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世事关心】

叙利亚的关键时刻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7月31日讯】(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 萧茗:在阿拉伯之春所波及的所有国家中,叙利亚人的抗争付出了最大的代价,在迄今为止的17月当中,已经有超过10000人死亡,而阿萨德政权的暴行依然在持续。最近几个星期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的战斗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叙利亚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这期的世事关心,我们就来分析叙利亚的局势。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17个月来,叙利亚革命所走过的历程。 MP4下载观看

旁白:起始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的烈火在2011年3月15日燃烧到了叙利亚。这一天,叙利亚南部的一个小城的民众上街游行,抗议当局折磨涂抹反政府口号的学生。叙利亚政府对此强力镇压,抗议活动迅速蔓延到全国大部分地区。2011年4月,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短暂的犹豫之后,重启全国紧急状态,之后的几天,阿萨德下令开始了一系列的武力镇压行动,坦克开进了有抗议活动的城市,保安部队向示威民众开枪。

尽管民众的抗议没有因为阿萨德的暴力而停止一天,但是他们也无法在政府武装力量的直接进攻下拿下和巩固任何一块土地。

进入2011年夏天,双方冲突规模扩大,数以千记的政府军叛离阿萨德,投向反对派。12月的时候,联合国宣布叙利亚已经进入了内战的边缘。一个反对派的临时政府-叙利亚国家委员会也在那时成立。但是这个政府的内部有所分裂,不同的政治团体,长期流亡海外的人士,草根组织和武装力量依据不同的理念和宗教派别而形成多种势力。这使得西方国家和阿拉伯联盟无法确认反对派政府的地位。

但是到2012年的夏天,局势有了很大的变化,叙利亚全国上下,包括首都大马士革和最大的城市阿勒颇的反对派都逐渐汇集到以”叙利亚自由军“为名号的武装力量之下。反对派的武器,医疗供给和经济增援都有所增加,同时,他们与政府军的冲突和伤亡数量也在急剧上升。据一些团体估计,2011年的6月份,死亡人数大约是600人,而2012年6月的死亡人数超过了3000人。联合国估计,迄今为止,叙利亚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1万人,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被叙利亚政府逮捕的有数万人。2012年红十字会公布,在叙利亚境内,150万人需要食品,水和住所的援助。

叙利亚的种族成分也使得这场冲突变得更加复杂,阿萨德和国内的大部分政治精英和军方人士都属于阿拉维教派,但是叙利亚的绝大多数人口,包括现在的反对派都属逊尼教派。阿拉维派占整个叙利亚2300万人口的12%,而逊尼派则占据了人口的75%。随着时间的推移,冲突双方所占的人口比例正在显示出更大的影响力。

叙利亚的紧张局势还延伸到了黎巴嫩,伊拉克,土耳其和约旦。另外有证据显示,反对军中有盖达组织的力量,这让外界感到很不安。

萧茗:在叙利亚将近一年半的危机当中,联合国曾经多次试图通过决议制裁阿萨德政权,但是都因为俄国和中国的阻挠而无法实现。而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在这期间,基本上沿用了对待利比亚革命的政策思路,并没有在联合国的框架之外寻求给于阿萨德政权实质性的压力。下面我们请新唐人记者雪莉为我们梳理一下这17个月来,国际社会是如何应对待叙利亚危机的。

雪莉:2012年2月,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的投票通过了谴责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镇压抗议者的决议,但是在俄国和中国的阻挠下,联合国安理会没有能够实施任何进一步制裁阿萨德的行动。中俄两国一共三次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制裁阿萨德的议案。第3次是在7月19号,两国否决了由英国提出的如果阿萨德不执行他已经承诺的停火计划,就要对他进行经济制裁的议案。事后,英国驻联合国大使表示对中俄两国的举动非常震惊并且无法理解,美国大使表示,这表明中俄两国要一直和阿萨德站在一起,直到阿萨德倒台。

