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甫成:鲁炜“算计”傅政华

――网络恶政凸显官场丑态

人气 281

【大纪元2013年10月24日讯】由于打击网络谣言未能在最高层形成统一意见,只是试验性政策措施,因此,国网办与公安部之间、国网办与央视之间出现了重重矛盾。

北京市委常委异常变动

北京市作为副国级行政区域很复杂,其复杂的原因在于它身份虽是直辖市但毕竟是地方架子,还有由于是中央权力机构所在地,其中高级官员的职位安排与中央权力机构的关系盘根错节。中共十八大开完不到一年,北京市市委常委出现的人事异动更证明了这一点。

4月份,兼任组织部长、常委排名第五的吕锡文(女)升任专职副书记,原职务由国资委副主任姜志刚接替;同时,排名第9的鲁炜调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下辖机构国信办(民间多称“国网办”)主任,其兼任的北京市委宣传部长职位由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李伟接任。7月份,排名第13的常委陈刚调贵州省任副书记。

北京市委常委的变动频率居全国地方政权之首,且以排名第11的傅政华“升官不离位”为最大看点。8月份,傅政华刚出任公安部副部长时,人们议论纷纷,以为他是在北京市没法待下去才谋求进公安部的路子,以至于北京中央机关活动接替者不在少。有了中央机关的资历再去地方锻练是积累仕途重大资本的必要一环。不仅广电总局的李伟、国资委的姜志刚看准了这个路子,现在已经落马的刘志军比李姜二人更明白此中利害,所以曾想从铁道部长位子上调任省委书记。为了捞取地方资历,帮刘志军跑路子的人还受了骗,损失了600万元人民币。

打击网络谣言功劳未落实

傅政华卸任北京市公安局长的传言被证不实,而其进公安部主管网络整肃却传得唯妙唯肖,毕竟抓捕秦火火、立二拆四等网络大腕的事情是北京市公安局实施的。最耸动天下的是网络超级名人薛蛮子因嫖娼在京被抓,事件至今未了,更让傅政华的权力被涂上神秘色彩。在秦火火被抓后,新华网发专题报导《傅政华履新第一把火:网络黑社会造谣被端掉》。文章造势太凶,让公安部负责网络安全(监督)的官员很是不满。一者,这说明原来的人员都是懈怠职务,不作为乃至于放纵网络谣言;二者,借打击网络谣言而行网络舆论控制的政策不是公安部一家的谋划,而是国新办及国新办真正上级中宣部的不短时间的密谋,已经汇报给政治局。

久历地方官场的傅政华有些飘飘然,但是其在中央机关的关系人却委婉提醒他“北京市再大,也是地方”。于是,在抓了秦火火与立二拆四之后,不到半月,傅政华高调露面,着便服骑自行车到北京有关小学门口考察交通安全情况,并看望在一线执勤的交通警。这种举动即便不是在暗示“抓捕秦火火不是我的头功”,也是向政治局有关头头表明“我还是专心抓北京市公安局的全面工作”。打击网络谣言作为中共最高当局没有统一起来的意见,而又实际实行的政策在新闻媒体也有所反应。新华社吹捧傅政华两天之后,人民网却发了一篇“没主语”的评论,不说谁是打击网络谣言的动作主体是谁,而只是评论央视新闻联播的社会反应。其曰:“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播出了重拳打击网络谣言,呼吁网络大V勿变‘大谣’的报导,引起社会各界积极反响。”

比较以上情况,可以明显地看出有人想利用傅政华一把,让傅政华去冲锋陷阵,有了大功,就没了“主语”;出了问题或曰社会不满情绪,就让傅政华及所在的部门顶坑。甘肃张家川县公安局刑拘网上发帖少年的恶行引爆了当地公安局长“有案在身”丑闻,让公安部大丢脸面,不得不在深夜出面发言称该公安局长因原来有官场行贿行为而被停职。傅政华给公安部弄了引火烧身的被动,系统内的私下不满议论颇有形成“公论”之势。了解傅政华在北京市与公安部以及中央机关的官场关系网的人判断: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北京市委常委还会有大调整,傅政华很可能要卸去常委兼北京市公安局长职务,“人整个地回公安部”。

当好“孙子”是件苦差事

最高层尽管不可能明面上指责谁激化了社会矛盾,但是,有两点可以看出端倪:第一,“人民日报重要评论”谐音写作小组“任仲平”的成员之一、范正伟在9月26日撰文借张家川丑闻指责在打击网络谣言过程中“歪嘴和尚念歪了经”,对张家川公安局长的“有案在身”的说法也出自这篇文章;第二,28日国网办暗中软化态度,承认“网民也是人民”,但还是不想说清“主语”,推责揽功之意昭然若揭。在鲁炜以“国务院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人”名义接受的采访中,他先说“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坚决支持公安机关依法打击互联网犯罪活动,支持依法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行为”,似乎表明打击网络谣言由国网办一手统领,公安部只是听命而已。而后,他又说自己的机构“会同全国‘打黄扫非’办、工信部、公安部、文化部多个部门组织开展净化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活动,关闭、整顿、处罚近千家违规网站”,似乎又在表明在包括国网办在内的多个机构之上还有一个指挥机构,在负责打击网络谣言暨整肃网络环境的“统一行动”。

北京高层官场透露的消息称:傅政华对鲁炜的做派十分不满,并私骂“小小年纪,如此不是东西”。其实,傅政华比鲁炜才大5岁,算不上两代人。也正因为近乎同代,又曾在北京市共事,暗中升级(争功)较量不可避免。鲁炜虽然是国网办主任,但国网办是副部级单位,隶属中央外宣办与国新办,即鲁炜有国网办主任职务的同时,还是中央外宣办副主任、国新办副主任。北京中央机关也人开玩笑说:“国网办主任是中宣部长的孙子。”此盖因国网办的直接上司国新办主任由中宣部副部长兼任之故,而中宣部部长是必然的副国级(政治局委员)。

鲁炜为自己揽功推过的做得十分精细。比如,对薛蛮子事件的说辞,声称不是个网络事件,薛蛮子违法问题与其大V身份没有关系。但是,事件发生之初,对薛蛮子的舆论攻讦主要集中在其网络身份上,央视还让薛蛮子现场说法,“网络大V过皇帝瘾”成为对网络公知最有杀伤力的道德暗器。为了自己的仕途或有朝一日能由“孙子”变“爷爷”,鲁炜既然可以拿公安部(傅政华)当垫脚石,自然也可以拿央视当政治手纸。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10月号

相关新闻
中国官场恶斗反映现行政治体制深层问题
【张东园】揭秘与中共有关的那些人和事(一)
江西官场人心惶惶 朱镕基心腹空降任副省长
VOA:薄熙来一审判无期 中共内斗残酷依旧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