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传神奇:现代修炼故事

沉痾得愈惊四方 科学哑口 1

作者: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马忠波

许多出人意料的神奇事儿,显现法轮功救度世人的神奇力量。(大纪元)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从一瘸一拐的走,到拄双拐、到瘫痪、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对生存已无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先后三次去当地公安局和北京上访,就连知道情况的医生也说:“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但我却三次被绑架,在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八个月。两次被送男监用多种酷刑强制转化,在最后那次暴力殴打后,全身肿痛发烧二十多天,整个乳房一点点的烂掉烂空,终被确诊为乳腺癌把我送回家,没人给我医治。在伟大的师父慈悲呵护和同修无私的帮助下,又是一个三天再生了一个新的乳房,真是奇迹。

我太庆幸,庆幸法轮大法给了我完好无损的双腿,庆幸法轮大法给我再造了一个新的乳房,最庆幸法轮大法给我再生了一个无漏的生命、一个金刚不坏之体;余下的有待于我更好的完善。我的生命线紧紧的和大法牵在一起,永远,永永远远!

大法法光照十方。(图:大纪元资料)
大法法光照十方。(图:大纪元资料)

一、二十多岁的我已然成废人

我叫马忠波,今年四十二岁,家住哈尔滨市阿城区。二十七岁那年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双侧骨股头坏死。为了治病变卖了唯一的住房。不断的治,病情却不断的恶化。无法拄拐了,我就开始在地上爬。

回想起那些个无眠的日日夜夜、我承受着几乎是无休止的疼痛。同时我还患有动脉硬化、肩周炎、胆囊炎、肾炎、结核性胸膜炎、胸膜粘连、心脏病、心肌缺血、脑梗塞、头疼头晕等十多种病,不但腿疼,胳膊哪都疼、右胳膊伸不开,无法拿东西,吃饭喝水都得别人照顾。一次我端碗吃饭,一下子把饭全扣在炕上,家人刚要说我,但抬眼一看,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就赶紧说没事儿。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已然成了一个废人。

我清晰的记得,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最后那次确诊,当时我的好姐妹七姐把我背到哈尔滨北方骨股头坏死研究所二楼,我就在地上爬着走。在医生办公室,身子趴在地板上,头吃力的仰望着沉默不语的大夫。他对这次诊断没细说,怕我上火,实际上当时确诊为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怀着一线希望,我怯生生的问着:“大夫,我什么时候再来拍下一回片子啊?”医生木然的说:“八个月以后吧!”

犹如一声霹雳我整个人都瘫了,我还有救吗?八个月!我彻底绝望了。花了两千来块钱拿了一副药,家里真的再没有钱治病了,我不敢想到家,那个家因为我的腿已经被毁掉了,活下去已经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了。

七姐把我和六岁的女儿用车送到宾县的娘家过年,当时是七姐夫把我背上车的。

刚过完正月十五,丈夫就要丢下我和女儿,他知道我的病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我拽着他的胳膊:“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我也不治了,我也活不多长时间了,咱还剩四千元钱,我死后这点钱留给你和孩子,但现在我需要你照顾,疼大劲你给我捏捏还能缓解一下。”他一甩袖子,拿着两千元钱走了。

那年我二十八岁,他二十九岁。丈夫走后,我便彻底的绝望了,我整日以泪洗面,感到自己人生的路到了尽头。可刚刚七岁的女儿就要失去妈妈,心痛欲碎之时,怨上天对我不公;恨丈夫对我无情无义。

我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差,剧烈的疼痛一刻不停的折磨着我。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哭泣中的分分秒秒过着我自己认为的“最后几天”。有一天我听爸妈悄声说:“不能看着孩子这么疼下去,不行把咱家的房子卖了,一个草房能卖两三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股骨头坏死二期,二期是什么概念?反正我是拐不能拄,人不能走,得爬。我要干啥,我的哥哥他们都轮班背我,我不想让爸妈倾家荡产给我治病,更不想连累家人。我天天哭,从早哭到晚,蒙着被子从黑夜再哭到天亮。经常是第二天看到母亲那红肿的眼睛,就知道母亲也是一夜没睡。后来我就糊弄我妈,我说这儿疼那儿疼的,打算让妈妈多买药,我好都吃掉,连抢救的机会都不留,一次性的死掉,一了百了。母亲曾向亲友哭诉过我的病,询问有没有医治方法,但谁都说这是不死的癌症,没特效药哇。

二、沉痾得愈惊四方

一天,八十岁的姥姥写过来一个小纸条,让我去她家跟她一块炼法轮功,说法轮功挺神奇的。我不去,我已经吃了一年的药,不但没好,反而严重了,还一期变二期,单侧变双侧,股骨头都烂没了,我炼功就能给我长上?生不如死的我根本就没信天底下会有这样的事,任家人怎么劝我也不去。

可就在当天晚上,我看见一个穿着袈裟的人,从窗外飘了进来,双手合十,冲着我笑,他虽没有讲话,但我感觉他在说:“你的缘分到了,这回你该跟我走了。”第二天我和妈妈讲了这个奇怪的梦,我说我梦见佛了,他好像让我去炼法轮功。我就问我妈,法轮功是佛呀,真有佛吗?要真有佛才能救我。我妈说她也不知道。

姥姥正月二十就来接我了,那是丈夫走后的第五天,也是我陷入绝境之时。姥姥让我去炼功,我说:“骨头都烂没了,炼功能给我长上啊?再说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炼功就能好?”我不信也不去,姥姥说这是佛法,我问姥姥:“你看见佛了?”可能是从小就受无神论的影响,我是从来不相信有神佛的,矛盾的心情又想问:炼功得多长时间能见效?姥姥说十天就能看出高下,我说:“得了吧,要是十个月见好我还连药都省了呢。”

看到姥姥精神十足的样子,我心生一结儿,姥姥八十岁了没死,我才二十八岁就要死了,这是为什么?

