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约翰.贝纳斯的故事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2014年11月29日讯】(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下载观看
一个老师眼中的问题男孩,无法感受到家人的关爱
Nico: “When we take a walk, he’s either 20 meters ahead or 20 meters back, but never with us.”
他意外的得到了一个女子的痴心,却无法摆脱童年叛逆的阴影。
Rita: “Ja, you love him, you wanna help him, so you move on.”
孩子的出生让他和父母兄长本来就已经淡漠的关系更加冷若冰霜。
Nico: “My my brother had a constant feeling of being criticized with every step that he took for his boy. But I saw also my parents having only good intentions.”
直到有一天,他读到了一本书,让他
Rita: “I didn’t recognize my Johan any more.”
他的哥哥
Nico: ” wow, this is it, this is what I have been searching for.”
还有他父亲
Nico:”He’s back.”
生命的轨迹从此改变。

有一次,我接到弟媳的电话,她着急地说约翰不见了。于是我开始四处寻找,最后在河边找到了他。这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看到我弟弟哭泣,仿佛他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甚至可能会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所听的音乐,他交往的朋友,对我来说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我受的教育很严格。那就是我,当时差不多14到15岁的样子。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而约翰的世界则是完全相反的。

你爱他,就会想帮他,于是就这样一路走下去了。

那时我还是在吸毒、喝酒,对我来说要让这些习惯和糟糕观念消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至少我在努力尝试。

2007年5月,大地回暖,正是比利时初夏最美的时节,约翰在一份新的工作中遇到了
一个志趣相投的伙伴。

他在寻找生命中那些和日常作为不同的东西。于是我们对此有过很多探讨。

有一天他对我说有这么一本书,内涵深刻。他说那本书的时候,我知道我一定得读这本书。于是我一遍一遍要求他把书给我看。那时我甚至看到他的眼中有那么一点犹豫。这本书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我也知道他是很认真的想读这本书。终于她把书给我了,但那时我在他眼中还是个蓄着长发,有点奇怪的人。我没怎么犹豫就把书给他了,因为我知道他所有的问题都会在书中得到解答。当他把书给我的时候,我记得他说:你得好好保护这本书,行吗?他当时非常担心。这是一本东方修炼的书,但是对于在西方成长的Johan,接受起来却没有任何的障碍。

法轮功最吸引我的地方,是这写基本理念被阐释得如此简单而纯净,那就是真、善、忍。然而约翰并没有打算立即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过去的经历在他记忆里留下太多的沉淀,在他的生活中蓄积了太多的恶习,这些似乎和法轮功的理念格格不入。

大家都知道他是那种工作上玩玩打打,做事情不太规矩的人。

16岁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从学校赶出来了,我惹了很多麻烦,吸毒、抽烟、喝酒…… 这一切起源于约翰童年那些不被理解的回忆。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给了我们一个练习册学写字。我的手很稳,我知道该怎么做,而且做得很完美,你根本就看不出来我在字上描过。然后老师却非常生气,因为他以为我什么也没做,但是作为一个孩子我没法辩解。于是我环顾四周,看其他孩子怎么做的,我看到他们弄得乱七八糟的,于是我也学着那样做。

这次也许早已经从小学老师记忆中淡却的往事,却在约翰心里留下了人生第一个阴影。

在很多方面我都得不到承认,而且总是被误解。我感觉在这个世界非常孤独,我没法相信世界,于是开始憎恨世界。小学的某个时候,我成了那个总是欺负别人的孩子。

我不认为他们(约翰的家人)意识到约翰非常抑郁,他们只是看到一个常惹麻烦的孩子。

我总是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我不愿意沟通。

我们全家出去散步的时候,我和我的父母走在一起,然后你会看到我的弟弟要么在前方20米,要么在后方二十米。却从来不和我们在一起。这也许就是我们家庭关系的体现。

父母对我哥哥非常关心,他有问题的时候,他们都会指导他,然后期望我照着做。

小时候我们都没什么相似的地方。等我们长大了,我成了那个努力要在大社会中找到自己的小位置的人,我奋力做到这一点。而我的弟弟则不一样,他不那么做。我想这导致了我们在那时就不一样,然后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就这么累积下来,直到我干脆辍学,我不再理会这些了,随它爱怎样怎样。我不怎么见朋友,内心充满愤怒,眼中充满黑暗,听着极端的音乐,甚至是有自杀的倾向。遇见太太Rita给约翰孤独的人生带来第一缕阳光。

