慧卿:香港的黑暗日子 港人持续抗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