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抹不去的记忆——洛杉矶华人纪念六四

美西时间6月4日晚间,百余名洛杉矶民众出现在中领馆前,以烛光、歌声和演讲表达了对天安门屠杀“永不忘记”的心声。 (摄影:刘菲/大纪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纪念六四的活动随着时区的推移如接力棒一般传遍全球。美西时间6月4日晚间,百余名洛杉矶民众出现在中领馆前,以烛光、歌声和演讲表达了对天安门屠杀“永不忘记”的心声。

“中国政府一直试图掩盖它、让人们忘记它,所以我认为记住六四非常重要,”南加州大赦国际22分部成员卢卡斯‧坎普为今年香港有破记录的18万人参加六四纪念活动而感到惊讶,认为这代表无论中共政府如何压制,人们追求自由民主的愿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

吴仁华:六四没有结束,还有政治犯在狱中

六四23周年纪念日前夕,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公布天安门屠杀死亡名单,并呼吁释放仍然在押的六四政治犯。曾著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的六四文献编纂者吴仁华说:“六四今天仍没有结束,还有7位政治犯在狱中,家人在等待讨回公道。我们活着的人有责任坚持下来。”

吴仁华最近刚刚完成了19支戒严部队名单的收集,共找到2705参加“抗暴”的军人姓名。他认为中共建国以来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害人无数,不仅要追究如毛泽东这样的罪魁祸首,协同犯罪的个人也要承担责任:“不管是六四、文革还是(中共镇压)信仰团体,你不仅要把死难者记录在案,而且要把那些加害者,大大小小的责任者记录在案,这才是完整的。”

六四军人:反复让我们看“暴徒”烧军车和被烧死军人的镜头

从大陆移民美国的王先生是一名六四戒严老兵,记忆埋藏在心中23年,让他想一吐为快。周一他通过电话接受了大纪元采访:“我1987年入伍,那年(1989)正赶上我当兵。记得是星期日,刚吃早饭连里紧急集合,让写‘不怕流血牺牲、永远听党的话’的决心书。当时是对越反击战的最后一年,我们还以为要上前线。”

王先生所在的锦州81056部队(陆军第40集团军)因为距京最近,是最早被派往北京的部队之一,驻扎在崇文门。“刚到时和群众关系很不错,他们给送东西什么的,后来关系就不好了。”原因是“反复让我们看电视,看‘暴徒’烧军车和被烧死军人的镜头。”

值得庆幸的是,王先生所在部队属于第二梯队,指挥官亦没有执行开枪令,而是让士兵放过四散奔逃的民众。“晚上行动前,军长提醒过我们:‘你们手里拿的不是烧火棍,都是枪’……别的情况不知道,我们连戒严后没有开枪,看着老百姓跑过去的。”

另据吴仁华的记录,40集团军军长吴家民少将接到开枪命令时曾对身边的军人说:我以老兵之姿态,要求你们把枪口抬高一寸。吴仁华因此称这些军人“值得尊重”,不是六四屠杀的责任者,而是“见证人”。

“真正参与‘平暴’的,很多是农村兵,‘觉悟高’、对城市不了解,借机会立功就可以留在部队。这些人六四以后都提干调走了。”王先生说:“我没开枪,没后悔,干了肯定后悔。”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变革

和往年相比,今年在纪念六四的同时,结束一党专政的呼声似乎比以往更加高涨。

Jim Li带着一家三代人前来参加洛杉矶中领馆前的烛光晚会,他说:“13岁的小侄女到美国才2个月,来的路上向她解释什么是六四,她听不懂,只好从五七年反右讲起,讲文革,讲四五运动……再从生活周围的小事说起,讲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社会所有罪恶的根源就是共产党。共产党杀人的历史,杀自己人、中国人、杀亲人,它就是这样一个邪恶的政党。”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持人刘因全则呼吁立刻停止在中国对异议人士,法轮功、基督教家庭教会等信仰团体的镇压,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并说“如果中共继续实行原来的镇压政策,我相信人民会用行动来结束这一暴政。”

政评家伍凡则说:“有一批人提出平反六四,平反能解决问题吗?中共统治60多年,杀人是其手段,平反也是手段。”因此他要求“真相”,“把六四屠杀真相公布于众,才能把共产党杀人的根源铲除。”

关心并跟踪中国报导的卢卡斯‧坎普认为,中国很可能会在近期出现变革,但他希望这是一种向民主社会的平稳过渡:“我认为(变革)是可能的,但是我有点担心政权可能会崩溃、灾难性的崩溃,而我希望变化是平稳缓和的。我希望以温家宝为代表的改革派能占上风。不过现在情况还很不明朗因为他们(中共高层)行事很诡秘。”

政评家陈破空近日撰文分析,认为“六四”元老之后,中共权力格局已经翻覆。他说:如果把“六四”时期的中共元老划分成“镇压派”和“反镇压派”两类,当时,“镇压派”占尽上风,“反镇压派”居于下风,故而八九民运以流血落幕。……二十多年过去,众元老之下一代,形格势易。“镇压派”之后,堪称雕零,举凡邓家、陈家、李家等,均无后起之秀,唯独薄家出了个薄熙来,风头一时,如今也以惨败收场,薄氏既倒,“镇压派”之后,再无强人领军。

然而他也提醒:胡温倒薄如果目光仅仅局限在党内则会埋下重大隐患,要转危为安,就只能超越体制,走向民间。

评论
2012-06-06 3: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