对那个梦也有些疑惑,索性最后一次陪姥姥待几天,何况自己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在姥姥家,姥姥给我一本她们用于修炼的书叫《转法轮》,我马上就被牢牢的吸引住了,我用两天半的时间看完了《转法轮》。

我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我一下明白了,这是自己以前哪生哪世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要是早明白这个理就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造业了,自己当然也就不能得这重病了。恨自己这么晚才看到这本书,这是一本天书,这世上咋有这么一部好书呢?这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心结儿打开了,我也就愿意听姥姥的了。舅舅家的两个孩子用推水泥的车把我送到炼功点。第三天晚上炼抱轮,我这是第一次炼,人靠着炕,猫着腰我再把胳膊抬起来,我这个沉甸甸的身子感觉炼功可累了,累的我不想炼了。但是一看都是和姥姥差不多的老人,我不服劲儿,我虽然病重,但我毕竟年轻,我不能让八十多岁的老人家看笑话,心想炼功原来这么累呀,炼完这回我再也不炼了,但这次必须得坚持下来。一边炼,心里一边嘀咕着,我压根没想到能好,只觉的法好,明白了人得病全是业力所致,就是欠的债,根本不是药能解决的,以后药我也不吃了,欠债就得还。炼完抱轮之后,那天晚上我跟着学法就腿疼,骨头也疼,坐那儿身子拧来拧去的不消停,当时我还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

结果到了第二天,也就是炼功的第四天早上,那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正月二十五的早上,舅妈说:今天是龙凤日。像每天一样,表弟给我打洗脸水,洗完脸坐那就等着吃饭,我平时肩周炎,肩膀疼,脑袋沉,两只手支着炕想动一下,手一软就重重的摔在炕上,我就想地球对我的吸引力咋这么大呢?可那天沉甸甸的身子变的可轻松了,脑袋不疼不晕乎了。我坐在那就是轻松啊,乐啊,突然发现我今天咋这么高兴呢?摸摸腿啥感觉没有和正常人一样,我不由自主的喊人:快把我皮鞋拿来!

我穿上那双久违了的高跟鞋站在地上走来走去的,高兴的大叫、大笑:我好了,我能走了,我不疼了,我真的好了。姥姥家的人都愣愣的:不可能啊,是不是精神作用啊。我继续喊:我是真的不疼了,我能走了,我真的好了!一点也不疼了。 (待续)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乡政府把女职工进行排班,轮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在此值班期间,我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进洗脑前进过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就这样时间一长,我慢慢地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确实是一群好人,是从骨子里面体现出来的一种美,更让人羡慕,让人敬佩,甚至让人崇拜!
  •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历经了邪党的种种摧残后,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炼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满了充实和快乐,这份洒脱缘归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辉,照亮了我即将干涸、悲苦多忧的心田,现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来,我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向身边的人不断地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党的谎言毒害下,仍然有众多的民众,对大法真相表示出质疑和对抗。下面讲讲我身边人的修炼故事二三则,从中会给人启发与思考,望善良的人都来了解法轮功,走进法轮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什么奇迹都会出现…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这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是法轮大法这片净土改变了我,规范了我的言行,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在工作中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证实法,救度众生。使一个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起死回生。在这里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心。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个令无数人生活发生巨大动荡的日子。中共前党魁江氏出于妒嫉,不顾百姓的福祉发动了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者的灭绝迫害,从修炼中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也从此开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周年之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高顺琴女士接受了采访,回顾了自己亲历、见证的那段跌宕、悲壮的历史。
  • 我全身病痛…拄着拐杖给学生上课,离退休还有五年就没法工作了。当时的感觉死神随时在伴随着我,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时间,这些疾病陆陆续续都没有了,全身感到无病一身轻,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轻松幸福的感觉。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看到我的变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后也走进来修炼,修炼不长时间也是无病一身轻。我俩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 修炼前,夫妻俩常为工作或小孩教养问题吵架,公司送来的货有瑕疵或不对,林太太马上一通电话打过去骂人,也会和客人发生不愉快。得法后,夫妻俩都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自我要求,冲突或不愉快的场面日渐减少,到现在很难再见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炼人,林先生说:“修炼之前,很担心小孩被社会大染缸污染,担心被朋友同侪带坏,二个小孩都成为大法弟子后,因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依循着去待人处事,我不再担心他们会不会变坏,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我觉得非常幸福。”
  • 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像我这样一个业力深重、即将走上黄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师父的救度。…得法头三年,学法少,不会修自己,一直不精进。在我的婚姻走到尽头,生命也将走到尽头的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 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没有了,身体轻松了。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是师父帮她消了业,身体才达到了无病状态,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师父!从此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家里也成立了炼功点,积极的做洪扬大法的事情。十八年过去了,回顾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时光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度过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恶黑窝监狱里度过的。在那样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能够走过来,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师父的看护,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还在延续,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黑窝里的同修还在遭受着邪恶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滔天大罪。望联合国人权组织,全世界正义团体,伸出缓手,伸张正义,共同制止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人类的浩劫。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闻悉天津动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后,赶到位于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是谓“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湾报纸大幅报导该事件,许多人自己寻找炼功点,有人甚至认为“中共说不好的事,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时候走进大法修炼。
  • 九四年去英国留学,九八年来到新加坡国家信息技术研究所工作的德忠还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听说“围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同事就说,新闻里是怎么怎么说的 。德忠却说:“我在北京的时候,六四天安门事件都经历过了,怎么还能听新闻的? 我们单位不是有法轮功学员吗?我去听听他们怎么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