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环保部何以自嘲“尴尬”?

【大纪元2013年07月13日讯】近日,中共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一场报告会的发言中如此调侃道,“中国的环保部是世界四大尴尬部门之一”。他在颇为认同的引用这句网文中的戏谑之言时,也顺势利用“尴尬”二字来解释为何环保部门在中国有目共睹的高污染环境中仍然束手无策,一方面他指出如今污染问题的严重性、多样性、复杂性给环保工作带来了重重困难;另一方面他始终在强调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尽管他言辞凿凿,语气中又不时的传递出些许无奈,然而“解释就是掩饰”的说法在他的发言中仍然得到了很好的证实,他所表达的那种尴尬心情也不过是平添了几分矫揉造作。

关于“世界四大尴尬部门”,在一篇网文中的确可以找到这样的说法。这四大部门分别为美国的国土安全部,俄罗斯的民族宗教部,台湾中华民国的外交部以及中国的环保部。之所以被称为“尴尬部门”,是因为这些国家机构在行使自己的权力、管理相关事务中显得力不从心。尽管耗费人力、财力以及受到最高政府的高度重视,但职责范围之内的事务仍然不断出现问题,尽管备受瞩目,被民众寄予厚望,但似乎总有坏消息传来。乍看起来,用“尴尬”一词来形容这四大部门的处境既生动又形象,且有着极大的共通之处,而事实上前三者与第四者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却大行径庭。

如果说美国的国土安全部,俄罗斯的民族宗教部,台湾中华民国的外交部这三者的“尴尬”是源于一些外部因素的破坏和干扰,或是由于局面复杂,难以防范,则尚且可以以此论之;而若是中国的环保部也以此“尴尬”言论来和稀泥,混淆视听,那么这样的牵强附会则实在难以服众。中国环保部之所以自嘲“尴尬”,其根本原因在于他们所作所为的出发点并非是为中国民众的生态以及生存环境负责,而是为自身利益以及依附在整个独裁体制之上的政治集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们也许知道保护环境为一己之责,但为了“利益”也要铤而走险,这样的选择的确既尴尬又无奈。

正是这番出于“利益”的考量,中国环保部便只能服从中央“发展才是硬道理”,一切以实现经济利益为主的逐利原则。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以及市场导向所暴露出的弊端不必多说,单就重工业在经济产业中所占的比重就可以看出,中共为了实现最大利益以及最快速度的发展,不惜透支资源,不顾生态环境是否保持平衡,不管竞相崛起的工厂所排放的污水废气会给中国民众的生存环境造成多大的毁灭与破坏。只要是有暴利可图、有巨款可贪、有特权可享,那么民众的生死与未来便是根本无需详加思虑的问题。环保部作为中央的犬马,当然要深谙主子的意图和决策,哪怕如今的屎盆子都扣在自己身上,也要继续维护主子的尊严,在众人面前舔着脸自嘲“尴尬”。

从此次环保部部长顶着舆论的重压公开亮相就可以看出,中共必须要在绕不过去的事实面前找出一个顶罪羔羊来承受民众的“千夫所指”,而环保部门便是当前的最佳选择。环保部门存在的意义本是为环境的防护和治理出谋划策的,但在中共的独裁体制之下,最高政治利益集团的经济利益却摆在了第一位。为了这集中一切力量而为之的利益,环境是可以,甚至是理应用来牺牲的,而环保部门只能眼睁睁看着污染席卷中国,却不能也不敢真正的发挥作用。这其中的“尴尬”滋味,着实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当然了,在通过牺牲环境资源为代价的逐利过程中,环保部门也将会从中分得一杯羹,否则他们心里的滋味又怎是一个“尴尬”所能尽述的呢?

相关新闻
陕西惊现癌症巷子 大半年近十人死亡
美国会举行听证 健康和安全在中国已失去保障
环境污染使“锦绣中华”不再
中共环保部称中国57%地下水水质极差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包机现两猫腻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远见快评】孟晚舟四大破绽 演砸“爱国秀”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机会近乎零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时事纵横】25家机构遭巡视 习清洗金融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