但是在这期间,阿萨德却因为中俄的支持受到鼓舞,2012年3月份他开始大规模血腥镇压抗议者,把他们从据点霍姆斯和伊德利卜赶了出来。4月,前联合国秘书长科非。安南作为联合国特使和阿萨德谈判,并宣布阿萨德政府已经同意了一个6点和平计划。这个计划中没有包括要求阿萨德下台的内容。但是,就在叙利亚政府同意这个6点计划后的一周,联合国现任秘书长潘基文就宣布,叙利亚违反了和平计划中的几乎所有条款。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的情况下,联合国向叙利亚派遣了300名观察员。

5月底,阿萨德政权在一个村庄屠杀了至少108名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的村民,震惊了国际社会,国际社会对叙利亚政府的压力随之增加,但是到6月份,由于暴力升级,联合国撤回了在叙利亚的观察员,这一举动极大的削弱了国际社会对叙利亚政府的压力,随后,联合国观察员把叙利亚冲突定性为内战。

7月19号,美国驻联合国永久代表苏珊。赖斯发表了一段强硬的言论,她说:联合国安理会在今年最重要的任务上,彻底的失败了。最重要的任务指的就是终止叙利亚的暴力。她还说,中俄两国的态度和联合国安理会中绝大多数成员国的意愿,和阿拉伯联盟的意愿,以及视叙利亚人民为友的100多个国家的愿望相背离,当然也和绝大多数的叙利亚人民的意愿相背离。至此美国政府抛弃了以外交手段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思路,决定帮助叙利亚的反对派,并且联合其它国家推翻阿萨德政权。但是美国政府同时表示,不会向反对派提供武器,事实上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已经开始向反对派提供武器了。美国政府表示,会向反对派提供培训和信息交流的设备,甚至一些情报方面的帮助。

萧茗:我们看到,虽然奥巴马政府最终抛弃了依赖联合国以外交手段的方式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思路,但是,这个过程经历了漫长的17个月,在这期间,阿萨德政权对民众的血腥屠杀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那么奥巴马政府的这一转变意味着什么?美国在今后的事态发展中会担当什么样的角色,就这些问题,我采访了前美国五角大楼官员,华府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究员Michael Rubin先生,一起来看一下。

萧茗:上星期,苏珊。赖斯说联合国安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彻底失败。所以现在美国要在安理会之外和一系列国家合作来给阿萨德政权施压。这是不是奥巴马政府的一个明确表白,表示美国过去17个月以来走的联合国路线是不成功的。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Michael Rubin:我认为它是不成功的。我认为,奥巴马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是否早已知道由于俄罗斯和中国的立场去联合国安理会(寻求帮助)将会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奥巴马政府同样有责任,因为他们想通过这种做法把责任踢给别人。

萧茗:政府官员说美国将不会提供武器给反对派,而是会提供更多的通讯方面的培训,设备给反对派。你认为,奥巴马政府新一轮政策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Michael Rubin:我认为奥巴马政府做法的核心理念是能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并且希望问题会自动消失。当然,我们看到了叙利亚国家安全部队总部被炸,局势有可能会因为这样的突发事件而发生巨大的变化。说到给叙利亚自由军提供通讯设备或武器,这两者之间真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基本的问题是了解叙利亚自由军到底是些什么人,在他们之中我们希望帮助谁和不帮助谁。在给他们无线电通讯设备或给予他们武器之间没有太大区别。当然,即使美国不给他们武器,沙特人,卡塔尔人和土耳其人也会给他们的。因此,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

萧茗:你认为奥巴马政府今后应该做的是什么?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Michael Rubin:让我先说明当局不应该做什么。对于一个政府来说,说的和做的之间有很大的差距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奥巴马政府不应该说他们真的要帮助叙利亚自由军,除非他们准备这样做。如果他们承诺了什么又不去做,那么我们就会有一个事关美国信誉的问题。现在的一个问题将会成为美国人最关心的问题。这就是叙利亚的化学武器储存将何去何从的问题。