这是市政厅内的婚礼,这是我一副“我的天啊”的样子。而生平第一次担当起父亲的责任更让他努力振作了起来。

那时候我就是想做一个好父亲,虽然那时我还是在吸毒、喝酒,对我来说要让这些习惯和糟糕观念消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至少我在努力尝试。

他那时非常不开心,只是做着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但你能看到他抽烟喝酒很厉害,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那时的约翰不相信自己会改掉这些累积的坏习惯,手捧《转法轮》一书时,他抱的依旧是同样的想法。

然后我读到了书中间关于“法身”的这一节。“法身”是修炼界的一种概念,大致是指觉着或者极高层次的修炼人能量的一种体现。

我读完那部分以后,当天晚上我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我做了一个梦。在这个梦中电话铃响了。当时电话在厨房桌子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底下,我得把这些纸张杂物都扒到一边,看到电话拿起来看看屏幕,我看到“法身”在屏幕上。我按下按键放到耳边,就在那时,突然一下子,我就醒了。就像电影中一样,呼的一下,发生什么事了?那种感受如此猛烈,好像是电击一样,一下子把我电醒了。本来只是一个梦,却始终萦绕在约翰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个梦如此强烈而真切,忽然在我脑海里出现“法身”这个词。我问自己,梦中那个电话里的“法身”是怎么回事?忽然我就意识到了,电话里出现的就是书中的那个人,给我打电话说,这就是你应该做的,如果你想做就去做。这一幕瞬间改变了我的人生。佛家是讲缘分的,类似神奇的经历,在很多法轮功学员身上也发生过。

我一点也认不出我的约翰了,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约翰。他更加关心人,爱帮助人,这是我从前很少能见到的约翰。

“家里的老板?那个总是装作在帮忙的人。”

法轮功给他带来了完完全全的转变。不再窝在沙发里一幅我很忧郁的样子。他过去的很多恶习都不见了。

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同事们也说约翰你改变了很多,都是好的改变。他总是在帮助别人。儅他理解了为什么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他就改变了。你能看到他对生活充满了热忱。

我真是在这个“法”里重生了,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于是,我开始在家里变得非常勤快。一天早上,甚至在我上班前,我就完成了很多家务事。我记得来到工作地点,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停车场。我还记得我仰望天空,那时是美丽的日出和很多云彩,如粉色和其他颜色。非常漂亮。但是,随后我又注意到什么东西,在我头部正上方,有个分明的界限,我看到它弥漫在这里(左边),也弥漫在那里(右边)。前边阳光照过来。当我看后边,我发现有一片黑云。当我意识到这里正在发生什么的时候,我看到我正把黑暗留在身后,我正向光明走去。那真是很奇妙。然后,我觉得这种能量很快穿过我的全身。我好像漂到了我的工作地点,真的……它很强大。那时,我的眼里充满泪水……然而父母和哥哥尼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证约翰的变化。

我并不经常去拜访他。只有绝对需要的时候。每次去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感觉,就是对方打开门:你想干嘛?

对呀,我们就是不欢迎他。只有用得着他的时候会欢迎他,比如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或者我需要他帮助。否则的话,我的表情就是,去,外边呆着去。好像我们很轻松融洽的共处一室都变成不可能的事情。有时候我真的很困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们的关系是这样?怎么会到这步田地?正因为如此,虽然希塔在一次家庭聚会中玩笑着说起了约翰的信仰,却并没有引起哥哥太多的注意。

那时我的想法可能是,他说的事情多半跟我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是那么不同。或许是机缘成熟,或许是命中注定,在一次兄弟闲的闲聊中,Johan意识到他的哥哥也在寻找生命的意义,他将转法轮介绍给了他的哥哥。

当我拿到《转法轮》这本书,在阅读过程中,这也给了我一种非常强列的感觉:哇!就是他了,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哥哥尼克很快也开始了修炼法轮功,但是约翰并没有主动想把法轮功介绍给父亲,不光因为童年时的疏离,也因为父母曾经不太认同约翰夫妻对长子的教育方式。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非常非常的聪明,他数学很好,记忆力很强,就像电脑一样。他脑子里对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固定的议程。但是在情商上,他的自我管理能力比别的孩子差好多。从医生那里他们得知,长子Tibo罹患轻微的自闭症。

我们教他一千遍,一万遍怎么做一个三明治。他14岁了,但你要是看到他做时,你会觉得他才3到4岁大,而且怎么教都没有改善。然而约翰的父母似乎很难理解这样一种症候群。

他们完全不承认这一点,甚至质疑我们做家长的能力。他们不像我们看问题。我们当时还有另一个儿子,我能看到他们的不同,而他们则不然。我看到的是,我弟弟一直感觉他不管怎么教育那个儿子都被批评质疑,但我也看到我父母完全是出于好意。父亲越来越多的注意到有这么一本书正在影响自己儿子们的生活。然而约翰把法轮功介绍给父亲,却没有像介绍给哥哥这么简单。

