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丈夫 亲朋叹服

云南大法弟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丈夫是六九年的下乡知青,到部队当兵后上了军医大学。虽然是医生,可他也医不好自己的病,二十多岁就腰疼、腿疼、全身疼(类风湿),女儿还没出生,他就从部队医院到地方驻军医院、军区总医院都住了一圈,下地方后又住进了省级医院,各路专家给他会过诊,西药、中药、草原、药酒、秘方、单方都吃了不少。

我自己也翻看了他的《内科学》医书,知道了这种类风湿病症的后果:重者瘫痪,轻者大小关节变形。得了这个病,根本就医不好,吃药、治疗不过是止疼和有限的控制病情的发展,死是死不了,就是让你疼,疼一辈子,疼到死,也就是说,他要受一辈子的罪,我要受一辈子的累。就要生孩子的我,得不到他的半点照顾,反而还得让他扶着我的肩膀当拐杖拄。

每天天不亮他就疼痛醒了,就看他疼痛的程度,不用开窗帘就知道今天的天气是阴还是晴,二十多年了,我都习惯了他的疼痛,他哪天不疼我还奇怪了呢。虽然他男子汉大丈夫,可肩不能挑,手拿不动,一年四季不能摸冷水。我曾想再生一个男孩就好了,就有人背他了,等女婿都等不到了。可他不跟我商量就在部队领了“独子证”,他说他什么也帮不了我,再生一个也是我受累。

就因为身体不好,丈夫三十就转业到地方医院,“拼搏”了十多年,可谓是业务技术尖子、管理能力还行,四十多岁就当上了省级某系统医院的院长。身体不好的丈夫还是一个不顾家小,不管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的“工作狂”,一心扑在工作上,想“奋斗”一番,体现一下自己的人生价值。随着官场的应酬和社会风气的变异,丈夫的酒量倍增,因为身体不好,每喝必醉,每醉必进急症室,我都麻木得不去看他了,甚至以离婚吓唬他不要再喝酒了;丈夫的烟瘾也越来越大,一天抽两三包烟,手指熏黄了,牙齿也黑了,不认识的人都看他像个吸毒的……

九五年八月,因主管部门领导犯案的牵连,丈夫突然被免职、审查,正想大干一场的他,一下子从巅峰跌到了低谷。本来就性格内向的丈夫也不向我和亲朋好友们诉说他的冤屈,只是一个劲的抽烟、看电视,整个家就像天塌了似的。他深知中共整人的权术,想好了不让我们母女俩受牵连,准备和我离婚;甚至想从西山龙门跳下来……(这是他后来告诉我的)。

就在此期间──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们从省城回到老家,一个好朋友向我推荐了法轮功,我不经意的把《转法轮》递给了丈夫,就忙着跟朋友到公园里学炼功,接着我又一个人赶回省城上班。三天后,我在办公室一连接了两个老家来的电话,一个是朋友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杆直起来了,能一口气上完菜市场的台阶啦!(丈夫的类风湿和严重的腰椎骨质增生,使他平时上菜市场的几十道台阶都要休息两三次)”另一个电话是大嫂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会笑了,会跟我们说话了!”我一下子泪流满面,禁不住大声的说:“感谢李老师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谢李老师挽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后来得知,丈夫看完一遍《转法轮》就忘了吃药(他每天都要吃德国进口的“瑞培林”药片,国产的对他不起作用),腰也不疼了,不觉的就直起来了;烟、酒也戒了;更重要的是他什么都明白了:人为什么有苦难?人为什么来当人?生命的真实意义是什么──就是返本归真。

从此我们家的天晴了,我们一家三口都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路。女儿的“外伤性癫痫”病好了;我的各种病症没有了,特别是内分泌失调消失了,越来越向年轻人方向退,人也越来越年轻。

亲朋好友们目睹丈夫的身心变化,无不被法轮功的神奇功效所折服。尽管法轮功遭受了近十三年的迫害,我的亲戚、朋友们没有一个跟着邪党说法轮功不好的,只是被邪党的政治运动搞怕了,劝我们鸡蛋不要碰石头,胳臂粗扭不过大腿。在我们被迫离家出走住在大哥家时,警察威吓我的兄弟姊妹,知道我们的下落不报告就是窝藏罪。未修炼的大哥敢对警察说:“我只知道我妹婿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大哥又对我们说:“你们就住在我这里,他们要把你们抓了,我也陪你们一起去坐牢!”

我们在流离失所期间走了许多地方,都是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接待我们,首先我们都要告诉他们:我们是因为修炼法轮功遭迫害离家出走的,现在被警察“通缉”。他们没有一个为此拒绝收留我们的,并且说:你们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又不是杀人放火,我们根本不怕,共产党就是瞎折腾。朋友们不但管住、管吃,走时还硬要给钱,我们拒绝时,有的还说:“你们不要,就给法轮功做资料吧!”有在公检法系统工作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还将警察对我们的通缉,地方六一零的布控、设置路卡的情况透露给朋友,使我们一次又一次摆脱了警察的非法搜捕。每当我们看到朋友明白法轮功真相,得到救度时,我们真为他们高兴,更加坚定了我们对法轮佛法的信念。

九九年七﹒二零那几天,刚好婆婆到我们家来。婆婆那时七十多了,没有文化,她看到了电视上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也看到了我们一家的温馨和睦,特别是丈夫的身心变化,对我们说:“你们现在没有钱了,可像个家的样子;你弟弟家有钱了,但那个家却像个旅馆。”至今十多年了,婆婆在我们一家被迫离家出走、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日子里,默默的为我们承受着,她从未埋怨过我们一句话,从未说过一句法轮功的不是。她老人家也得到了福报:两次“脑梗塞”后遗症的状况越来越好转,都不要我们为她担心。今年老人家已八十四岁了,身子骨还很硬朗。