光说“确保这些化学武器的安全”是很容易的,但美国只派特种部队进入叙利亚工作24个小时是不能确保武器安全的。真正要确保这些武器堆的安全。就需要派地面部队工作数天。我不知道奥巴马政府是否准备这样做。现在我认为美国还应该做的一件事情是要认识到,联合国,特别是在北京和莫斯科的这种状态下能起到的作用,我们不能依赖中国或俄罗斯做正确的事。俄罗斯在叙利亚有很多的军事利益。它在前苏联疆界以外的唯一一个海军基地就是在叙利亚境内。并且有大约10万俄罗斯公民居住在叙利亚。因此,俄罗斯永远不会放弃阿萨德政权。

现在为什么北京采取它现在的立场?北京在叙利亚没有能源上的利益。它在叙利亚没有真正的经济利益。从根本上,北京正在采取其现在的立场的原因是,他们知道他们在某些时候可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们没有自信本国公民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因此,他们不会做任何会开这样一个先河的事情,以免政权变动。他们甚至会用暴政。就像西藏人和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面对的残暴。因此,我们看到在叙利亚的国际舞台上正发生着反应中国国内政治的事情。

萧茗:回顾这17个月,我想你也许不会对科菲。安南的失败以及中俄对安理会议案的多次否决感到惊讶,但是我的问题是,你觉得奥巴马总统对这些感到惊讶了吗?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Michael Rubin:我认为整个过程都是错的。当人们想采取有效行动的时候,他们不去联合国。联合国只是关于姿态和讨论的。但有史以来,联合国很少采取有效的行动,当然,除非俄罗斯待在家里。我们以前有过科菲•安南的例子。他犯了3次同样的错误。在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发生时,他正担任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的主任。他当时可以干预和阻止屠杀发生,但他选择什么也不做。同样,在波斯尼亚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的背景下,他选择了什么也不做。我们刚刚度过了那个可怕事件的纪念日。现在谈到叙利亚,每当科菲•安南被任命为调解员时,世界上最坏的独裁者们都知道,他们可以进行屠杀而不受惩罚。

萧茗:最近的叙利亚局势,在血腥之外,又出现了关键的变化。一起来看一下。

旁白:7月18号,阿萨德的姐夫和叙利亚的国防部长在首都大马士革开会的时候,在一起自杀炸弹的攻击中被炸身亡。反对派因此士气大增,乘机攻占了大马士革的部分街区,以及通往伊拉克的四个边防站以及通往土耳其的一个边防站。但是,一天以后,政府军宣布他们又夺回了大马士革的街区。到目前为止,激烈的战斗仍然在大马士革,阿勒颇等大城市持续。

旁白:于此同时,随着冲突的升级,国际社会对阿萨德政府所拥有的化学武器感到越来越不安。叙利亚拥有规模庞大的化学武器,并且分散在全国各地,早在7月12号,就有报导说,政府军正在挪动化学武器,可能是为了集中储存和管理。7月23号,在反对派炸死叙利亚国防部长等人的5天后,叙利亚外交部长突然在一个声明中说,叙利亚政府将不会对反对派使用化学武器,但是如果外国势力介入的话,他们有可能会对外国势力使用生化武器。

这一声明一石激起千层浪,国际社会对阿萨德政府将有可能使用生化武器的可能性深感忧虑。另外,这些生化武器可能带来的更大危险是,如果它落入了伊朗在黎巴嫩的军事力量真主党的手中,或者是伊朗的圣城队手中,他们就很容易把它作为针对以色列的恐怖武器。另外,盖达组织也表示过,如果他们获得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会使用它。

萧茗:虽然阿萨德政权表示不会对叙利亚人使用化学武器,但是,这过去一年半的事实让人怀疑阿萨德在动用武力镇压民众方面是否真的持有底线,如果形势继续恶化,阿萨德是否会使用化学武器,现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美国和西方世界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帮助反对派,他们面临的挑战又是什么?下面是我就这些问题对前美国5角大楼官员,rubin先生的另一段采访。