我的父亲总是那种对任何事情都要加以分析的人。如果我家电视在播放新闻节目,记者刚开始报导时,我父亲就会插嘴讲述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我们会说:爸爸,请安静,我们什么也听不到。当我哥哥第一次对我父亲谈到法轮功时,我想,他已经预料到了这种修炼会从父亲那里受到非常苛刻的评论。

后来,他真的开始问起这本书,然后说:把书给我看看吧。当我把书递给他时,我说:你得一口气把它读完,从头到尾。然后不管你对此有什么想法或感想,我一定会倾听并重视你所说的。

我父亲读完这本书后,又找到我哥哥。他说的话让我和哥哥大吃一惊。他说:这是第一本我认为它上面的话都是千真万确的书。就是这样!

从此以后,兄弟和父子闲有了共同的话题共同的追求。

然后,当我哥哥、我爸爸和我见面时,我们总是谈论我们所经历的事情,我们学到了一些什么,以及根据真、善、忍的原则,我们是如何对待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环境。我们的确有很多话要谈,可从前并不是这样。

祝你好胃口!

我想,我们并没有真正开始谈论我们的这些问题,我们没有把这些问题放在桌面上来解决。相反,我们每个人开始反省,并以此来解决问题。我们之间的关系自然就变得很轻松、很平衡。一切都变得很自然,再没有什么隔阂。我们互相理解,总是大开玩笑。这大概是为什么很多不快的往事我都记不起来了,因为现在的情景让我觉得我们好像一直都是这样融洽。

对于如何教育罹患自闭症的Tibo,父母也渐渐理解了不同的花朵,需要用不同的养分来浇灌。

他们真的明白对他就像得拿着一本说明书,你得照书上说的办。因为他就是这种人。现在,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尽量理解和满足他的需要。也开始认识到该如何对待和接近他。然而有一幕,是作为儿子的尼克未曾预料到的。

我一直保留着这张照片,我父亲在砍一块差不多有他一半高的大木桩。他只用一次就能劈开它:噗!没人能做到。我弟弟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只有我父亲有这本事。然后,突然间,我父亲开始变老,包括心理上,还有点忧郁。我记得看着这张照片时会想,这是我父亲以前的样子,我父亲再不能这样做了。当他开始修炼之后,他不但在心理上而且在身体上都改善了,而且改善很多。对我来说,最明显的是有一次,我叔叔叫他到树林去帮忙。后来,叔叔给我看了那天拍的照片,在照片里,我又看到父亲原来的样子,他在砍一些粗大的树桩。这是我很久很久没有见到的情景。我对自己说:哇,我的父亲又回来了!

你能感受到你的能量在增强。真的是儅你放弃了一些,忍耐过去,你就会变得更加坚强。当我回首过去,最终我内心充满感激。不光是为了得到大法并且能够修炼,能实现我来到世上的目的,那就是提升自己,实践真善忍的准则,同时还感激过去所有发生的一切,所有那些让我觉悟,让我从过去的过失和经历中学习的一切。这并不容易,而且曾经充满坎坷。现在我理解了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所以我非常感激,我感觉内心强大,对未来和周围所有的人都充满信心。所以我现在真的很开心。

如今,这个家庭修炼法轮功已经六年了, 他们面对的挑战不再是家庭矛盾、个人困惑,而是严寒酷暑、风雨交加。

儅我看到我自己、我的家庭,还有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那么多人从这个修炼方法中受益,然后看到中国大陆的民众却错失了这个机会,仅仅因为迫害,以及他们这么些年来被灌输的谎言。这是我觉得最可悲的事情。一顶黄色的帐篷,一张张印着法轮功内容的传单,这就是他们所能做的表达感恩的方式。

我很感激师父把大法教给我们并 带给全世界,我希望能向师父表达我的感激,谢谢您教给我们真善忍大法。

责任编辑:安妮

相关新闻
【世事关心】生死之间2013版(四)
【世事关心】生死之间2013版 (五)
【世事关心】神传文化拜年
【工商报导】新唐人《世事关心》一双慧眼带您纵横天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弗洛伊德案反转?台朝野誓死抗共
【新闻看点】美三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远见快评】美议员推重磅法案 中共红线全踩了
【未解之谜】远古科技:20亿年前核反应堆
【重播】欧洲议员:不吃中共制裁这一套
【新闻大家谈】国际24专家:再查病毒起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