我们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后,十六年没有上过医院,没有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9/【征稿选登】大法救了我丈夫-亲朋叹服-257737.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找到了炼功点。第一天参加集体炼功,就觉得周身内部都在涌动着,血液循环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动都感觉得清清楚楚,其实就是在通脉,因为大法修炼一上来就百脉全开。抱轮时,明显感受到法轮的旋转…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错过了直接听师父讲法的机缘,但又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只要真修,师父就会把我当弟子带。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炼自己,还有什么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 我这个岁数的人自然早就满头白发了。可自今年以来,我的白发中有许多变黑了,这让周围不修炼的人感到更不可思议了,简直太神奇了。现在我都快一百岁了,身体还非常棒,没有病,生活能够自理,自己一个人到街上去散步,别人见了都很羡慕,还总要问我:“您老是怎么保养身体的?”我就骄傲的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
  • 记得二零零三年,中共迫害我们家,我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出了黑窝。丈夫同修被迫流离失所,不能上班,失去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我当时的生意收入微薄。亲人们受邪党的毒害,指责我们并逼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让丈夫回去工作。我和丈夫不为所动,无论他们怎么软硬兼施都不配合。就这样丈夫只能在外地,我继续做我的生意。当时还有四万多元的外债。…现在周围很多人都说我学大法得了福报。因为在同行中我的生意效益最好,不但还上了外债,这些年总收入近一百万,在本地是很少有的。
  • 我年逾七旬,是个多灾多难的人:生下来就差点儿被狗叼走;成年后遇车祸卧床三十四年;半生百病缠身,负债累累,多次自杀未果;受法轮大法恩泽才有我的今天。…九七年年末,我躺在床上总能听到一种优美的音乐不停的萦绕耳际,…我当时每天都得几次服用二十二粒的药丸,炼功后,由于身体不疼了,也忘了吃药,也就再也不吃药了。两个月后,我生活能自理了,能下楼到同修家学法了。
  • 诚念大法好祛病多神妙,有缘明真相逢凶化吉祥…所有这些带有神奇色彩的小故事,一方面是我在以往讲真相救人中的点滴成果,同时也是深入讲真相救人的生动实例。愿更多世人能看到这些真真实实的神奇经历,明白真相得救度。
  • (shown)英国外交家、前英国驻爱尔兰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说:“法轮功不仅是属于中国的,这是一项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运动,她代表了人类的未来,法轮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气,很快会传播整个人类,并诞生出新的文明。”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作品从不同角度记录了大法弟子的真实状态和心路历程,用朴实真切的笔触为人们打开了一个就在人们身边的佛恩浩荡、充满各种神奇与神迹的修炼者的世界,引领人们领略善良的大法修炼者的不同人生,开启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门。
  • (shown)英国外交家、前英国驻爱尔兰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说:“法轮功不仅是属于中国的,这是一项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运动,她代表了人类的未来,法轮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气,很快会传播整个人类,并诞生出新的文明。”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作品从不同角度记录了大法弟子的真实状态和心路历程,用朴实真切的笔触为人们打开了一个就在人们身边的佛恩浩荡、充满各种神奇与神迹的修炼者的世界,引领人们领略善良的大法修炼者的不同人生,开启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门。
  • (shown)英国外交家、前英国驻爱尔兰大使福昂西斯爵士说:“法轮功不仅是属于中国的,这是一项全球性的新文明精神运动,她代表了人类的未来,法轮功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气,很快会传播整个人类,并诞生出新的文明。”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作品从不同角度记录了大法弟子的真实状态和心路历程,用朴实真切的笔触为人们打开了一个就在人们身边的佛恩浩荡、充满各种神奇与神迹的修炼者的世界,引领人们领略善良的大法修炼者的不同人生,开启了一扇通向美好的大门。还有系列大法洪传的文章,资料弥足珍贵,对人们深入了解大法真相,了解法轮大法洪传世界这二十年的历史,从而真正了解这个时代,具有重大意义。
  • (shown)我出生并一直生活在摩尔多瓦共和国。在我前三十三年的人生中,可以说达成了不少的人生目标。26岁当上法官,有好家庭、物质生活很优裕。亲眼见识了那些原本最亲近的人在法庭上变成了仇敌后,我开始思考我生活和工作的真正意义,思考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存在的意义: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创造了地球生命的法则?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变得越来越不能相互容忍?年满三十三岁后,我得了重病。检查、很贵的药,对我一点儿帮助都没有。我的婚姻崩溃了,孩子们也经常生病。我切身感受到死神在向我逼近。…我遍访了本地所有的修道院,后来还去了中国的少林寺,可是关键的问题一个也没有得到解答。二零零四年我找到了法轮大法。第一次通读完《转法轮》那是真正的幸福!就好像喝了一直在寻找的圣水一样!我终于明白了:要想解除病痛之苦,需要改变自己的心!
  • 我曾是少年体校的教练,学武术气功时是师从某宗师的关门弟子,从一九八零年我开始在少年体校教武术气功。我带的学生在省、市比赛中曾取得了好成绩。当时正值电影《少林寺》在全国掀起了“少林”风,因此来跟我学武术气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过,身后都会跟来一大群徒弟。名利让我随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瘾打人的恶习,妻子准备和我离婚并带着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触了法轮功,并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轻盈的动作所折服,立即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随之,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