萧茗:谈到给反对派提供武器,我知道美国政府面对的一个难题是,他们不知道反对派到底是谁,我们现在知道反对派里面有圣战分子,但是,对于这一点,我们到底应该有多担心呢?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Michael Rubin:我们应该对他们非常担心,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提供通讯器材和提供武器之间没什么太大差别,因为基本的问题归结到谁是反对派,现在武装反对派或给他们器材或培训是过程中的第二步,第一步是创造一个安全区域,这样问题变成了我们在哪里创建一个安全区,使我们能和反对派互动,这个安全区会在北叙利亚吗?目前,叙利亚军队从土耳其边境撤军,有可能建立一个事实上的安全区,在这种情况下的问题是,我们要派美国官员,或者欧洲官员,或者任何其他人到解放了的叙利亚领土区和反对派互动吗?甚至武装他们?

萧茗:在叙利亚施行禁飞区可行吗?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Michael Rubin:禁飞区对于叙利亚面临的问题不会是一个神奇的答案,叙利亚空军用的是喷气式飞机,设立禁飞区可以有助于一些情形,但多数大屠杀是那些叫做沙比哈或者幽灵的支持阿萨德民兵发起的,他们开着卡车,带着匕首和机关枪,禁飞区不会对此有所帮助,唯一可以解决这个的是地面部队,是安全区,还有阿萨德最终垮台.

萧茗:说到底,你认为阿萨德会对外国军事力量和叙利亚人使用化学武器吗?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 Michael Rubin:我认为阿萨德政权能做得出来对外国入侵者使用化学武器,我不肯定他们是否会使用它来对付自己的人民,但是,这是连俄罗斯都告诫叙利亚不要跨过的门槛,因为一旦他们真的使用化学武器,那所有观望都会停止,你就会有外力介入,可能土耳其会进入除掉阿萨德,但是这就会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在过去二十年间阿萨德获得化学武器的过程中按兵不动,这无疑给我们一个教训,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政权获得这样的能力,因为他们获取这个能力的唯一原因是有一天它会用它.

萧茗:那么,现在解除化学武器的危险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 Michael Rubin:最终也许已经太晚,最好的方法是预防,显然我们在叙利亚无法实现,也许现在的补救办法是对阿萨德本人进行目标性攻击。对于美国中央情报局、俄罗斯情报机构、中国情报机构而言,问题在于明白这些化学武器在那里,另一个问题,至少对于美国中央情报局来说,是谁帮助叙利亚获得了化学武器,是俄罗斯,是中国,还是北朝鲜,因为如果是这样,这个问题反映出的就远远超过化学武器是不是用于叙利亚的无辜平民身上,我可能就要谈论新一轮对中共政权的制裁,或者整个问题甚至变成了我们是否应该和中国做生意,如果他们继续(支持叙利亚),如果他们是事件的同谋,用非常规武器武装北朝鲜,武装叙利亚。

萧茗:7月26号,美国情报部门高级官员表示,美国并不能确定叙利亚的一部分化学武器是否已经脱离了政府的控制,落到了恐怖主义分子的手中。毫无疑问,这是最使美国和以色列等国家感到不安的问题。于此同时,政府军和反对派在大马士革等大城市的对抗随时都可能发生决定未来战局的变化,全世界都在聚焦叙利亚。

相关新闻
叙利亚两派继续在第二大城市激战
叙阿勒坡战火剧 20万人逃难
逾万叙民躲战火 抵阿尔及利亚
叙阿勒坡激战 法记者中弹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共冬奥誓言惊全网 穿越朝鲜?
【秦鹏直播】王岐山大秘被判死缓 习敲打谁?
【远见快评】挺普京入侵乌克兰?北京适得其反
【方菲访谈】闫丽梦:揭露病毒真相 追责中共
【财商天下】楼市至暗时刻 援手来了?
吴明德:香港防疫政策中共做主 是为政治服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